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舟:国内SNS社区的战斗已经结束

摘要: 陈一舟看高了自己运作社区的能力,也完全没有料到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兴起,再加上资本实力不足或耐心不够,08年所谓SNS大局已定,在我看来,五年之后的今天,人人已经越来越不成其为一个SNS了。

时间:2008年4月 

人物:千橡陈一舟,千橡最重要的资产是人人网(彼时尚称校内网,本文除特别注明,一般都称人人)

场合:接受网易科技访谈

话语:当网易科技问道,你刚才说的战斗基本上结束了,就凭校内网目前1500万的注册用户吗?陈答:结束了,因为我每增加一个用户成本比别人低很多,所以战斗就结束了。

后续:SNS市场战火纷飞,到今天,人人网无论如何排不上中国头号SNS

陈一舟关于SNS大局已定之类的说法,不仅出现在网易科技访谈中,也在随后几日的新浪访谈中。当时的大背景是千橡接受了软银3.84亿美元的投资(占股40%),陈一舟可谓是意气风发。

关于SNS这三个字母,其实历来有些争议,第一、二个字母没问题,意指social network(社交网络),就是第三个字母。大致上有三种解释:service、software和site。Service的概念最广:社交网络服务,几乎连电话都可以算上。Software则和软件有关,那么QQ就是一款SNS。而site则意指网站,facebook自然是一个站点,当然人人网也是site。陈一舟口中的sns,首先是排除了software,在社交软件上,人人是不可能压过QQ的。大致上,他可能会指数字化的社交网络服务,重点还是在site上。

陈一舟的底气来源于这1500万用户,数字看上去不大,但委实非常聚焦:中国的大学生群体。陈一舟在访谈中提到他过去的chinaren,意思是本来就是搞校园录出身,自然非常擅长做学生社区。不过,这话并不完全正确。千橡的亲生儿子是5Q,但这个网站和王兴创办的校内网缠斗良久却始终不占上风。校内网基本覆盖到了中国顶尖的院校,有点像facebook早期专营美国常青藤高校,而5Q被迫到层次较低的院校去抢夺地盘。一轮竞争下来,校内占据上风,有200万用户之众。

千橡最终胜出的原因并非经营得当,而是资本雄厚。王兴运作校内虽然成功,可惜融资不顺,06年10月,千橡出资200万美元将校内收编,并立刻与5Q合并,形成了千橡校内的骨干体系,并依托早期发展的良好势头,将后起的一个竞争对手占座网击败。

这一段历史,其实可以说明一点,陈一舟引以自豪的早期chinaren运作经验,并没有帮助到他什么。换而言之,说得直接一点,陈一舟并没有证明自己是一个运营社区网站的高才。与占座网的较量,一来拥有先发优势的校内,二来也比较依靠许朝军的操盘。到了08年,开心网异军突起后,更是说明,运营一个社区站点,千橡还稍欠火候。

08年3月,也就是陈一舟豪情壮志发表SNS大局已定言论的前一个月,程炳皓的开心网上线,并迅速占领白领市场,8个月突破用户千万当量级,上升势头之快,几乎可以用“前无古人”来形容,一时间似乎全民都在偷菜。从今天的结果来看,陈一舟当时的确有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味道,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良策来避免这样一种局面:在人人培养了用户习惯,当这些用户毕业成为白领后却跑到了开心上。这个局面的演变可能会非常危险,对于广告主而言,白领的消费力普遍意义上,比学生群体高。

陈一舟想出的招有些损,就是利用程炳皓在上线开心时的域名用的是kaixin001.com这个先天不利,搞了一个千橡版的开心网,域名kaixin.com。陈一舟用一个千橡开心去阻击程炳皓的开心,而后者则费了一年半的时间诉诸法律来向千橡要个说法,最终虽然赢了官司,却输掉了时间。时至今日,千橡开心早已不复存在(历史使命完成),程炳皓开心则退出第一阵营,不再是中国互联网的重点力量。

两个开心网之争,说明真正意义上运作一个社区,千橡的功力并未到家,主操盘手许朝军09年年底离去后,人人网更是缺少了一个主心骨。不过开心网依靠偷菜和抢车位两款游戏一路火爆,也许给陈一舟带来一个灵感:游戏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视,尤其是轻游戏(网页游戏)。开发周期短,见效也很快——这里指吸引人气,而并非吸引金钱。轻游戏商业上的火爆,大致是从11年开始的。

时至今日,人人已经基本上成为一个游戏公司,11年Q4的季报中,广告收入还在游戏收入之上,进入12年后,游戏收入则开始相对大幅提升。从增速上看,人人游戏早就开始一路上扬,而人人广告则从11年Q1就开始回落了。

clip_image002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张图片应该来自雪球网/i美股)

目前互联网的社会化路子主要是两类,其一为媒体型,这个路子人人要面对老牌媒体公司新浪,并无太多胜算。其二为人际沟通型,这个路子人人要面对同样是老牌公司的腾讯。本来移动端上人人私信被剥离出做一个独立app,有这个可能成为第一个“微信”,但它委实社交运作功力不足(或者说重心还是在游戏上),最终无疾而终。

我曾经撰文说“可惜了,人人”,但客观角度讲,对于千橡而言,成为不了facebook也是应有之意,这里最重要的一个客观原因是中国大范围意义上的各种行业企业对互联网依存度其实不高。大多数企业所谓依靠互联网,无非就是一个qq外加一个email,间或上上网看看新闻(打游戏不是企业的事)。Facebook在美国可以拥有230万家付费的广告主,在中国,没有这个土壤,最受中小企业喜欢的百度也只有40万个广告客户,几乎将中国愿意在网络营销上有所支出的中小企业一网打尽。要在商业意义上培育网络社区市场,需要很长的时间,对于千橡这样并不算巨头的公司而言,这条路一路下去,也的确有可能帮别人做了嫁衣。

有一个消息说,人人游戏已经从人人剥离,成为一个独立核算单位,未来甚至有可能会独立上市。公开的说法大致是Facebook和Zynga的关系,只是人人游戏倒是像了zynga,人人网却不像facebook。缺少源头的水,怕不会是一汪好水,更何况,zynga自身,也麻烦多多。

陈一舟看高了自己运作社区的能力,也完全没有料到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兴起,再加上资本实力不足或耐心不够,08年所谓SNS大局已定,在我看来,五年之后的今天,人人已经越来越不成其为一个SNS了。(本文首发与《21世纪商业评论》)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