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红靳东王凯的正午阳光,如今为何要放弃艺人经纪?

摘要: 在充满谜团的影视行业这个名利场中,即使是正午的阳光也会遇到阴影。

在充满谜团的影视行业这个名利场中,即使是正午的阳光也会遇到阴影。

这不,以制作良心剧闻名的正午阳光公开发表业务调整公告,称将取消艺人经纪业务,未来公司将更加专注于内容创作。公告一出,又立即引发包括艺人、粉丝、普通观众在内的一场喧嚣的声浪。

的确,人红是非多,有或明或暗各方利益潜伏其中的影视江湖,无数隐秘的细线牵制其间,聚光灯下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被躲在暗处的猎食者反复反刍咀嚼,参与者自发地开始排演一出真实的以利益为底色的大戏。

具体到有形的个人来看,对正午阳光的掌舵人侯鸿亮而言,取消经纪业务是他早就有的一个念头;对靳东王凯等当红艺人而言,资源多了,要考虑的东西也多了,自立门户也顺理成章。

而更进一层从行业层面来看,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兼备的这种业内常见的“两头蛇”模式,可以说矛盾逐渐暴露,原有产业体制已经无法兼容两种业务共同发展,如何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解决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之间的“囚徒困境”考验着业内人士的智慧。

实际上,放到更广的视域来考察,艺人与原有母公司的聚合分离可以如一般人想的那样用合作与背叛来定义,只是这两个如光滑鹅卵石的词汇在剥去附着在其上的人事纷扰之后,呈现的只是自然界生命体演化的正常逻辑:

从微观到宏观的生命现象都遵循着合作、背叛、再合作这样的模式在演进着。有时候正是背叛者打破僵局,促进了行业的发展。当然一些艺人的出走表面上没有“背叛”一词表达的那么激烈。

断臂逻辑

正午阳光在公告中,简述取消经纪业务的原因是:“面对市场日益严苛的要求和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我们意识到需要把更多、甚至全部精力投入到内容创作中;而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艺人们,也需要更加专业的个人规划与长远的战略布局。”

这一决定对旗下艺人的影响各有差异。对靳东和王凯这样的当红艺人来说,单飞是摆脱了某种无形的束缚,未来的路更宽广。而对于刘敏涛、刘奕君等尚未成名的艺人则影响较大,毕竟他们羽翼未丰,更需要公司资源的支持。

让自己辛苦捧红的艺人选择单飞,如同巴塞罗那俱乐部放走梅西、内马尔,其对原有组织的带来的震荡可以想见。对于正午阳光的当家人侯鸿亮来说,做出这个决定无疑需要很大的胆识与勇气。考量其决策背后的逻辑,既有个人的情怀与使命感,也有资本长袖在背后的舞动,更有行业发展面临拐点的必然。

首先,坚持内容取向是此次决策的主要原因。从侯鸿亮个人来看,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从1996年开始做制片人至今,其专注内容的取向一直未变。其早先曾表露出对资本与市场的天然抵触情绪,2014年,在山影启动上市的前一天,他选择离职,加入没有体制羁绊的市场化公司正午阳光。

之所以能拍出《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爆款剧作,在于他在挑选剧本方面有自己独有的逻辑,而不是考虑去迎合市场;在剧组的前期筹备上,要求没有完整的剧本就不开机。这与很多影视公司把主要精力放在寻找IP与小鲜肉演员上有很大不同。

因此,在侯鸿亮的价值天平上,当红艺人从来不是分量最重的一方,只能根据剧情需要来找艺人,不可能根据艺人来筹划内容。毕竟像靳东这些艺人也是因为《伪装者》等作品才走红的。

其次,当红艺人对公司主业造成了干扰。正午阳光2014年组建经纪业务,至今不过三年时间,旗下艺人十余人,真正的当红明星只有靳东和王凯。从体量来说,经纪业务可说是个鸡肋。但正是这个体量不大的业务,近年在舆论等方面给公司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靳东与王凯两人走红后,两大粉丝阵营之间、粉丝与管理层之间出现了各种纠葛与纷争,而正午阳光被认为在处理公关危机方面缺乏手段,由此给公司影视制作与品牌声誉带来各种负面影响。

如王凯在《琅琊榜》播出后因为性取向问题遭到一波炒作,其粉丝对正午阳光没有拿出得力的公关应对策略平息不良影响非常不满;两家阵营粉丝经常互相比较,认为自己的偶像得到的支持少,在出演剧目上也多有计较。

而且伴随着正午阳光的上升势头,出现了或明或暗的抹黑正午阳光的声音,有说其抹黑《人民的名义》的,有说其雇佣水军黑《孤芳不自赏》的。侯鸿亮等管理层原来只顾埋头影视剧作,不曾想到还有如此多的盘外招,专心影视创作的氛围遭到破坏。此番与麻烦不断的艺人切割,也可以远离是非之地。

但除了这些个人恩怨性质的因素,背后资本的取舍或许是更决定性的力量。对于正午阳光来说,经纪业务本来规模不大,但粉丝的介入导致公司商誉存在很大的风险敞口,这对于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的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投资机构来说是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而正午阳光也正在寻求IPO上市,为减少负面因素做出此番切割也并不意外。毕竟近年影视公司因为明星入股、收购明星壳公司频频被曝光,监管方面也趋于收紧,某些情况下明星成了是非篓子,成为急于上市公司的负资产。而且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今年入股全球最大经纪公司CAA,其在经纪行业也具备了可嫁接的资源。

另外,由于资本的介入,正午阳光制作单越来越长,有开始粗制滥造的嫌疑,其最近推出的《外科风云》与《欢乐颂2》都不如预期,而以精良制作一炮打响的《战狼2》也给管理团队和资本方一个警醒:步伐不能迈得太快否则会扯着蛋,打造精品内容才是王道。

经纪行业基因突变前兆?

正午阳光虽然表面看是主动切割经纪业务,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不如说是一种无奈。他们碰到的也正是业内无解的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的囚徒困境:影视制作总是力图压低演员片酬,而经纪总是希望为艺人争得利益最大化,两者在利益取向上存在冲突。

以侯鸿亮为首的正午阳光管理层都是影视制作出身,长于剧本选择、内容定位等,但对于艺人经纪业务的管理却非其所长。

如前面所述,靳东王凯等艺人走红后拥有的资源增多,其牵涉到的粉丝资源管理半径与管理难度都成几何级数增长,如何安抚粉丝、摆平不同艺人间粉丝的争执与计较,正午阳光的管理团队都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随着矛盾的累积,新旧矛盾互相激发、催生出更多的次生矛盾,导致各种恩怨情仇随着某部新剧的推出而瞬间爆发。

之所以管理难度大,根本上还是因为现有艺人经纪体制的缺陷。早期的演员作为单个人的存在生存环境比较脆弱,尤其是很多艺人都是刚出道的年轻人,要在职业生涯期间走出上升通道,需要强有力的资源支持。此时人脉深厚的经纪人正好帮他们打点一切,除了影视制作,其它工作之外的婚恋、生活等各方面都由保姆式经纪人包办。由此造成艺人对经纪人的某种人身依附。

如2000年知名经纪人王京花带领40多名艺人跳槽华谊兄弟,华谊之后成立经纪业务部门,2005年王京花与华谊解约,带领旗下陈道明、刘嘉玲等多名艺人跳槽到橙天,三年后再次自立门户。

可以看出有势力的经纪人如以前的军阀豪强,自带“武装”形成一个利益团体。这种游击性质的经纪团体对于管理正规的影视公司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一旦利益分配不均就带队出走,给公司股价及商誉带来很大负面冲击。

实际上,从今年上半年影视公司半年报也可以看出,艺人出走对影视上市公司运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唐人影视今年上半年营收1.3亿元,同比减少64.32%;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20万元,同比下降70.94%。其去年的业绩丰收离不开旗下胡歌、刘诗诗等知名艺人的流量号召力。但唐人影视旗下艺人刚走红就出走似乎已成死循环。

刘诗诗去年底与公司合约期满后不再续约,今年初胡歌宣布暂别影视圈出国求学,蒋劲夫则与公司发生纠纷。虽然唐人影视认为艺人经纪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只有10%左右,但旗下连损三员大将,其未来影视剧制作势必受到很大影响。

为了稳住走红的明星,一些影视公司通过股权、经纪约等形式将艺人与企业利益进行绑定,但这种单纯的利益纽带并不牢固,因为这种绑定只认利益大小,不讲人情道德等因素。不像旧时代戏剧界培养行业人才,多是从小由师傅带大,而且各个门派各有自己的风格,帮派家法规矩很严,自立门户也有成形的规矩,如今的艺人在影视公司捧红后可以期满走人,没有那么多道德层面的考虑。

另外,资本扎堆涌入也给他们提供了多种更诱人的选择。有些明星宁可不要原公司的股权,而选择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或公司。如杨幂就是放弃欢瑞世纪近千万元股权激励,还带走部分主打的新生代艺人和湖南卫视平台资源,打造出以其为核心资源的嘉行传媒。

综上可以看出,以往被经纪绑架的艺人如今可选空间越来越大,他们羽翼丰满之后开始探索行业的新路径。

原来附着在影视公司管理架构下的行业体制已经跟不上经纪行业发展的步伐,一方面影视市场需要大量优质的艺人,但是陈旧的培养体系却无法供应足量的人才,造成演员片酬天价现象,一方面分离出来的艺人资源需要找到新的组织形式,以实现商业价值的最大化。

近期部分新型经纪机构探索更专业的要素服务,它们把经纪人原先包揽的各种工作逐一分解,如宣传有专门的媒介专才负责;发行有专门的发行机构,法律签约也有专业的律师行负责。业内人士指出,如好莱坞那样制作机构与经纪业务分离将会成为趋势,影视工业化需要的重程序、重分工势必取代经纪行业旧有的人情为主的管理风格。

出走:一种更高层次的群体合作

正午阳光取消艺人经纪,背后的本质还是人力资源重组的一种新形式。对于内容创意的影视行业来说,人力资源无疑是行业内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与生物演化规律一样,艺人经纪行业也有自己独特的基因,会像细胞裂变一样自我繁衍,艺人经纪会以一种自组织的方式演化。

在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混合的两头蛇时期,双方处于囚徒困境的博弈之中。要解决这种囚徒困境,需要一点宽容的态度,才能和平相处。如果双方总是选择以牙还牙,则永远无法合作。只有“宽容的以牙还牙”,在对错误妥协后才能继续合作。

事实上如生命演化一样,组织演化也是合作到背叛,然后再合作,如此周而复始。侯鸿亮本身其实也是从山影“背叛”出走的一个例子,如果没有以前的出走,也没有正午阳光今天的辉煌。而其与山影的合作也在更高的层次上展开了。

从群体选择的角度看,艺人经纪的出走某种程度上是理性的。有生物研究证实,在过去的几亿年中,在某一被局限的地理范围内生存的蜗牛,与它们分布广泛的亲属种类相比,更容易走向灭绝。但背叛者虽能够在一个群体之内获得胜利,然而在群体层面,由合作者构成的群体却能胜过背叛者构成的群体。

具体到艺人经纪行业,艺人成立工作室或公司短期能够获利,但是要持续性发展,根本上还得与影视行业内其它产业要素充分合作,如此才能给整个行业的繁荣提供可能,否则只能导致行业的四分五裂。

以前影视公司旗下的艺人,是靠直接互惠生存,即“我的行为依赖于你曾对我做过的事情”,而到了好莱坞模式下的独立经纪公司时代,变成了间接互惠,即人们是在一个群体内进行互动,我对你采取的行为,也依赖于你曾经对他人做过的事。

如有人总结的,直接互惠看脸,间接互惠看名:以前调动艺人看人情关系,重脸面;以后艺人流动看别人对你的评价,重视品牌声誉资产,艺人变成如区块链中一个节点,要经过验证才能加入这个网络。

如此,正午阳光与艺人的合作,或许将在一个更高层次展开。

【钛媒体作者:读娱,文/居龙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