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 WE 大会】Pablos Holman:我不是科学怪人,我是“职业发明家”

摘要: 在Pablos Holman眼里,如今“技术”这一概念被过多局限在计算机或者互联网领域,而真正的技术应该是像电灯、汽车那样拥有改变世界的能量。

P

未来学家、黑科技发明家Pablos Holman

把“发明家”的称号印在名片上,这究竟是玩票还是一份正经职业?

对于 Pablos Holman 来说,答案显然是后者。与大多将发明当作业余爱好的发明家不同,Holman 目前正在前微软高级工程师Nathan Myhrvold的智能实验室(Intellectual Ventures Laboratory)中从事专业的发明工作,不仅发明方向涉猎甚广,很多发明成果也已经落地到现实生活中。

比如 Pablos Holman 曾帮助创建了世界上最小的电脑,为MakerBot公司设计3D打印机,同杰夫·贝佐斯共建宇宙飞船,创建人工智能代理系统,发明Hackerbot机器人。

而在今年的腾讯 WE 大会上,Pablos Holman 以“未来学家”的名义出现在舞台,和单纯的发明家不同,Pablos Holman 如今更希望用科技领域的突破创新,解决人类生态领域的实际问题。

在Pablos Holman的分享中,他谈到了其中一项发明:降低疟疾感染率的灭蚊激光炮。起初 Pablos Holman 用激光束击落蚊子,因为觉得这样做很有趣,后来发现也许用激光打蚊子能挽救一些生命。因为在非洲每年约有100万人死于疟疾,其中一半是儿童,这正是他为解决疟疾问题所尝试的事情。

还有飓风控制器。海面发出的热能提供了能量,温度上升,飓风行成。为了解决可怕的飓风,Pablos Holman在大海的海浪中放置了一个巨大的管子,制造出水泵效应,将水推入到几百米深的底部,在那里热水和冷水结合,海面温度降低了,上升的气流就减少了。管子基本上就是用做垃圾袋用的聚乙烯材料制成。

此前 Pablos Holman 多次在世界知名的技术峰会上就发明、创新、网络安全和未来科技等话题发表演讲,而在此次腾讯 WE 大会中,他也谈到了他对“技术发明”这一定义的看法,在他眼里,如今技术被过多局限在计算机或者互联网领域,而真正的技术应该是像电灯、汽车那样可以改变世界。

“有很多非常好的技术是可得的,很多时候人们觉得很困惑,因为我们的技术这个词用的太多了,比如说你手机上的应用你也用技术,什么东西都用技术这个词,其实有电脑本身并不代表这是一个技术,我们要去发明一些新的,真的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

以下为未来学家、黑科技发明家 Pablos Holman 在腾讯 WE 大会中的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整理后发布:

大家好!我是一个发明家,我想向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是怎么样来做发明的。

首先大家在这张图上找到自己吗?这个是地球上人类的历史,可能在16万年前才开始有更多的人类原始祖先存在,后来人数也越来越多,但是也只有在过去的几百年才开始出现了这种指数性的增长,好像一夜之间有这样指数性的增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解决了一些非常艰难的,原来是阻碍人类繁荣发展的技术性的问题,我们怎么样给这些人提供食物,怎么样来消除疾病,怎么样给他们住房、工作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都解决了,解决的方法就是发明新的技术,不是由政府的政策来解决的,不是靠宗教来解决的,不是慈善来解决,而是靠新的技术,这也是我们今天存在的理由。

如果说,原来的那些人类虽然有很多的好处,可能人类的增长也带来很多问题,我们就要想想,我们怎么样发明新的技术,把这些技术推向世界,而且是指数性、非常快速的推出。

我们过去所做的成就不够了,我们要做一些新的事情,因为要保证有更多的人存活,但是地球是有限的。

我们想解决一些人类世界基本的问题,这里是一个例子,它是一个雌性的,带着疟疾的蚊子,在撒哈拉沙漠以南,这是全球最危险的动物,一年可以造成上百万人的死亡,其中有一半是5岁以下的孩子。其实最危险的不是蛇、狮子,而是蚊子,所以这个在全球卫生健康领域最容易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解决蚊子的问题,就可以救很多的人,但是我们必须要先去尝试、先去发明,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蚊子是非常神秘的,我们并不太多的了解蚊子,我们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够飞的,因为速度其实是比较慢的,但是我们现在了解的也越来越多。

这个是一个疟疾传播的图,这个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并不了解非常确切的信息。在我的实验室,我们是想解决整个过程每一个环节可能的问题,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发明新的技术、新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我们不可能完全永久性的消除疟疾,但是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必须要去发明。

激光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我们非常喜欢用激光,我们也尝试用激光套的方式来杀死这些蚊子,我们做了一些尝试。一开始做编程,6周之后我们可以用来追踪蚊子,这个都是活生生的蚊子,用一些公式来发现它,可以看到它在哪飞行,它的飞行是有一些频率的,可以告知我们是否是蚊子,还是其他的虫子,或者说它是不是雌性的,因为只有雌性才会传播这种疾病,再用这个激光炮把它打死,这样的话,这只蚊子的生命就结束了。

最后我们用一个非常大的激光枪、激光炮,把整个蚊子都给蒸发掉了。这个工作如果真的能够做好,挺让人感到满意,当然我知道你们各人有各人的工作,这是在我们的高智发明实验室里面做的工作,我现在就在这个实验室工作,我们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工具,雇佣各种各样的科学家把大家放在一起,然后去尝试发明来解决我们所找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就是我们的业务,因为发明有可能会出错,基本上每一次你发明都会出现错误,我就是希望按照十年的视角去发明,找到一个在未来10-20年听起来可行的解决方案。

其实猜未来十年的情况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大规模的做法来实现。举个例子,飓风是因为海洋的温度变化,如果海洋表面的温度可以降低,可能不会导致这么严重的飓风,这个是我们所找到非常简单的方法,就是有一个放到海底的管子,把热水从上面传下去,这样的话,就好像是一个泵的感觉,这样的话就会促进海底凉水的循环,海底凉水根本不缺少的。

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循环,会使得海洋水的问题有1-2度的下降,如果你每一个公里都放这样的管子到海下面,就可以把这个海水降温1-2度,虽然不可能完全消除飓风的问题,但是可以把它从5级降到2级、3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项目,耗资是上百万,并不是几十亿,所以说它和飓风带来的损害相比是少很多的。我们折算做可以给我们赢得一些时间,然后我们去想想怎么样来让我们的气侯变暖的情况不那么严重。

我们可以逆转一些气侯变暖的现象,至少暂时性的,我们可以想想怎么样来消除排放二氧化碳。当然最好的计划是停止对地球的污染,第二个方案D计划。D计划是指帮助你去获得一些时间,这个非常简单,就是一个软管、20公里放在上面,上面有一个氦气的气球,你把这个二氧化硫传上去,像是一种白色的颗粒,可以反射一些阳光,这一个管子有足以把我们的大气的温度下降1到2度。这样的话,就可以好像是回到工业前,用一些冰制的罩子的方式。

如果是50年、60年的努力,我们就可以实现很多的成果,这个非常有意思,如果也一个超级大罐子,这个罐子里面有一些是贫铀,贫铀本身并没有太多的能量,它相当于1200万美元的天然气的价值,但是它是有幅射性的,是非常危险的,我们有很多的核心废物堆在那里,我们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好像是留给后代去做。可是很多人不知道,现在的反应堆设计是非常老的,是以前用铅笔做纸质的图纸设计出来的,只有0.7%的效率。

在我们很多人的一生当中都没有尝试发明新的核反应堆的技术,而我们就发明了一种新的反应堆,它是用一种核废料进行驱动的,所以你不用去挖铀了,我们只需要把刚才的废料堆拿一点出来,进行浓缩,在反应堆里面进行燃烧,一端进行点燃,这个波就会传递,一波激起另外一波的燃烧,就可以导致可裂变的质量的传递,从一端向另外一端进行燃烧,这可以燃烧60年。

这是一种非常现代的,比较安全的设计,我们是用超级电脑来进行设计的,所有的反应堆里面的原子都要进行重新的设计,比现在的反应堆很好,但是我们要去尝试一下,现在的反应堆只有0.7%的燃烧效率,我们就可以更多地利用没有被燃烧的能量。在美国,有70万公吨的贫铀,现在的反应堆退役没有用。在我们的反应堆中,我们使用一堆就可以让整个地球,包括将来进一步增长的情况下的地球,1000年的供应的热量,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做去挖油了,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但是首先我们要去尝试、我们要去发明这样一种促进我们未来发展的技术。

我们也希望未来几年,能够在中国建立第一个这样的反应堆,我们是和比尔·盖茨做这样的项目,他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我以前从来没有展示过这个,我们讲能源的话,所以我想向大家展示一下,这是我们实验室的一个项目。我们发电大部分是要先燃烧产生热量,再通过热量,把水供热去驱动涡轮,再去发电。大部分的情况下,只有50%的发电的效率,而且它也没有办法小规模,你这个涡轮机虽然小一点,但是成本依然很大。

所以我们一直在想象,我们可以有更加高效的方法让热来发电,但是它们的效率非常低,所以我们就发明了这个新的材料。

你可以看到半导体行业使用纳米的材料,看起来它像是一个电脑的芯片,但是你把它进行加热,它就能够发射出电子,而且是规模化的工作,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硬币那么大,你可以在家里面用天然气来发电或者是你也可以在燃煤电厂来使用,任何规模都可以,效率非常高。

有很多非常好的技术是可得的,很多时候人们觉得很困惑,因为我们的技术这个词用的太多了,比如说你手机上的应用你也用技术,什么东西都用技术这个词,其实有电脑本身并不代表这是一个技术,我们要去发明一些新的,真的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

这个女士她是把疫苗放在容器里面,还要在非洲农村的地方进行追踪,这些会用在孩子身上,但是有很多的疫苗都没有被使用,每一年都有25万个孩子会死亡,因为没有疫苗,而疫苗又没有得到充分的使用。疫苗不可能长期的保持低温,而且的不管疫苗状况怎么样,都会注射到孩子身上,很多地方是没有冰箱的,当然我们很多人是没有这个问题了,确实有些地方是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要发明一个解决的方案。

这是一个超级保温箱,你把疫苗放在这个里面,把它放在阳光下,没有任何外面的东西保护,几个月以后你会发现这个里面存放的疫苗还是温度比较低的,这不是什么科幻的东西,这是非常真实的,这个是在中国制造的,是澳柯玛所制造的。我们现在发展中国家来使用,这就是实际应用的东西,比如说你把它放在骆驼上走好几天,在埃塞俄比亚很多地方是没有道路的,你把它运到一个树下面,开始进行注射,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减少传染病的发病的情况。

当然这个不是你我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我的孩子都会接种疫苗,我家里也有冰箱,而且一直都有电的供应。解决这样的问题我们就得去这样的一些具体的地方来寻找我们本身生活中不会遇到的问题,可能有其他的十几亿人会有这样的问题,这是解决别人的问题比较困难,但是非常重要。我们发明一个新的技术,为富人制造了很多的财富,这不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我们还得去想一下有哪些技术是非常有用的,我们进行一些调整,来解决世界上更大的一些问题。这是刚才讲的,目前冷藏的东西可能只有几个小时,也会好很多。

卫星通讯它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卫星放在天空当中,好像是船一样,在圆顶下面有个碟,这个碟可以去转向,这是一个军用的飞机,差不多类型的原理,从物理上来讲是不断地运转的。

我们也在这个新的科学领域进行研究,叫做超材料。这个材料在自然界是不存在的,我们可以去制造。这个材料能力超强。我们首先发明的是一种新的天线,它是一个平板式的,而且没有任何移动布线,是通过电子的方式来转动它,你可以把他放在车上、船上、飞机上、火车上等等,它可以和卫星进行交流。

比如说这是一个车上使用,在美国从沿海开到沿海,可以进行和卫星高清的交流,以前没有人知道怎么去做,我们以前在空中所放的每一个卫星都有无线的功能,整个卫星的系统,其实它是有很多的能力,但是你必须通过一个体验来进行沟通。

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技术进行转向来发明,发明一个像手机这样的雷达,一般的雷达都比较大,它需要非常多的动力,但是这个你可以把它放在无人机上面,可以发现远处的一些问题。

你可以把它放在车上,它上面有一些旋转的激光方式来发现一些问题。另外这个天线也可以放在建筑的边上,每一个用户发射的光速是不一样的,而且光谱可以重新使用,全世界所有人都能够使用的。

大家可以不可以在这张图上找到自己呢?有可能其中一个亮点就是你自己,中国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光点表示的。这个是互联网所在地,现在还有很多人没有上网的,现在我们不能说挖路、铺线来这样做,我们必须要去发明。

你们可以在这方面做的比我们更好,中国的潜力非常大,你们可以从我们的工作当中去学习。来看一下怎么样在中国做的更好,这就是新的技术的潜力,我也会和你们一起,我也想挽救的是全世界,而不只是美国,谢谢!(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苏建勋
苏建勋

钛媒体记者,关注企业服务与消费升级,有料可邮件 jianxunsu@tmtpost.com。

评论(1

  • taikong taikong 2017-11-07 20:43 via android

    你个傻逼啊!心是好的,但不停止重污染你这样做就是在制造“自杀列车”,杀死了海洋底层生物多样性,就是如同在终结人类的未来!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