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品型”向“平台型”转变,开心麻花离百亿市值还有多远?

摘要: 今年国庆档,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无疑成为最大的赢家。靠舞台剧起家的开心麻花何以能屡战屡胜,连续三年雄霸国庆档?

《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的成功让开心麻花看到了舞台剧改编电影的市场潜力,遵循一年一部电影的老规矩,今年国庆档开心麻花带来了《羞羞的铁拳》,并一举成为今年国庆档最大的赢家。

截至10月15日,《羞羞的铁拳》顶住各方重压成功实现了连续15日单日票房冠军,并成功超越《功夫瑜伽》(17.48亿)获得2017年国产影片亚军宝座。最新票房显示,该片累计票房已达18.46亿,更有可能冲击25亿大关,成为今年继《战狼2》后的又一大赢家。

这样的票房成绩,无疑给正在冲击IPO的开心麻花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那么,靠舞台剧起家的开心麻花何以能屡战屡胜,连续三年雄霸国庆档?而《羞羞的铁拳》强劲的票房势头又能否助力开心麻花成功IPO?未来开心麻花模式能支撑起100亿的估值吗?

《羞羞的铁拳》再一次稳固了开心麻花的喜剧地位

开心麻花从舞台起家,在不甚景气的话剧市场存活并成名,得益于他们对“逗人乐”这事儿十分拿手。而“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喜剧公司”正是开心麻花的发展愿景。

2010年以来,开心麻花以北京为“根据地”,陆续在华南、华东、东北、西北等地中心城市设立子公司进行区域管理,拧出本地化的“开心小麻花”。

多年来,开心麻花基本保持着一年1-2部原创爆笑喜剧的出品步伐,已拥有《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疯狂的石头》《索马里海盗》《夏洛特烦恼》《乌龙山伯爵》等30余部优质话剧作品。随着《泰囧》等国产喜剧崛起,更多人看到喜剧的强大市场,开心麻花也尝试投身电影行业。

最近几年,他们以每年一部电影的速度,转战大银幕。虽然作品是否有电影性一直引起争议,但无论反响还是票房,都十分成功。

2015年,《夏洛特烦恼》电影版出乎意料成为电影行业的年度黑马,狂卷了14亿元票房;2016年另辟蹊径推出《驴得水》那样的非典型喜剧,又以2500万元的低成本博得1.73亿元票房,以及超高的人气口碑。2017年《羞羞的铁拳》同样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话剧,影片一上映就有同档期的冠军相。

其实,《羞羞的铁拳》剧情不算新,男拳手与女记者因意外互换身体,卷入拳坛丑闻,相携踏上争霸路。身体与灵魂的倒错、被置之死地的逆袭,这些桥段在《你的名字》《父女七日变》《互换青春》里早已演过。整体看,作为开心麻花的第三部作品,它比不上第一部《夏洛特烦恼》的惊喜亮眼,也比不上《驴得水》的震撼讽刺。

但开心麻花还是成功地用旧瓶装了新酒,显示出他们对笑点的打磨、对市场喜好的了解以及演员表演的分寸感,都超出竞争对手一大截。

影片中艾迪生用马小的身体大闹女浴室、沈腾跪倒在众人面前、对着群山吼:你过来啊……密集的笑点将视觉冲突、文字游戏、心理定势错位等等喜剧元素通通用上,并通过配乐、剪辑,不停地刺激着观众的笑神经;马丽仰着脑袋、粗声粗气说话的神情,艾伦夹着手肘出拳的模样,将男女性别差异演得细腻精准。当《好运来》在救护车上突然响起时,就如网友的评论:此时的笑是制裁性的,你无法不服从。

如果说,去年《驴得水》上映时被评价“不能算是一部电影”,因为它的叙事方式,离话剧近,离电影远。那么,在这部《羞羞的铁拳》里,开心麻花则竭力展现了他们驾驭大银幕的能力,影片中对于场景转换、镜头动作的使用都日渐成熟,许多画面还有向周星驰等喜剧前辈致敬的意味。

可以说,已经用《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证明过自己喜剧电影创作能力的开心麻花,再一次用《羞羞的铁拳》证明了自己在喜剧电影上的地位。

那么,开心麻花的喜剧电影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能屡屡抓住观众的胃口呢?这或许还要从开心麻花特有的商业模式说起。

开心麻花成功之道:话剧改编的天然优势

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电影业务拓展已成为开心麻花整体布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话剧+电影”不只是营销手段,更是开心麻花的重要商业模式。

其实,话剧改编电影的历史在我国由来已久,曹禺先生的代表作《雷雨》《日出》就曾被翻拍成十余部电影,最早的版本甚至可以追溯到1938年。

建国后,从老舍的《茶馆》《龙须沟》,到宗福先《于无声处》、苏叔阳《丹心谱》、沙叶新《陈毅市长》,再到前几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和《华丽上班族》,话剧改编电影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也算不上什么新现象、新问题。

因为电影和话剧这两种艺术形式存在天然的亲缘性,它们在很多方面的相似性让改编成为可能。两者都是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艺术,都具有叙事性和历时性,也都建立在第四堵墙的理论基础之上。两者的时长都在两个小时左右,所以改编的过程基本都是1:1的搬演。

商业电影一般都遵循开端、转折、危机、结局的四段式结构,话剧最经典的也是四幕戏,所以两者的节奏也非常相似,比较容易实现转化。从这些方面来说,话剧改编电影的难度要小于文学改编电影,甚至小于电视剧与网剧的电影化。

与此同时,电影和话剧都是表演的艺术,两者的表演体系也师出同门,所以话剧改编电影在表演层面也比较容易实现。不过,以前的话剧改编作品,大都是电影行业对其它领域IP的吸收和借鉴,形式和媒介并不是关键。但对于开心麻花来说,从话剧到电影的这个过程却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对开心麻花来说改编电影是其扩大受众、提高影响力的必要手段。相对于电影,话剧的影响力实在非常有限,比如开心麻花最成功的商业话剧《夏洛特烦恼》,在北京上演了三十多轮,还前往全国各地进行巡演,总共演出上千场,但辐射到的观众不过百万人。而其电影版上映后,进电影院的观众人次是千万级的,这还没不包括电影下线后通过网络和电视覆盖到的人群。

而且开心麻花自2003年成立以来,在话剧领域深耕十余年,也不过成为全国最卖座的话剧团体,但一部《夏洛特烦恼》的上映,让其顺利跻身新三板,成为新三板为数不多受到追捧的股票,后来《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的热映,都为其在A股上市做好了准备。

说到底,是“话剧+电影”的模式成就了今天的开心麻花。

熟悉开心麻花的人应该知道,在类型选择上,开心麻花只做喜剧,虽然形式上可能会有变化,比如爆笑喜剧、黑色喜剧等,但是不变的永远是喜剧。而在对改编电影话剧IP的选择上,开心麻花一直十分慎重,哪些话剧IP只适合演话剧不能改编成电影,这个的评估标准也十分苛刻。

在内容上,开心麻花“残酷”创作,活在“地气”中。由于话剧都是经过上百场的剧场演出,经过了和观众的多次交流,开心麻花对观众的需求了如指掌。每一个“包袱”都是经过团队近乎“残酷”的打磨,加入实时元素,能够引发观众共鸣。这就相当于剧本在搬上银幕前,历经多次试错迭代,确定内容能够引起观众的互动和喜欢。

而千百次地面对观众,编剧、导演可能根据现场反馈不断打磨作品,演员更是练就控制观众喜怒哀乐的“硬功夫”。在当今的中国影视圈,演员能把台词背熟已经很敬业了,艺德差的甚至很少亲临拍摄现场。麻花系的演员们却是经历数百次现场演出之后才面对摄影机,如今通过近5000场演出,开心麻花培养和锻炼出了一大批优秀演员,代表人物有大家熟知的沈腾、马丽、艾伦、黄才伦、陈昊明、韩云云等。

其实,此次《羞羞的铁拳》的大获全胜,正是开心麻花模式的一次成功诠释。眼下,开心麻花正在践行“两只腿走路”的路子,话剧、电影一起抓。而如果说开心麻花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一直走在喜剧之路上。

《羞羞的铁拳》能否助力开心麻花IPO成功?

很显然,从话剧到电影,开心麻花的喜剧之路走得很顺畅,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开心麻花背后的IPO之路却是一波三折。

在新三板挂牌后,开心麻花一直想转板A股,今年6月16日,该公司就提交了IPO申请,并于6月30日领取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但其在冲击IPO过程中却因签字律师离职,导致IPO中断。随后公布的半年报中则彻底让开心麻花的业绩呈现在人们面前。

根据2017年上半年开心麻花的年报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5.71%;净利润 2817.37万元,较上年同期出现18.31%的负增长。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公司当期新增艺人经纪业务收入所致;公司净利润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演出业务场租成本及人工成本和费用较上年同期上升所致。2017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39.76万元,主要是由于公司本期拍摄电影《羞羞的铁拳》,相关现金支出较多所致。

可以看到,从 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间,开心麻花按照一年一部电影的速度相继推出了《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而在这三部电影中,前两部作品也是2015年和2016年开心麻花的年报中影视制作方面的数据主要参考对象。

2015年,《夏洛特烦恼》的成功让开心麻花以三四千万的成本博得了14亿的票房,让公司获得了上亿收入,也促成了开心麻花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

因为这一部电影,2015年开心麻花的财报成绩十分抢眼,报告期内实现扣非后的净利润1.26亿元,同比增长243.12%,其中多屏整合业务营业收入1.99亿元,年报中也表示,年度净利润主要靠《夏洛特烦恼》票房较好所拉动。

但在2016年,这种好的势头没有得到延续。据开心麻花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7479.90万元,同比下降43.43%,财报中显示,项目重大变动的原因是2015 年电影《夏洛特烦恼》为公司贡献了较多的收入,而 2016 年电影《驴得水》所贡献收入相对较少,也致使开心麻花在2016年影视及其衍生业务收入方面较 2015 年同比下降了 85.61%。

由此可见,《羞羞的铁拳》的票房表现影响甚至决定着开心麻花整个2017年报的表现走向。而眼下《羞羞的铁拳》的成功不仅让开心麻花下半年的业绩有了保障,也给自己的IPO之旅铺了路。

IPO成功后开心麻花能否支撑起100亿的估值?

日前,开心麻花正因申请创业板上市停牌。按停牌前股价推算,市值超过50亿,若成功登上创业板,市值有可能会超过100亿。 

但理想总比现实来得残酷。

话剧相比电影的好处是,既有现金流又能磨练演员演技、逐渐打造出适合大众口味的剧本,再将这个IP拍摄成电影,名利双收,形成一个完美的生态链。

但这样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其一:开心麻花一年一部是慢工出细活,可《驴得水》1个多亿的惨淡票房也证实了这种“麻花模式”的成功率并不是100%。如果未来登陆A股后,开心麻花还是以一年一部电影的周期运作,那并不具备爆发式增长的潜力。而从最近几年的财报看,开心麻花业绩确实存在一定的波动性。

其二:开心麻花并没有第二代的台柱子,只靠沈腾、马丽、艾伦这几个老麻花演员不足以撑起开心麻花未来的市值,像同样以剧场演出为主的德云社和刘老根大舞台都在积极地培养新一代的年轻演员,而据公开信息显示,开心麻花对培养演员上并没有下很大力度。加上功勋演员没有持股,一旦这些名角儿离开后,开心麻花将面临严峻的人才流失风险。

其三:把舞台喜剧改成电影喜剧是开心麻花首创,但舞台剧和电影毕竟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剧场观众和电影观众的品味也是不尽相同,在剧场演出效果好放到电影里,并不一定能呈现出应有的效果,因此作品会常常遭受电影性不足,舞台感太强的非议。拿表演形式举例,一般舞台剧的表演都相对夸张一些,为了能让会场里的所有观众看得明白、听得清楚。这种表演形式放到电影里就显得有些过于浮夸,举手投足间会让人感觉有些不自然。

其四:情节拼凑,缺少内核。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开心麻花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国内的喜剧霸主,但目前,他们离这个位置依然有一步叫作“缺乏内核”的距离。《夏洛特烦恼》的价值观被吐槽老旧陈腐,《羞羞的铁拳》则选择了皆大欢喜的正义战胜邪恶的传统剧情,完成度很高,但在人物的塑造和情绪的挖掘上,依然显得用力猛而成果弱,换句话来说,除了表面的夸张搞笑,并没有触动内心的感动和走心。

虽然,“逗人乐”是创作者能耐的第一衡量指标,但能让观众笑多久才是喜剧质量的最终考量,十五分钟还是十五年?就是段子与优质喜剧电影的区别。

不得不说,开心麻花在文化娱乐上的探索和追求值得敬佩,但在电影产能受限、业绩不稳定、核心主创艺人流失风险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局面下,开心麻花依靠现有模式要想达到100亿的市值看上去似乎不大可能。

如何破局?唯有从“产品型”向“平台型”转变

丘吉尔说:“欲求新,则求变”。对于开心麻花来说,未来想要撑起百亿的市值,也唯有求变,才能变“不可能”为“可能”!

在文创资讯看来,开心麻花要想突破100亿的市值,就不能再做一家仅靠自身制作内容式发展的“产品型”独角兽公司,而应该向“平台型”公司的发展模式转变。因为独角兽公司的市值大多会受困在10亿美金,也就是60亿人民币的水平,而“平台型”公司的估值则会在100亿美金,也就是600亿人民币以上。

只有不再单靠电影带来的票房收入,同时开启多样化的“笑”事业,打造“平台型” “喜剧”公司,并形成喜剧市场上的“垄断”局面,开心麻花才有希望实现“降维打击”,将光线、华谊等一线影视公司甩在身后。

而在迈向更高发展目标之前,开心麻花需要先巩固好原有的阵地,解决好公司目前存在的“老”问题。

首先,在产能受限的问题上,开心麻花可通过投资并购相关喜剧电影生产公司的方式,来扩展自己的电影产量;另外,还可以对外合作,通过参与出品等方式,获得更多电影的产出机会。

其次,在业绩不稳定的问题上,开心麻花可以在通过投资并购、合作出品等方式的基础上,一方面严格把控影片的题材选择,另一方面尽量探索多种类型喜剧影片,最大限度满足观影人的市场需求。

最后,在核心艺人流失问题上,开心麻花可以通过股权激励、股权分红等方式,将公司的业绩和艺人的收入在资本的层面结为一体。这样既利于公司品牌的稳定,也对艺人是一种激励作用,公司与艺人共同分享公司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为业绩的长远发展考虑,公司也要注意培养新人,实现艺人的新老更替,同时也要善于与外部公司的艺人合作,让外部资源为公司所用。

只有解决了这些“老”问题,保住现有江山,才能为将来扩张喜剧事业的版图打好基础。

自2003创立,开心麻花依靠独特的喜剧路线,在中国形成了独特的喜剧品牌。其内容产品形态包括舞台剧、网络剧、栏目剧、电影等,特别是随着电影《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的口碑的成功,“开心麻花”这一内容品牌形象更是为更为广大的观众所熟知。可以说,开心麻花现在已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影视内容“产品型”公司。作为一个“产品型”公司,开心麻花目前的估值为50亿人民币。

互联网界有个说法,产品型公司价值10亿美金,平台型公司价值100亿美金,生态型公司价值1000亿美金。

作为一个市场目前认可度比较的高的“产品型”公司,开心麻花目前已经在IPO的路上。根据目前《羞羞的铁拳》的票房收入以及开心麻花背后的股东背景,开心麻花通过IPO,登陆创业板将是大概率事件。

然而,IPO后的开心麻花将如何利用好资本市场上的资本,如何借力从“产品型”公司升级为“平台型”公司,从而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将是摆在开心麻花管理者面前的问题。

就影视行业来说,一家“产品型”公司要想升级为“平台型”公司,需要满足硬指标。这个指标就是“垄断”。量化来说,就是要么占有整个电影市场30%的份额“相对垄断”,要么在一个重要的细分市场占到50%以上的“绝对垄断”。

而就目前的开心麻花情况来看,IPO后的开心麻花,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朝着垄断中国50%的喜剧市场的份额努力。其实,从最近的《羞羞的铁拳》豪华的出品方和发行方来看,其囊括了电影发行放映及票务领域的相当一部分优质资源。

未来,开心麻花如能够一方面更多集合此类发行、票务等资源,一方面打造喜剧平台,从而让中国南北各派的喜剧人才、喜剧形式实现喜剧“万花筒”般的平台展现,开心麻花不但能告别目前电影“产能极限”的困扰,还可以开展艺人经纪业务、打造出符合不同地域风格的舞台剧以及像《欢乐喜剧人》那样的综艺喜剧节目。

试想一下,当中国人的“笑”事离不开开心麻花时,开心麻花实现600亿的市值还会远吗?更别说是区区的100亿了!

【钛媒体作者:文创资讯,文/黄梅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