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娱乐时代的审美标准,映客为什么这么“较真”?

摘要: “将一切娱乐方式视频化”的映客新战略,意味着映客全面杀入娱乐产业,建立娱乐工业的新审美。

WechatIMG120

映客当红主播@semon大圣

“万小菊要去拍电影了!”

这位快手网红的粉丝们惊喜的发现了这一新闻。万小菊喜欢在直播中讲鬼故事和自己的倒霉遭遇,他其实是一个喜欢打扮成女人、和女用户以姐妹相称的东北男人,即使在纪录社会万象的快手世界里还是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万小菊在快手拥有54.1万粉丝,对比同样粉丝量级的微博网红,即便做不成明星艺人,至少经营一个淘品牌都已经绰绰有余。从流量变现的角度来看,从主播到艺人,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平台也在承担着“直播明星化”的作用。拿陌陌举例,这家公司从2016年就开始每月举办主播赛事和线下小型演唱会,对于潜力主播——即内容生产者的资源运作摸索出了一条套路。

而2017年5月,映客直播的9位女主播作为主角登上了“樱花女神”颁奖盛典的舞台,与刘嘉玲、李宇春等明星大牌同台,可以看做是映客在社群仪式上的极致尝试;今年9月,四位映客主播还走上了威尼斯电影节的红毯。

显然,直播平台们正构建起另外一个全新的“娱乐圈”生态。

从主播资源的盘活、曝光渠道的多元化,再到大力投入IP综艺盛典,直播平台们越来越接近娱乐内容制作公司。把众多直播平台上源源不断的主播资源加在一起,这就是一个相当可观的娱乐人才池,当然也是内容源头,这就形成了娱乐产业的基础设施。

新的“造星”模式是如何被建立和验证的?或者我们应该这么问:当主播想要从直播平台“出道”,要怎样才能成为大众眼中的“明星”?

对此,摸索近两年的映客给出的答案是:推动大众审美向2.0升级。

大众审美 2.0:不看颜值看内容

看一个主播“美不美”,本质上看的是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向。

如今,外在颜值已经不能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了,新时代的选美选的是“内在”。如何定义审美意义上的主播形象?想要定义“什么是美”,直播平台们拿出了最直接的办法:设立标准。

“我美我直播”,这是映客在创办之初的口号,在很大程度上就奠定了平台基调,钛媒体曾在2016年的一篇报道中将映客的成功归结为“审美的逆袭”。

而在2016年,映客推出了《樱花女神》的自制选秀综艺大赛,优先抢占了“女神”评选标准。今年10月16日,映客全新上线了一档叫做《映客先生》的选秀大赛,抢占“先生”标准。《映客先生》目前已经进入男主播海选阶段。作为映客的两大超级IP,“樱花女神”被媒体定义为“史上最美IP”,而“映客先生”则希望打造“中国首个偶像级男主播选秀活动”。

《映客先生》宣传海报

《映客先生》宣传海报

互联网时代娱乐工业变革之下,直播平台走向自制综艺是一个必然趋势。新的偶像制造模式、新的大众审美都在加速这一过程。

《人民日报》也在近日发布时评称,网络直播正在从“颜值直播”向“价值直播”转型,主张“让价值内容成为网络直播的风向标”。

而选秀就是寻找内容、建立审美标准的一条通道。设立审美标准也是映客从创立之初就拥有的基因,映客为此无论是在产品设计、内容机制还是运营方式上,都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早期的映客社区,甚至拒绝一切“喊麦式”的用户;而如今推出的樱花女神、映客先生,同样是在设立审美标准。

如果说各大直播平台的女主播都是V脸大眼,当我们把视角切换到“男色审美”,就会发现一些不同,与湖南琴岛建立合作的陌陌直播中,铁汉形象的大兵拥有数量可观的男性支持者,他们在大兵身上寻找精神力量;而以@Semon大圣 为代表的拥有出色嗓音的当红主播,则非常接近偶像团体的小鲜肉形象。

出席威尼斯电影节的@semon大圣

出席威尼斯电影节的@semon大圣

这也是映客得以在直播行业突围的关键因素之一,“有颜”、“有才”一直是映客筛选主播的标准。映客甚至还成立了一个以线下授课为主的培训机构「映客学院」,针对主播培养而做出的一个全新尝试,其目标人群主要是中小主播或新主播及映客员工。不仅对直播新人们传授更简单有效、受用户欢迎的直播技巧,同时也给映客头部主播们一个“授人以渔”的平台。

《映客先生》的推出将再次打造一个检验大众审美的平台。

偶像制造 2.0:新标准和新偶像

“选角”在影视综艺的工业链条上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中国的女神、男神们在哪里?如今成为中国所有的娱乐业推手们的主要工作。

而“选角”这件事,在传统的模式下十分耗费精力,并且周期漫长。直播到底给娱乐工业带来了什么?正如本文开头主播去拍电影的案例,只有当主播成为明星,才意味着这些头部主播真正为大众审美所接受。

而如今,中国的影视综艺产业,也更加欢迎线上选秀这种更为公开、透明的选秀方式。

2017年推出的《映客先生》沿袭了映客在樱花女神大赛上积累的经验。从官方赛制上来看,包括线上主播选秀、年度男神盛典到影视资源包装等环节。在正式发布之前,新浪微博上已经发布了“映客先生”主题曲《Mr.INKE》,由映客当红主播“Semon大圣”和亚洲人气偶像男团UNIQ队长周艺轩合作演唱——显然,主播们已经深度参与到综艺节目的内容制作环节,这一点在过去的电视选秀中绝对不可能。

而评选标准上,这场选秀大赛将男神评选的分为三大类型:有颜IN先生、有才IN先生、有势IN先生——显然这些评选标准早已和《快男》、《超女》代表的“唱歌选秀”的1.0时代完全不同。

《映客先生》打通了从赛事、综艺、盛典到艺人经纪的产业模式,从直播平台生长出来的偶像赛事代表了2.0时代的“偶像制造”。

直播综艺和传统的电视选秀已经不能同日而语,至少给娱乐工业带来了三个创新点:

第一,粉丝陪伴。传统电视综艺一旦孵化出偶像,偶像的生命周期就必须离开综艺平台才能延续了。而直播这个形态,让选秀节目的参赛者的成长有了7x24h展示的可能性,从海选、演艺到收入闭环,都在直播平台内完成,这让偶像与粉丝间的关系更加对等。

第二,决定权下放给大众。传统的电视选秀经历了从大众参与向“导师评选制”的演变,把大众生生变成了“观看者”。“从2005超女后,业内再也没有观众决定选手去留的选秀出现。而直播让这种玩儿法得以复活。”映客方面向钛媒体表示。也就是说,用户为“映客先生”投出每一张映票都像当年发给湖南卫视的短信那样,影响着选手的去留。

第三,0编剧。从“映客有说唱”线上主题活动的火爆程度可以看出,观众对于传统意义上的“编剧”式综艺已经产生了疲劳,直播综艺的不可预期还原了“真人秀”的真正精髓。

而对于参与大赛的主播来说,直播综艺更是一场定义偶像标准的行为。对于主播来说,每一场选秀的价值也不仅仅在于选秀本身,而在于获得“高于主播的身份”——“映客先生”就是一个“内外兼修”的身份标签。

这个身份标签,意味着主播可以享受平台配备的更多平台外部的资源。例如,将有机会参与网综《火星情报局》及《今夜百乐门2》等芒果影视的剧,受邀参与《男人装》拍摄及出席国际时装周,在资源上不逊色于出道的偶像艺人。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尤其是对主播资源的争夺越来越激烈,一个直播平台的外部资源是不是够优厚,直接决定了主播数量的增长,和平台上优秀主播的比例。

《映客先生》的团队告诉钛媒体,大赛的最终目标不是社区内部的自嗨,而是“希望选出来的优质参赛者们,能够带着#映客#标签活跃在大众视野中”。正如活跃在时装周的快女冠军李宇春,人们很难撕去贴在偶像身上的第一个标签,当一位直播偶像从大赛舞台上成名之后,也一定会反哺直播平台的品牌价值。

结语

与宣亚国际联姻后的映客,获得了更为多元化的娱乐工业资源,《映客先生》就诞生在新的审美趋势和新的娱乐工业格局之下。今年10月,映客隆重上线了5.0产品,明显看到,产品功能升级承载了该平台新的战略——从直播转向“新娱乐”。

而提出“新娱乐”战略之前,映客是业内公认的“直播全民化”推手。2017年的映客,给自己设立了新的目标:“将一切娱乐方式视频化”,以及未来将更为侧重PGC内容生态的发展。

PGC内容从何而来?除了通过选秀产生价值内容,映客还投入了重金扶持内容生态。今年9月,映客副总裁丁来滨向外界宣布拿出10亿元资金发展优质内容合伙人共建PGC内容生态。“全民直播的海量内容,更容易出现贴近生活又富有生活艺术的内容和主播。”丁来滨在今年9月的一次演讲中这样说,他还表示,映客就是通过这些内容加工分享给大家,为用户带来新鲜好玩有趣又内容过硬的沉浸式娱乐互动,并结合市场主动制造内容,孵化并创作出一批有社会影响的直播策划才取得了今日的成绩。

今年的映客,已经不再提及“社交”,而是充分显示了进军娱乐内容产业的野心,这让映客在中国一众主打社交的直播平台中间想象空间更大。(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赫婧,编辑/葱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赫婧
赫婧

营业中,人不在。说事留言:hejinggong@tmtpost.com)

评论(2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2017-10-17 16:07 via pc

    。。233不太明白?自媒体的兴起吗?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7-10-17 14:18 via android

    网红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