小蓝单车融资不顺只是表象,高层决策失误才是病根

摘要: 公认好骑的小蓝单车沦落到这般田地,与李刚接连决策失误密不可分。

小蓝单车押金难退的事早已不是一两天了,用户抱怨时常见诸报端。10月20日,小蓝单车官微贴出告示,称10月30日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但11月10日已过去好几天,仍有不少用户反映押金仍未到账。

提及小蓝单车,外界普遍评价好骑,尤其对其可变速赞不绝口。不过,在竞争激烈的共享单车行业,用户体验并非决定市场格局的唯一因素,甚至毫不客气地讲,其重要性要低于资本、供应链、线下运维。面对身后各站着顶级资本的摩拜、ofo,位居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并不比其他名次的玩家好过。

事实上,共享单车市场是资本、供应链、线下运维、用户体验等综合因素的较量,但问题在于,占据先发优势的摩拜、ofo吸引资本关注后,在资本助力下疯狂跑马圈地,再依靠扩张成果获得资本青睐,形成正向循环。当资本迅速向头部玩家靠拢后,后来者或实力不济的玩家融资门槛越来越高,资本态度谨慎愈发,因为担心投资打水漂。

对于第三名及排名靠后的玩家而言,失去资本垂青后,即便用户体验做到行业第一,整体发展也将处处受限。一方面,城市扩张和车辆投放将大打折扣,并无法匹配相应的线下运维人员,考虑到一二线城市是摩拜、ofo的天下,三四线城市才是其突破口,城市扩张放缓意味着其不能抓住有利的时间窗口抢占三四线城市,市场份额将被两大巨头进一步压缩。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是个重运营的活,对于表现平平的玩家而言,最大限度激活现有存量是必然趋势,线下运维人员的缺失将使其在车辆调度、维修上无法满足用户实际需求,陷入用户找不到车、找到车发现是坏车等尴尬境地,久而久之,心灰意冷的用户用脚投票,不可避免面临流失。

显然,如今小蓝单车深陷窘境与融资不顺有较大关系。今年1月完成A轮4亿元融资后,小蓝单车再没有获得任何融资。此前,曾有传闻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不过最终收购对象变成哈罗单车。另外,据新京报报道,6月B轮融资失败后,小蓝单车曾向摩拜、ofo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但均被拒绝。

时间倒回到今年3月,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可谓意气风发,当着众多媒体和员工的面,他大谈“先赢不算赢”理论,底气来自于小蓝单车在北京市场的惊艳表现,言下之意是小蓝单车可以在北京与摩拜、ofo一较高下,成功经验可以复制到其他城市。

同时,李刚还预言行业将出现两大拐点:第一个拐点由产品决定,为节省成本而忽略产品耐用性的玩家将付出相应的代价,将在年内出现;第二个拐点则由商业模式决定,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共享单车下半场的走向,将在2018年落定。

但事与愿违,产品决定的第一个拐点并未出现,原因是以低成本模式的ofo依然保持高速扩张,产品出色的小蓝单车市场份额并未明显增加,而3Vbike、町町单车、酷骑单车的倒闭则与资本输血不足有关。

至于第二个拐点,李刚一语成谶,而且共享单车洗牌到来比他预想的要快,缺乏资本助力的小蓝单车生存环境急剧恶化,加上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无法覆盖各项运营成本,因此只好将目光转移到用户押金,利用政策空白来私自挪用押金,用户看到小蓝单车发展每况愈下,担心要不回押金所以一窝蜂挤兑,使资金不充裕的小蓝单车更加雪上加霜,只好采用拖延、无视等各种战术度日。

不难看出,在行业竞争走势的判断上,李刚显然过于乐观,小蓝单车在北京单城的胜利,的确是用户体验突出的功劳,但也与北京属于互联网重镇,用户对于新生事物接受度高有关,其他城市则未必,因此小蓝单车不仅不足以挑战摩拜、ofo,反而注定活在两大巨头的阴影之下。

同时,尽管李刚意识到盈利对于共享单车玩家的重要性,但他低估了行业洗牌的速度之快,享受顶级资本加持的摩拜、ofo短期内可以不用为盈利发愁,但对于小蓝单车等玩家而言,失去资本眷顾,盈利则显得更为紧迫,2017年下半年就该在盈利上有所突破,否则将陷入被动状态,被逼到生死边缘也不是不可能。

由此可见,与其说小蓝单车兵败如山倒是融资不顺惹的祸,不如说是以李刚为首的小蓝单车管理层误判形势一手造成的,根本原因是团队还是太年轻,与摩拜、ofo豪华团队相比,其行业资历和打仗经验相对较浅。其实,翻看过往小蓝单车高管表态,你会发现小蓝单车败象已露。

针对外界质疑小蓝单车入局晚导致前景不明朗,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曾表示,“这是互联网的惯性思维——认为谁是领先者谁就拥有最大的流量,后进者获取流量成本会越来越高。但是单车不存在流量问题,因为用户看到车自然就用了。”

乍看之下,陈怀远的表态不无道理,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用户看到车后有个挑选的过程,其不仅关注所在区域的单车投放情况,更在意在当地城市甚至全国的影响力,入局晚的小蓝单车很吃亏,用户获取成本上升是不争的事实,要不然也不会与支付宝合作。

另外,在外界最为关心的盈利一事上,陈怀远的观点与李刚自相矛盾。曾有媒体问陈怀远,除了租金是否想过新的盈利途径,他坦言,“完全没有在想,我觉得现在还没有把该做的事情做到位。”而且他尽量不让整个团队去想怎么赚钱,“因为在自行车3年的运营保质期内,租金可以负担起业务的日常运营。”

李刚则给出截然不同的答案,他直言不靠租金盈利,“如果共享单车靠1元又1元的租金赚钱,那注定是个辛苦活,而且整个行业也做不大,规模仅为300多亿。”因此,李刚认为共享单车必须变革商业模式,小蓝单车的策略是通过打造智能共享单车,构建精准广告媒体平台,类似于分众+今日头条,将共享单车市场推向千亿规模。

李刚寄予厚望的智能共享单车便是bluegogo pro2,该车搭载了智能中控屏幕,相当于“共享单车的大脑”,不仅为用户在骑行过程中提供精准导航,而且将骑行过程中产生的速度、距离等数据实时呈现在屏幕上,更可以作为向导,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服务大全。

不过,看似美好、理想化的设想并未如愿,智能中控屏幕的加入使造车成本大幅上升,这对资金本就捉襟见肘的小蓝单车是难以承受之重,迟迟无法量产,投向市场计划无疾而终,小蓝单车获取新的收入来源的梦想破灭,发展形势迅速急转直下。

在我看来,对于用户规模和投放车辆有限的小蓝单车而言,单靠租金显然无法盈利,李刚设想的“分众+今日头条”盈利模式,撇开实现可能性不谈,其低估了成本这一现实因素,高成本需要充裕资金加持,这是小蓝单车一大劣势。反观陈怀远,则高估了通过租金盈利的可能性,其只考虑到自行车可以骑3年(假如没被损坏),但忽略了共享单车是个快速变化且竞争激烈的行业,3年过于漫长,存在诸多变数,小蓝单车能否活3年还是未知数。

小蓝单车高层在行业竞争、盈利等核心问题上接连判断失误,将小蓝单车推到危险边缘。在行业马太效应加剧的大背景下,小蓝单车翻身几无可能,结局已经注定:要么被收购要么倒闭。我认为后者可能性较大,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是看中后者在二三线城市的广泛布局,而李刚曾公开表示,“二三线城市永远无法证明你身处一个核心战场。”

不得不说,小蓝单车败局已定,押金难退使其危机彻底暴露出来,能否熬过年底都成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龚进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龚进辉
龚进辉

龚进辉,科技自媒体,关注通信、智能硬件和新零售.

评论(6

  • 古拉格群岛 古拉格群岛 2017-11-14 23:41 via iphone

    别人贴钱让用户骑车,仅仅如此就耗死小蓝了

    0
    0
    回复
  • wayne84 wayne84 2017-11-14 23:04 via iphone

    钱少导致车少,我每次都是先找小蓝车 但都找不到

    1
    0
    回复
  • nancylwj nancylwj 2017-11-14 21:41 via iphone

    最开始骑车一直选小蓝,投放量在深圳不够,怎么也找不到小蓝单车去起,坚持好久才退

    2
    0
    回复
  • nancylwj nancylwj 2017-11-14 21:39 via iphone

    喜欢小蓝,可惜了

    0
    0
    回复
  • 十饼 十饼 2017-11-14 17:11 via iphone

    我们可怜的小蓝 真的很喜欢

    1
    0
    回复
  • 比优建站 程序开发 比优建站 程序开发 2017-11-14 16:33 via pc

    我们这里没见过这种车,摩拜已经占领的市场。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