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解“燃眉之急”还是变相“高利贷”?

摘要: 大波平台赚得盆满钵满急上市,监管趋紧走向成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集团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价开盘便大涨,市值一度突破百亿美元,紧随趣店步伐,和信贷、拍拍贷、融360旗下简普科技也纷纷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招股书。

然而,没过几日,市值高涨的趣店遭到一片质疑:严重依赖支付宝、存在高利贷、校园贷市场依旧活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CEO罗敏回应质疑之后,舆论漩涡却越陷越深,并引发了一场关于现金贷的强烈争议。

有人认为,现金贷是小额借贷市场的必然产物,类似于英美等国的payday loan(发薪日贷款),有人则担忧高歌猛进的现金贷业务可能引发“中国式次贷危机”。

面对这样的市场情况,监管政策也在酝酿之中,业内专家一致认为此次事件会加快推进相关政策出台的进程。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行业内主要企业均保持着缄默,现金贷未来走向何处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借款3万,4个月后还款5万

10月17日,福建莆田阴雨绵绵,在一家纺织厂的员工宿舍屋里,王志(化名)仅仅穿着一件裤衩躺在凉席上,凉飕飕的风从窗口侵袭而来,他睡在上面一阵阵哆嗦。这是一间破旧的房屋,工厂已经倒闭多时,其他员工也纷纷离开了,只有王志还继续留在这里——因为他也没有别的去处。

今年5月开始,王志迷上了赌博游戏,急需一笔钱,在向亲友借完一圈之后,他想到了网络借贷这一途径,于是向蚂蚁借呗、钱包贷、51零用钱、拍拍贷等平台同时借了500—5000元不等的金额。最初,他为这样轻易借钱而感到兴奋,但随之而来的是欠款相继逾期,而他借款的平台也达到了十几个,平台纷纷发来短信、打电话催收。

9月开始,王志便“失踪”了,平台将催收的目标转向了家人,“电话越来越多,后期基本每天都要打过来询问。”王志的父亲王昌盛(化名)向《IT时报》记者坦言。

担心儿子的安危,王昌盛带着家人开启了寻找王志的旅程,多番辗转后,最终在莆田这间屋里找到了儿子。

“当时见到他的样子,又气又心酸,”王昌盛说:“那么冷的天,都快要冻死了。”他最终替儿子还清了所有债务,一共花了5万多元。

王志不愿多谈具体的细节,只告诉《IT时报》记者,前前后后一共借了约3万元,基本都是分期还款,但后来平台太多,同时到期也就还不上,他没有想到最终的债务会达到这么多。

这样的事实反映了现金贷行业的某些侧面:高利息、强催收,借款人多头借贷,以贷还贷

现金贷是否高利贷?说法不一

4个月,利息2万多元,年利率相当于达到80%。《IT时报》在今年8月份《钱站:在风控和收益之间摇摆,三年服务费超过利息》中曾报道,一些中小生意经营业主向平台借9万,三年后却要还15万。之所以还款几乎翻倍,“奥妙”在于现金贷平台除了收取基本利息之外,还有各种服务费和逾期费,记者通过详细的计算,最终得出年利率约等于37.34%。

现金贷是一种小额现金贷款业务的简称,指小额、短期、不限用途的现金借贷,具有方便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以及实时审批、快速到账为特性,现金贷是无场景的消费贷款。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的小额现金贷平台已有上千家,现金贷排名前十的公司,月放款可以达30亿,排名前二十的公司,月放款可达20亿,排名前三十的公司,月放款可达10亿,利润单月可达数千万, 整个现金贷行业在短短3年内,规模已经膨胀到6千亿左右。

发展如此迅速,来自几乎稳赚不赔的好生意。有媒体报道,现金贷在国内的平均年利率为158%,最高的利率甚至高达598%。按照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4.35%计算,这些平台的实际利率已远远超过法律规定。最高法曾对民间借贷的利率做了划定,第一条线是民事法律应予保护的固定利率,即年利率24%;第二条线是年利率36%,这以上利率的借贷合同应为无效。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此表示,服务费和逾期费(相当于罚金)的盈利模式为平台创造的收入非常惊人,加起来远远超过了政策红线的规定,从这个角度看,认为现金贷是披着互联网外衣的高利贷有一定的道理,他同时表示,超高逾期费涉嫌违规,至少有打着擦边球的嫌疑,监管部门应该介入整顿。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则认为,目前现金贷网站里约定的只是利率,对其他服务费用到底应该如何界定,是否应该和利率加在一起评判是否超过36%的标准,现有的法律法规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认为,现金贷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利率高低,而要看平台对信息的披露是否到位,有没有对消费者进行引导,金融机构放大了人性的弱点,如果在关键信息上去刻意曲解和误导,借款人不了解复杂的条款和实际利息是多少,这种情况就是危险的。

监管预期催热上市潮

对于目前的行业状态,各家公司都表现出谨慎的态度,趣店处于缄默期,钱站、宜信、善林金融等纷纷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在观望舆论的同时,这些互金公司也在等待监管的走势和具体政策的出台。

10月19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举行的一场讨论会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将继续清理整治网贷活动,严查非法获取贷款资金来源、非法获取高息和暴力催收等行为,要抵御外部冲击风险,包括IT系统、互联网金融、非法集资等风险。

此前两天,10月17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向会员单位也下发了《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互联网消费金融》团体标准(以下简称《标准》),规定了消费金融从业机构信息披露原则。《标准》定义并规范了27项披露指标,其中强制性披露指标23项,鼓励性披露指标4项,分为从业机构信息和业务信息两个方面,目的是规范广大从业机构信息披露行为。

早在今年4月,银监会也正式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指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中心联席主任白澄宇认为,监管一直都在摸索之中,此次事件引发的舆论潮也将加快监管政策出台的进程,在整个现金贷交易流程中,网贷公司等消费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尤其需要规范。目前来看,银行主要靠吸储,小贷公司是股东的股本,或者从银行、资本市场融资。

不过,监管政策出台的预期或许加速了现金贷平台上市的步伐。趣店上市之后,融360、拍拍贷、和信贷也分别向纽交所或纳斯达克提交了IPO申请书。

在刘胜军看来,目前国内存在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在金融强监管势头下,不久的将来,现金贷平台或许会被纳入监管,这对整个行业来说影响重大,所以提前上市能够进一步分散风险。

记者观察:打造现金贷间的征信平台刻不容缓 

高利贷从古至今一直存在,对于广大低收入的群体来说,在特定的时候,对资金的需求非常迫切。相较门槛较高的传统筹资渠道,现金贷快速、便捷的特征给予他们一个新的空间和舞台,或许这可以认为是与国家倡导的普惠金融同属一个方向,至少不能简单认定为一件坏事。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便曾经讲过:“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有融资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更重要。”

然而,从当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不少现金贷公司为了追求资产端的数量而无底线地降低借款门槛。2008年因为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阐明一个事实:对次级贷款者(信用等级达不到标准的次级信用贷款者)过度放贷,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而一旦出现逾期,要么是干脆置之不理,要么将信息卖给催收公司,导致暴力催收出现。

随着监管脚步日益临近,做好全社会征信体系则变得越来越重要,怎么约束用户的行为,避免拆东墙补西墙、以贷还贷,打通不同公司之间的信息间隔,都是摆在这个行业面前的大问题。(本文作者为IT时报记者汪建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