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京东副总裁周伯文:网络零售商如何靠人工智能赋能B端?

摘要: 一旦变成平台了以后,定位成了赋能给外界以后,就不能端到端的进行控制,企业就要有比较大的胸怀和格局,我们不一定什么都冲在最前面,退到后面来。

20171110100424428

京东副总裁周伯文

2017年9月至10月,京东接连从微软、IBM、亚马逊挖来了三位AI技术人才,并分别委以要职。

  • 9月12日,原微软亚太科技董事长申元庆加盟京东,出任京东云事业部总裁,全面负责京东云计算等相关业务;
  • 9月29日,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周伯文博士正式入职京东,出任京东集团副总裁,负责京东AI研究与平台部相关业务。
  • 10月16日,人工智能领域资深科学家薄列峰博士正式加盟京东金融,出任京东金融AI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职位。

在京东对于AI人才的密集“挖角”背后,刘强东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野心显而易见。就在前不久,刘强东曾亲撰长文,阐述其“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思想。在文中,这位京东创始人着重强调了智能技术对于当下零售行业的重要性。

他认为,下一个10年到20年,零售业将迎来第四次零售革命。这场革命改变的不是零售,而是零售的基础设施。零售的基础设施将变得极其可塑化、智能化和协同化,推动“无界零售”时代的到来,实现成本、效率、体验的升级。

在刘强东看来,这次零售革命的根本驱动力有两点——消费的改变和技术的更新,“消费和技术就像DNA的双螺旋结构一样,是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消费端的变化代表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方向。但如果没有智能技术的支撑,这一切都是空谈。”

作为京东此番引进的AI大牛之一,近日,周伯文接受了钛媒体的独家专访,这也是周伯文履新京东以来首次面对媒体接受采访。在采访中,周伯文详细回应了为何离开任职近15年的IBM而选择“All in”京东,为何京东作为一家主要服务于C端消费者的公司开始强调为B端机构“赋能”等问题。

在入职京东之前,周伯文就职于 IBM 纽约总部,担任 IBM Research 人工智能基础研究院(AI Foundations)院长、IBM Watson Group 首席科学家、IBM 杰出工程师等职位,负责 IBM 全球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基础研究方面的战略和执行。

作为主要技术完成人,周伯文曾获得多个 IBM 杰出技术成就奖和杰出技术发明奖。此外,还曾获 IBM 杰出技术领导成就奖和 IBM 公司最高奖“Best of IBM”。

以下为访谈实录:

将在京东做什么?

钛媒体:您在IBM任职将近15年,是什么促成了这次职业转变?您看中了京东的什么?

周伯文:两个层面,首先是京东集团作为我们国内最大的零售电商平台,有非常丰富的场景和数据,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京东集团经历了此前12、13年高速发展,正在朝着以技术驱动,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转型的过程中。京东长期的积累,加上刘强东先生向技术转型的决心打动了我,刘强东先生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非常非常有潜力的公司,是非常有自信的公司,是非常好的AI的舞台。

第二个层面,中国过去几年中AI发展非常快,我们有庞大的人口,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在国家层面上,政府层面非常重视人工智能,在国家层面上对于人才,制度等方面都有全面的规划。我在美国读到了我们国家以国务院形式发出的人工智能的白皮书。这么一个宏观的环境,也是吸引我的原因。

我在美国18年,在IBM有15年,我不但要回到中国来,而且要加入京东这样的企业,投身在人工智能的大潮,希望在这个大潮中,用人工智能技术搭建更好的平台,为我们国家也好,为我们京东集团也好,创造更大的机会。

钛媒体:您现在在京东的主要职责是什么?或者说您的KPI是什么?

周伯文:KPI我们目前还没有谈。人工智能对京东的定位是什么,京东的战略是什么?京东在过去12、13年中是快速增长,非常敏捷的公司,对业务场景的理解非常深刻,它的速度非常快,从业务场景出发找到技术,去解决这些问题。

接下来的转变过程中,我们会慢慢变成更多是以技术来驱动业务的模式。我在京东负责组建和筹建人工智能平台与研究部的机构,直接向我们创始人刘强东先生汇报。

这个部门包括三个模块:

第一,建立人工智能的平台,这个平台希望把从底层的计算能力,包括虚拟化,新的计算硬件的集群,并行计算,提高深度学习的速度和稳定性。将一整套数据,包括京东有价值的数据,基础的算法框架,一些专向的算法,以API的形式提供给京东内外部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开发者。让他们能够重复利用那些核心的技术,降低人工智能门槛,能够有更快的速度对商业应用场景进行创新,充分利用京东的计算架构,数据和已有的场景积累,以及算法的创新,快速解决业务场景中的问题。

包括京东各个业务线,也包括京东生态体系的其他合作伙伴。我们的供应商,包括我们零售业的合作伙伴,也包括将来京东金融所有合作伙伴,包括银行,包括物流,我们都会对外开放,以对外赋能的态度出现。

第二,为了支持这个平台的核心能力,我们会建立京东AI研究院。AI研究院是以AI的最前沿的研究为核心,同时我们也会注意跟京东平台,京东一些核心的场景进行对接,做一些持续的算法创新。这个算法创新成果会沉淀在平台上,同时也会做探索性的研究,为整个人工智能的科技发展做出贡献,这是我们第二个维度,不光是对商业业务产生推动力,同时在人类探索领域有我们的贡献。

这是京东以前没有的,我们要重新开始建造,我们吸引很多人才,我们在北京,在硅谷,在欧洲,都会建立研究院的分院。我们的想法是人才在哪里,我们研究院就开在哪里。

我以前在IBM,我们在全球有12个实验室。我们的想法是同样的,我当时在IBM就表示如果北京有AI的人才,我们就会在北京建立实验室,以我们自己核心的算法创新,作为一个核心的驱动力,驱动平台,也驱动我们对AI技术的理解。

第三,“AI  Plus”的一种创新,这种创新会被AI研究院在研究中的一些算法做启发,结合我们这个平台核心的一些平台化的AI能力,结合起来,捕捉业界新的趋势。能不能构造新的AI应用场景,快速的去迭代它,去实现它,看能不能带来新的价值。包括这个价值有可能是对京东集团自己,也可能对我们合作伙伴,也可能是对生态系统,也可能对于社会,帮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群体,用AI的技术帮助社会带来一些价值,这是我们的构想。

回到您的问题,我们这个部门有很多现实的期待,在商业上会有明确应用,在技术上也有很高的期许,希望能够促进技术的进步,也希望这个部门对社会,对人文方面,都能够产生正面积极的作用。

京东转型的优势和挑战

钛媒体:IBM前十多年的转变也非常大,经历了从软硬件提供商走向平台商的过程,现在京东也在提转型,您觉得IBM的转型过程对京东有什么借鉴意义?

周伯文:很多东西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来借鉴和学习,为什么要提到平台化,包括在IBM提到平台化,原因就是说如果作为一个解决方案提供商,会发现很多解决方案之间会有重复性,整个端到端的问题可能是不一样的,技术沉淀会发现技术有共通性。

举个例子,IBM在2008年的时候,当时非常有前瞻眼光提出“智慧地球”的战略,当时全世界处于经济危机的时期,当时IBM提出说要通过技术让地球更智慧,实际上就是结合了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在一起,帮助我们这个世界,这个地球,更高效,更智能,延伸出了“智慧城市”各种各样的东西。

当时IBM在执行的层面没有形成平台式,每一个IBM技术部门单独跟客户,比如跟一个城市,国内也有城市,欧洲也有城市,解决方案提供商,但是没有成立平台。

比如我们帮助苏黎士做一个智慧城市,帮助沈阳做一个城市,解决方案是完全独立开发的,他们有很多共通的技术是可以沉淀到平台上去的,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就导致方案的开发成本很高,一些好的经验没有被吸取。新的应用,“智慧城市”也好,“智慧医院”也好,又要重新开发。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IBM认识到了我们一定要有平台体系,把核心技术集中到平台上来,再给大家提供组合实施的建议,指导大家根据这个核心的技术平台,尽快的以重复的,大批量的形式去重造这些解决方案,可以更快更好的服务于不同的城市。

因为各个城市不一样,沈阳也好,苏黎士也好,都有各自特殊的需求,大家可以在这个层面上做具体的敏捷的创新,但是核心技术可以重复利用,可以继续迭代。平台还有一个好处,相关的应用放到平台上来,不仅技术可以重用,数据可以迭代,让AI学得更好,学得更快。数据都是敏感的,相互不能用的,也没有必要用,但是在AI的角度,数据学习的过程可以从一个城市复制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可以更好的迭代,更好的结合AI系统,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经验。

回到京东也是,我们不同的业务场景,平台化的思维,对我们将来对外赋能,因为我们服务于不同行业的客户,不同行业的制造商、供应商,都是非常好的借鉴,也是我们现在工作的思路。

钛媒体:既然平台化具备着以上这些优势,当初IBM转型到平台化的难度和挑战在哪儿?

周伯文:这个问题我可以拓展一下,这个难度跟传统互联网公司有点不太一样,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尤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是2C的,好处是在于端到端有完整的控制,导致用户体验可以做到极致,数据迭代都是自己在控制。

一旦变成平台了以后,定位成了赋能给外界以后,就不能端到端的进行控制,因为客户是2B的。2B、2C那一段,让2B的客户去控制,企业就要有比较大的胸怀和格局,我们不一定什么都冲在最前面,退到后面来。

这带来了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是技术需要足够抽象,因为会服务不同的2B客户,他们的业务场景不一样,我们在IBM建造了一个服务系统,我们有企业做帮助客户做订花送花服务的对话系统。也有法律行业,帮助律师进行头脑分析,用户场景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我们后端的技术要求,不管前端是面向律师的,还是完全2C的零售客户,订花的服务,我们的技术都具有通用性。所以技术要求非常高,端到端的要求更高,也要求技术更多是在算法层面去创新,而不是面向某一个用户场景,比如特征工程,或者参数优化,因为这样做,很可能一边可行了,另外一边就不可行,不能扩展它,这是第一点技术要求。

第二点,平台要提供各种各样的开发者工具,允许他们去快速迭代,允许他们去快速创新。

钛媒体:京东原来主要是偏向消费者,偏向C端的,现在向B端转型,这一定不只是战略方面的转型,组织架构各个方面都有转型,京东具体有哪些转型的选择?具体业务层面上是怎么样的?

周伯文:京东不是转成了2B,我们还在以2C为核心,在这个平台上,京东有最完整的,最长的数据链,对消费者的了解,对制造,对物流的了解,我们有很多优势,可以把这些信息通过人工智能,通过大数据,通过云的方式,把信息提取出来,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上下游企业,服务于我们的供应商,服务于我们的合作伙伴。

从这个角度来讲,京东在这个平台上走到今天,我们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挖掘出来之后对2B会有巨大的红利,通过技术手段把这个红利挖掘出来释放给大家,这是我们业务模式的扩展,并不是说从2C转成了2B的企业。

关于架构方面,因为我在技术这一端,从技术的角度来讲,京东加大了对人工智能的投入,包括在集团层面专注于AI的部门。我们这个部门就是赋能的,包括对外赋能,对内赋能可以更好的服务2C的业务,帮助我们了解用户,了解电商,了解物流,2C的还会继续。同时赋能也是对外的,是2B的,对2B也会是一个重要的技术驱动力量。

除了我这一块之外,京东在云计算方面也在发力,在大数据方面也在发力,比如Y事业部,就是通过对京东所有的供应链和消费数据的分析,产生出非常复杂的预测和洞察,提供给我们供应商,指导他们生产什么。

我们有一些很好的例子,比如说在京东上卖鼠标,通过我们对用户数据的挖掘和他们行为的挖掘,我们发现很多用户来到我们京东这个平台,他们要去找具备静音特性的鼠标。这些信息反馈到制造商,就定制了静音鼠标给京东卖,第一周就卖了10000个这样的鼠标。通过平常的渠道是不能得到这样的信息的,通过我们对用户的挖掘,通过AI,通过大数据的技术,我们把这个洞察提供给制造商,产生更大的价值,这是一个例子,也是我们对外赋能。所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都是通过这种方式,会产生这些2B的业务。

钛媒体:不仅是京东,很多互联网巨头都在强调“赋能”这个概念,都在强调“金融科技”、“技术输出”,从技术的角度来讲,您觉得互联网巨头,从金融科技向技术输出转变,最大的难点在哪儿?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周伯文:传统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巨头,都在2C行业里非常娴熟,他们有非常好的端到端的性能把控能力,也有非常好的用户体验。

但是一旦到了2B阶段,互联网巨头一定要认识到自身没有能力对所有应用场景端到端都会有掌控,应该自动退到后台来,让别人去掌控这个终端用户,需要做的就是用技术对终端用户的企业也好,初创公司也好,金融机构也好,进行赋能,对于互联网公司是极大的挑战,要把2C的模式做成2B的模式。

同时这种转变对于技术上的深耕,也提了很高的要求。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领域:以前的核心竞争力,来自用户体验,快速迭代。而现在则要求这个技术能够支持不同的用户场景,允许别人快速迭代,自己做深。

而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在于有面向2C的大数据,这种2C的大数据可以提供更多的洞察,我们怎么把人工智能技术和2C的大数据结合起来放在一起,以封装的形式提供这个能力给我们2B的合作伙伴,所以他们不光得到京东的技术,还有京东数据上的洞察,帮助我们做得更好,这是互联网公司,京东这样公司的优势,把场景、技术打包在一起提供给这些合作伙伴。劣势就是怎么去掌控它,不做端到端的解决方案。

AI对于金融领域的帮助非常大

钛媒体:在金融业务方面,未来金融业务在AI上的应用有哪些具体一点的应用场景?

周伯文:AI对金融的帮助会非常大,原因有几个方面,首先,金融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风险的控制,这个风险控制是因人而异的。能不能创造风险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

这就涉及到对用户的了解,对产品的了解。因为用户都是人,活生生的人,有各种社会形态,有社交媒体,他的语言,有他的图像,有他的行为习惯,对这些东西的深刻理解都离不开AI。

再有是对产品的理解也离不开AI。再把产品跟人对接起来,也是需要AI。比如智能投顾,因为每个人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不一样,社会阶层不一样,生命的阶段不一样,对投资的喜好都是不一样的。以前在投顾方面,按照华尔街以前的模式,集中在高净值人士,他们有非常明确的投资方向,但是对于大量长尾的投资者,市场完全是空白。通过人工智能,通过精准的数据,通过分析,比你更懂你的方式,去了解他们,创造个性化的投资方案,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非常大的应用。

钛媒体:据我了解,有一些中小型企业想利用金融云等服务的时候,会有一种数据隐私、数据安全的顾虑,自身数据不太想对外公布。

周伯文:首先,京东金融的定位是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公司,任何都需要有定位的,我们的定位是非常明确的,我们是放在赋能的定位,不是跟任何金融机构直接竞争的定位。从根本来讲,我们提供技术,提供数据平台,是为了做得更好,这个担忧是没有的。

关于数据,我们有很多技术手段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以前也探讨过,技术输出做混合云,只要大家认识到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生态,京东是这个生态坚定的支持者和建立者,大家在根本程度上没有竞争,有了这些共识以后,敏感性的讨论通过技术层面来解决。包括在AI方面,我们也在研究在不看数据的情况下提供一些算法。

钛媒体:京东正在举办全球数据探索者大赛,举办这个大赛的意义在哪儿?

周伯文:我们认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大赛,一方面向大家展示一下我们京东对这个行业的深度理解,把我们的场景,数据开放出来,给一些有潜力,有热情的开发者和其他商业机构去探索,生态的尝试,不仅在商业上,也希望在技术上能够进行这个生态,我们跟红衫资本合作,开发者可以通过技术,通过商业模型的创新,有机会有新的企业站出来。

不管是对于京东也好,对于生态也好,对于有想法,有技术的年轻人来讲,都是很好的机会,很好的尝试。

我们在将来的过程中会继续朝这个方向,这个会不仅是京东金融,包括京东集团,包括商城,物流,都会加入起来,用开放数据,开放场景,开放技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新,做到更快速的创新,创建更好的生态系统。(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4

  • 蔡鹏程 蔡鹏程 回复邢祺欣 2017-11-16 20:16 via pc

    阿里巴巴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零售企业。德勤公司今年公布了2017年度全球250强零售商排行榜,根据这个榜单,在全球250强零售商排行榜中,京东排在第36名,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排名最靠前的零售企业。

    6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钛pJeThy 钛pJeThy 2017-11-16 17:41 via pc

    周伯文:两个层面,首先是京东集团作为我们国内最大的零售电商平台?
    这人是傻逼还是智障?

    0
    1
    回复
  • 邢祺欣 邢祺欣 2017-11-16 15:10 via pc

    “京东集团作为我国最大的零售电商平台”,你是不把我阿里放在眼里

    0
    1
    回复
  • 菩萨我请你吃肉 菩萨我请你吃肉 2017-11-16 09:08 via weibo

    2b

    0
    1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