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收费,权责杠杆撕扯下的无奈之举?

摘要: 对于背负盈利市场指标的电信运营商而言,如果任由对传统电信服务具有高度替代性的OTT应用蔓延,使得运营商网络建设维护的积极性下降,最终为之埋单者还是消费者。

微信收费:权利与责任的再分配

( 赵妍/文)继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第二届“岭南论坛”上表示,对运营商向微信收费监管部门正在协调后,记者了解到,相关政策支撑部门的课题研究已经在进行中,参与此课题研究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完成了对三大运营商和腾讯的调研。

来自监管层的信息让“运营商即将对OTT企业收费”变得明确,然而,运营商与腾讯之间的博弈没有结束。“怎么收费,收多少,这些具体的细节还要运营商和腾讯去谈判。”上述课题研究人员告诉记者。

在舆论看来,这场谈判代表了以科技创新占领市场的新兴企业和以资源垄断为主要优势的传统电信企业的对决,其结果走向将具有里程碑意义。

 

令运营商头疼的搭便车行为

OTT企业占用电信运营商资源导致的增量不增收一直困扰运营商。在固网时代,OTT问题就爆发过很多次,最典型的就是P2P下载的问题,其占用带宽资源的能力让全球的运营商都为之头疼,不少运营商也作出过限制P2P的决定。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以微信为代表的OTT业务占用资源的同时又替代了运营商的传统业务。长期累积的矛盾集中爆发,而随着监管机构释放的信号,双方到了必须谈判的地步。

支持运营商收费的直接原因就是信令风暴。“微信类的小数据移动互联网业务会导致信令风暴。”山东电信某地市运营商人士告诉记者。业内人士表示,小数据常连接业务带来的最大问题是手机频繁发送连接请求,由此产生的大量信令占用了无线资源。

某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收费问题上很多人都往流量上考虑,认为微信类的业务给运营商带来了流量,但运营商还在考虑收费。”与维护网络的成本投入相比,微信类的业务给运营商带来的收益微乎其微。以微信为例,1KB=512个汉字=8条普通短信,按现行流量资费,相当于使用微信发800条短信只需流量费0.03元;发语音对讲1秒=0.6KB,1分钟=36KB,10分钟=360KB=流量费0.1元。

而因为OTT应用而导致的运营商断网事件也屡见不鲜。美国AT&T、Verizon和日本的NTT DoCoMo都曾出现过因APP应用扩大而导致的大面积断网事故。

对此,业内专家表示,花巨资投入的“高速公路”拥塞情况给运营商带来的是服务质量下降、品牌口碑遭到损害,而收入却因为OTT的分流呈现锐减的趋势。

对于背负盈利市场指标的电信运营商而言,如果任由对传统电信服务具有高度替代性的OTT应用蔓延,使得运营商网络建设维护的积极性下降,最终为之埋单者还是消费者。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最后这个网都没有人管理维护了,最终还是广大用户的利益受损。”

多位运营商高层也明确表达了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观点。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表示,所有的即时通信业务都是建立在基础网络之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联通董事长常小兵表示,一个企业要可持续发展、一个行业要可持续发展,违背经济规律做事都是难以长远的。

独立分析人士陈志刚表示,微信类的OTT应用之所以可以方便的搭便车,是因为这类企业并不需要承担像电信运营商那样,按照国家管制要求,对自己提供的服务提供长期承诺的成本。

从全球的趋势来看,按照传统电信服务管制要求对OTT进行管制正在成为趋势。比如美国对VoIP业务提出执法侦听、911紧急呼叫等要求。

 

实际操作中的道德审判

运营商收费的理由足够清晰,监管层的政策信号已经明确释放,然而在收费结果取决于双方谈判的情况下,或会遭遇执行难。

工信部相关人员表示,运营商投资维护网络,收取流量以外的费用合情合理的,但是绝不能以垄断地位抑制产业链正常合作和业务创新。工信部还表示,监管部门会站在用户角度协调此事。

对此,中金公司电信分析师陈昊飞表示,即使运营商明确提出要对资源使用量收费,工信部也会起到协调、保障公平、避免垄断的作用。一旦确定收费,对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应该公平公正的统一收费。

而在垄断国企与草根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对决时舆论总会有一份理性之外的道德审判:“某年,一草根程序员编写出一个超牛的应用,不久之后全国数亿用户使用。年底,该程序员收到三张账单,要求其支付数十亿的信令费!”、“单是流量费、服务器租赁费,运营商已经赚的盆满钵满。”“微信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运营商就急于收费”。用户通过微博表达了对草根互联网企业的支持。

此外,还有用户对于企业可能转嫁成本的担忧。某用户表示,目前的业务,不管是用户还是企业,都向运营商交过钱的。如果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再分配,那么成本最终还会转嫁到用户身上。

用户的非理性思考或许不能影响政策决策,但用户却有选择运营商的自由。在目前电信市场三家运营商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如果三家不能联合行动达成一致,率先行动的运营商一旦遭受用户的集体抵制而转投其他运营商,失去用户的损失将是运营商无法承受的。

在激进派的专家看来,运营商更应该回归公益性国企的定位,“中移动税后20%的利润,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见的。国有企业就应该是公益性质的就像公交公司一样,如果亏损政府补贴。”向来以“敢言”著称的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利益再分配

无论是舆论的支持同情,还是运营商回归公益性国企的定位,在现有的规则下都有些不现实。

陈志刚表示,如果理想状态的网络中立原则能够大行天下,或许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企业会多些和谐。但事实则是,电信运营商同时也背负着盈利的市场绩效考核,市场的公平既需要考虑参与各方的效率,也需要考虑义务和责任的合理分担。

中国社会科学院规则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建议协商业务结算,利用大数据对业务使用量进行精准收费。山东电信某地市工作人员表示,长期以来,运营商对OTT企业收费主要集中在两块,一是收取带宽费用,二是IP地址广播费用,未来会根据主机数收费。

创新引发的企业间利益再分配,关键在找到平衡点。而这种平衡需要双方的谈判。

谈判的一方是心思各异的三家电信运营商,另一方是向运营商示弱、向用户承诺不会对微信收费的腾讯。

在对待OTT的问题上,中移动“管控”的愿望最强烈,中移动认为,三家成立合资公司不可行,协调成本过高,应该在LTE网络中实施对OTT的管控。中电信和联通则倾向与合作。中电信倾向于与其战略合作,联合开发运营;中联通认为目前与其他运营商的竞争大于合作关系,与微信合作可以吸引用户。

对运营商而言,找到与腾讯类的OTT企业合适的合作模式远比封杀重要。许多运营商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表示,运营商要“掐死”微信也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因为它代表了用户需求的趋势。归根结底是一个运营和管理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 通信产业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

钛媒体内容合作伙伴

评论(2

  • 尚君妖魅 尚君妖魅 2013-04-08 15:32 via weibo

    移动工信部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1
    0
    回复
  • abc abc 2013-04-08 16:55 via pc

    可悲的是微信,可耻的是当权者,可怜的是用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