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背后:选手身价暴涨,商业价值正在被“趁热收割”

摘要: 广告商对热度正当时的嘻哈音乐人及产业的“谋利”已经再直白不过。

​上个周末,黑豹乐队30周年演唱会在北京工体落幕,在这个被“嘻哈”席卷的躁动夏季里,枸杞与虎牌保温杯所引出的关于“中年危机”的玩笑话,却也让二者恍若完成了两种音乐文化的短暂对接。

6月18号,嘻哈音乐人Tizzy T发微博调侃刚好满10万粉丝的自己宛若“百万富翁”,不到三个月,Tizzy T的微博粉丝数量已飙升至218万,TT甚至在一段视频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这是我第一次演出坐头等舱,太浮夸了”。

而PG ONE也从参加节目前的3、4万粉丝疯涨至351万并频繁登陆热搜到“不好意思了”。《中国有嘻哈》的现象级已无需赘述,在巨大推动力背后,广告商们也纷纷瞄准这些年轻的流量“新秀”,开始了一波波挖掘商业价值的攻势。 

大片献唱、品牌推广,嘻哈选手的商业价值正在被“趁热收割”

嘻哈产业的主要变现路径主要有几种:音乐版权、广告代言及推广活动、线下巡演、嘻哈赛事等。对于多数嘻哈音乐人来说,小众文化、未引起主流市场及媒体过多注意等因素,都是使其仍处于商业变现路径的下游端的原因。

在那时还是非主流的中国嘻哈圈子中,大多数地下rapper只能拿着几千块的薪水在夜店驻场,或者通过巡演、livehouse及音乐节等产业链下游端来完成商业变现。而随着《中国有嘻哈》的节目推出,参与节目的嘻哈选手们几乎是瞬间漂升至商业变现的产业链上游端。

《中国有嘻哈》的人气参赛选手在参加节目后接到的代言、推广与商演活动接连不断。无论是初落上海的Summer Sonic、还是第二季YOLO嘻哈现场,在近几个月的各大音乐节现场,几乎都能够看到这些嘻哈音乐人的身影。就连非六强的小青龙,也因为接连不断的商业活动在三天时间内只睡了不到10个小时。

不久前,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曾透露“《中国有嘻哈》的选手刚开始的出场费是1万,现在已经20万了”,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 LEE也曾在微博撰文透露,个别说唱歌手的出场费,从半年前的3000元,变成现在的30万元。小青龙在接受某杂志采访时提到,自己的出场费翻了100倍。

除了选手身价猛增,嘻哈对主流市场的强烈撞击也体现在如中央国际电视台CGTNAmerican、凤凰周刊、第一财经日报、网易新闻等主流媒体及艺人毫不避讳的欣赏态度。PG ONE不仅微博个人守护榜单第一名是贾乃亮,不久前在杭州的演出现场还吸引到范冰冰与之互动,伴随着《中国有嘻哈》掀起的嘻哈热潮,这一切都真切的发生着。

独立音乐人登上商业渠道的机会为数不多,而能够接到主流广告商的代言及推广活动是这些曾经的地下Rapper无法想象的事情。近日,好莱坞漫威大片《蜘蛛侠》片商钦点PG ONE为电影量身打造主题曲《英雄归来》,并成为《蜘蛛侠》中国区嘻哈大使,另一面,由大鹏执导的《缝纫机乐队》也邀约小青龙与其共同演唱主题曲《塑料袋》,此前Gai与Bridge也曾为电影《心理罪》献唱。

近两年,好莱坞商业大片为了融入中国市场,除了邀请国内流量小生在国际电影中客串角色之外,邀请中国歌手为电影演唱推广曲目也是前些年开始延续的“习俗”。2015年鹿晗因一部《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成为迪士尼官方宣布中国的“官方大使”、《金刚狼3:殊死一战》中林宥嘉演唱《让世界毁灭》、《惊天魔盗团2》中周杰伦演唱《Now You See Me》。

可以看到,好莱坞大片在此之前合作的伙伴皆为流量“小鲜肉”及人气爆棚的天王级选手,而此次《蜘蛛侠》与PG ONE的合作,可以说明,嘻哈在中国看似小众,但其实已是全世界潮流文化的大势所趋。

嘻哈文化已经渐渐渗透90后、00后的生活,这一小众文化分明有向主流发展的趋势。前不久签下吴亦凡做代言人的麦当劳,也集结了TT、PG ONE、小白、VAVA等一批参加《中国有嘻哈》的人气选手推出广告片《我们的嘻哈食光》,从官微转发量来看,推广效果甚好。

此外,欧阳靖与TT为支付宝“无现金城市周”主题推广曲《无束缚》、为今年New Balance举办的“疾速对决”挑战赛代言;PG ONE与雅诗兰黛、《英雄联盟》、游戏《大唐无双》、网易游戏等品牌进行推广及代言合作;TT演唱小米新款手机广告歌,并为匡威进行活动推广。

GAI与李玉刚合作改编嘻哈版《天仙配》为美团七夕推广;孙八一代言农夫山泉维他命水,小青龙代言魅族魅蓝note6 ;VAVA也与京东合作、并切合的融入参赛曲目《女神的新衣》;大笑与Casio、孙八一、小青龙与快手都迅速建立起了合作,据不完全统计,嘻哈音乐人参赛后获得的代言推广活动已经数不胜数。借这一波热度,嘻哈背后的商业价值迅速被资本开采挖掘及变现。

积蓄已久的嘻哈“风暴”过后,谁会是留在风口上的“猪”?

一档现象级选秀综艺的崛起,为选手们带来了巨大的流量涌入,而节目步入尾声之后,选手们又该如何为自己的热度“续劲儿”?如若参见其他选秀综艺,比赛结束后,爆发性的热度总是冷却的十分轻易,如若没有一家制作实力相当的唱片公司,选秀歌手的最后结局往往大部分都是不了了之,并且会随着浪花逐流并很快变成泡沫。

尽管从《中国有嘻哈》中走出的第一波参赛选手在离开节目后,能否在华语乐坛站稳脚跟,将嘻哈文化的热度传承下去很难说。综艺市场不会一成不变,主流元素尚且如此,突然蹿升的嘻哈风暴更是谁都无法预料。

事实上,嘻哈风潮席卷的不仅是中国,国际上亦是如此。今年7月,一向以高逼格形象露面的奔驰找到了音乐录影导演Dave Meyers打造说唱MV,尽管一些人认为rap元素拉低了奔驰的品牌形象。耐克则邀请了说唱歌手George the Poet加入,阿迪达斯三叶草也邀请到包括Higher Brothers 、solo歌手 Joji等嘻哈大神团队打造原宿风宣传片。

事实上,近两年来,伴随着嘻哈文化的全球化趋势,中国也陆续诞生了一些嘻哈厂牌,以普普文化和比达传媒为首的嘻哈内容运营商也陆续完成融资,爱奇艺、优土等各大互联网公司正在进一步布局。尽管一些公司尚不足以称为厂牌。在这些布局嘻哈音乐的厂牌之中,最为被大众熟知的摩登天空旗下嘻哈厂牌MDSK也早已在今年三月签下了pgone所属的红花会。值得一提的是,红花会成员已经占据了《中国有嘻哈》节目六强选手中的三个席位。

随后,Tizzy T签约摩登天空旗下嘻哈厂牌MDSK 、GAI加入了《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的公司、VAVA在2014年就与绎龙盛世文化传媒公司签约做音乐,黄旭和艾福杰尼则继续坚持自己独立厂牌的巡演和宣传。红花会成员艾福杰尼也曾在节目期间透露,他所在的沙漠兄弟组合,如今有4家公司都想签下他们。

小青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毫不避讳自己对将来的打算。“计划回云南换工作室的设备,再签个公司做音乐,我先要有钱,有工作室,有了公司才能更好地做音乐。”显然,对于这些嘻哈音乐人而言,在爆红之后能够留下来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不仅是“钱”,而是终于有能力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广告商对热度正当时的嘻哈音乐人及产业的“谋利”已经再直白不过,而当嘻哈“风暴”过后,可以预见的是,大家都嗅到了嘻哈产业崛起的商机背后,这段相互需要的关系,也要建立在仔细挑选与谨慎匹配之上。不要一味眷恋风口不放手,毕竟一个行业所需要的健康发展,一定不是建立在大起大落形态下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3

  • 嚼着吃的伯珏咖啡 嚼着吃的伯珏咖啡 2017-09-06 14:39 via weibo

    艾弗杰尼是红花会的?一看就没有看过节目吧

    0
    0
    回复
  • 王原力 王原力 2017-09-06 10:48 via weibo

    艾福杰尼也是红花会的啊?我一直以为他和黄旭就是独立出来做沙漠兄弟的,红花会的不是只有那个搞CP的吗,TT是摩登的

    1
    0
    回复
  • ricardkaka ricardkaka 2017-09-06 10:29 via weibo

    本来就是这样,不管是不是真diss,至少这节目让全社会都在讨论rap,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选手们也是各取所需,没什么指责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