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和铃声下载等C端赚钱模式被摧毁,音乐人的新财路变得遥不可期

摘要: 成名后的音乐人并不缺乏生存能力,其变现方式比较多元化。现在的问题是,真真正正花心思去创作好音乐的人却并没有好的生存方式,新人也亟待有平台能够助其发光发热。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尼古拉·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一书曾火到脱销,今年电子工业出版社又出了该书的20周年纪念版,定价一下子涨到了68元,几近于原版的4倍。

曾经看似遥不可及的“数字化生存”状态,如今已成为主流的生活方式。CNNIC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4.3%。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不仅是便利、娱乐、虚拟、财富,对于某些行业而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就是“饕餮怪兽”,而音乐行业更是被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给冲击的七零八碎、摇摇欲坠。

音乐人曾经也有过非常辉煌的历史,就算不开演唱会,仅唱片和铃声下载就能获得不菲的收入。1991年,张咪的专辑《公关小姐》销量超过500万,2000年,销量破百万的歌手亦不在少数,华语唱片销量历史排行榜里面,Beyond、周华健、张惠妹、刘德华、郭富城、黎明等人的销量都超过千万张。杨臣刚曾透露称,《老鼠爱大米》一曲为公司带来的1.7亿的收入,另外,唱《等一分钟》的徐誉滕、唱《丁香花》的唐磊等网络歌手也都依靠铃声下载收获不少。

但到了2013年,整个唱片业已经惨不忍睹,乐评人邹小樱在知乎上透露,“2013年度星外星内地流行唱片销售排行榜”里,曲婉婷《我的歌声里》才卖到3万多张,至于独立音乐人,2014年能卖500张唱片就不错了。

铃声下载,火的时间更短,很快就消失在历史的舞台。

唱片和铃声下载这两个来自C端的收入方式被摧垮,音乐人就相当于断了财路,而新的财路似乎遥不可期。

有意思的是,尽管传统音乐行业满目苍夷,但喜欢音乐的人并没有减少。截至2017年6月,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5.24亿,系互联网应用里用户规模和使用率排名第五的应用,比网络游戏、网络文学的用户规模、使用率都要高。

一面是主营盈利方式被摧毁,一面是行业用户量越来越大,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是音乐人没找到数字化生存方式?还是音乐行业规则建立不够完善?亦或是用户不愿意付费呢?也许,这些因素都有。不过,现状就是,音乐人的消费对象在变得互联网化、移动互联网化,须知,潮流是不可阻挡的,诚如诺基亚的塞班无法阻挡Android机和苹果的iOS一样,面对数字化,音乐人应该想的是,如何在数字化时代生存。

在线音乐平台对音乐人的扶持

随着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发展,除了向下拓展用户、下载量、留存率、活跃度等外,对于产业链的上游,在线音乐平台也在不遗余力地推动,比如正版化,当前几大主流的在线音乐平台都在走正版化,如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等,正版化是行业能够正向发展的前提。

不仅在建立行业规则方面,在线音乐平台对产业链上游的推动还包括发起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以帮助更多原创音乐人推出更多好音乐以及在数字化时代生存。

2014年5月5日,虾米音乐推出了“寻光计划”;

2015年4月,QQ音乐启动“新声•力量”计划;

2015年9月16日,酷狗音乐宣布推出“亿元音乐梦想基金计划”;

2015年9月8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启动“理想音乐人扶持计划”;

2015年10月28日,QQ音乐宣布推出平台开放策略;

2016年11月22日,网易云音乐在北京宣布启动名为“石头计划”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

2017年1月,网易云音乐宣布向所有音乐人开通赞赏;

2017年5月3日,虾米音乐宣布启动“寻找未曝光少年” 的寻光计划II;

2017年7月24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启动腾讯音乐人计划;

2017年8月26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MAO Livehouse上线了网易云音乐人沙龙第一季,主题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

从时间段来看,在线音乐平台对音乐人的扶持始于2014年,最密集的就是今年。据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介绍,有86%的音乐人不知道怎么推广自己,所以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沙龙也是真正帮助音乐人解决实际问题。

为何在线音乐平台会热衷于扶持音乐人呢?

第一,差异化竞争。相对于已知的音乐市场而言,通过扶持音乐人能够挖掘出更多未知的市场,既能帮助音乐人成长,还能扩大平台的影响力,跟其他平台也能产生差异化竞争,比如网易云音乐就是通过不断地扶持原创音乐,一举成为国内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

第二,向产业链上游进军,扩大平台在产业链上游的话语权。如果仅仅只是通过向唱片公司购买版权后再做分销,意义并不大,也很难做到盈亏平衡,渠道价值是有限的。通过扶持原创音乐人,是可以成为具体案例的,再通过具体的案例吸引更多的原创音乐人在平台上上传音乐,当众多音乐人都把这个平台当做主要的音乐发布平台,生态的基本环境就形成了。丁博介绍称,目前有4万人入驻网易独立音乐人平台,上传的原创作品超过80万首。

第三,反哺用户。对于用户来说,未知的乐趣比已知的乐趣更大。在线音乐平台通过扶持原创音乐人,可以挖掘出更多未知的好音乐、好歌曲,而这些正是用户所需要的。赵雷在《歌手》上因一曲《成都》而爆红,实际上在赵雷爆红之前,其名气的聚焦点出自网易云音乐平台,赵雷新的数字专辑《无法长大》销量在网易云音乐上超过22万张,比QQ音乐、酷狗等平台的销量均要大。类似于赵雷、谢春花、陈粒等音乐人实际上都有不少用户喜欢,若非被网易云音乐挖掘出来,用户可能很难听到这些不错的音乐。

音乐人是音乐的“根”,没有对音乐人的创作,便很难出现更多的好音乐,扶持音乐人也是扶持平台自己。

音乐人需要什么?

在当下这种数字化时代,原先的“发布会、打榜、上通告、做活动、上营销”等打法已经不实用了,在线音乐平台真金白银的扶持确实是音乐人们需要的,但音乐人们需要的并不仅是资金上的扶持,而且就算数亿资金扶持下去,分到每个人音乐身上的,也并不多。除了钱之外,音乐人需要什么呢?

1、持久的影响力。类似于赵雷这种一夕爆红的情况,当然喜闻乐见,可音乐人的职业生涯是漫长的,不能期望每个人、每次都是爆红,而且,对于新兴的原创音乐人来说,要想从众多音乐人之中脱颖而出实非易事,互联网讲究的是头部效应,即越是头部的人越能获得更多资源,越是能够赚得更多的钱,而越是尾部的人,越是难有出头之日。QQ音乐上数字专辑畅销榜累计排行榜里前十名,都是知名歌手,如周杰伦、李宇春、鹿晗、Bigbang等。

影响力要如何被释放,作为音乐人,首先要自己的作品被“可视”,否则,只会成为数千万版权库里的“无名小草”被湮没掉。

只有听的人足够多,影响力才会被逐渐释放出来,而持久性,得靠运营能力。

2、平台的社交能力。社交网络为音乐人带来的不仅是影响力,还包括与粉丝零距离交流的机会,没有社交关系沉淀的话,音乐人与粉丝就是分离的,很难产生一鼓作气的凝聚力。网易云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等平台都不同程度的包含有社交能力。

不同于微博、微信这类通俗类的社交网络平台,在线音乐平台的用户更为垂直、更加精准,对于音乐人而言,这个价值还是蛮大的。

成名后的音乐人并不缺乏生存能力,其变现方式比较多元化。现在的问题是,真真正正花心思去创作好音乐的人却并没有好的生存方式,新人也亟待有平台能够助其发光发热。

从一种生存方式到另一种生存方式,过程必然是很长且痛苦的,有人适应,便能发大财、赚大钱,有人不适应,便只能唉声叹气、自怨自艾,诚如当年的网店一样,目光敏锐、行动力强的人早就发家致富了。

尼采说:“没有音乐,生命是没有价值的。”我相信,我们所有人对于音乐都是热爱着的,也希望音乐人们能够体面、光荣的生存着,数字化时代,音乐在变化,音乐人也需要进步。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郭静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郭静
郭静

自媒体人,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QQ1468025954

评论(3

  • 陆一夫if 陆一夫if 2017-08-29 11:24 via weibo

    现在版权意识比以前好多了,一些热门歌手的新歌都是付费订阅,他们的收入不会差的,淘汰的是那些不务正业、不生产好歌的“歌手”

    0
    0
    回复
  • cloudwith北川 cloudwith北川 2017-08-29 10:59 via weibo

    直接后果就是音乐人不愿意创作新曲目了。。。。

    0
    0
    回复
  • 暮色曙光baby 暮色曙光baby 2017-08-29 10:52 via weibo

    包装出来的参加节目开演唱会接广告有的是钱,只是原创的倒霉而已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