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Google Reader:无社交,不媒体

摘要: 无社交,不媒体。在社交的大旗下,GR就此芳消玉陨,终于2013年7月1日。RSS的确不死,但RSS将为外向扮演服务,而不再是内向私阅读。

google reader

无社交,不媒体。

这句话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很多人的共识。社会化媒体以及社交网络对传播的推波助澜是显而易见的,这句话有两层含义:1、不借助社会化的推广传播速度不够快;2、如果对社会化不够热衷,媒体自己也很难在传播上保持原有的地位。

我个人的一个体验就是,我的博客,在前微博时代,大致发一篇新文章,当天获得几千个独立IP访问是没有问题的。到了微博时代后,我用一个插件把博客和微博关联起来,也就是一个标题、一小段摘要和一个超链接,当天的IP迅速降低到几百。我从来不做长微博[i],也很少就自己这条关联微博反复使用转发让更多人看到,基本上属于自生自灭状态。有时候这个插件还会出个故障,没有同步到微博上,于是,那篇博文就会很可怜的在1-200之间徘徊。

这就是无社交不媒体的真实力量。我不太知道中国当今还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媒体不在社交网络上厮混着,至于自媒体,不靠这个基本就没法玩了。这是现实,已经不再需要数字佐证了。

但这件事总让我觉着有些怪异,新闻当然传播得越快越好,但也有很多东西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品读的。事实上,个人主义之所以起源于西方,有一种解释就是西方大规模的学校制度实施得早,而阅读是一项很私人的行为。除非天才或行为主义,但凡条件许可,哪有人在闹哄哄的街市上做严肃阅读的。

我一点也不否认我是一个GR的死忠。第一个原因在于,我要看的博客实在太多,而博客的更新频率不好把握,RSS推送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不再需要频繁上人的博客站点看看有什么更新。另外一个原因在于,GR的阅读环境很“私人”,虽然它有一个分享区,但你可以不去看。基本上我在看GR里的东西时,就是和写作者对话,与旁人无涉。

GR以前准备了两个功能按钮,一为收藏,二为分享。我觉得GR的产品经理非常清楚的是,这两个行为代表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收藏就是纯为阅读者自己,是向内的,但分享是为了阅读者的所谓朋友,是向外的。一个是真正的对此文的需要,一个,则有很强的作秀感。

社会学家戈夫曼有一个“拟剧理论”,这个理论通俗点说就是人生如戏,我们都在扮演各种角色。戈夫曼认为,每个人在一个特定的场景里都有前台和后台。比如教师辛辛苦苦地备课就是他的后台,第二天跑讲堂上行云流水脱稿大谈就是前台,但他一般不会让学生看到他为了行云流水而付出的苦哈哈的努力。我套用这个理论,GR的收藏就是后台功夫(其他人不知道),但分享就是前台功夫,老实说一句,有很多人分享并不是他真仔细看过了这篇文章,而是去彰显他的品味——我是看这种文章的。

前后台搞错是要惹乱子的。一位颇有些名气的主编有一次在微博上就不慎了一把。他在微盘里看到一个不雅视频的种子,我估计他本该点击直接下载,不料一不小心点了个下载且分享,数十万粉丝都看到了他下载一个不雅视频,数分钟后,主编赶紧删除分享微博。这就是收藏和分享的本质区别。[ii]

GR关闭后,GR的前产品经理Brian Shih在Quora上披露“2008 -让我们放弃去构建OpenSocial。2009 -让我们放弃去建立BUZZ。2010 -让我们放弃去建立Google+。”其实,GR的上一次大变动就是把收藏去除分享打通Google+。谷歌的确意识到“无社交不媒体”,但也许它搞错了一点,GR是一种阅读工具,而不是新闻媒体。

但你也不能责怪谷歌什么,商业上GR没有盈利点,很难支撑下去。从大局来讲,搜索引擎原来起到的是一个媒体功能,为了避免被Facebook压过而成为附属(看看今天中国媒体和微博之间的关系就知道了),谷歌迫切要集结一切力量来运作它的社交网络。而社交的核心却是:外向作秀,而非内向私行为。

一个现实社会,每个人都需要扮演,同样,一个网络社会,也要给每个人扮演作秀的机会和可能,无此不成社交。GR的调性太过内向,即便和Google+打通,总有气场不合之感。

在社交的大旗下,GR就此芳消玉陨,终于2013年7月1日。RSS的确不死,但RSS将为外向扮演服务,而不再是内向私阅读。


[i] 这里要说一下。截止到写这篇东西时(3.19),我的确从未弄过长微博。不过大概两周前我开始测试用长微博,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会提高阅读率。目前来看,似乎不是。当下我已停止这个试用。

[ii] 此段正式刊发时被删除,但此段真得很有趣。在本人微信公号里会配个图,一看便更易理解收藏和分享到底有什么区别。

(本文首发于 商业价值 杂志)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