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东影业估值20亿,韩寒如何从“作家公知”转型为”商人“?

摘要: 或许在有些人眼里他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但有些人眼里他最好的时光正在开始。

今年除了韩寒导演的电影《乘风破浪》以黑马之姿鏖战春节档,最近还有两件事让韩寒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10月,韩寒亭东文化旗下的非虚构写作明星项目“ONE实验室”解散。这次解散似乎预示着韩寒非虚构写作转变为影视项目完成变现的尝试失败,ONE实验室的解散如同一首挽歌。

同样10月,韩寒亭东影业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3.1亿元,其中博纳影业以股权转让和增资的方式向亭东影业投资2.5亿元,持有其12.5%的股权。按比例换算,此刻亭东影业估值达到20亿。

这两件事好像无形中提醒着公众一件事,这些年韩寒头上的光环渐渐从“青年作家”“青年意见领袖”转变为“青年导演”,写作不是他的主业,而是他的历史,他的未来在电影。2014年拍摄电影《后会无期》之后,他再也没有写过书,不管是小说还是杂文;他的博客也停止更新,口无遮拦但又针砭时弊的“少年公知”形象早已消散如烟。

他身上的带着艺术家的肆无忌惮又有商业导演的圆润狡猾,这些改变比起另一个“青年作家”郭敬明其实一点也不少。

从《后会无期》到《乘风破浪》,韩寒与博纳的电影“情缘”

2014年7月24日,韩寒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后会无期》上映,这部电影备受瞩目。

一来彼时正是盛行“跨界”风潮,文化产业各行各业风口浪尖上的人物都在跨界作导演,小说IP改编电影、网络文学改编影视的案例屡见不鲜。

在郭敬明率先尝试导演电影,两部《小时代》电影斩获7.8亿票房之后(《小时代1》4.84亿票房、《小时代2》2.96亿票房),韩寒转型做导演被视为这两位青年作家继文学领域之后的再一次交锋,《后会无期》带着一点军前叫阵的意味被推到公众面前。恰逢其时,《后会无期》与《小时代3》档期相近。

而当时《小时代》电影系列口碑和品质上的争议,对《后会无期》电影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衬作用,前者争议越大,公众对后者的公期待心理就被推得越高。

二来韩寒作为作家身份多年来形成的粉丝基础,《后会无期》与其说是一部青年导演的处女作作品,不如说是青年作家给粉丝拍摄的粉丝电影。且当时韩寒凭借“国民岳父”的设定在网络舆论中树立起新的形象,比“作家”“公知”都更具流量,也更符合新生代的社会语境,这无形都为《后会无期》扩大宣传效应。

而《后会无期》最终取得了6.29亿的票房,亭东影业尚未成立,韩寒的合作伙伴是博纳影业。博纳影业以3.5亿对《后会无期》进行保底,6.29亿的票房划出院线的比例,制作方占比为40%,扣去电影税收与手续费用,利润空间为30%。

彼时有媒体报道,《后会无期》的发行成本为3000万、制作成本5100万,票房收入为1.2亿,其中博纳影业分走40%,票房收入大约为四千万左右。根据博纳影业A股招股书,《后会无期》影片收入为2.25亿(票房与版权收入),影片成本达到1.3亿,盈利近1亿。2014年博纳影业电影业务毛利达到3.9亿左右,《后会无期》算是一“猛将”。

这部电影也使得韩寒与博纳影业的合作关系顺利的延续了下来。2017年韩寒第二部电影作品《乘风破浪》春节档上映,该电影票房达到10.46亿,根据博纳招股书,该电影博纳投入成本达到1665万,影片收入为1.35亿,毛利率达到87.73%。韩寒与其电影身上具备的商业价值显露无疑,这也促使博纳影业与韩寒更深度绑定。

除了博纳投资亭东影业的2.5亿,博纳的明星股东当中也有韩寒的身影。根据招股书,张涵予和黄晓明持分别直接持有博纳影业0.31%的股份;章子怡持有0.19%的股份;陈宝国持有0.13%的股份;而韩寒则持有0.06%的股份。

韩寒的商业之道:得罪一部分人,取悦一部分人

《后会无期》与《乘风破浪》的成功向公众证明,韩寒是个聪明的导演,他会得罪一部分人,也会取悦一部分人。《乘风破浪》以极为轻盈幽默的姿态冲出今年春节档的激战时,很多人是没有想到的。

周星驰、徐克与成龙,《西游伏妖篇》与《功夫瑜伽》票房之战正酣,韩寒的《乘风破浪》意外获得了很好的口碑。《父子雄兵》的导演袁卫东曾说,“韩寒很聪明。”

这种聪明在他还以“作家”“公知”的身份活动在公众面前时就展现出来了。

2009年在“南方周末年度人物评选”中韩寒遥遥领先,《新世纪周刊》《亚洲周刊》选为“2009年度风云人物”,2010年他登上了《时代周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时无英雄,让我这样的竖子成名。”这似乎是他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茫然,他最初显然没有可以经营自己的社会形象,但是时势造英雄。

那时他还关心社会、环境时,却不同于老一辈公知的忧心忡忡,而是针砭时弊里带着一点少年轻狂,调侃政治、调侃名人,休学写书,赚钱赛车,社会的一些规则在他眼里仿佛形同虚设。

这种不传统、不正经的批判,离经叛道的行为举止,韩寒的肆无忌惮冒犯了一部分社会前辈,被老一代知识分子批判,但是却迅速获得年轻一代的关注与追捧,在粉丝经济尚未成形的时代,韩寒的引流能力超过了很多一线明星。

2012年韩寒成立了工作室,以《独唱团》的团队打造出了“ONE”APP,这成为了韩寒创造的一个文艺IP,ONE针对的是文艺青年群体,衍生出了一个文学产业链。

数据显示,到2016年ONE生产出了《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皮囊》、《南极姑娘》等一系列IP作品,出自于ONE的精选集书系销量已经超过了四百万册,签约作者书系也已超六百万册。官方用户达到3000万,日阅读量过百万。而这部粉丝或许正统的严肃文学、低龄的青春文学等类型读者永不相容。然而韩寒也不在乎。

就像他的电影一样,他从来没想让所有人都喜欢。2016年韩寒携手“ONE”团队成立亭东影业,正式开始了他的导演之路。

亭东影业的第一部电影《乘风破浪》就带着韩寒的风格,不怕得罪人,也不愁取悦人。今年1月20号,韩寒在微博发布了《乘风破浪》的主题曲,因为歌词充斥着“直男癌”式的思想表达,瞬间在网络上引起讨论热潮。网络上风头正盛的女权主义者更是找到了讨伐对象,撰文抨击韩寒恶劣的价值观,呼吁抵制韩寒新片。

如果这只是一次“直男癌”引发的口水战,那么或许可以看做是作为制片方的韩寒对公众反应的始料未及。然而情况却出现了反转,网络舆论发酵之后,韩寒又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另一首电影主题曲《男子汉誓言》。

他在微博中声明,“不是什么反转,两首歌至始至终描写的就是一个自卑笨拙但很努力的男人,用一生在爱他的女人,但每天还是为了生计而奔波。”瞬时部分舆论发生反转,粉丝开始力挺韩寒。他惹怒了一批人,却也能吸引一批人,只是从来不中庸。

而网友却在这场骂战中看见了韩寒营销的手段,将歌曲改编成意义截然不同的两首歌,并选择一前一后发布,达到反转效果,这似乎是一场刻意经营的营销。不管这件事是否是韩寒的刻意安排,但舆论上的热度已经到了,《乘风破浪》的宣传效果在同期电影里无可并肩。

目前韩寒的影视作品已经达到了24部,包括了他导演与友情客串的作品,今年公众还将看到两部有韩寒参与的电影,作为艺术指导参与的东野圭吾IP电影《解忧杂货店》,作为导演拍摄的《天空制造》,具体投资拍摄成本达到了3亿,2018年还有韩寒小说改编的电影《三重门》。

现在公众或许偶尔会怀念之前最肆无忌惮的韩寒,写字为生的韩寒,他曾在好朋友上的葬礼上写下一句话,“好风光似幻似虚,多一分钟又如何。”或许在有些人眼里他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但有些人眼里他最好的时光正在开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