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G20峰会一年后,会展行业正在悄悄被改变

摘要: 会展本身是产业的晴雨表,每一个产业的会展活动会反映出这个产业发展的兴衰。

“国际盛事G20峰会之后,传统酒店和会展行业势必出现井喷。”东方文化园集团公司总经理徐红娟回答。“但作用和效果不会在当年马上体现,而是要晚两年。家长通常要等到孩子寒暑假,特别是在暑假前,带孩子外出旅游。杭州服务行业的新变化,就会发生在这两年。”

杭州过去一年的会务“逼格”明显有所提升了,G20的影响不仅仅是GDP。

如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等,当然还有淘宝的“造物节”。

同样,如今“洗、息、睡”的传统酒店早已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需求推动着发展,酒店的盈利开始多样化,和其他产业的结合也有了更多的尝试。

会展和酒店,有时就是经济变化的风向标。

东方文化园就兼具上述所有的功能,它正好位于杭州主城区和萧山,差不多正中间位置,距离都不到15公里。

它是一个特别的景区,是一个特别的酒店。

01从酒店到会展,不是孤立的生态

园内田园村落,莺飞草长,自然、文化景观兼有,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由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民企)投巨资建造。2000年园区竣工,2008年园内的太虚湖假日酒店正式开业。

园区拥有约500间客房(还有1000间正在新建)。园区中树龄百年以上的大树有300余棵,千年以上有10余棵。

位于景区的酒店,这是特点之一。

位于景区中的酒店

拥有多个千人以上的会展中心,让东方文化园内太虚胡假日酒店的业务类型,和大众印象中的酒店有所不同。

“2008年开业第一次销售会议,我就跟整个团队确定了目标,要在细分市场下做会展行业的第一,因为当时萧山还没提出‘华东会客厅’概念。”

萧山整个地区的四星五星酒店12家,经营超过5年以上的,大概有5-6家。“G20前后在靠市区(萧山)位置开出来蛮多,比如雷迪森就在这之前。” 徐红娟对潘越飞说,日子好的时候,每天有5场婚礼,周边的酒店大多也是这个数。 

据婚庆公司提供的消息,大虚湖假日酒店最大场地有9.5米的层高和3024平的面积,能够容纳160桌的婚宴,是杭州为数不多可以提供此数量级的酒店。

如果仅是这样,它就没有那么特别。

翻开太虚湖假日酒店的会议接待名录,密密麻麻记录着一年来酒店所承接的近1000来个大型会议会展,其中规模在千人以上的重量级会议就有超30个。徐红娟讲,园内配有3000人自由活动的会议室,正在新建1000间客房和10000平方米的会展场馆。

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实力,支撑不了这么大的手笔。

另一方面经济发展促进了会展行业的蓬勃,政治助推也不可或缺。

如瑞士日内瓦,德国慕尼黑,亚洲新加坡等,都是著名的会展城市,有各自对应的著名会议。据悉,周恩来生前曾多次来到杭州,把杭州打造成“东方日内瓦”是他对杭州最大的期许。

02产业兴衰的风向标

“会展本身是产业的晴雨表,每一个产业的会展活动会反映出这个产业发展的兴衰。” 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储祥银教授的观点。

会唐网联合创始人兼CEO唐亮曾表示,“目前互联网会议大概占整个产业(国内会务)的5%-6%”。过去几年,互联网及相关科技的如火如荼,可见一斑。

以化纤行业为例,外贸出口也是主要的业务来源。一旦受外部政治局势或政策影响,就会直接反应在商务会议的规模和数量上。

“比如和美国、欧洲的关系紧张了,或是在当地失去了主导地位,那之前这个行业中我们所承接的会议,还能不能开起来?”徐红娟解释,通常大型会议,或是大型企业的活动,在3个月之前就会预定场地。一旦临近时间,重新找的案子,都是一些较小的团队。

“销售精英会非常清楚自己所在领域的行业动态,他们会和我汇报这些情况,”徐红娟继续讲道,萧山是经济开发区,我们对全球的财经都有一定了解,比如医药健康行业各类培训,一旦国家出台新政策或是美国医疗公司受到全球性的处罚,那么暂时就不会花精力在这些业务上了。

除省内500强的公司培训及商务会议,也有不少面向全国的研讨会和订货会在园内举行,这些订货会占了全年70%以上的排期。

以之前新能源电动车(电瓶车)为例,“原定是500人,如果到场700人,那就说明大家都看好这个方向,如果只到场300人,那就证明业务有些不景气。这不仅是一个品牌的动态,更反应了行业的趋势。”

销售型的订货会的反应,更直接一些。

通常订货会需要交货品定金的2%,这能够直接反应今年企业的销售情况。“08年还是10年,娃哈哈某一款水的订货会就是在我这里办的,那次订货会的定金就近亿。”徐红娟回忆道。

以服装行业为例,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采访了“杭派女装”某品牌少东家。由于服装行业不景气,大公司大多有自己的企划,订货会、走秀等都不再外包。而小品牌和小公司也是,能减则减,甚至有些时候,连走秀都不再有,直接开订货会。 

他表示,在服装行业订货会本身的交易额并不能完全说明这个品牌的经营情况,有不少稳定客户的交易是不通过订货会。

“你肯定知道,你手里什么行业的客户比较有钱。”另一位会展行业的从业人员表示。

当然,订货会的成功也不完全只受到行业的影响,公司的安排和重视也都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就徐红娟的观察,最近健康医疗和培训教育相对较火。一来,所有人和企业都需要关注这些,二来,无论健康和培训,所有企业都是离不开的。

据悉,近年来全球会展业每年直接经济效益超过3000亿美元,为世界经济带来增长超过3万亿美元。

但目前,国内会展行业还相对比较传统,但这并不影响,从服务业大环境的发展,窥探社会的潜在变化。

 03社会变化皆在其中

2016年,服务业对国内GDP的增长贡献率达62.9%。浙江省服务业增加值达24001亿元,比上年增长9.4%。 

服务行业虽突飞猛进,受政治、经济的影响,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最多时候有十来万韩国游客,韩国总理的事件之后,尤其韩国大选时,就没有人来了。”徐红娟举例。

经济形势发展,让各类会展企业需要控制成本。受到经济形势的影响,企业出于对成本的考虑,之前5天的推荐会,通过每个晚上增加一场会议,缩短到4天。

同样,社会结构的变化也在其中。

服务行业是一个呈金字塔型分布的行业,作为管理层同样需要从基层做起。

“本科生来应聘,大多是管理岗位,而不是一线服务人员,可问题是没有那么多管理岗位。” 徐红娟继续说,这些岗位都需要经过一线的洗礼,酒店需要的是精细化互相配合。每家酒店都会有很多小部门,一个客人的入住、餐饮、住宿、游玩,是完整的过程,“整个过程中经不起有一个差池,因为都是核心环节。”

这是整个行业的弊端。据她所知,服务行业还没有彻底的解决方案。

国内服务行业较年轻化。但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经常能见到银发老者。

“国外有些生活不错的人,甚至有些教授虽然退休了,依然在做兼职导游,兼职导游需要对文化和历史都有很深的了解。但中国60岁左右的人,基本是50年代这一批,高中文化,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他们的心态和修养不一定支撑的了自己从事服务行业。”她解释,“更重要的是,家人、朋友也不会支持。”

旅游行业有一定的季节性,特别在国外,不少酒店、旅游景点会招募年长者进行兼职。服务行业更多需要的是从业人员有修养,彬彬有礼,而非年轻的容貌。

“可能到我们这代人到了那个年纪,生活也不愁,会因为无聊,相伴去打工吧。”徐红娟设想。

也许有一天,能在国内见到白发老者从容在服务岗位工作时,服务的观念才真正转变。

到那时东方文化园里不知又会孕育怎样的乾坤。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锌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锌财经
锌财经

专注80后企业家,聚焦商业新世界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