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钱的生意,做成了全球最大出版公司,我们和吴文辉聊了聊阅文的未来

摘要: 吴文辉浮出水面建立起一个数字出版巨无霸,而在他的背后,腾讯打造的内容生态开始有样学样地建立出中国式的迪士尼王国。

吴文辉和梁晓东为阅文上市开锣 拍摄/钛媒体 胡勇

公历十一月八日,农历为九月廿十,黄历曰,此日宜出行。

那天早晨,吴文辉一个人坐在酒店的餐厅里,一边安静地吃饭,一边专心地看着手机。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他同时又有着为大众所习惯的程序员的某些特征,在出发前往港交所前,他在大堂里摆弄着领带,在同事的提醒下,他快步走出了酒店。

这天,阅文集团终于要上市了。

在上市之前,作为这家公司保荐人之一的摩根士丹利为阅文做出的估值在446亿至535亿港元之间,而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团培生(Pearson)在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市值为57亿英镑,以11月13日港股收市时的875亿市值来计算的话,在互联网狂潮席卷之下,新的阅读和消费模式催生出了全球最大的出版公司。

而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十五年时间里。如今,吴文辉的身价超过32亿港币。

2000年,刚刚毕业的吴文辉最初进入了在当时赫赫有名的方正集团。那时候,互联网在中国方兴未艾,《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这时已经从对岸流行过来,人们怀着热切而好奇疯狂地吸收着互联网上的一切。

吴文辉给自己起的网名叫做“黑暗之心”,在互联网上的论坛里,他结识了一群朋友。2001年,这群沐浴着中国互联网莽荒时代最自由空气的人们最终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创办了一个叫“玄幻文学协会”的组织,次年,易名“起点中文网”,六位联合创始人也汇集到了一起。

嗜好网络小说的吴文辉从方正辞职,一心投入到了这个让他如痴如醉的世界之中,他们要创造一个让大家在网上读小说的地方。

在中国互联网的泰始时代,每家公司、每个产品服务都试图解决用户们的迫切刚需,以此来撬动自己的价值杠杆。

此时,阿里巴巴已经创办了3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口号即将在数年之后响彻世界,百度正矢志和 Google 进行一场搜索战争,腾讯的 QQ注册用户在这时已经超过了1亿,一场由社交软件掀起的帝国风暴正悄然蓄势待发,而陈天桥则在绝境中奇迹般地凭借一款引进网络游戏翻身并一度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互联网的新革命已然到来,而最狂热的先行者已经找到了宝藏。在这片新乐土上,吴文辉有了自由,但是面包又从何而来呢?在那个正版消费还未如今日这般深入人心的盗版横行的年代,人们甘心为在网上看小说付费的意愿有多大呢?

吴文辉知道,一点都不大。于是,他设计出了一套千字2分钱的 VIP 付费阅读模式,起点从读者的付费中抽成。2003年10月,这套机制正式运行。

网文写作不再只是同人之间的兴趣和爱好,兴之所致便酣然更新,兴趣缺缺便抽身消失,网文写作正式成为一项可以并可能获得丰厚回报的职业。

事实上,如果回顾网文时代最初的“龙的天空”、“幻剑书盟”上最流行的网文类型,我们会发现,玄幻、架空等始终是最受读者拥护和追捧的。无庸讳言,在那个年代甚至直到今天,在大众心目中,网文小说的读者始终处于文学审美链条上的最底端。

但是,上述小说类型恰恰是最方便类型化和模式化的,这意味着,在一个读者审美和需求层次并不高的创作领域,起点提供了一个可以让新人入门和作家持续创作的大环境。于是,大量网文小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而这又进一步吸引了更多以及付费意愿更为强烈的用户来到起点平台上。

最初,这套收费模式因为各种原因几乎将起点逼上绝路,但是,《天鹏纵横》出人意料的成功却拯救了这家网站,并使得这套模式有了持续下去的资本。终于,起点有了足够多的作品和用户的基数之后,整个生态开始循环起来。

外界已有很多吴文辉和盛大文学的旧事,这里不赘述。总之,在2014年,腾讯文学作价7.3亿美元收购盛大文学,下一年,阅文集团横空出世。于是,在十一年前被盛大收购、在两年前出走的起点中文再次回到了吴文辉手中。

吴文辉告诉钛媒体,他最喜欢的网文作家是猫腻,当年,后者赖以成名的《庆余年》、《间客》源自起点中文,后来,吴文辉又从盛大文学手中将他截胡,现在,他最新的小说开始在起点上连载。

在十五年的时间里,中国互联网孳生出一家千亿规模的内容公司。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目前为止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内容公司。

请输入图说阅文的业务生态 来源:阅文集团招股书

现在,阅文的商业模式已经演变成包括在线阅读、版权运营及纸质图书和游戏、广告在内的业务板块,其中,付费阅读为千字五分钱。其平台月平均活跃用户数量从2015年的1.17yi增长到今年上半年的1.91亿,付费用户比例则从3.3%增加到6%。

阅文集团去年全年的营收超过25.5亿元,今年上半年的收入逾19.2亿元。腾讯集团2016财年的网络游戏超过708.4亿元,而在今年年上半年,这一收入为466.72亿元。同时,存在于腾讯互娱之下的内容生态还包括动漫和影视。

如果以阅文集团的近千亿市值类比的话,我们很难不对腾讯的整个内容体系的价值咋舌。围绕游戏、文学、动漫及影视四大内容板块及其版权授权业务,如果包括音乐业务投资的哔哩哔哩、斗鱼等在内,腾讯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内容帝国。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家以社交起家的互联网巨头几乎已经把国内最具商业开发价值的 IP 资源和分发渠道都已经掌握垄断,这样的资源和优势是商业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吴文辉憧憬着漫威的模式,而陈天桥不仅有着打造中国迪士尼的野心甚至将此付诸实践。

回到2002年,那一年不仅对吴文辉和起点、腾讯有着别样的意义,同样,在那一年,漫威经典角色改编电影《蜘蛛侠》(Spider-Man)实验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功,同一年,迪士尼的营收则录得自1991年以来首次下滑。七年之后,迪士尼亿42亿美元价格收购了漫威,收购皮克斯和卢卡斯影业之后,迪士尼焕发出新机,新的娱乐巨无霸终于成型。

历史往往是一种悲剧与喜剧交替的循环往复。

多年以后,当陈天桥早已经置身事外,曾经被他的现实扭曲立场笼罩的吴文辉却浮出水面建立起一个数字出版巨无霸,而在他的背后,腾讯打造的内容生态开始有样学样地建立出中国式的迪士尼王国。

下一个会是谁?下一个七年又会是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以下是钛媒体及其它媒体对阅文集团联席 CEO的对话:

Q = 媒体

吴 = 吴文辉 阅文集团联席 CEO

梁 = 梁晓东 阅文集团联席 CEO

Q:从招股书上可以看到,阅文今年上半年在线阅读的收入超过80%,版权运营其实是在8%—10%左右,未来这两个之间的权重是会不会发生变化,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您的预期是多久?第二个问题是阅文在上市以后是否会进行一些并购的动作甚至是一些海外并购,在您看来如果要并购的话,目前可能最需要的是哪个类型的收购标的?

梁:首先,整个在线阅读市场本身空间还非常大,以去年为例的话,其实这个市场正版的话有46亿人民币的规模,盗版的话约114亿,加在一起160亿的市场。里面其实我们所占的份额并不算高,以去年来算的话我们可能占不到20%。但是我们在内容上,整个从作家以及作者的数量和内容的质量上的占比超过70%,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在线阅读整个这一块增长空间依然很大。

另外一块其实就是版权运营,版权运营的确现在我们整个的占比并不高,但是它可能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爆发点,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往整个泛娱乐产业来进行渗透,整个泛娱乐产业的话预计到2020年会有8千亿的市场规模,我们今天在这里可能占微不足道的一点份额。

但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整个下游产业链的不断的深入,在里面拿一点份额或许多点份额,那么整个占比就会提升。因为发展版权需要时间,所以目前的这个格局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可能在几年之后版权业务的占比上会有显著提升。

我们觉得本身这个行业的发展还在一个非常快速的成长阶段,所以我们会围绕产业链的上游,中游和下游进行布局,应该说每个环节上面都会有好的标的。

内容方面,我们相信在中国目前还有非常好的内容的创作的团队,其实跟我们的平台是非常吻合的,我们也会在这方面做一些布局。另外一点,在整个内容分发的平台上面其实也有非常适合我们内容的这样一些垂直的平台或者说垂直的产品,这也是我们考虑的范围。在下游的动漫,影视开发等等这方面,我们也会积极去寻找一些跟这个产业链结合最佳完美的方向进行先布局。

所以,整体来说我们还是会围绕我们的行业来进行一个跟我们之间有最大整合效益的这样一些操作并购。

Q: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在线阅读在阅文收入中的比重已经从97.2%降到77.1%,所以我好奇的地方是,这是你们集团主动调整的结果吗?然后我也看到在过去三年中,推广及广告开支在你们整个集团的销售及营销中的比重从6.2%上升到19.2%,这种增幅在未来会成为一种常态吗?

吴:这个问题先解释一下我们的历史,您看到的2014年的数据其实是我们合并之前的腾讯文学的报表,而那时候腾讯文学只有电子阅读,它没有其他的业务,所以你可以看到超过90%都来自于电子阅读。

所以真正看我们财务报表,我们建议是从2015年开始看,因为这是我们合并完的第一年,所以2015年、2016年和217年上半年是我们去看财务数据比较准确的对比。这样来看的话,我们整个在线阅读的收入其实是逐步上升的,从去年的77%增加到今年上半年的超过80%,其实这个也代表了在这方面不断的加强我们的运营能力和我们的产品分化能力。

另外,从过去几年来看,推广开支占收入的比重也是一个逐渐改善的过程,应该说2014年因为不具有代表性所以先不谈了,2015年的确是比较高,216年其实相对也是比较高,2017年比2016年有一个明显的改善。

随着收入规模相对体现之后,其实这个占比是在下降的,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上半年的利润能够有所提升的一种原因。整个市场费用我们主要是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品牌,另外一部分是获取流量。我们相信在未来我们这两方面都会有所投入,但是它投入的力度肯定是没有收入增长快,这样的话也会留下一个空间。

Q:在招股书中,阅文其他方面的收入是从2015年2.44亿降到16年1.1亿,其中提到原因的话主要是网络游戏和在线广告收入降低,所以我特别好奇网络游戏和文学它们之间的 IP 合作价值是否会降低?

梁:您的问题也提得非常好,我们之所以把广告和这个游戏业务放到其他收入,其实就代表它不是我的主要收入来源,为什么是这样呢?

因为首先说广告本身和我们的付费阅读是有点冲突的,我们要保持用户最好的阅读体验,广告就应该有所收敛。在2015年合并完之后,我们逐渐把广告作为一个非核心的业务模式来去进行收缩,所以就看到这一块收入在下降的原因。

流量并进其实要么是广告,要么是游戏联运,目前主要是这两种方式。在广告供应缩小的情况下,游戏联运其实是我们可以采取的方式,但对我们来说我们面临一个挑战,就是我们在2014年包括2015年那时候主要的游戏联运的收入来自于PC端的网页游戏,在PC时代我们这些网站的流量是比较不错的,所以你看到的收入是比较高。

但是从PC网游转移的过程当中其实基本上都是手游时代,手游时代的话就需要我们通过客户端去做联运,那么这个对我们其实要求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从我们整个游戏的联运来说,目前应该也不是我们的重点,因为我们目前移动端的产品包括QQ阅读等都是在一个快速获取用户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可能根关注是获取用户,而不是通过用户来变现。

但未来不排除手机端的游戏联运,会像过去在PC时代成为我们的一个收入的来源,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我们会考虑的方向,也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潜力。

吴文辉在港交所 胡勇/钛媒体

Q:我们知道阅文是有自己动漫制作业务的,但是我们知道动漫也是腾讯内容体系中重要的业务,那么,阅文在整个腾讯内容生态体系中如何和其他业务共融和保持独立的?

吴:在腾讯集团的整体公司战略上,内容战略是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因此它在影视游戏、动漫及包括我们文学方面都有非常多的布局,而这些布局之间天然是有一些可以互相交流融洽的一些地方。

目前来说,我觉得相对于整体的这样一个大的规模和市场而言的话,现在建立的这样一些渗透和交流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所以目前来说大部分业务大家还是在一个自由发展的阶段。但是在未来我想在这样一个内容组织上面的一个全方位的布局,应该会使得我们各个部分的内容公司都能够互相之间得到一些很好的获益吧,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相信整个的内容生态产业应该会有一个非常好的过渡和成长空间。

Q:阅文集团未来是否会独立去做一些下游产业链的开发?

吴:整个网络文学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我始终相信它未来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的行业,而现在它的市场规模和企业规模相对来说其实还是处于一个市场的早期阶段,所以我们相信在未来无论是阅文也好还是同业的其他公司也好,应该都有一个非常良性的发展。

第二个,我想对于下游这些产业来说,我相信其实不只是包括网络文学产业,其实其他的公司包括一些文化公司和下游公司,大家都会有比较多的布局。如何想办法把整个文化产品通过全产业链的方式进行运作和生产,这是每一个产业环节上都会思考的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阅文也希望在这上面能够有更多我们自己能做的事情,当然我们并不会自己去独立操作,我们更多是作为品牌输出还有资本的投入,能够跟行业内、每个产业链上各个优秀的公司进行合作,来形成内容的一些整体生产、包装和宣传,对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合作伙伴,我们都是一个合作的态度。

Q:为什么阅文会选择在香港上市?阅文对国际业务的拓展合作是怎样的?

梁:当时我们在选择时候其实有两个考虑,第一点香港本身就是一个国际性市场,第二点香港这边的同时也是大陆的竞争,就是资金可以覆盖的地方,所以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结合的情况下,再加上香港整个互联网或者文化板块其实除了腾讯之外没有特别大的公司,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阅文具备这样去展示的一个机会。

随着整个市场的一个发展,其实我们觉得全球对内容产业的认可度其实都是上升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次在整个上市的过程中,我们觉得国外的投资人其实是比较容易理解而且会接受我们公司。我们本身的商业模式已经被投资人所理解,但关键在于说在这么大一个市场里面,我们如何能够继续深挖把我们自己做大,我想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

现在,我们也是两条线在做国际业务的拓展。

第一条线是我们在今年年初推出了自己国际频道,就是起点国际,通过我们自己的国际站将我们优秀的内容翻译成英文来输出,所以这个是最直接的方法。另外一点,我们现在也在寻找一些好的合作伙伴,通过将我们的商业模式和业务模式输出到国外,通过合作伙伴在本地化运营,这是我们第二步在做的事情,我们两步都在同时往前推。

我相信海外业务是我们的潜力点,但是也需要些时间。

Q:阅文如何在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保证自己在 IP 方面的竞争力?

梁:在网文发展的这15年里,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或者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行业作家的这些资源的竞争,我想阅文至少今天从平台到用户数以及我们所能够给作者带来的收益规模以及成功率来说,我们应该都是最成功的。

所以相信在未来在整个经营当中我们优势还是会更加明显,同时我们也在积极拓宽更多的方式,我们希望用更多的资源以及行业的资源、媒体的资源,去帮作家进行更深度的对接。

从另外一个维度来说,我们觉得作家的合作是一个双赢的模式,就是说如果我给作家带来更多的收益,能够让他的作品价值提升更快,我相信作家是没有理由不去跟你合作的,阅文其实现在也正在全方位的打造这些能力。

我相信如果我们可以再进一步提升这些能力的话,在行业里面我们的竞争优势就会更加突出。

我们现在并不追求IP数量上变现,而是更多的是追求 质量和深度。所以你会看到我们现在的变现模式过去很单一,到现在我们有很多都已经变成了分成,包括对于一些电视剧的跟投模式来获取更多的收益。所有的这些模式的推出都是我们向下一步产业来去获取更多收入的一种方式,这些都是刚刚开始。

我们相信,即便是在变现的数量没有大幅增加的情况下,通过深度的挖掘依然能够推动业务的成长。

Q:阅文去年全年的净利润大概是3千万,今年上半年是2.13亿,阅文如何持续提高公司的盈利率?

梁:今年上半年我们的利润提升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毛利的提升,我们从去年的41% 提升到今年上半年的50%,那么毛利的这个提升主要是一方面是在内容上面一个比较合理的控制,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达到规模性之后,很多固定成本占收入比例下降,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提升。

当你的收入规模越大的时候,必然有很多固定成本占比会下来。在这个逻辑之下,提升盈利率其实还是在于未来的成长速度和规模有多大。

Q:今天阅文上市以后,未来几年是否有业绩或者是增长速度的压力?

梁:首先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在整个未来的市场里面有更高的市场份额,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点。第二点是我们希望能够在行业里面做一些开拓性的东西,这些可能在未来会成为我们转化为领先优势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点。所以,我们的节奏不会因为上市或者是因为一两天的股价的表现而被打乱,所以我们还是会沿着自己积极的目标往前走。

我想强调一点是,网络文学这个行业从来都不是一个暴利行业,我们在这个行业里15年,它的增长其实是一个稳健的增长过程,不像在游戏等行业,可能一个游戏就能够带来巨大的收入和利润。无论是我们自己抑或是投资人都应该对此有一个合理的判断。。

Q:阅文之后会如何在版权运营和泛娱乐产业的上下游的布局会投入?

梁:首先是内容,我觉得内容这个产业很难做到垄断,因为永远是有新的内容产生,所以从我们角度来说我们会关注整个内容相关行业的一个变化,我们其实也在不断的挖掘一些新的品类来放到我们的平台上,这些方面我觉得在未来会继续加强,也会加大投入。

另外一方面,我们一直在开拓一些新的能够分销网络内容的渠道,我觉得这些其实对我们用户的增长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不在乎渠道的大小,而在于它跟我们之间的密切度有多高,我们看到一些垂直的产品其实也非常适合分发我们的内容,在这方面的话我们也会做一些布局和投入。

第三个方面是在整个下游的开发过程当中,我们也希望能够跟更多合作伙伴建立更深的关系,可能不仅仅只是合作的关系,如果有机会也可以建立资本的关系,我们觉得跟我们直接相关的领域,我们会去投入。

在今年,我们跟腾讯还有万达一起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来去做《斗破苍穹》的全版权运营,这是我们进行的一个尝试。我们觉得对于这些超级IP,如果想让它能够系列化开发,真正做到影文互动,让动画和电影游戏产生真正的化学反应,只是自己去做可能很难,但如果能够联合行业里面最优秀的企业一起来做,那它的成功的概率就会更大。

通过这种合作公司,首先,我们所开发的这个动画的第一季其实已经取得非常好的成绩。第二,它的电视剧其实现在已经杀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明年大家能够见面。同时大电影万达已经开始在准备,应该是它未来一两年的一个核心产品。腾讯的天美工作室已经在开发它的游戏,也是等于一个重点项目。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从这四条线都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同时我们在近期在启动它的整个周边产品,我想通过周边产品进行一些主题这方面的合作,让它率先成为中国一个比较多元化的长线开发的一个IP。

Q:很多阅文的IP开发出非常成功的电视剧,但在电影方面却比较稀少,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涉及到分发渠道的话,阅文未来是否会介入相关的硬件行业?

梁:我想这个可能还是开发的阶段不同所导致的,我们内容的改编成功率特别高,我觉得是因为现在整个网络剧的发展非常快,用户的需求也非常强烈,再加上用户跟我们阅读的用户之间的重合度比较高,而且电视剧或者网剧的开发周期和播放都会比较快。

但是电影恰恰可能就需要的时间长一点,一方面它需要更长的一个制作周期,第二个它也需要一个相对更长的排期时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看到比较成功的《鬼吹灯》算是一个,还有《盗墓笔记》也还算OK,但是再多的就没有那么多。

我觉得这个可能需要点时间,可能会集中在未来的三年会有一批电影出来,在这里面如果有两部或者更多部成为爆款,那我想大家对我们认可度就会进一步的提升。

在硬件这一块,我们其实也已经有自己的产品,但我们没有把它做为一个主打的产品,我们是用一个硬件来满足我们忠实用户的需求,硬件可能不会成为我们业务的重点,毕竟它是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硬件领域,但我们也不排除未来可以跟其他的硬件厂商合作。

Q:阅文参与的合资公司的运营模式对 IP 开发的意义和价值主要体现在哪些地方?

梁:过去如果说是腾讯开发游戏,万达来做电影,其实两家可能是各做各的,但现在我们大家是一起来做,如果电影做得好,合资公司才能从电影获得更多的收入,如果游戏做得好合资公司也能获取很多的收入。从这一点来说,万达作为影视开发商,他既希望自己好也希望游戏好,所以天然就会做很多互动,对于作品的成功率其实都会有所提升。

通过资本的连接,大家的利益捆在了一起,而且大家也愿意把资源拿出来去投入,这样的 话更容易产生这样一个合力,在未来三五年之内把这个IP打造出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做这个公司当时一个目的。

在往下游产业开拓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扩充团队,我们在内容储备团队上是非常有经验的,但进入到产业链包括影视、游戏和动漫我们可能都不是专家,所以我们需要慢慢去适应和培养一个团队。

但是在整体的扩展的步骤和策略上我们也不是激进的,我们今天去通过收入分成的方式先进入到电影和游戏这个行业来学习,通过跟投电视剧的方式来进入到电视剧制作这个环节中去学习,那么通过联合制作动画的方式我们来去了解动画怎么做。

我们用时间去慢慢往产业链下游去做,这样的好处是,第一风险相对比较少,第二,收益比过去想象空间要大,第三,团队有一个适应期可以慢慢成为这个行业的专家。

Q:阅文未来在 IP 运营方面有哪些方向?

梁:我们觉得并不是每个IP都适合做合资公司,它必须具备基础条件,第一它够做全版权开发,如果它只能做游戏或电影,那么其实它就不太适合做这样的合资公司,第二个是它能够做系列化,这是我们的两个标准。

按照这两个标准来选的话,平台上的这种内容应该还是不少的,但关键在于说我们也不希望说能够这么快地去做太多,我们希望能够有节奏地去做。所以从规划上来说,我们可能先用这个合资公司来做《斗破苍穹》尝试,运营两年来看一下效果,然后再来决定我们是不是要加速这种模式还是说会控制这样的运营模式,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些过程。

Q:现在成功的网文作家倾向于自己成立工作室跟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开发,阅文未来会如何和作家群体合作?

梁:其实,我觉得我们和作家的合作模式其实也在逐渐多元化。

首先,我们肯定对于有潜力的作家还是希望能早点建立一个更紧密的合作关系,这也是阅文今天的一个主力的合作模式。第二点,现在大家也看到,的确有一些作家已经不满足于只是进行合作,他是希望有自己的公司,他希望有自己的工作室,这方面的话阅文也并不反对。我们觉得作为一个创作的个体,作家有自己的想法和发展的轨迹,这是我们应该去支持的事情。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我们可能会投资这样的工作室,或者是大家一起来做这样的工作室,又或是一起来做合资公司,阅文会通过更多元化的方式跟我们的作家建立这样一种合作关系。

不管怎样的模式,其实最终的一个风险点还在于说这个作家的IP的价值能不能够被有效释放,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无论哪种形式,作家和阅文都是获利的,但如果做得不好,无论哪种形式我认为都不会成功。

Q:不久之前,《西游记》在起点上线了,而且是VIP级签约作品,所以我好奇的地方是这是一个故事还是一个事故?

吴:我们确实在网站的表现形式上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在具体的一些版权方和授权方的表达上有一些误解。

目前,我们在QQ阅读App上同时提供免费的精品公版内容和内容提供商授权的收费版本,而在起点中文网和起点读书App提供的是内容提供商授权的收费版本。

所以在起点中文网上的作品中,标有“签约”和“授权发布”字样的作品是指我们与内容提供商进行了签约,同时内容提供商正规授权我们发布的作品;而作品中标有“VIP”字样的,表示这是我们的收费产品,通过这种做法可以确保出版内容频道和原创内容频道标注的一致性。

为了更准确地表达作品标注的信息,我们也在第一时间对系统进行了优化,像《西游记》这些作品的标注上都已经增加了“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授权”的字样,以后我们还会加上内容提供商的名字等等这些更详细的信息。(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胡勇
胡勇

For he spake, and it was done; he commanded, and it stood fast.

评论(6

  • 钛pBnkM5 钛pBnkM5 2017-11-15 10:33 via pc

    错别字有点多阿

    0
    0
    回复
  • Landon Landon 2017-11-15 09:33 via pc

    就是告诉你们一声,正文第一行,“廿”本身就是“二十”的意思,“廿十”这就没意思了吧。

    1
    0
    回复
  • xiaomiking xiaomiking 2017-11-15 08:58 via iphone

    一个帝国很恐怖~

    0
    0
    回复
  • 古拉格群岛 古拉格群岛 2017-11-14 23:28 via iphone

    腾讯真是巨无霸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2017-11-14 14:33 via pc

    文学、视频、音乐.......无一不是先围剿大部分市场,说帝国真的不为过。

    0
    0
    回复
  • 彧则 彧则 2017-11-14 10:52 via weibo

    哈哈哈,好吧,我也是无语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