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里的京津双城记: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摘要: 北京天津,两座相聚百里的直辖市,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俗话说:京油子卫嘴子,两个城市迥然不同的性格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其中就包括了北京足球和天津足球多年的恩怨情仇。

 

北京天津,两座相聚百里的直辖市,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俗话说:京油子卫嘴子,两个城市迥然不同的性格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其中就包括了北京足球和天津足球多年的恩怨情仇。

体工队时代的不徇私情,职业联赛开始的新仇旧恨,再到09年工体的看台冲突导致双方球迷的水火不容……15年天津爆炸促成两方的冰释前嫌,两个城市最敌对和仇恨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两家当年说一不二的国企已是今非昔比:

中赫已经成为了国安的新金主,泰达则是王小二过年,反倒是新涌出的民营土豪权健改变了京津足球两级的格局,成为了当下的“红人”。

120公里的距离,开车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天津人和北京人文化心理之间的距离,却比这120公里要远得多。

1949年前北京的城墙城周四十里,高三丈三尺五寸,有九个城门;而天津城,城周却只有九里十三步,高三丈五尺,只有四个城门。城区的大小、城墙的高矮和城门的多少倒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北京人把城墙看得十分神圣,而天津人从有城墙那一天开始,就没把城墙看做一回事。

雪后的北京明城墙

北京是首都,皇帝一言九鼎,一句话可以让人升官,也可以让人丢官丢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北京人很少会直接地、过分地得罪周围人,保不齐哪天人家发达了就会回来整你。看过大事太多的北京人,不得不多留心眼,和谁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谁都不过分地亲密,谁都不得罪。发现风向不对,马上转舵,来个好汉不吃眼前亏。

外地人看北京人这么事故,这么油滑,于是就生出了“京油子”这么一个称号。

天津是北方的一个重要的商埠码头,既有陆运,又有河运、海运,自古以来比较发达的就是商埠文化和码头文化。天津卫是京城附近最大的码头,贸易发达,生意人多,能说是第一生存技能,全凭一副伶牙俐齿发财的天津人给其他人就留下了这样一个深刻的印象。“卫嘴子”这个称号,自然而然就叫开了。

天津的老码头文化

早年间,北京人看不起天津人,天津人也看北京人不顺眼。北京人说天津人,有一个经典的段子:

天津人到北京,向北京人问路,大嗓门:“大爷,跟您扫听个路。介地南门怎么走?”

北京人听着就来气:“没有地南门,有地安门。”

天津人听着更不高兴:“唉,‘南’跟‘安’不是一个音儿吗?”

“就是,可它在天津是一个音儿,在北京就不是一个音儿了。”

北京人到了天津,看着什么都别扭。头一遭,没有一条正路,天津的路倚河而修,不求纵横规范,只图便利通畅,弯弯绕绕,不管北南西东。北京人逛天津,找不着北,草根文化把皇城文化绕迷糊了,让习惯了正南正北的北京人彻底懵圈。

新中国建立后,北京和天津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北京成了国家的首都,天津也成了直辖市,二者的位置和关系一起变了。就算是北京人不出城,全国各地的人也都开始往北京涌来,如果说过去是九条大河决定着天津人的生活,那么如今就是五湖四海一起决定着北京人的生活了。

传统固守不住了,也没有必要再固守了,北京成了国家的中心,也成了时代的潮头。

也正因为如此,两个城市私下的较量自然少不了,尤其是在体育层面。体育比赛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两个城市的对立和仇恨在赛场也不逞多让,两个直辖市谁都不服谁,天津人看不起北京人所谓的皇城傲气,北京人看不起天津人的油嘴滑舌。

职业联赛伊始,北京国安对天津三星占据全面上风,两队成绩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20年后人们更多想起的还是施廉志飞踹高峰肚子的那一脚和一句所谓“我要想废他早就废了”。

火药味十足的京津德比

直到99年,前国安老帅金志扬入主民园,改变了京津交战的格局。99年天津首胜国安,2000年首都球队聘请了俱乐部历史上首位洋帅,来自前南的乔力奇,但老头火爆的个性和满嘴污言秽语让整支球队陷入低谷之中,联赛第二轮,天津做客国安2:1取胜,拿到了职业联赛在北京的第一次胜利。

赛后,国安球迷爆发大规模抗议无能的南斯拉夫人,这位老帅最终在三轮之后就交出了教鞭,灰溜溜的离开了北京。

经历无数足坛风浪的金志扬

那个年代,远征还不存在,球迷间的对抗更是罕见,两支球队的战绩在进入新世纪后出现了一个反转,国安长时间位居中游,而泰达经常还能压过皇城球队一头,这让两个队每次交锋的火爆程度愈演愈烈。直到2009年的6月13日达到顶峰...

那可能是一次载入京津德比历史的一次对话,从赛前一周开始,两队球迷大规模的叫嚣互呛就出现在论坛和贴吧上,比赛当天,天津球迷远征军超过1000人来到工体,创历史之最。大格里菲斯的进球让国安赢得了这场榜首大战,但是比赛场内更精彩的是两队球迷在场外和看台的较量。激光笔,绿色玩具,肉包子,烧球衣,能想到的“武器”双方全部出动。

这场比赛的火爆同样延续到了10月的的天津,塘沽(现滨海新区)泰达足球场,北京一干远征球迷到达球场后被直接带入地下室封闭至比赛结束才被放出,而笔者当时隐匿在天津球迷中间,提心吊胆的看完了一场闷平。

相比较半年前官方的无预警,这次天津赛区拒绝国安球迷成规模的进入球场的做法避免了双方的大规模冲突,但也使双方在未来6,7年的联赛中拒绝接受对方球迷组织远征成为了常态。

直到2015年天津发生812爆炸,国安球员球迷一起发起为天津打气活动,两只球队和球迷间结下多年的量子才算彻底消融。将近8年之后,两支球队的球迷终于可以再一次远征对方的主场,不再有谩骂和攻击,有的只是一起长大和变老的惺惺相惜。

传统势力示微,新势力快速崛起,如今的足坛已不再是传统国企的天下,中信集团让出了20年国安大当家的位子,泰达集团旗下的天津队多年来积弱不振,内部问题重重,年年深陷保级圈,而天津另一只球队天津权健在资本和金钱的旗帜下一跃而起,成为京津体育圈新的红人,也让同城的泰达球迷不断倒戈。

两个城市间的足球硝烟几乎偃旗息鼓,如今的京津,缺少了恩怨,多了一丝温情。就像欧阳锋和洪七公两个武林高手,在斗了一辈子之后也会感慨那段逝去美好的时光,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大周末的,我们请您来聊一聊:

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京津德比”?

现今国内足坛,最水火不相容的又是哪两支队呢?

 

【钛媒体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 www.ecosports.cn,微信(ID:tiyuchanyeco)】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聚合优质的体育产业内容与人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