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李开复与香橼大战的一点看法

摘要: 李开复和香橼大战,看起来是中国的企业家反击做空机构的行为,但事实上如此吗?

李开复和香橼大战,看起来是中国的企业家反击做空机构的行为,但事实上如此吗?

事件大体经过

2012年8月24日,知名做空调研机构citron发表了题为《Qihoo’s entry into search puts SOHU in Play》的报告。Citron认为奇虎近期因推出搜索而股价大涨更加证明了搜狐目前股价被严重低估,他认为搜狗才是中国搜索领域百度最大的挑战者。之后,李开复于2012年8月27日,发表题为《China Short sellers: Exposing Fraud or practicing Fraud》。李开复在文中列出香橼做多搜狐报告中的7项纰漏,比如香橼缺乏对中国搜索市场的基本理解,将搜狗的产品混淆了,把搜索和拼音混成一个产品了;香橼将搜狐的访问量与奇虎360比,搜狐是门户,只有旗下搜狗与360有接近的业务,香橼故意曲解数据等。

对于李开复这位IT专家的质疑,香橼并未正面回应,而是向李开复发出邀请,到CNBC亚洲台进行公开辩论;并提出“挑战”,如果李开复能以事实说明奇虎360的游戏月ARPU(每用户收入)值达到400元,香橼将以李开复的名义向李开复选择的一家慈善基金捐赠人民币10万元。9月4日,由李开复牵头,众多投资者与企业家联名发出公开信抗议香橼等做空机构对中概股发布不合事实的负面报告。他们在报告中指责香橼的所有者安德鲁·莱福特有多年的欺瞒、欺骗和非法行为的记录,称他利用中美两国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厚颜地说谎。

对于李开复的炮轰,香橼研究的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也毫不示弱。香橼即时发表《Citron is always transparent in its motives — can Kai-Fu Lee say the same?》的文章,指责李开复在发表评论时并未批露创新工场1.8亿美元的募集资金有奇虎360的参与,并扬言要起诉李开复。对此,李开复回应,“创新工场占基金比重很小,而创新工场募集资金,不会有奇虎的投资”。

这场香橼与李开复的博弈还未结束,估计还将继续下去。

那么对此,有何感想呢?

这场博弈看起来是中国的企业家反击做空机构的行为。但是情况是这样的吗?

尽管香橼曾经做空过很多家公司,但是此次他出具的报告并不是空头报告,而是做多报告。事件的起因是香橼出具了一份题为《Qihoo’s entry into search puts SOHU in Play》,其行文的重点不是说奇虎的价格高估,他在文章开篇就提到了奇虎的故事就先不说了。而主要在提认为搜狐的价格严重低估!而李开复反驳的文章里面是认为香橼缺乏对搜索基本的了解,同时搜狗与奇虎的搜索没有办法比,而且预测奇虎2013年收入能达到9800万美元。显然这两份报告所讲的重点并不是一个事情。Citron只是用奇虎与搜狗做对比,来说明搜狗被低估。而李开复则是在讲搜狗与奇虎无法比较,奇虎的价值应该还可以更多。这两方,一方重点在讲搜狗,另一方的重点在讲奇虎。看起来,这并不是反击空方报告的行为,而更像是两个人各自在夸自已的产品好,别人的产品很烂。而做宣传的人,只不过一个是售前人员,一个是技术人员而已。而之后李开复发动群众及微博的影响力来号召抗议香橼等做空机构对中概股发布不合事实的负面报告似乎与两者的辩论没有直接的关联,因为香橼此次并非是做空,而是在做多,尽管可能有些细节与事实并不符,但并不能改变对做多搜狐的观点,至少很难说是在做空奇虎。

李开复也曾提及“创新工场的50家投资大都希望在美国上市,但是如果香橼继续抹黑中国公司,导致美国投资者普遍认为中国公司都是骗子,那么我们的投资就无法得到合理的回报。另外,对中国的名誉,还有自主创新的希望,都是巨大的打击。”我有点不太明白的是,为啥李开复会认为香橼的一次多头报告是在抹黑中国公司,为什么李开复不允许香橼做多中概股?似乎个人的理解李在香橼做多中国之时借题发挥似乎并不是很好的时机。而李在指责香橼的同时,同时抬高奇虎360的价值似乎更象是有某种私利。

或许香橼指责李与奇虎的利益关系并不如公开新闻中披露的那样密切。但是李开复指责香橼不懂搜索的同时,却极力的认为搜狗与奇虎搜索之间没有可比性,并认为奇虎的搜索2013年收入预计能达9800万美元。我并不认为搜狗与奇虎搜索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并不是完全的apples to oranges,只是比较的角度不一样而已,而一定要强调奇虎的价值低估,似乎并不是为了驳倒香橼,倒是象在推销某个产品,而在推销某个产品的同时,冠以爱国主义,会获得更多的理解与支持,这样既有私有,又获公道,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当有私心情况下,是否能有更公正的态度来认真对待调查机构的做空与做多报告呢?

“老鼠屎”逻辑

在安然事件后,美国颁布了萨班斯法案,强制要求企业建立内部控制制度,加强风险管理。在美国上市公司监管体系中,公司诚信与道德价值观被视为公司建立内控体系非常重要的关键点。简单来讲,如果一个人经常说话前后矛盾,或者说了的也兑现不了,该说的没说,不该说了的说一大堆,那么这个人给人的感觉自然是没有诚信,人家同他打交道自然就会凡事都非常谨慎,生怕被他给骗了。公司也是一样,如果公司管理层经常无法解释一些公司现象,或者说说话前后矛盾,或者说了等于没说,面对一些机构的质疑也不会正确的回答,这样的公司自然无法获得投资者的信任,投资者自然会对这类公司持谨慎态度。这样放大到中概股,在一些做空的机构的做空下,有好些公司的财务体系过不了关,面临欺诈指控,由于涉及的公司较多,这样就会有“一料老鼠屎,打坏一仓谷”效应,因此作为监管者自然就会持“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谨慎态度。当然做空者有时指控也毫无根据,尽管公司的股价在因做空短暂的下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指控被时间证明是错误的,又会回到正常的水平。做空者也有可能因为错误的指控不当而蒙受损失。那么当有人指责仓里有老鼠屎时,库管员硬说没有,还骂人是吃饱了撑着,还把骂人者赶走,再换一批人过来来买粮食。但是被骂者没有被赶走,反而有更多的人来围观,因为有更多的人吃到了老鼠屎。这样的方法似乎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这种做法可能会产生两种效果,一是做空者会越来越多,另一种是做空报告质量会越来越好。而做空不止,中概股的整体溢价仍将经受考虑。我想重新让人家认为仓里没有老鼠屎的方法可能是制订一些改进仓库管理的措施并将这些措施公布于众,让大家感受到内部控制的进步;再就是经常与外面的人包括指责的人,倾听他们对公司的看法,这样可以仍时调整;在对于别人的指责时,要正面的回应,做到有理有据有节;或者说成立一个整治老鼠屎自律协会机构,这个机构可以起到一种提高仓管员自查老鼠屎的能力,还能起到集体自我监管与约束的能力。

本文系作者 李云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云辉
李云辉

互联网评论人。网名@Hotashang 获2012 Donews互联网颁奖盛典“互联网年度最受关注评论人”,获虎嗅网周年庆年度贡献“十佳“,微信公众ID:Hotashang2013 SOHU自媒体-IT之棱镜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