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版化到漫改影潮,中国动漫的下一个蓝海在于影视化

摘要: 置身于漫改潮流之下的腾讯互娱生态,更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动漫平台只是这个莫比乌斯环的一面,腾讯影业业务组成了这个生态的另外一面。

2017 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的现场

2017 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的现场

2012年,荒川弘的《银之匙》获得了当年的漫画大奖。

连载三年后,在2012年的日本漫画销量排行中,人气高涨的《黑子的篮球》以870万部的成绩超越了《火影忍者》成为仅次于 ONE PIECE 的大热作品,同时顺理成章地推出了动画版。

同一年,在持续运作钢铁侠、雷神以及美国队长的单人电影之后,漫威影业终于推出了野心勃勃的《复仇者联盟》(改编自同名漫画),并获得了超乎寻常的成功,最终全球票房成绩超过15亿美元。

彼时的中国,正在蒸蒸日上的两个产业是游戏和电影,中国电影票房不断刷新纪录,然而,市场却尚未看到动漫与电影交融之下的成果。在当时,如果有人提出,这两个产业在未来会发生重要交集,只会被认为是反讽。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年,中国的漫画动画产业终于上升到国家意志层面。文化部设立的“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了《“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这是文化部发布的六个“十二五”期间相关规划之一,也是首次对动漫产业进行单列规划。

中国的漫画与动画产业在经历了积年的低迷与不振之后,正积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2012年3月,腾讯动漫原创发行平台成立。事实上,这是互联网公司第一次如此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动漫产业新格局的浪潮之中。此后两年,2015年9月,腾讯影业宣布成立,开始探索一条更清晰的业务逻辑线,即以影业为轴心,打通腾讯游戏、动漫乃至文学业务价值链,构建泛娱乐内容平台。这事实上成为此后腾讯影视、动漫业务联动的发端。

日漫西渡

成立一年之后,腾讯动漫原创发行平台更名腾讯动漫,并在这一年和集英社达成了版权合作协议,获得了包括《火影忍者》、ONE PIECE 等在内的漫画电子版权。

这一阶段,中国漫画的内容消费市场正在快速增长。数据显示,在2011年时,中国漫画期刊发行量为2.2亿册,漫画出版物发行总码洋达到24.5亿元。在覆盖率和销售指数方面都占据绝对优势的《知音漫客》到2013年发行量超过了7780万本,并在这一年实现了超过1.96亿元的销售收入。

而更为关键的是,这一代漫画读者是看《七龙珠》、《灌篮高手》乃至 ONE PIECE、《火影忍者》长大的,这批核心用户群体形成了中国动漫市场最早期的核心用户群——更为关键的,他们是最早一批为漫画内容付费的群体。

腾讯动漫在引入日漫版权上不遗余力。不止是腾讯动漫需要日本漫画,后者同时也需要中国这个巨大市场。
(图1注:自90年代至今,日本出版行业情形不断恶化)

图:自90年代至今,日本出版行业情形不断恶化

随着《七龙珠》、《灌篮高手》及《幽游白书》等作品的大热,《周刊少年 JUMP》的发行量在1995年达到了创记录的653万册。此后,随着富坚义博、鸟山明及井上雄彦等知名漫画家先后结束了自己的作品,《少年 JUMP》销量开始一路下滑。

日本出版行业销售收入自196年达到峰值(2.65万亿日元)之后,便持续一路下滑,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漫画杂志也无法独善其身。2013年左右,日本传统三大周刊少年漫画杂志中的《少年 JUMP》、《少年 Magazine》的销量分别跌落到不到280万本、不到140万,而最惨淡的《少年 Sunday》发行量仅有50万左右。

日本社会中不断加剧的少子化和老龄化现象,使得一直以少年和青年为主要受众群体的漫画出版产业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对于《少年 JUMP》的发行方集英社来说,既有接受欣赏日本漫画文化能力同时还有巨大读者群体容量的就只有中国这一个市场了。

这也成为版权日漫搅动中国市场的必然。

“通过(版权引进)这种方式让整个市场变的越来越规范,让这些从业者能够看到这个市场会越来越有前途和希望,那这个时候创作者会越来越多的投入到这样创作中来。”腾讯动漫负责人邹正宇这样评价当年引进漫画版权的意义。

在一个共同的时间点上,中国和日本的漫画产业各取所需。

钛媒体记者查阅2017年数据显示,今年3月,腾讯动漫《少年 JUMP 》的销量只剩下不到200万册——看来,如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公司通过版权合作引入优秀版权,并没有从本上扭转《少年 JUMP》面临的困境,但至少它变革了中国漫画产业。腾讯动漫通过人气日漫的引进,迅速聚拢了大规模用户,构建了未来培植国漫的最初平台。

互联网“催化”

腾讯动漫和中国漫画产业在正确的时机踩准了节奏和步点,互联网在其中功不可没。

在经历了一个依靠免费服务来获取培育用户的历史阶段之后,腾讯动漫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原创和正版漫画消费平台,逐渐培养起了读者看正版漫画、看原创漫画的习惯。

从2016年开始,腾讯动漫开始思考如何围绕平台本身开展持续、健康、合理的商业化运营方式,付费阅读就是其中之一。此时的中国互联网,通过有偿服务提升优化用户体验已经成为主流,付费漫画的极致,解决了互联网一直以来“免费至上”的积弊。

此外,生于互联网的腾讯动漫平台还打破了传统漫画出版机制的桎梏,能够更好地利用技术手段,为动漫创作者打造更开放的平台:一方面,如腾讯动漫这样的平台有着大量的编辑,他们和作者合作,帮助作者更好地设定世界观和故事走向,而另一方面,基于整个腾讯的互娱和产品服务生态体系,动漫平台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数据层面上帮助作者更快更全面地收到读者的反馈。

基于互联网化的内容生产机制,腾讯动漫得以有一套IP筛选、IP开发的方法,但也要在用户导向和内容质量之间做出权衡。

“比如,单纯从用户的维度有一些比较娱乐化的段子内容很吸流量,但是内容不适合做泛娱乐衍生开发;也有一些内容确实很好,但是现在阶段又过于小众或者太文艺或者太高端,用户在这个阶段不一定买单,也可能不适合开发。”邹正宇告诉钛媒体。

他还向钛媒体举了一个例子,以《一人之下》这部以中国道教文化背景的漫画为例,自2014年开始连载,排名和热度都表现平平。

所幸,腾讯动漫主编故乡和责编皓月不断向作者反馈,不要过于担忧《一人之下》目前的用户反馈,作品的基调和世界观正在铺设中。直到2016年,《一人之下》第一季动画同步在中日两国播出,播出后国内全网动画播放量破亿,一炮而红,最终又被徐静蕾挑中,计划改编为影视作品。

互联网还极大提高了腾讯平台对于漫画创作者扶持的效率。就在腾讯动漫引进集英社漫画版权的前一年,仅仅连载了九个月的《我叫白小飞》(原名《尸兄》)成为了互联网首部点击量超过1亿的国产原创漫画。
122

《我叫白小飞》在互联网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尸兄》漫画的作者七度鱼之前仅仅是个刚毕业的游戏公司原画师。到了2014年,就在这部漫画的阅读量突破30亿之后不久,腾讯动漫就宣布签下了七度鱼。

腾讯对于整个动漫生态中内容原创者的扶持也更加积极:2015年,腾讯动漫宣布投入2000万漫画资金和3000万动画资金来扶持国产动漫。在这一年,他们同时推出了“2015追梦计划”,建立了一套包括收入激励、专业辅导和推广措施在内的机制来吸引推动漫画和动画创作。

下一个蓝海

如果说腾讯动漫激活了漫画IP的上游内容生产,迈出第一步,那么围绕明星IP的开发——包括动漫改编影视、影游联动——才是真正肩负通腾讯构建“泛娱乐文化生态”的进阶。

在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业务矩阵中,迄今已成立两年的腾讯影业就承担起了以IP为核心,打造开放内容平台的“轴心”角色。自2015年成立之初,腾讯影业就确立了“不孤立做影视”的思路,旨在以“明星IP的粉丝经济”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互动娱乐体验。

今年9月17日,在成立两周年的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影业集中发布了43个影视项目的全新消息与进展,这43个影视项目中,与动漫相关的有16个,包括10个漫改影视项目、3个动画电影及1个真人CG电影项目。
2017年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上,M计划

2017年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上,“M计划”正式发布

据钛媒体获悉,腾讯影业将联合腾讯动漫合作成立“漫宇工作室”,成为腾讯影业旗下继大梦电影工作室、黑体电影工作室、进化娱乐工作室的第四个工作室。未来,围绕漫宇工作室,腾讯动漫负责聚焦IP架构,腾讯影业着眼于影视开发。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动漫还推出了对标美国漫威体系的“M宇宙”计划。邹正宇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M宇宙计划已经酝酿了好几年”。

动漫改编影视,早就是被日本和美国的电影工业所验证的成熟模式。

在2016年,日本电影票房总计约为2300亿日元,而在票房成绩排名前十的电影中,仅有两部引进片《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和《新哥斯拉》是非动画和漫画改编作品,其余都是基于动画IP改编而来;

再比如,2016年美国票房前十的作品中,《寻找多莉》(Finding Dory)和《疯狂动物城》(Zootopia)都是动画电影,而《美国队长:内战》(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死侍》、《蝙蝠侠大战超人》(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以及《自杀小队》(Suicide Squad)则全为漫画改编电影。

这是因为,优秀的漫画作品,不仅在故事和世界观上有着极大的延展性,同时还会吸引大量忠实的读者和拥趸。因此,漫画的创作实际上就是一个立足内容本身不断探索用户和衍生商业价值的过程。对于知名漫画IP向影视等多元题材的开发,将赋予漫画IP全新的生命力。

截至2016年,腾讯动漫的漫画改编动画作品包括《我叫白小飞》、《中国惊奇先生》等在内已经有16部。

不过,即便是优秀的漫画IP在改编并推向市场的过程中也充满了挑战。邹正宇也认同漫画和动画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并且他也向钛媒体表示,漫画改编影视能够获得成功是一条需要艰难探索的道路。

次元壁的存在,恰恰是动漫发展面临的一个瓶颈。“(确实存在)所谓的次元壁,真正理解这个东西,还是两种创作上的不同。因为你涉及到另一个领域内容重新的创作,必须要符合那个领域的一些创作规律,而不是简单把热度搬过去,这种热度搬过去用户通常不会去认可和接受的。”邹正宇说。

如果单独依靠动漫内容,这块蛋糕的体量看起来实在太小——特别是在游戏和影视这样的产业面前。无论对于吸引资本,还是汇聚人才,都是不利的。

中国动漫的蓝海,在于影视化。

中国的漫画改编电影正等待着证明自己市场容量的机会,而影视化开发,目前也成为腾讯动漫下一步的重点计划。

邹正宇向钛媒体介绍,在腾讯互娱内部,动漫IP的开发已经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原则:

“整个漫画形成金字塔最底部的结构,我们内部有分级的,当到什么标准可以进入下一个方向开发,比如往动画方向开发。当你动画作品开始推出来之后有好有坏,特别适合的我们又会继续往下一步的影视化或者游戏化方向开发,一直是往金字塔尖方向去走。”

在作品足以形成明星 IP 时,围绕这样的作品又会进行作品推广和衍生,以《狐妖小红娘》为例,在漫画大热后,动画也在2015年面世并持续推出后续篇章,并成为B站首部观看量破亿的国产动画。
漫威工作室在《钢铁侠》上的孤注一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漫威工作室在《钢铁侠》上的孤注一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从某种角度来看,置身于漫改潮流之下的腾讯互娱生态,更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动漫平台只是这个莫比乌斯环的一面,腾讯影业业务组成了这个生态的另外一面。

事实上,在美国内容产业中漫画和电影业务重组整合的经验中,漫威的故事更加有借鉴意义。

最开始,漫威工作室最重要的业务是授权旗下漫画作品的电影改编,1998年的《刀锋战士》(Blade)是它的第一步授权改编电影。随后的《X 战警》(X-Men)也大获成功。这使得当时的市场和电影产业意识到漫画改编电影的巨大市场潜力。

于是漫威工作室开始尝试自己制作电影,在2005年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塔先后重新获得了《钢铁侠》、《无敌浩克》( The Incredible Hulk)和《雷神》(Thor)的电影改编权......之后的故事便是观众和整个内容产业耳熟能详的了。

《钢铁侠》大获成功,漫画逐渐从漫画出版发行公司转型成为一家覆盖漫画、电影生态链的巨头。2009年,迪士尼以40亿美元价格收购漫威娱乐,而随着一系列漫威宇宙下的漫画改编电影的成功, 在2015年,漫威工作室最终与迪士尼工作室合并。

于是,我们看到,腾讯动漫和影业两大业务群开始增加互动的节点,恰恰和 DC 与华纳、漫威与迪士尼合作更加紧密在一个大的宇宙体系框架里丰富业务格局发生在几乎同一个时间点——这很难说只是巧合。

诚然,正如《一人之下》这部动漫IP先冷后热例子,一个优质IP被发掘可能需要漫长的等待,优质IP不是一蹴而就。直至如今,中国最顶级的IP依然是经典如《西游记》这样经过文化和时间积淀而成的内容IP(国产动画《大圣归来》的成功,不得不说,很大程度上也是依赖于经典IP本身自带的粉丝效应)。

正如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过,对影视来说,最大的投资就是“耐心”。

包括游戏、文学、影视、动漫等在内的腾讯互娱体系内,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一个内容价值衍生链的完整闭环,而这种基于内容的业务合作最后又能通过腾讯的产品服务更好地触达到用户并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

同时,这种闭环有并非完全封闭的,它具有着强大的辐射效应。在内在业务的整合合作之外,钛媒体也看到,腾讯影业实际上又在进行更多的外部合作:

  • 与好莱坞明星查宁·塔图姆(Channing Tatum)的制片公司 Free Association 达成合作来拍摄《我叫白小飞》真人电影;
  • 而动漫平台上西游题材作品《西行纪》则是被腾讯影业寄予厚望和野心的另一个 IP 项目,按照动画、影视、游戏逐级增值的规划展开。恰如之前所言,腾讯影业将借鉴日本动画制作中成熟的制作委员会模式,和百漫公司合作对《西行记》进行统一的开发规划;
  • 它与陈国富的工夫影业达成战略合作,推出了副牌“春藤电影工作坊”来挖掘年轻与独特影视项目。

正如邹正宇所说,“我们并不会锁死说所有的内容只会在腾讯这个体系内来去做,当然在内部有它非常独特的优势。但是整个内容产业其实是非常丰富多样的,没有任何一家说可以把我整个的内容都去吃通吃透,这是一个行业的规律。”

在2016年时,中国动漫产业已经成长为一个千亿人民币规模的巨大产业,而这一切的源头,我们实际上可以追溯到遥远的1993年。

1993年,《画王》杂志问世,中国最早的漫画读者和消费群体于是诞生,在最顶峰的时候,这本同步刊载《龙珠》的杂志单期销量超过80万册;而连载三年的《灌篮高手》终于推出了电视动画,《幽游白书》的剧场版也在这年上映。

这一年,也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大闹天宫》问世30周年,然而,这家曾经推出了《小蝌蚪找妈妈》、《三个和尚》及《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的老牌动画厂全年拍摄的动画片时长仅为500分钟左右;相比之下,美国的迪士尼则在次年推出了其第三十二部动画长片《狮子王》(The Lion King),这部电影随后取得了将近9.7亿美元的惊人票房。

二十多年时间,这一切最终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汇聚成我们这个时代中最惊人最浩荡的浪潮。如今我们讨论的动漫与漫画,展望动漫IP产业,其最终的目的必然无法脱离历史的轮回,终将走入下一个影视化的蓝海。(本文首发钛媒体,撰文、采访/胡勇,编辑/葱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围观移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围观移动
围观移动

评论(6

  • Crystal虹宇 Crystal虹宇 回复匿名用户 2017-09-27 11:47 via pc

    您好,可以转载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哦。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9-25 19:08 via h5

    请问您能处理一下转载的问题吗,有意愿转载您的文章,但是无人受理?

    0
    0
    回复
  • 杨小姐 杨小姐 2017-09-25 19:01 via pc

    请问在微信平台如何转载您的文章呢?有点急,希望您看到了,回复我一下,您的文章非常好!

    0
    0
    回复
  • 纳兰 纳兰 2017-09-25 10:57 via pc

    这个明显是不懂行业写出来的...日本的情况基本靠猜,然后漫改影视,完全是没有产业链收益,硬靠影视来圈钱

    0
    0
    回复
  • 开心快乐吧诸葛 开心快乐吧诸葛 2017-09-22 13:32 via weibo

    三体能做出动画版就好了

    0
    0
    回复
  • 老枫静墨 老枫静墨 2017-09-22 12:52 via weibo

    竟然提到了画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