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退场,六年收视新低,《新歌声》与灿星的“中年危机”

摘要: 2013至2015年,在《中国好声音》最火爆的时候,灿星没有实现“证券化”,如今随着《中国新歌声》收视率的不断走低,其他综艺节目接连受创之下,未来收入将不容乐观,灿星“证券化”之路可能会更难。

10月11日下午,那英工作室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第二季《中国新歌声》(下称《新歌声》)结束后,那英不再参与后续《新歌声》的录制,不再继续担任导师。

那英担任这档音乐选秀节目导师整整六年,期间不时传出已有去意。她的退场,再次为这档老牌音乐选秀节目增添了些许落寞。也是直到此时,很多人才意识到,原来第二季《新歌声》已经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10月8日午间,鹿晗拿着VIVO手机微博认爱关晓彤,一石激起千层浪,近百万转发、200多万评论以及500多万个赞,不仅使微博一度陷入瘫痪,还生生将自家兄弟OPPO斥资5亿独家冠名的《新歌声》第二季总决赛淹没在舆论的洪流中。

但这真不能怪鹿晗,毕竟“总决赛已经结束了?”是不少人想起这档节目时的普遍反应。与创造出充斥整个夏天的“freestyle”和“diss”等热词的《中国有嘻哈》相比,《新歌声》更像是个迟暮美人,在大众的审美疲劳之下已经激不起多少波澜。

据CSM52城收视率数据显示,《新歌声》总决赛当晚的收视率为2.201%,同比去年第一季下滑44%,与巅峰时刻即第四季总决赛的6.843%相比,可以说是断崖式下滑,全季2.213%的平均收视率更是创该系列历史新低。

从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6000万冠名费开始,这档现象级综艺节目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2016年因版权问题改名《新歌声》之后收视出现明显下滑,但独家冠名费依然不降反升,从2015年的3亿一路上升到今年的5个亿。

“收入与收视率其实是弱相关,与该项目在当前市场上的排名强相关,而且广告主们要尽可能避免冒太大的风险。”一位视频网站综艺节目的负责人向数娱梦工厂解释了这一现象。

乐正传媒副总裁、影视产业研究专家彭侃也向数娱梦工厂表示,“虽然收视率下降,但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新歌声》总体的收视率在电视综艺里还是数一数二的,广告商们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但今年《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网综节目相继火爆之后,《新歌声》是否还能持续获得金主的青睐,成为一个不小的问题。背后的灿星制作,也正因续作收视率的持续走低而备受争论。

过去几年,灿星因制作了《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中国好歌曲》、《出彩中国人》等综艺节目而家喻户晓,逐渐攀升为中国综艺市场中当仁不让的民营“一哥”。但2017年的灿星可谓流年不利,原本定于1月播出的原创节目《中国好歌曲》新一季搁浅,至今未有定论;发展势头良好的《金星秀》因不知名原因遭遇停播;如今《新歌声》收视连续两年持续走低,也为这家一直筹备资本化运作的公司增添了不小的阴霾。 

自2014年灿星开始谋求上市以来,资产几经腾挪,却始终没有确定的消息传来。如今,随着《中国新歌声》收视率急剧下滑,按照之前与浙江卫视的对赌协议,灿星未来的总收入将不容乐观,其“证券化”之路只会更加艰难。

星空华文传媒CEO、灿星总裁田明曾自嘲,灿星是在阴沟里仰望星空。而如今来看,盘旋在灿星头顶不是星空,而是一片乌云。

“好声音”头部地位堪忧,但电视综艺的日子都不好过

这届《中国新歌声》的总决赛有多惨淡?一位了解总决赛门票售卖情况的朋友向数娱梦工厂表示,1680元的门票曾经一度卖到几百块钱都无人问津。而坐在北京鸟巢现场的网友们传递出的零星信息,更是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今年7月《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开播的时候,很多网友便在网上讨论这档王牌栏目的“中年危机”。

据CSM52数据显示,《新歌声》第一季的收视率始终未破4%,后几期节目经常跌到3%以下;而第二季的收视率始终没能破3%,自今年9月以来便一路跌在2%以下,直至10月8日的总决赛,收视率才重新破2%。目前《新歌声》的收视率虽然仍在同时段的卫视综艺中领先,但对比《好声音》前四季平均3.82%、 4.58 %、4.19 %和4.85%的收视率水准,改名后的《新歌声》收视率可谓呈现了断崖式下滑。

从图表可以看出,第四季的《好声音》首播已经出现下滑趋势,改名之后的《新歌声》,更是不论首播还是总决赛都大不如前。

另一组数据则显示,截至收官,第二季《新歌声》总决赛期间点击量为1亿,与《中国有嘻哈》2亿左右的平均点击量相比,这样的成绩实在说不上好看。

事实上,专业的音乐人对于这样一档音乐选秀类节目的表现往往更敏锐。早在去年7月份《新歌声》第一季播出前,知名乐评人耳帝便考虑是否还要继续点评这档节目。

而今年第二季开播前,市场上已经有消息称,往年的零转学员,这季参加盲选都能得到四冲(四位导师同时争抢学员)。耳帝也在刚刚播出一期之后感慨“开播之前就预料到这一季学员质量肯定不会好,已经是办到第六年了,中国会唱歌的人才哪经得起这样挖。”

学员质量的下降成为《新歌声》走向衰落的原因之一。与去年冠军蒋敦豪近30万粉丝相比,今年的冠军扎西平措仅有2万粉丝。这个曾经走出吴莫愁、张碧晨、姚贝娜等实力唱将的舞台,今年并没有诞生具有影响力的学员。事实上,第四季冠军张磊和第五季冠军蒋敦豪,都在参加完节目之后消失在观众的视野。

《新歌声》第二季冠军微博只有2万多粉丝

或许正是学员质量的下降使得节目组不得不将节目重点向导师倾斜。今年的导师开场秀从去年的19分钟延长到了30多分钟,4位导师一共演唱了9首歌,而去年只有5首。

另外,作为“综N代”的典型代表,《中国新歌声》虽然在节目形式上有所创新,但仍然是换汤不换药,观众难免审美疲劳,收视率下滑也是意料之中。

不过“综N代”的魔咒在《新歌声》身上体现的似乎更为急迫。

据CSM52数据显示,《新歌声》9月29日的收视率跌破了1.5%,随时有可能被第二名反超;国庆期间推出的中秋特辑、国庆特辑、假日特辑的平均收视率为0.73%,榜首地位不保,微博讨论寥寥无几。

对比同样是现象级综艺的《奔跑吧兄弟》,虽然从第四季开始收视下滑,但是直到第五季仍能保持在3上下的收视,同时间段无可与之匹敌。灿星“好声音”的头部综艺地位变得岌岌可危。

《新歌声》VS《有嘻哈》,爱奇艺资源倾斜为哪般?

观众变了,观众的审美变了,国内音乐市场也变了。如果单纯从《新歌声》节目本身来讲它走向没落的原因,未免有点冤枉了这档曾经创造过收视破6辉煌记录的现象级节目。

“电视综艺总体的收视率都在下降,不光是《新歌声》,《跑男》也在下降。今年已经没有平均收视率在3个点以上的节目了。像往年4个点都有,但今年也就2个多点。”彭侃向数娱梦工厂表示,收视下滑是目前电视综艺面临的普遍现象。

几乎一年之间,网络综艺借助自身对年轻群体审美情趣的精准把脉以及对新领域下新鲜血液的挖掘,强势崛起。对杨坤的“32场演唱会”、汪峰的“你的梦想是什么”、阿妹的“欢迎加入Family”以及哈林的摇滚手势已经印象模糊的年轻人们,并没有在《新歌声》的老套玩法里焕发生机,而是被“freestyle”和“diss”戳中了嗨点。

一位知情人士向数娱梦工厂透露,“爱奇艺本来是买了《新歌声》的独播版权,但是其实它没有用很多力量去推广,因为它把主要的力量都用来推《中国有嘻哈》了,所以造成灿星那边都是有怨言的。”

爱奇艺的资源倾斜自然是有道理的。《中国有嘻哈》在今年夏季的火爆程度有目共睹,向来营销低调的小米破天荒以3000多万拿下其总决赛的60秒中插硬广,农夫山泉1.2亿的独家冠名、肯德基、支付宝等金主的入驻,都已彰显了这档节目的市场价值和商业潜力。

要知道,六年来“好声音”系列节目总决赛冠军产生前60秒硬广的最高纪录便是3000万,是在2015年第四季《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时由优信二手车拿下。如今《中国有嘻哈》在第一季便有这样的斩获,可以说是相当freestyle了。

从爱奇艺指数也可以看出,《中国有嘻哈》俘获了更多活跃的年轻人,18-24岁占43%,而《中国新歌声》年龄占比最高的则是25-30岁人群,占38%。

一篇疑似《新歌声》宣传团队撰笔的文章中提到,“为什么今年的《中国新歌声》沉静得像一潭死水,我们做了很多反思,作为《中国新歌声》的宣传团队,没有把纯粹做音乐的节目带给观众,给大家更多的选择,这是我们的失职。”、“如果说娱乐才是综艺节目的首要作用,《中国新歌声》显然失职了。”

这样的自嘲之下,反映的是对受众审美和音乐市场变化的高度忽视。当视频平台卯足了劲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做起年轻人更喜爱的网络综艺,分流也就成了必然之事。

《新歌声》低迷《金星秀》停播 ,“灿星式”综艺接连重创

如果说《新歌声》收视率的持续走低是灿星可以预见到的“综N代”的必然宿命,那么《金星秀》的突然停播则是让灿星在2017年“死”得很冤。

自2015年1月以来,《金星秀》播出不到半年的时间收视率便稳定在1以上。然而2017年8月30日晚,金星突然宣布《金星秀》停播,引起众多猜测,金星回复为“小人嫉妒”、“领导自保”。在言论愈加收紧的当下,灿星在原创脱口秀领域的探索自然将受到很大影响,对其打击可以想象。

而灿星另一档原创节目《中国好歌曲》则在2017年面临着无平台播放的境地。2014年1月《中国好歌曲》在央视一经播出,前五周均居同时段收视排行第一,并向中国乐坛输送了像霍尊、莫西子诗、苏运莹、戴荃等一批优秀的原创歌手,以及《卷珠帘》、《野子》、《悟空》等一批精品原创歌曲。

但由于节目过于注重“造歌”而不是“造星”,缺少一定的娱乐氛围和话题,到第二季的时候收视便开始严重下滑,到第三季收视已经相当惨淡。去年导师刘欢则在朋友圈发布了第四季播出搁浅的消息,原因是“央3不要了”。2017年8月,媒体传出灿星宣传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发布《好歌曲》第四季的招募消息,但具体何时播出,至今没有官方消息。

套用国外已成功节目的成熟模式,是中国综艺市场近几年“繁荣”的基础,也是灿星制作“发家”的根本。回顾灿星这几年来逐步登顶综艺市场民营一哥的过程,其节目制造的模式大致可以概括为从国外引进节目版权后加以复制和延伸。

从2010年《中国达人秀》开始,7年时间,8个上星频道,灿星共推出了17档综艺节目,灿星把“平民选秀的本质+明星嘉宾+个性选手”的模式不断复制和延伸,就制造出了形式不同、但实质相似的“灿星式”综艺节目群,包括《出彩中国人》、《中国好舞蹈》、《舞出我人生》、《完美星开幕》等。

在2012至2015年期间,灿星依靠《中国好声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收视奇迹,“灿星式”节目群也在蓬勃的综艺市场中一路高歌猛进。

然而,当市场趋于理性,尤其是随着网络综艺的多元化发展,观众的选择变得更多、审美变得更高时,“灿星式”综艺则因缺乏足够的原创“新意”开始显现出疲软之势。

迄今为止,“灿星式”综艺在收视率和影响力上称得上王牌的只有“好声音”系列这一部作品。以《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目前的收视率和话题度表现来说,其王牌地位岌岌可危。此外,《中国好歌曲》作为灿星重点打造的原创音乐节目,因缺乏娱乐性和话题度,新鲜感一过,收视率就变得让人十分尴尬;《蒙面歌王》在“限韩令”之后更名为《蒙面唱将猜猜猜》,连播3季后,最新一期的收视率跌到了0.719%。

与之相对的是网络综艺发展的持续向好,不仅有《快男》、《变形计》、《爸爸去哪儿》等王牌卫视综艺转战网络,成为网综中的中流砥柱,更有《吐槽大会》、《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原创网综成为网络流量中的当红“炸子鸡”。“灿星式”综艺群已经受到极大冲击。

估值难题 灿星“证券化”之路渐远 

作为综艺制作领域当仁不让的民营霸主,灿星的证券化路径一直备受关注。去年4月份上市公司浙富控股(002266)的一纸公告,不仅透露了灿星50亿的最新估值,其装入梦响强音之后独立上市的消息更是不胫而走。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灿星上市的消息就已经众说纷纭。2014年,浙富控股以8.4亿元的价格买下灿星关联公司梦响强音40%的股份,灿星母公司星空华文管理层因此套现6.3亿元,华人文化套现2.1亿元。这笔钱帮助了田明、金磊、徐向东通过MBO(管理层收购)收购了新闻集团所持有的星空华文传媒剩余的47%的股份。同年传出梦响强音的“曲线上市”、灿星将跟随母公司星空华文一起赴港上市的消息。 

然而2015年9月和11月,浙富控股分两次出售了梦响强音40%的股权。2016年4月1号,浙富控股再发布公告,拟以3亿收购灿星6.07%的股权,灿星估值达50亿元。将梦响强音装入其中,并接受A股上市公司的投资,灿星将“独立上市”的消息不胫而走。

彼时更有媒体直言,50亿估值对于灿星来说显然偏低。

但事实是,从2016年3月末至今,灿星再没有过“证券化”动静。目前,国内还没有一家单独上市的节目制作公司,已经上市的光线传媒也在2015年撤销了电视事业部,节目制作公司证券化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未来现金流的不稳定性。

灿星作为一家综艺节目制作公司,收入主要依靠综艺节目的广告分成,一档节目的广告分成又基本取决于收视率高低,然而想要持续保持节目的高收视率,则必然需要制作公司拥有较高的创新能力。

从2012年开始,灿星共制作了16档上星节目,但是受到资本青睐,实现超高回报率的只有《中国好声音》一档。据浙富控股2016年出具的关于增资灿星的公告表明,灿星2015的总收入为22亿元,净利高达7.2亿。根据第一财经公开报道,《中国好声音》第四季的广告收入达到了15亿元,按灿星与浙江卫视的对赌协议,业内传闻灿星的广告分成在70%左右,如此看来,灿星的总收入是由“好声音”撑起了半壁江山。

而《新歌声》第二季2.213%的平均收视率,已经接近灿星与浙江卫视对赌协议2%的临界点。根据“综N代”跌跌不休的魔咒,假如还有《新歌声》第三季,其平均收视率则极有可能跌到2%以下,届时按照此前的“对赌协议”,灿星不仅不能参与广告分成,还将赔偿浙江卫视的损失。

2013至2015年,在《中国好声音》最火爆的时候,灿星没有实现“证券化”,如今随着《中国新歌声》收视率的不断走低,其他综艺节目接连受创之下,未来收入将不容乐观,灿星“证券化”之路可能会更难。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数娱梦工厂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数娱梦工厂
数娱梦工厂

上海地区知名泛娱乐产业自媒体平台,起家于微信公众号,聚焦影视、游戏、动漫、二次元、VR虚拟现实、视频、音乐产业的深度资讯,帮助用户掌握娱乐业的风云变幻。创始人微信:13816214176

评论(10

  • 梅声文 梅声文 2017-10-13 11:48 via weibo

    如果那英离开中国新歌声,那么节目不用办了。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7-10-13 08:58 via android

    从来不看,因为没培养出什么好东西!

    0
    0
    回复
  • 李子阳 李子阳 2017-10-13 06:52 via weibo

    审美疲劳,都是修音大作。

    0
    0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10-12 15:45 via iphone

    毕竟新鲜劲儿过了 综艺选择更多更丰富

    0
    0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10-12 15:44 via iphone

    还不低就不科学了

    0
    0
    回复
  • JIALI-在路上 JIALI-在路上 2017-10-12 14:25 via weibo

    中国新歌声,表示一集都没看。撞上中国有嘻哈直接被碾压了

    0
    0
    回复
  • 亞飛Jeffrey 亞飛Jeffrey 2017-10-12 13:42 via weibo

    2017年已经结束了吗?[允悲][允悲][允悲]who care笑cry笑cry只记得中国有嘻哈

    0
    0
    回复
  • 菜菜爱吃鱼101 菜菜爱吃鱼101 2017-10-12 13:42 via weibo

    使市场环境不好吗?不完全是吧!国内娱乐产业资本化,但重中之重的还是内核,也就是内容。内容质量不行,盲目跟风,缺少创造力,还有就是审美疲劳,这才是根本原因吧?话题性再高 总会过去的 炒作起来的海市蜃楼 终将幻做泡影……

    0
    0
    回复
  • kwok-南兄 kwok-南兄 2017-10-12 13:41 via weibo

    真的很久没看过中国好声音.深深记得2012年夏天被吸引的情景...

    0
    0
    回复
  • 真鸡糟 真鸡糟 2017-10-12 13:32 via weibo

    那英退不退场和收视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是好声音的品牌在持续下滑,一成不变,没有突破,还顶着没有版权的帽子,不下滑才怪呢。这根本就不是请哪个明星的问题,而是节目本身的局限。看看有嘻哈的节目策划和宣传力度吧,人还只是一个网络自制节目,把好声音打得跟个筛子一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