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高精地图,投资自动驾驶项目,上汽首次披露智能驾驶布局版图

摘要: 为什么上汽在高精度电子地图领域的投入动作格外多?这与上汽作为一家传统车企,对待自动驾驶技术的态度有关。在追求创新技术和遵从传统工业产品逻辑之间的权衡,贯穿了上汽对智能驾驶产业的部署。

福特、通用、大众等欧美车企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节奏一直是买买买,福特已经斥资1.5亿元和7500美元分别投资Pivotal软件公司和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通用也有10亿美元收购Cruise的手笔。相比之下,国内车企都普遍低调,大多见于战略合作,资本绑定较少。

不过,近期在一次上汽技术高层的媒体沟通会上,钛媒体得以了解,上汽集团近几年在自动驾驶领域已经接连出手,对高精度地图、人工智能算法、系统解决方案等进行了不少资本投入,这在国内十分罕见。

据上汽集团总工程师程惊雷介绍,上汽集团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部署主要有中外两个部门在主导,国内是上汽的前瞻技术研发部门,今年4月份,该部门正式对外展示了上汽的level 4级自动驾驶技术,另一个部门是上汽两年前在硅谷成立的风险投资和创新部门,目前已经投资了自动驾驶方案公司Auto X和众包地图项目Cicvil maps,前者由前普林斯顿大学人工智能关键人物肖建雄博士创立。

上汽最近一次重磅出手,是9月28日,收购武汉的高精度地图公司光庭信息科技,这是一家汽车电子领域的老牌地图供应商,2013年开始投入高精地图的测绘。

除了收购,上汽也在与国内的一家众包高精地图项目Momenta、硅谷的高精地图DeepMap合作,而在芯片和摄像头传感器方面,与英特尔和Mobileye也有技术开发合作。

或许你已经产生疑问,为什么上汽在高精度电子地图领域的投入动作格外多?这与上汽作为一家传统车企,对待自动驾驶技术的态度有关。

“上汽更看重循序渐进的策略,更注重系统化解决方案,把安全可靠的技术解决方案,和更多的新技术结合起来。”程惊雷表示。高精度电子地图正是感知环节中,摄像头、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等硬件传感器之外的一个重要冗余设计。

从整体来看,类似的在追求创新技术和遵从传统工业产品逻辑之间的权衡,贯穿了上汽对智能驾驶产业的部署。

为什么是武汉光庭?

上汽集团前瞻技术研究部总经理张程介绍,本次上汽与光庭信息的合作为:入股光庭信息,增资控股中海庭。

2106年9月,地图测绘公司中海达宣布,公司拟出资3600万元与光庭信息合资运营高精度导航地图公司,专注于开展高精度导航地图的采集、加工等业务,这家合资公司就叫中海庭。

中海庭的成立集成了光庭信息本身在地图数据处理技术上的长处和中海达数据测绘方面的长处,这也是其成为上汽集团本次投资重点的原因所在。

“中海庭架构本身的宗旨和目的非常专注,所以上汽采取对中海庭以增资的方式进行合作。就这个平台而言,中海庭将来在技术发展和商业拓展当中作为主力体系。”张程表示。

当然,很多人关心,以阿里和上汽的关系,高德或许是个很合适的合作对象,后者同样具备测绘资质,并且在高精度地图领域布局多年,此外,四维图新、百度都是高精度地图的明星企业,也都已经接入博世的道路特征平台计划。

首先,放进资本绑定的角度,上汽选择武汉光庭并不难理解,高德、百度、四维图新的市场估值和策略方向,明显都更难以掌控;

其次,上汽需要一个能够深度理解汽车电子开发环境,快速应用于汽车终端的地图产品,而光庭信息恰恰拥有多年汽车电子嵌入式开发和汽车导航生产经验。

“光庭在编译格式上,在整个智能驾驶高精地图技术定义上做了拓展,这跟上汽对智能驾驶所需要的先知先验性知识,不谋而合。”张程指出。而收购光庭以后,双方会按照上汽前瞻技术部对高精度电子地图辅佐4级以上智能驾驶的要求,进行后续项目开发和能力建设。

而且,关于高精度地图后续的应用,上汽集团也提出了很多想法,例如推出像Mobileye与Here合作的REM众包地图理念,不过,上汽前瞻技术研究部智能驾驶分部总监刘奋告诉钛媒体,上汽高精地图众包数据的来源更多来自自动驾驶测试车辆。

据了解,上汽已经拿到加州DMV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目前在国内的安亭汽车城和美国同时展开路测。

保守与激进

对一家高精度地图公司进行收购,在国内车企的前瞻技术布局中,显然是一个“激进“之举。实际上,上汽在这方面的举措已经有很多,包括2014年初与阿里缔约,成立互联网产业基金,如今,上汽旗下的荣威和名爵系列已经成为汽车网联化落地的橱窗。

与此同时,在自动驾驶领域,上汽也坚持了“长枪短炮“的部署策略:

既研发单车智能,又探索基于5G环境下物联网(即车车通讯、车跟网络的通讯、车跟人的通讯、人跟交通信号的通讯)的整体交通系统构建。

在外部的车联网方面,上汽正在和华为、中移动合作5G技术的开发,力图在美国的DSRC之外,打造中国的车联网通讯协议。

“5G技术用在车上和手机上是不一样的,它的规范和定义需要共同合作,作为汽车公司,在技术理解和商业化拓展方面,要深度参与。“张程表示。

在单车智能方面,机会看起来要比车联网复杂得多,激光雷达、高精地图、AI算法等等几乎到处都是要塞环节。程惊雷承认,投资过程依然是一个押注状态,“如果说所有东西等大家都看明白,这就跟你没关系了。“

但即便自动驾驶赛道纷纭复杂,上汽也有自己的投资原则。

例如,上汽投资Auto X,正是看中其在硅谷众多自动驾驶项目中,坚持采用摄像头方案,走了一条低成本、容易落地的路线。

而上汽大力押注地图行业的目的,也正在于其对技术稳定性和普及性的追求。

“只有在强人工智能,甚至超人工智能的时候,才可以高精度地图。“张程表示,在目前传感器和算法都尚未足够成熟的阶段,高精度地图作为感知环节的冗余设计不可或缺,“举个简单的例子,上海星期一下大雨,还是晚上,马路上积了10公分的水,如果没有高精度地图,摄像头看见的就是汪洋大海,没有车道线,什么都没有了,车辆开不走,这种智能驾驶就是灾难性的,而高精度地图会是一个‘遥感传感器’,能够告诉车辆这里的车道信息。“

智能驾驶是一场多维度的角逐,上汽已经有了明确的推进路径, 并且在高精度地图、系统方案等领域进行了投入,不与从整个行业的发展需求来看,在AI算法、人才引进、新兴传感器的研发等方面,其依然有不少工作等待推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邮箱qinli@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