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旅游正火,这些产品设计者眼中“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摘要: 一边是汹涌而至的人潮,一边是极度脆弱的稀缺生态,如何设计产品和线路才能在井喷式需求和行业可持续发展之间求得平衡?

“你是野生动物摄影师,也是环保主义倡议者,为什么还要把游客带到世界这么纯净的地方来让它遭受破坏?”这是野去自然旅行创始人兼 CEO 徐征泽提到的其经常遭遇的尴尬,也是近几年来极地旅游爆火后所面临的首要挑战。

随着旅游市场需求的升级,南北极这片美丽、神秘、却也脆弱至极的净土正迎来一片空前繁荣。

虽然极地旅游尚属小众,但各大旅行社雄心勃勃,邮轮公司们也蠢蠢欲动,“挺进极地”几乎成了各大旅游公司的新flag。极地旅游需求爆发之后,如何协调生态可持续与旅游产业疾速发展的矛盾?如何设计出真正满足旅行者的极地线路和产品?

9月20日,在由中国旅游协会、中华环保联合会等机构共同主办、执惠承办的首届中国极地旅游论坛上,执惠创始人兼CEO刘照慧与业内专家、学者、以及各旅行公司负责人共同探讨了这一命题。

八零后极客们的新宠

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IAATO)统计,在2011年之前,来自中国的南极旅行者人数寥寥。2011年到2013年,数字呈阶梯式增长。2016年登陆南极的全球游客大约有26300人,其中中国游客3944人次,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5%,中国已经迅速超过澳大利亚成为南极旅游第二大客源国。

然而,“去南极”并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动辄十几万的报价,注定了这几乎更像是一场高端定制人群的专属。根据携程、同程、途牛等在线旅游公司推出的报价,南极游的费用普遍在7~15万人民币之间,团期大约为15~30天,以奢华定制游著称的Abercrombie & Kent公司的网站报价更是高达5~7万美元,北极之旅也同样受到热宠。

猎奇和稀缺性,正是催发极地旅游高涨的两大因素。

但作为一个新的旅游业态,南极旅游因其自身的资源独特性也有诸多受限。首先,就目前来说,乘坐邮轮还是主要的出行方式,邮轮的舒适度和全程专属的中文陪同服务是用户非常关注的一个要素;其次,根据《南极条约》规定,禁止超过500名以上旅客的邮轮在南极靠岸。所以价格偏低的南极游线路,大多都是走马观花,登陆游览、访问极地研究站的时间大打折扣,从而影响了游客的深度体验。

面对这些既重视物质需要、又探寻精神需求的高端一族,如何设计出有竞争力的深度体验式产品,成为各大旅游公司发力的重点。

据飞猪旅行首席设计官崂山介绍,目前飞猪极地旅游中87%的客户是80后,85后接近80%。这些30-50岁的中坚力量正在成为极地旅游的主力客群。

对于这个群体,崂山用了一个词“极客”来形容。他认为,这批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与70生人很不同,这一基础会改变整个行业的业务模式。互联网时代信息成本已经被降到最低,因此旅游产品的设计最重要的是把那些确定性的要素优化、整合,剩下的就是开放足够的不确定性的空间,供用户自己去选择。

“譬如飞猪推出的北极光线路,会给用户预定最好的机票和最好的酒店,如果看不到北极光,那还有帝王蟹可以选择,到达本地后你会发现你还有十几种玩法。”

飞猪在今年上半年还推出了“南极专线”,与邮轮公司海达路德直接合作,于2018年春节档推出4个船期共计2000个舱位,面向更普惠的大众市场。崂山介绍说,“南极游的主要成本就在船票,以前,来自国内的中小卖家很难从游轮公司拿到有价格竞争力的船票,只能一层层地从票务代理手中拿,现在我们借助阿里的平台,来整合分散的采购源,向全平台商家开放,推出更有竞争力的产品。”

崂山还透露,飞猪2019年将包下五条船,推出2500个舱位,“2020年我们会自己造一条船去南极。”

新的旅游理念

面对极为脆弱的生态,极地旅游注定了有不同于大众旅游的注解。不能带来任何东西,也不能带走任何东西;脱掉靴子上岸;环境一旦遭到破坏,甚至无法自行恢复……

执慧创始人兼CEO刘照慧对此表示了深忧:“目前到达南极的人口在2万到3万之间。一旦迎来大众旅游时代,保护意识淡薄必将带来很多不好的结果。过去旅游行业价格战带来很多恶性竞争,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思路对于长远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执惠创始人兼CEO刘照慧

尽管目前国际上也出台了各式各样的《公约》,也有很多协会组织推出了很多非强制性的条款限制,但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野去创始人徐征泽认为其面临的尴尬恰恰是大多数人对极地旅游的狭隘理解。

“正是由于南极的脆弱性,才更需要社会机构的各种资金投入,加强教育和环境的培训,才能创造一个可持续性的行业生态链。”

中国南极科考第一代元老、中科院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张青松对此提出了一个“极地旅游+”的概念。他认为,极地旅游更重要的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让游客学习如何保护当地生态,如何与动植物相处,如何以正确的姿态玩南极。

如果说其它企业还在谋划、观望,Abercrombie & Kent则已迈出了一步。

在Abercrombie & Kent中国首席运营官樊娜看来,教育是未来极地旅游的一个立足点。“我们在南极从10年前就开始了一个叫变化为主题的旅行,这个旅行是由一个著名的极地气候研究专家杰姆斯克林顿发起,由他来带领游客去极地旅行。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仅能分享自己的一些知识和领域,同时也可以有机会去学习。A&K在过去30年给杰姆斯教授和科考站贡献30万美金科学研究的仪器,所以他们能够更好通过这些仪器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胡江路)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胡江路
胡江路

评论(2

  • 钛pmKxBZ 钛pmKxBZ 2017-09-24 00:30 via pc

    废话,登珠峰都没法成为话题了,你让我怎么办?你总要给我创造一个令万众敬仰的理由,趁还来得及,极地挺好,不然再拖几天,想刷存在感只能去火星了。

    1
    0
    回复
  • 钛pCtG8B 钛pCtG8B 2017-09-22 20:34 via pc

    保护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