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进军影视圈,斥资千万打造“掘地计划”扶持青年导演

摘要: 其实,王思聪并不是第一个将目光瞄准“新导演”力量的人。早在2006年,天王巨星刘德华就曾凭一己之力推出“亚洲新星导”计划。

近两年,中国电影市场在先后经历了“大片圈地”和“匠心为王”两个阶段以后,进入门槛被“越踩越低”,拍电影不再是“科班出身”的特权,“草根出爆款”逐渐成为业内共识。

当“笑星”出身的徐峥凭借《泰囧》12.67亿票房拿下2014年票房冠军;“跑龙套”出身的周星驰凭借《美人鱼》33.92亿票房拿下2016年票房冠军;“武术运动员”出身的吴京凭借《战狼2》56.60亿票房即将坐实2017年票房冠军。

人们不得不承认,电影本身并不是一门“高冷”的艺术,能否做到“服务于大众”才是占领市场的关键。从政府、组织到企业、个人,无不为这座巨大的吸金池慕名而来,纷纷推出“新导演扶持计划”。所有人都盼望着,自己能率先发现那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其中以背靠“名人效应”的扶持计划最为引人注目,包括刘德华、贾樟柯、崔永元、成龙、宁浩、黄渤等诸多电影人均相继加入到这个阵营当中。如今,有“国名老公”之称的前首富之子王思聪,也赶来“凑热闹”,携手爱奇艺、毒舌电影和星奇影业推出“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

究竟曾在中国电竞圈创建游戏职业化与娱乐化模式的“网红小王”,这一次能否再度把握住风口?而先前诸多名人大张旗鼓推出的“新导演扶持计划”又进展如何?未来由他们经手捧红的新导演们又能否扛起国产电影大旗?

千万级奖金、王思聪旗下的掘地计划要做“天才捕手”?

“首富之子”、“名校出身”、“流量捕手”,种种标签包裹在王思聪身上很容易让人忽略了他“青年企业家”的身份。但有一点不能忘记,就是王思聪对于中国电竞行业的影响。在王思聪之前,“打游戏”等同于“玩物丧志”这样的刻板印象已经深深植入中国人民的心中;而在王思聪之后,“打游戏”成了一份收入不菲、规范操作的正经工作。

可以说,是王思聪重塑了一个行业在民众心里的形象。

如今,他又将带着自己的“香蕉计划”光临电影行业,这让每一个电影从业者都战战兢兢。不同以往的风格,此次“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以下简称:掘地计划)的发布会非常低调,但王思聪对即将投奔自己的新导演们开出的条件却是十分诱人的。其中包括“千万级奖金”、“无门槛设限”以及“KOL评审团”裁决等等。

据悉,此次“掘地计划”由王思聪创立的香蕉影业主办、星奇影业承办,毒舌电影和爱奇艺视频平台为合作方。未来将以“挖掘商业片导演”为目的,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甄选。整个活动流程共分为“征片初选”、“评审精选”、“展映公投”三个阶段。

其中,评审环节由业内16个影评人大号组成“KOL评审团”率先筛选,“毒舌电影”、“桃桃淘电影”等均在列。紧接着由爱奇艺电影频道配合开辟专区,将筛选后的新导演作品进行投放,让广大网友介入评选,真正实现的观众来挑选导演。最终脱颖而出的16名导演,将直接获得200万-10万人民币不等的现金悬赏。

此外,获奖导演还有机会与香蕉影业进行签约,后者将拿出全部资源助其实现“电影梦”。值得注意的是,此处的“电影梦”并非把故事拍出来这么简单,而是会邀请全球重量级监制、制片人、导演、编剧、摄影、美术、后期等不同领域的影视大咖与其学习合作,还会专门为新导演们安排落地展映,这样“从头包办到尾”的扶持计划在业内并不多见。

虽然掘地计划在导演的出身、专业、资历和背景上并不设限,但在年龄上却明确规定只面向38岁以下的“野生派”,这就奠定了掘地计划“崇尚年轻化”的基调。

对此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也表示,这完全符合香蕉影业对未来的规划,致力于挖掘和培养一批新鲜血液导演。同时他还在发布会上提出,“不走寻常路、有意思胜过有意义、将亚文化融入主流文化”的几个原则,旨在为年轻导演提供了更开放的平台。

与先前诸多新导演电影扶持计划不同,王思聪在甄选上彻底摒弃的“门第之见”,首次面向真正的底层草根新人。而在遴选方式上,KOL评审团和网民的全程参与,也让整个“掘地计划”更具网感。“年轻化”、“创新”、“有趣”和“亚文化”成为此次“掘地计划”的关键词,至于未来究竟效果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背靠“名人效应”,新人导演能否扛起国产电影大旗?

其实,王思聪并不是第一个将目光瞄准“新导演”力量的人。早在2006年,天王巨星刘德华就曾凭一己之力推出“亚洲新星导”计划。该计划由刘德华领衔的“映艺娱乐有限公司”拿出1250万港币,支持7位年轻导演拍摄6部华语电影。为了给予新导演最大的发挥空间,刘德华并未对影片题材、演员等方面进行任何干涉,只要求所有的影片都是剧情片。

“亚洲新星导”计划共实施过两期,第一期中以宁浩的《疯狂的石头》、林子聪的《得闲饮茶》、何宇恒的《太阳雨》最为出名。其中,《疯狂的石头》以300万成本创下近3000万票房,成为当年影坛最大黑马。导演宁浩也凭此片脱颖而出,跻身华语影坛一线导演之列;该计划停滞多年后,2013年又再度推出,代表作品为内地导演刘娟的《初恋未满》。

不得不说,刘德华对新导演扶持的结果是可喜的。一部《疯狂的势头》不仅捧红了宁浩,在该片中首次挑大梁的黄渤也一夜成名,相隔十年以后,二人又都纷纷推出各自对后来青年导演的扶持计划,刘德华这一“亚洲新星导”计划可谓“芝麻开花节节高”。

2016年9月,宁浩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十位新导演,三年做十二部新片。所有人都知道新人是电影的未来,但让资本头痛的是,新人导演的成活率实在太低了。倘若以往的新导演计划就是“赌石”,那宁浩想做的是琢玉——创作上以工匠精神强调“作者意识”,忠于自我,时间周期上循序渐进,每年陆续启动3到5个电影项目。

与王思聪相仿,“坏猴子”模式也将与导演签订长期合作协议,为其提供制宣发一体的服务,瞄准了以往新导演作品输出通道不畅通、发展难以可持续、市场定位不明确的弊端。从目前呈现出来的效果来看,这个计划下产出的作品,可以说在影片艺术性和商业化两方面的走势是最好的。包括路阳的《绣春刀》、接下来即将上映的文牧野的《中国药神》、牛涵的《甜美生活》等等均被业内看好。

反观黄渤,在新导演扶持上同样在发力,甚至比宁浩还要再早3个月。

2016年6月,黄渤“HB+U”新导演助力计划将在上海电影节期间正式启动,据悉该计划将以助力新导演作为核心,以过往作品和新剧本甄选兼顾的方式挑选十位导演及作品,打造成院线电影上映。未来,黄渤将以按需给予的方式进行帮助,并邀请圈内专业人士共同助力此项计划。

但与宁浩的硕果累累形成鲜明对比,截止到今天,“HB+U”新导演助力计划还未曾诞生一部作品。

除此之外,新导演扶持计划做得最好的也许是贾樟柯的“添翼计划”,该计划发起于2010年,由贾樟柯旗下“西河星汇影业”融资亿元支持多位青年导演拍摄电影。计划第一阶段筹拍了5部影片,包括韩国导演白承勋的《鸭子的反击》、内地新人韩杰的《Hello!树先生》、李京怡的《因,父之名》和权聆的《陌生》。

其中,《Hello!树先生》在上海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导演和评委会大奖,打响了“添翼”的第一炮。但该计划主要聚焦于艺术片领域,艺术性有余、商业化不足。即便开篇作品《Hello!树先生》曾登陆院线,但随后作品在进入商业院线时依然艰难。

而崔永元推出的“新锐导演计划”,相比前几个的体量就相当小了。该计划旨在鼓励新锐导演们的原创影像创作,前十名新锐导演可分别获得一万元人民币的电影创作基金,代表作品为《新年》系列。

尽管这些青年导演扶持计划少有做到艺术性与商业化兼顾的效果,但不得不承认,接下来的国产电影势必会成为他们的天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4

  • fielding fielding 回复枫林小火山 2017-09-29 08:30 via android

    佩服你打这么多字,王的烂处咱不说,就是游戏这个产业王带进来的资本是你说那些虎牙啥的能比的吗? 好像你可懂了是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王糈 王糈 2017-09-28 16:51 via pc

    国名老公。。。。

    0
    0
    回复
  • 心也 心也 回复枫林小火山 2017-09-28 14:10 via pc

    看到这句话我也开始问候了,看到你说了这么多,给你点赞继续默默问候。王对游戏做了毛贡献啊,媒体到处吹,看着都恶心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7-09-28 09:21 via pc

    只想谈下对“在王思聪之前,打游戏万物丧志;王思聪之后,……正经工作……”这句话的看法:
    1、作者这句话,让我特别想对作者说:“醒醒吧!大清早亡了!”。
    2、不知作者依据什么得出的判断?如果依据是“直播平台”,那2012年上线的虎牙,2014年1月1日改名的斗鱼,2015年2月上线的龙珠,可都是比2015年9月内测的熊猫TV要早。即便部分平台开始未有游戏直播,但个人推断总体而言还是会比熊猫早。毕竟不是大家太早,而是熊猫太晚(更何况熊猫在直播界占据了多少份额?)。
    3、所谓“打游戏成了正经职业”这句话,更是错误连篇。首先,并不是打所有游戏都能是“职业”,主播什么游戏都玩,但是他的职业是“主播”而不是“打游戏”。真正“打游戏就是职业”的只有一种角色,那叫职业选手,所在的行业有个大名叫“电子竞技”。
    4、真正改变游戏社会形象的就是电子竞技行业,而不是某个人或某笔钱。推论到电影行业,单一的“青年扶植计划”也需要变成“前置导演孵化行业”,变成一门固定的生意和产业,才能有所作为。
    5、我在心里已默默的问候了这种“张嘴就来”的作者一百遍。任何一个打游戏的玩家,任何一个曾为“打游戏”鸣不平的玩家,任何一个嘲笑过杨永信、为那些被电击或至今仍被囚禁的“网瘾少年”尽绵薄之力抗争的玩家,都会懂得,你这句话是多么的扯淡和不负责任。

    7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