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科学家:石油冒险家指北

摘要: 大起大落的石油行业,是真正冒险家的乐园。窦剑文已经在里面折腾了20多年,也完成了从一个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蜕变。


压缩后

钛媒体注:在当今新一轮新技术层出不穷的时代,科技正在成为未来企业最重要的竞争力之一。

不同于基于改变商业逻辑的模式创新,也不同于那些埋头于象牙塔里不考虑任何限制条件的学术研究。科技创业者更专注于科学研究和市场需求相匹配的创新,他们要同时兼顾科技与市场,横跨商业与科学两个领域,用新技术、新产品去开发新的市场。我们把这样一批人称作“商业科学家”。这就是钛媒体重磅策划和推出的“商业科学家”系列报道。

窦剑文

窦剑文

2006年,创办海默已经有十多年的窦剑文找到了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学长周全。

后者就读化学物理系(3系),前者学习的则是近代物理专业(4系)。科大的毕业生习惯于以入学年份和专业来对彼此对号入座,周全是773,而窦剑文是854。

在会议室里,854对着773讲了40分钟的 PPT。沉默半晌后,当时中国互联网和风投圈最名声鼎赫的 IDG 的合伙人周全最关心的不是师弟的商业计划,而是他去了多少国家,窦剑文老老实实回答说有三四十个,凡是有石油的地方都去过了。

周全夸奖师弟把一件困难冷门的事情做成了,然后又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好话,最后明知故问地问能怎么帮到学弟。窦剑文告诉他,希望再融笔钱之后把公司上市。周全最终还是拒绝了后辈的要求。

窦剑文告诉我,他当时的挫败感极强。

数年后,海默上市了。

科大的毕业生们聚在一起,知晓这段往事的同学还会以此来调侃周全看走了眼,周全淡定地告诉他们,我没看对的事情多了,我不可能每件事情都看对。

在缤纷喧嚣的互联网时代,海默这样一家油气服务公司是否已经成为落伍过时的选项了呢?它的出路和新机又在哪里呢?

窦剑文花了20多年的时间去解决这样的问题。

灼热的冬天

2015年12月的全球平均温度是自1880年有记录以来最高的。事实上,这一年不仅是历史上温度最高的历法年,一整年12个月的温度也全都都打破了记录。

与居高不下的温度形成鲜明的对比,2015年的全球能源消费情况颇为冷清。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版指出,2015年的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长只有1%,远低于十年平均值1.9%。除欧洲和欧亚地区外,其他地区消费增速均低于其十年平均值。除了2009年之外,这是自1998年以来全球增长最低的一年。

在这一年,所有化石燃料的价格在所有地区均下跌。按美元计算的原油价格录得自1986年以来最大跌幅。作为国际原油市场的定价基准,布伦特原油年度平均价格下降47%,是2004年以来最低年均价。
1861-2015年间的原油价格变化趋势 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版

1861-2015年间的原油价格变化趋势 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版

数据显示,在2015年,全球石油消费增长了190万桶/日,同比增加了1.9%,几乎是近期历史均值(+1%)的两倍。而全球石油产量增速则连续两年超过消费增速,达280万桶/日,上升3.2%,是自2004年以来最快增速。

在海默的网站上,它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是国际领先油田多相计量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亚洲最大的压裂泵液力端制造商、首家投资北美非常规油气并取得作业权的民营上市公司

作为一家石油服务公司,海默的发展经营状况和整个石油工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在石油产量不断上升而价格持续下滑的局面里,这家公司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

财报显示,海默在2015财年的营收不到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98%,然而净利润却只有1040.7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只有798.64万元,同比分别下滑了74.05%和76.91%。

这一年,自窦剑文在1994年创建海默已经过去了20年。情况对这家公司而言却非常不乐观。

到了2016年,局势依然没有好转。

BP 的报告显示,这年的一次能源消费同比增长只有1%,石油消费需求上涨了160万桶/日,同时石油产量增幅不足2015年的四分之一(40万桶/日)。

但是,石油市场的平衡并没有因为强需求和弱供给局面的出现而得到根本改善。到2016年底,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库存已经比其五年平均值高出了约3亿桶,此年的即期布伦特均价为43.73美元/桶,而2015年的价格还是52.39美元/桶。

海默在2016财年的营收为2.8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0.06%,公司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只有707.58万元和381.85万元,同比降幅分别高达32.02%和52.19%。

窦剑文心里清楚,石油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他判断石油价格维持在低位还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随之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将不断蔓延深化,石油公司当然首当其冲会会削减成本降低投资,石油服务公司自然也会被殃及池鱼。在过去的两年里,窦剑文已经目睹了不少同行无力抵御产业链的暴风骤雨最终轰然倒塌。

资金实际上是这些徒唤奈何的公司的最大掣肘,相比他们,海默的最大优势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融资能力上拥有更大的余裕。

冬天来了,比以往任何一年来得更突然更凶暴。

2013年的布伦特现货均价接近109美元,比2011年和2012年的平均价格低3美元,这三年是1970年以来油价波动幅度最小的时期。到了2014年,即期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98.95美元——这是石油价格自2010年以来首次降至100美元以下。

“当整个市场疯狂的时候,那它一定是乐极生悲的时候,这个已经经历过多少轮了,人类就是不长记性。”窦剑文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苦笑和无奈。

绝大多数人并不会意识到危机的端倪,少部分敏锐的人觉察到却往往无动于衷,而只有最聪明行动力最强的人才会妥善做好应对。

早在2015年七八月,海默决定非公开发行股票,到了次年一月底,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了它的申请,在2016年8月,海默完成了共计6000万股定向增发,募得资金7.08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海默感受到的冬天来得更早更无情。

寒夜之后

BP 数据显示,在2012年,石油占全球能源消费量的33.1%,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而石油的市场份额已经连续13年下降,陷入1965年以来的最低谷。

2012财年,海默营收为1.73亿人民币,净利润仅有不到320万元,而扣非净利润只有触目惊心的5.88万元。海默不无诚实而沉痛地宣布这一年是公司“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

18年前那个更加困蹇的冰冷夜,窦剑文几乎孤注一掷地决定创业。

“我是草根出生,是一般家庭出身,也没有什么背景。”窦剑文说道。他背后的书架上,零零散散放着《精密机械工程学》、《中国证券期货统计年鉴》、THE WEST AS THE OTHER 以及《奥斯维辛:一部历史》,桌上还放着一本《耶路撒冷三千年》。

在大历史中,个体总是最无力与孤独的。

“我后面拿他的钱是觉得要给我老爸一点面子,其实我当时挣的钱已经能够养活我自己了。”窦剑文说道。

在学校整整五年,虽然通货膨胀物价飞升,但是,父亲却从来没有增加过给他的花销。最后两年里,窦剑文一边帮实验室的导师打工,一边兼职做家教,一个月下来能有两百多元的收入,足以满足他在校园里每天吃小炒以及追女孩子。

大学毕业后,窦剑文被分配到了兰州的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此时,在国家级科研事业单位工作依然足以让外人艳羡,窦剑文的父母也颇为此自豪,然而,其中的冷暖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候,他的基本工资只有90元,算上各种补贴每个月不过一百出头。

“那个时候,钱是什么概念?当时在兰州,一碗牛肉面是七毛钱,如果你要加一份肉,加一块钱。那时候我们20多岁,说实话,一碗加肉牛肉面也没有多少油水,不加肉根本吃不饱。”窦剑文告诉我。

他算了一笔帐,自己的收入水平甚至连一天三餐都吃加肉牛肉面都支撑不了。单位食堂的伙食固然便宜,一个菜只有几角钱而已,但是,窦剑文清楚地记得,那样的配菜他顶多只能连续吃两天,等到第三天的时候,食堂给他的唯一感觉就只有发自本能的恶心。

从象牙塔到社会工作,其间的落差已经让人难堪,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更加使人郁卒。

高中毕业的时候,科大的录取线比清华北大还要高,窦剑文的成绩在全省可以排到前几名,那时候,大家都以为只有最聪明的人才会去选择物理专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窦剑文发现同学都怀着拿下诺贝尔奖的自我期许和自信。

然而,这份憧憬在随后的日子里慢慢破碎掉了。窦剑文渐渐明白,这样的想法不仅不切实际,而且在当时也显得那样多余与无用。

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哥德巴赫猜想》和蒋筑英引发的科学热潮在商品经济狂流的冲击下早已经支离破碎,在整个社会对金钱和效率的顶礼膜拜之中黯然消退。窦剑文回忆到,在那时,造原子弹的不如卖鸡蛋并不只是调侃,而是在生活中如影随形的事实。而最讽刺和残酷的地方是,他在研究所从事的就是核技术应用研究。

此时,窦剑文已经是单位的重点培养对象,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自己是有可能当上所长的,甚至足够幸运的话还能被选上院士。

但是,他对此却并不以为意,他清楚一旦留在事业单位就意味着进入到官僚体系之内。窦剑文清楚,要想保留自己在这个系统里面的位置并不断升级的话,势必要学会逢迎和说违心话。而这正是当时年轻的他所极力反抗的。

那时候,他恰逢其时地看到了一本叫做 Be Your Own Boss 的小册子,他猛然间意识到,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活法。

历史云诡波谲的地方在于,当事人对往事的回忆往往会情不自禁地点缀上戏剧化的细节。

事实上,如果按照窦剑文的说法按图索骥的话,David McMullan 的 Be Your Own Boss! 出版于1994年底,Karl Hess 面向少年读者的 Capitalism For Kids: Growing Up To Be Your Own Boss 早在1987年推出,Frederick John Taylor 的 How to Be Your Own Boss 则在1975年就已经问世。

无论是时间线上的不可能,抑或是内容太过陈旧或太过入门,在窦剑文并不十分精确的记忆中,西方的舶来品在那时影响了他对整个人生和未来的想法。

他和院领导谈了下海创业的想法,后者主动挽留并且提出每年从院长基金里拨出10万元来支持窦剑文做科研项目,年轻人则近乎央求一般希望领导能放自己走,在当时,如果没有单位的签字,他的档案就无法调出,他也无法真正脱身。

窦剑文很决绝,但是,内心依然不免忐忑。

他想去找一位亦师亦友的老人寻求意见,窦剑文住在城东,要去城西,可是却打不起出租车,于是只能叫一辆三轮车。

那是个很凉的夜晚,窦剑文身材魁梧,坐在车上,抬头是满天星光摇曳,低头却只有那个年轻车夫的羸弱背影。他有些于心不忍,便寻问对方一个月能挣多少辛苦钱,那个年轻人扭头看了这个一脸同情的顾客一眼,一边蹬着步子继续向前,一边淡淡地回答窦剑文说,景气的时候有一千到一千二,不好的时候只有千八百。

尽管车夫并没有看自己,但窦剑文依然庆幸幸好已经是夜了,否则让对方看见自己羞赧到通红的脸庞那该是多么尴尬。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创业失败以后没饭吃吗?我比他身强力壮,创业失败了以后我去蹬三轮,比我现在好十倍。”窦剑文心底的首鼠两端立刻烟消云散,他把钱给了车夫,折返回家,根本不再需要任何意见来帮助自己抵抗对失败的恐惧。

1994年,窦剑文离开了国有事业单位,成为了一名创业者。

“在九十年代初,所谓创业的人主要还是从监狱出来的人,就是社会闲杂人员,没有正式工作的人,那时候叫个体户。公司法颁布之前的都是不正规的,都是挂靠在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下的,没有正儿八经的私营公司。”窦剑文回忆道。

勇气可以战胜畏惧,但却并不意味着了无牵挂。窦剑文并不敢将自己离职的事实告诉父亲,只告诉了姐姐姐夫,大家决定一起对老人隐瞒这个消息。他跟家里借了几千元,从姐姐同事手上借到了一套地下室。

创业就这样开始了。

漫长的等待

还在研究所的时候,还是一名科学家的窦剑文念兹在兹的是把学科研究和生产实践结合起来来实现实际应用,为此他做了不少文献调研。结果,发生在英国北海布伦特油田的故事引起了他的兴趣。
布伦特油田产量在80年代之后持续下滑 来源:《卫报》

布伦特油田产量在80年代之后持续下滑 来源:《卫报》

布伦特海上平台建于七〇年代,据估计,自1976年正式生产以来,布伦特油田在北海地区的石油产量中占据了十分之一,并贡献了超过200亿英镑的税收。在1984年,布伦特石油产量为2480万加仑,达到历史峰值,其后便不断下滑,到2015年时只剩下不到2万加仑,现在只剩下 Charlie 海上平台依然维持生产。

为了解决布伦特产量不断下滑的问题,商业公司开始将其周围的卫星油田捆绑起来输送到布伦特的 Alpha、Bravo、Charlie 和 Delta 四个主力平台上进行处理,以此来实现商业效益最大化。

但是,油井在产油的同时还会同时裹挟包括天然气(气态)、水(液态)、砂砾(固态)等物质。

热力学将每一个均匀部分称作一个“相”(Phase),则各部分均匀的液体、气体及固体则分别称之为液相、气相和固相。液体和气体具有流动性,故统称为流体。而当流体各部分之间存在差异时,这一流体便叫做多相流(Multiphase Flow)。多相流的最大特点就是各相之间存在分界面,而且随着流动不断变化。

长期以来困扰整个油气工业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精确而可靠地测量油井产出的多相流数据。通过这些数据油田才能合理安排生产管理任务,并判断油田的生产潜能和商业价值。但是,生产环境和多相流本身的复杂多变为解决这一需求充满了挑战和困难。
传统的多相流分离测量方式 来源:论文

传统的多相流分离测量方式 来源:论文

为了获得多相流数据,人们在井口安装测试分离器,将多相流分离成石油、天然气和水,三种流体分别进行测量,为了节省运输成本,之后还要把油气水三相混合起来,最后通过短则几十公里长则数百公里的管道从油井直接输送到油气处理工厂。

“这个过程就叫脱了裤子放屁。”窦剑文笑着说道。一方面,为了测试先分离三相,而后为了运输又将它们重新混合的过程不仅效率低下,而且获得的数据往往也不是实时的,另一方面,测试分离器体积大且造价高,“现在大家都在抱怨北京的房价贵,一平米十万块钱撑死了吧,在中国,海洋平台的造价还算是便宜的,测试分离器每平米平均造价是十万美元。”

在布伦特四个主力平台上,人们利用生产分离器将油气水三相分离,产能不足之后又将测试分离器改造为生产分离器,井口多相流体的测量因此成为新的问题。于是,人们设想有一个在线仪表装置来取代测试分离器,实时测量井口多相流。为此,人们实验了包括声波、微波、电磁感应和热学方法,但它们无一例外都有着各自的局限性。
利用双能伽马射线吸收方法测量多相流量的原理 来源:TUV NEL

利用双能伽马射线吸收方法测量多相流量的原理 来源:TUV NEL

“这一下子就撞到我的枪口上去了。我们校友聚会的时候,我就会开玩笑说,我一个四系的人解决了一个你们五系的问题。”窦剑文兴奋地告诉我。在科大,他学习的是实验核物理专业,五系则是近代力学系。

射线在穿透不同物体,其吸收率也不尽相同,气和水分别是伽马射线的弱吸收器及强吸收器。也就是说,利用高能伽马射线可以将气体从多相流体中排除,而利用低能射线则可以将石油从水中摘除,这样,利用双能伽马射线吸收方法就能获得多相流中的相分率 。到现在, 以伽马射线为基础的相分率测量技术已成为多相流计量中的主流技术。

原来以为这个问题挺简单的,但是干了才知道,很难。

书面冷冰冰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字眼背后却耗去了窦剑文五年的工夫,他不禁感叹了一下。

海默的第一个实验室建在兰州郊区的雁滩,他们当时根本没有任何余力来买地,于是就从附近的农民手中租了一块地。又在当地的厂里定制了一间年租金不到一万块的活动房屋当做实验室来用。为了模拟三相测量,他们建了一个环道来做实验。

窦剑文当时就住在实验室里面,墙壁只有一指厚薄,在了冬天没有暖气,冷空气尽情地渗进来。他们从兰州大学招的新疆学生好心造了一个土暖气,他们才得以熬下去。

那个年代,民营企业根本连申请国家科研项目的资格都没有,于是,海默从1994年到1999年都只能依靠承包国有石油公司的外包科研项目存续。

在1996年的第八届国际流量测量学术会议上提交的论文就是多相流量计在塔里木油田试用的结果,这部分是海默参与进去的中石油攻关项目,他们在塔里木油田里有机会使用十余台样机来进行测试。而在绥中36-1油田一期平台上,中海油也使用他们的产品进行了对比测试。

在屡败屡战的多相流量计研究之外,海默还面临着用科学原理和科研精神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对石油产业了解接触越深,窦剑文愈加认识到国内油田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的低下,而且短期内这种情形并不会改善同时,石油工业的蛋糕这时基本上已经被国有石油公司瓜分把持,海默这样的新兴民营企业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和他们公平竞争。

数以十万计“量油测气,清蜡扫地”的采油工的存在近乎政治任务一般正确与不可动摇,而多相流量计很可能会彻底取代他们,于是,海默在国内石油产业格局中的位置显得颇为尴尬和矛盾。

出海,成了最后的出路。而为了获得海外市场和石油公司的认可,海默的多相流量计必须先要有具备权威机构的背书。1999年,窦剑文决定闯关英国国家工程实验室(National Engineering Laboratory,NEL)。

“就是 all in 了,所有家当都赌上去了,你要做一台国际水准的样机,还有运费尤其是测试费。如果失败的话,公司就直接关掉了。”现在回想起来,窦剑文其实也有些惴惴和后怕。

当和工程师一共三人到英国时,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预算来住宾馆,于是,窦剑文只好请求 NEL 办公室帮助他们在郊区租了一间房,一个月花费500英镑。但是住处离市区太远,又无力承担每次出门都打车的花销,于是,他们又租了一辆车,一个月下来又是500英镑。每天忙完工作之后,他们就到附近的超市买些白菜、猪肉和面粉,回到房间包饺子或做拉面,以此果腹。

漫长的等待和彷徨之后,窦剑文终于拿到了结果。实验成功了。

拿到那份报告的时候,我记得是一个星期天。

窦剑文对那天的细节记得无比清楚。他想起以前结识的壳牌的一位主管,对方当时告诉他 NEL 测试完之后可以把结果发过去。他翻出名片,纠结于要不要在周末联系对方。

最终,窦剑文还是打通了电话,那人要了报告。第二天,他就收到了回信,对方要他不要将测试样机运回中国,直接从英国转运到阿曼,由阿曼国家石油公司来做现场测试。

三个月后,测试成功了。

海默进入了壳牌的供应商名单,从此有了参与壳牌招标的资格,而这是创办已经五年的海默拿到的第一个商业化合同。

与此同时,海默成为第一批获得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资助的企业,拿到了100万元的国家经费,紧接着,当时的国家计委推出了国家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海默获得了国家工业过程自动化重大专项,手里又多了900万元。

1000万元,窦剑文他们在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钱。

父亲无意间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了儿子,直到这时候,窦剑文才将隐藏了五年的真相告诉老人。

刚创业的时候,大学同学大都已经去了美国留学。窦剑文知道,五年之后,他们或者是在学校执教或者去华尔街或者去硅谷。他跟自己打了一个赌,五年后一定要成为一个企业主。

变形记

窦剑文说自己是中国最早亲笔写商业计划书的创业者之一。

2000年的时候,他本来得到了深创投的青睐,花了两周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天天让同事给他送饭,最终写出了一份商业计划书,然而,最终却阴差阳错地被上海的两家投资公司抢先投资了2000万多万元人民币。海默因此也成了当时甘肃省历史上第一家获得风险投资的高科技公司。

但是,到了2006年,之前写商业计划书时连财务模型都一无所知要从头学习的窦剑文察觉到公司的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创办12年后,这家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的增长无论如何都谈不上亮眼。他想再募集一笔资金来认真规划一下公司的发展,结果被周全婉拒。周全觉得学弟是个聪明人,反而劝他把公司卖掉来做投资人。

其时,包括全球最大石油服务公司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及 GE 的油气部门、西门子乃至中海油服也对这家已经创办了12年的公司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苦闷之余,窦剑文自己也不禁有些动摇。

“我觉得自己对商业的认识不够,我一个学自然科学的人就这么误打误撞出来创业了。我们物理系的和数学系的上数学课,和化学系的上化学课,和无线电系的一起学电子线路,我们的英语教材用的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专业教材。”多年以后,窦剑文和周全反复讨论反省过科大人的不足,他们意识到,这群理工科人唯独对商业社会法则和知识一无所知。

最终,窦剑文反复思量之后,还是拒绝了巨头们的求购,他决定去读商学院,去补完自己在企业管理上的欠缺。他成了 OPM 第37届学员,整个课程为期三年,这一届的163名学员来自全球三十多个国家。窦剑文是那一届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学员。

他对上课的教授如数家珍。

琳达·阿普盖特(Lynda M. Applegate)是纳斯达克理事会的成员,主讲创新。

讲领导力的是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Steven Kaplan),毕业于哈佛,最后成为高盛的副董事长。在金融危机来临之前,给商学院捐了6000万美元获得讲席教授的头衔。上课时风度翩翩,颇受班上的女同学崇拜。这位四十六岁的单身汉最后还和哈佛的一位本科生恋爱,结果学生编排了一出以他为主角的讽刺剧并在学校里上演。

讲授战略学的是辛西娅(Cynthia A. Montgomery)教授。

“太苦了。有一段时间我真得撑不下来了”对往返太平洋到哈佛商学院上课时的那段时光,窦剑文永远也无法忘怀。

沿袭案例教学的传统,这门课程上每周平均阅读量大约在400页 A4纸左右,如果不能读完这些案例,上课时根本无法参与到讨论和辩论之中,而教授们又往往会特意点名那些沉默的学生。窦剑文要读到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堪堪完成学习任务,班主任规定一旦迟到五分钟以上便不能进教室,于是,他每天早晨七点钟就要起床。

一次闲聊中,他告诉学习小组中一位关系要好的美国人自己想退出,对方问他缘故,窦剑文认为自己语言水平不行,在阅读和作业上用去了大量时间。美国同学告诉他说,自己每天也就只比中国同学好一小时而已。

在最苦闷的时候,哪怕明知道有人或许只是用善意的谎言劝慰鼓励自己,也足以让身在异邦的孤单的窦剑文释然。随后,他对这样的环境和节奏渐渐适应并游刃有余。

三年后,窦剑文自认重新建构起了自己的商业价值观。

在 OPM 习得的范式和方法论已经深深融入他的商业实践之中。他把所谓“战略”拆解成纯粹的目标(objective)、优势(advantage)和聚焦领域(scope),而以这三个角度为落脚点,继续拆解企业战略的话,则又可以继续细分到用户需求(customer needs)、公司能力(company skills)、竞争(competition)、协作者(collaborater)和行业大环境(context)五个维度。

最终,一个企业的存亡与兴衰实际上归结到一个问题上,它究竟为什么样的客户提供了怎样的产品,究竟创造了怎样的价值。解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制定企业战略的过程,而其答案则真正决定一个企业的现在和未来。

创业整整14年后,读完了 OPM 课程,窦剑文人生中第一次才有了这样的自我意识,自己的身份已经发生了转变。他重新去思考以前海默发展中遇到的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得出了答案。他再去看整个产业,终于看到了一副前所未有的全景图。

“从那以后,我就不再以一个科学家自居,我也觉得没有必要以一个科学家自居。说老实话,一个企业没有技术是绝对不行的,但光有技术也是不行的。”窦剑文说话时格外注意情绪和语调之间的配合,在说这句话时,他的神情语气就仿佛沉浸于聚光灯下的明星一般。

2010年,海默正式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

2008年从哈佛商学院企业主/总裁管理课程(Owner/President Management)结业的时候,窦剑文对当时的班主任琳达·阿普盖特(Lynda M. Applegate)承诺,自己会在两年后将公司上市。

在刚刚创办海默的时候,窦剑文就根据国际石油公司(IoC)和国家石油公司(NoC)的不同而划分了不同的产品服务策略。财大气粗的国有石油公司更倾向于直接购买设备,而和当地签订了产品分成协议(production sharing contract,PSC)的国际大石油公司则更加乐意获得数据和服务——对这些客户而言,海默实际上更像是一个多相流数据和相关服务的提供商。

而随着这些年石油价格的持续低落,传统的石油公司再也无法安枕度日,一直以来对应用新技术持谨慎保守态度的石油行业也逐渐松动。他们开始有越来越强烈的意愿来降低成本、优化生产不断提高生产效率。

“说老实话,以前数据在油田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被很好地应用,现在,数据成了新时代的石油,所有人都在使用数据,没有数据,一切都无从做起。”窦剑文说。

海默以前只是提供多相流量计的数据,而窦剑文向往的“智能油井”和“智能油田”要求的不止是数据而已,而是包括软件、算法模型在内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来管理优化油田的日常生产。当海默自己在美国成为真正的开发作业者之后,他们才切身意识到数据其中潜在的价值,

数据化和人工智能运营现在是这家公司最重要的研究方向之一。为了开发非放射源技术来测量多相流,在尝试各种方法最终都没有取得效果之后,窦剑文设想打造出一个多相流量计版的 AlphaGo。

这个灵感源自他们在 Niobrara 区块确定第一口井位的经历。

在开采之前,地质学学家团队在做了大量研究之后信誓旦旦地表示会是一口高产井,结果却一无所获。在2015年,油田来了个年轻的地质学博士,他把周围地区所有井的历史数据都收集了起来,用不同的颜色给产出油气水的井打上标记。

当一头雾水地被这个年轻人拉到会议室在投影仪上看到这幅图的时候,窦剑文彻底震惊了。他眯起眼镜看着三种颜色标记的点汇聚构成的带状越来越清晰,就放佛第一次看到银行一样,那么清晰,又那样闪烁。

他承认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之前打井的地方根本不在任何一个色带里面。

窦剑文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数据就是知识,数据本身就是事实。他知道,石油工业被数字和数据技术颠覆的时代就要来临了。他清楚,海默必须要尽快跟上这条快车道。

而且,越来越多的事实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窦剑文,倾覆石油工业的不止如此而已。

革命

2007年的最后几天,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根据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小说《石油》(Oil!)改编的电影《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在美国上映。

在影片最后,孤独暴烈众叛亲离的石油大亨普莱恩惟尤颓然说道:

我完了。

窦剑文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当时还在哈佛求学的他或许也不会注意到,对国会在2005年通过的发展非常规能源法案研究之后,美国能源部牵头的一个非常规能源工作小组在这年9月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当时的情况下,当石油价格达到每桶35美元和54美元时,地下和地上干馏生产页岩油便可分别实现盈利。

这时候,或许也没有多少人会意识相信,一场前所未有的非常规能源革命正在美国蓄势待发,要如飙风一般席卷传统石油产业。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油页岩资源。

上世纪五十到八十年代,诸多石油公司及研究机构开始了对油页岩的地上和地下干馏实验。然而,到了九十年代,油价的持续低迷使得这些实验先后中断。但是进入21世纪后,油价不断高企迫使美国政府及石油公司开始重新关注包括油页岩在内的非常规能源的开发利用。

在壮烈甚至不乏惨烈的页岩油气能源开发开采历程中,美国数以万计的独立能源公司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经历了延宕与在生死边缘的长久挣扎之后,他们终于开发出了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这不仅保证了产量的稳步提升,同时也极大地降低了开采成本。

从水平井中开采页岩气,其最终采收率是直井的3倍,而费用只相当于直井的2倍。同上世纪九十年代使用的凝胶压裂技术相比,水力压裂法可节约50%—60%的成本

而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压裂技术便开始应用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中。压裂技术在八十年代初开始逐渐推广,其后,米切尔能源发展公司(Mitchell Energy 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在得克萨斯州巴涅特页岩区(Barnett)应用了相关技术,并逐渐引发了位于传统油气资源地的页岩区勘探,终于使得页岩油气资源开始迈向大规模商业开采时代。

美国能源部在2012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00年美国页岩气干气的产量尚不足4000亿立方英尺,在当年美国天然气干气总产量中的比例不到1%,然而,到了2010年,页岩气的产量便暴增到了4.8万亿立方英尺,在天然气干气总量中的比重也大幅增加到了23%。而在这十年间,天然气干气的产量仅仅从19.18万亿立方英尺增加到21.3万亿立方英尺而已。
1997年至今的美国天然气价格变化趋势 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1997年至今的美国天然气价格变化趋势 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近20年来,天然气在美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不断提升,而其每百万英热单位价格却持续下滑,从2005年的将近13美元跌落到现在不到3美元。窦剑文告诉我,现在在美国,天然气发电的成本已经优于核电,其成本为一度5美分。

数据显示,美国的居民用电价格不到每度13美分,而商业和工业用电则分别维持在10美分和7美分左右。窦剑文将天然气视作美国最有前途的能源行业。相对其他一次能源,天然气的最大优势在于清洁安全无污染。

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该国在2008年时每天原油生产能力为500万桶,到2010年升至约550万桶,而在2012年其产能同比增加了76万桶,是自1859年美国开始商业开采原油以来的最大增幅。在美国最早掀起的页岩油气资源开发开采极大地改变了全球能源消费格局,美国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实现了自己长久以来实现能源独立的宏愿。

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参观公司的时候告诉窦剑文,有人跟他说美国的页岩气是假的,窦剑文回答他说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承受那么大的造假成本。

“现在国家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天然气作为一次能源的战略地位,所以还在不断开发天然气来满足国内不断增长的需求。但是我们国家常规天然气已经发现得差不多了,或许只能靠非常规,要么是致密气要么是页岩气。”窦剑文总结道。

在最困难的2012年,海默依然决意将公司业务延伸到非常规油气开发领域,以2750万美元收购了 Niobrara 页岩油气开发项目10%的权益,到了2014年,又以714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 Permian 盆地油气区块租约100%的工作权益。

海默认为这不仅为其担当油气开发作业者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也为未来参与国内页岩气开发打下良好的基础。

页岩气革命在美国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中国也同样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油气改革,油气勘探开发逐渐“稳步有序地开放”给民营资本。

在美国的页岩气和页岩油革命浪潮中,分别诞生了如 Chesapeake 和 EOG 这样成功的独立能源公司,而窦剑文坚信独立能源公司也是中国油气改革的必然趋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释放民营经济活力保证国家能源安全。

目前,我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页岩气生产国。窦剑文估计,天然气在我国未来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将会逐步增加。

他告诉我,“开发和天然气勘探开发储运应用有关的技术和产品”现在已经成了公司最重要的战略方向之一。在页岩气服务开发领域已经有了多年作业和成功经验的海默有机会可以和中石化这样的巨头在一个相对公平开放的市场中去竞争。

但设想总是和现实相去甚远。

“这几年的发展确实是不如人意,按照当时的布局,公司的收入早就应该达到十个亿以上了。只能说句非常苍白无力的话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窦剑文说完,大方地笑了笑。

10多年前,在那间会议室里,854并不甘心,他追问773为何会做出“没戏”的判断。师兄告诉他,做任何一个行业都要进入主流,而窦剑文做的事情却并不是。

2017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海默营收达到1.62亿元,同比增幅不到6%,而净利润只有不到200万元,同比下滑逾31%。截止目前为止,海默市值为37.7亿元,距离最高峰时跌去超过一半以上,而其市盈率则达到惊人的612.2倍。

“我去过很多国家,见过很多流浪艺术家,他们下一顿有没有,不知道,他们下一站在哪里,也不知道,但是这些人是很快乐的。我看到这些人都是肃然起敬的,因为我觉得他们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承受能力远远超过了我们。”多年以后,窦剑文这样告诉我。

谁对或谁错了呢?

或者,有谁对有谁错吗?

也许有些人、有些问题并不只是一个答案而已。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胡勇
胡勇

For he spake, and it was done; he commanded, and it stood fast.

评论(4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11-21 23:02 via h5

    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蜕变之路。。。

    4
    0
    回复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2017-11-08 10:44 via pc

    感谢分享者,感谢记录者。

    3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11-06 18:12 via h5

    我也在创业,很多经历和窦剑文非常相似,感同身受。感谢钛媒体记者写出这样很精彩的故事,只有你们才会关注这些不那么热点却非常深刻的题材。

    3
    0
    回复
  • sam6 sam6 2017-11-06 18:07 via android

    石油领域大起大落,这才是真正的冒险家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