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监管之剑将落,政策之风吹皱“一池泡沫”

摘要: 尽管政策之风已经吹起,但ICO平台的回应与表现却各有不同,ICO依旧如野草般生长。

8月30日,国内知名ICO平台ICOINFO发布通知称将暂停一切ICO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与之相应是数字货币交易网站全线飘绿,聚币网、币久网、火币网等网站出现代币价格集体下跌。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是由监管引发的恐慌。此前,北京市金融机构、央行、证监会、银监会等均组织闭门恳谈会,商讨ICO的监管之策,知情人士透露政策风向趋于“从严监管”。

自今年4月开始,ICO呈现爆发式增长,作为ICO通用“货币”的比特币暴涨至3万/枚。然而,监管重拳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何时会下落,也不知是会横扫一切,亦或只是一个“紧箍咒”。但不管如何,新的风向给蒙眼狂奔的ICO兜头浇下了一盆凉水。

平台暂停业务,代币价格集体下跌

8月30日晚间,知名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平台ICOINFO 发布《ICOINFO关于暂停ICO业务的公告》称,“暂停一切 ICO 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

公告指出,暂时停止新项目 ICO,对于已经成功参与项目的用户可按照相应项目方的既定进度如期获得代币,并于项目方允许代币转移的时间之后转移获得的代币,此外,提币功能将按照原定开发进度于 9 月 5 日 10:00 准时上线,在此之后可正常进行提币,业务暂停期间,充值功能将会暂停。

记者注意到,此前正在进行中的两个项目UIP和CCC虽然并未到预计时间,但已直接显示“目标达成”。

与之相应,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出现“大变动”,交易代币价格集体下跌。《IT时报》记者统计发现,在聚币网人民币交易区44个代币中,有41个出现下跌,其中18个跌幅超过了10%;在创新实验区的13个代币中,有11个出现下跌,其中10个跌幅超过10%,最高跌幅的是玄链(XNC),直接超过了20%。而一度创造增值神话的量子链,跌幅也超过了15%。

同样的情形在币久网上也有出现,在该交易平台的人民币交易区,27个代币中有23个出现下跌,其中飞币跌幅逼近20%。而在火币网,以太经典(ETC)和比特币现金(BCC)均出现下跌。

“这是由监管引发的恐慌,下跌实属必然,目前来看只有比特币、莱特币等相对坚挺,新币会普遍下跌,”业内人士分析:“政策趋紧势必造成一部分人抛售,但虚拟货币是真的重蹈2014年~2015年的比特币行情还是临时性下调还不太好说。”

2014年前后到2015年,比特币曾经历了一场从8000元到900元的暴跌,引发市场震动。

通往“财富”之路将被截断?

“我投资的一些ICO项目,像量子比、蚂蚁币、Tenx价格都下跌了。”币圈资深玩家张勇(化名)30日夜晚向《IT时报》记者表示,此前他还曾兴致勃勃地向记者讲述他的投资之道,“投了不少,几乎都成倍增长,币安十五倍,小蚁也几十倍,有些还没上交易所,但只要不是圈钱项目,基本没有破发亏钱的。”

和张勇一样最初持积极心态的还有玩家祝越(化名),而他也的确实现了“一夜暴富”的梦想,他告诉《IT时报》记者,今年6月,他投资了几个ICO项目,到8月份,资产已经增值了4000多万元。

然而,突然的变动让张勇产生一丝担忧,“虚拟货币的未来不确定性太大,主要还是政策风险,企业随意发放有特定价格的币是国家所不允许的”。他表示,目前圈内朋友都在等央行出台电子货币,然后区块链项目和央行电子货币整合,那或许会是区块链行业的春天。

“长期来看,整个行业会越洗越健康,不过未来虚拟货币会以怎样形式存在还不好判定,但监管风向无疑已经开始影响了整个行业。”张勇表示。

孙泽宇最近多了一个头衔,无引力ICO基金创始人,从一个炒币者到比特币从业者,再到ICO基金创始人,孙泽宇一直都在数字货币的风口上创业。现在孙泽宇的主要工作是筛选出有前景、优质的ICO项目,进行投资,平均每周要看六七十份项目书,孙泽宇坦言,靠谱的ICO项目不多。

孙泽宇早在2014年便开始接触类似的项目,当时只是觉得这种投融资方式有趣的他,并没有想到日后ICO的火爆。对于未来可能的监管,孙泽宇也十分关注,“鉴于ICO的本质,一刀切会更不好监管。放在沙盒里,做一个ICO的标准,在标准体系下进行监管,做好风险提示,个人认为是可取的方式。”

此前,据其他媒体报道,8月18日上午,央行金融市场司组织专门会议商讨ICO监管方案,证监会、银监会多个主要司局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代表均出席会议,监管层在此次会议上酝酿了一系列可行性方案,包括:控制ICO规模,加强信息披露,监督募集的数字货币,发布投资风险警告书等。如果发现大的风险,监管甚至会暂停所有ICO行为并加以整顿。

据火币网相关人士介绍,在其董事长李林参与的一次ICO会议上,北京市金融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明确表示要从严监管,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凡是管别人钱的活动都应纳入监管,ICO也应该纳入监管。”

有人停业观望,有人继续经营

尽管政策之风已经吹起,但ICO平台的回应与表现却各有不同,ICO依旧如野草般生长。

8月29日,记者打开ICOINFO平台上正在进行的两个项目,其中UIP未来版权在显赫位置发表声明,为了配合国家政策及地方监督,团队内部讨论后决定将通过ICO募集的所有BTC/ETH/EOS等数字资产进行冻结直至团队交易平台进入公测阶段,才会根据项目进度分段解锁,解锁情况和资金使用情况将会定期上报,接受有关部门监管。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币圈人士表示,该项目团队的声明正是对监管的一个回应,“想取信于投资人”。

记者注意到,UIP项目的公开信息中提到了两家公司,赣州链娱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链娱(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可查询,赣州链娱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11日,链娱(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2日,而该ICO项目上线的时间是8月26日,也就是说从成立公司到ICO上线仅仅只有20多天。不过随着30日晚间ICOINFO暂停业务,该项目也提前宣告融资结束。

然而,从整个行业来看,对政策的回应似乎还在缓冲与观望之中。截至发稿(8月31日),记者查阅了ICOINFO、ICO365、ICOAGE等多家主流ICO平台,发现发布类似上述声明的项目并不多见,许多平台也依旧正常经营。

ICO365官方网站首页仍旧主推新项目星云链,并明确告知8月28日晚上7点开放锁定,9月8日晚上7点开启ICO,此外借贷链也在火热进行中,波场(TRON)在九天之后也将开始众筹。

17ICO平台则回应称,“我们会继续跟进政策动向,但平台具体怎样调整,现在还说不准。”在其官网也可以看到传家币(FHL)正在众筹之中,而深房链(SHT)正在预热等待开始。

ICOAGE创始人龚鸣则向《IT时报》记者表示,暂时没有了解更多的政策消息,也没有接到相关政府部门的通知。

至于ICO17,在其官网上可以看到,连麦世界(MLT)、语戏(COM)和STC等ICO项目正在进行之中,阿尔法币和IC(创新链)也即将开启ICO。此外,RenRenIco保持着正常运营。

从此前对比特币和P2P行业的监管措施来看,ICO平台将是政策落地的直接对象。目前,平台都声称对上线的ICO项目会进行资料审核,包括团队、技术和商业模式,并依据项目不同而收取相应费用,一般为项目众筹总额的2%—3%,其中,17ICO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上线项目还需要向平台交5000元保证金。但在不久前《IT时报》所做的一次调查中,很轻易地便证明了一个ICO项目中存在的种种漏洞,而平台对此一无所知。

有人不乐见,有人希望快出手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策监管,圈内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玩家杨济(化名)表示:“监管应该出手而且必须出手,最好送一些人进去,因为有太多项目恶意圈钱。”

也有不少投资人对监管很排斥,认为“市场会慢慢淘汰垃圾项目。”一位投资人直言现在没有爆雷,但也许一监管就会马上爆雷,大家都要亏,“监管来了肯定要暴跌。”

ICOINFO的业务暂停是否是政策旋风的肇始呢?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其将20多天完成从公司成立到开启ICO整个过程的项目提前中止,或许是缓解这股热潮的先锋之举。

“公司刚刚注册,这在圈内不算什么,很多团队都是临时凑起来的,连公司都没有。更可怕的是,很多项目没有任何实质进展,仅仅是发一份白皮书,融到钱,再上交易所交易,甚至不用上交易所,场外交易圈钱,圈完钱就散伙,”上述不愿具名的币圈人士表示,很多白皮书连数字都算错了,吹得天花乱坠,让人看不懂,就是为了骗,这在圈内被称为“炒空气”。

在投资人眼中最著名的空气项目是“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PressOne项目,PressOne项目没有白皮书,而项目方给出的解释则是“不用提供白皮书,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没几个人看。”而最终PressOne募集到1.25亿美元,李笑来也因此被质疑“拿空气融资”。

在ICO的游戏规则里,资产增值多少,倘若无法变现,都只是一串数字。ICO项目发行的代币如果无法到交易所交易,投资人是否只能掌握永远无用但永远存在的Token(代币)?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还有场外交易这块自留地。“项目不能上市也没事,可以利用场外交易变现,实际上,只要找到接盘侠就可以。”祝越坦言。

据火币区块链研究中心统计,今年上半年ICO全球总的投资额为18亿美元,其中中国ICO投资额接近26亿元人民币,占比达21%。更多的投资人正在进场,玩家已经由币圈人士拓展到普通投资人,这些新入场的投资人,被称为“嫩韭菜”。

祝越是一名坚定的数字货币拥护者,但长期浸淫在这个圈子让他快速看清了ICO的市场泡沫, “虽然目前看起来在这个圈子里投资的人资产都在增值,但是这个泡沫过去之后肯定是一地鸡毛,留下痛苦的投资者买单。”

做好监管,把握尺度 既不神化,也不妖化

ICO该不该管?怎么管?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表示,应该出台一些监管细则,但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直接取缔,因为区块链的技术应用未来还是很被看好的。他认为,由于行业涉及大量的小投资者,如果不监管将来出现类似P2P骗局的概率极高,所以一定要有监管,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搞审批,更多强调的是信息披露,让人们在投资之前能够更加了解项目、团队和技术,在投资之后能够了解资金的去向,确保这个项目不是骗局。

原第一财经评论员,经济学者张晓峰则持不同看法,他认为最好的态度是不要监管,因为政府不是万能的,对于传统行业政府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准确的预判,但对这种新兴行业则可能预判不足。“区块链行业不是由传统的经济因素叠加出来的结果,所以最好是谁都别去管它,至少在它体量还不那么大的情况时,不要过早、过度监管,只有让市场去教育市场才能促使新兴行业更好地发展,包括对投资者的教育。”他认为,事前不制定条框,只需定一些原则,比如不允许空气币、站台币出现,事后做好监管,再用普适性的法律和道德原则管理这个市场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法律人士认为,监管风向趋严是因为ICO这种新兴的投融资方式风险较大,“ICO与非法发行证券有相似之处,但是不同之处在于投资者获得的并非股权而是虚拟货币,难以直接认定为非法发行证券,但是有可能以非法集资进行监管,”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发生了恶性事件,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不排除监管方面有可能会一刀切,严禁ICO。

否则,对于ICO,可能还只是进行规范,目的在于促进健康发展。监管部门进行规范的具体角度很多,比如要求设置一定门槛,并规定平台需要履行相应的管理责任和义务。

互联网金融法律专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认为,ICO实质上就是生产智能货币并销售的过程,不该被神化,也不该被妖魔化,“我和团队研读了约80份白皮书,部分项目确实有创新含金量,有相应业务背景的人挑大梁,但多数项目仿照美国硅谷的‘陈谷子’,内容一模一样,某些项目没有基本常识,把参与人当‘肉鸡’博傻。”

肖飒认为,在最大法律风险的“刑事打击圈”,ICO中不良行为可能会涉嫌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洗钱罪。目前来看,我国行政法及相关标准没有对智能货币交易平台和ICO发行平台进行反洗钱的强制规定。

在未来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进行修订或司法解释更新中,对于智能货币及发行原生代币等方式将给予具体列举,因为实践中域外确实有类似案件发生。2014年1月美国警方拘捕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人施瑞姆,其被控协助他人将现金换成比特币。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则表示,数字货币没有得到国家的认可,未来的价值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很高。以数字货币作为筹资项目标的,如果符合了《证券法》确定的“200人以上”或者以公开方式进行募集,都会构成非法发行证券的违法行为,“涉及股权和筹资的,应该由证监会监管。其他金融事务,由人民银行负责监管。”(本文作者为汪建君 许恋恋,由IT时报授权钛媒体发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1

  • 王糈 王糈 2017-09-04 17:48 via pc

    今天所有代币全部暴跌。。。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