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杠杆”到底是怎么帮助美图实现正毛利,还暗示了其盈利潜力?

摘要: 对于美图来说,我认为盈利确实不必操之过急,关键还是要打赢短视频之争和全球化扩张这两场战役。

钛媒体注:工具型产品专业制造者美图公司,上市后表现,尤其是其盈利能力,一直备受瞩目。

8月24日,美图发布2017年半年报。尽管蔡文胜也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反复强调“美图不是手机公司”,而且美图给未来找的一条路——发力人工智能,但不可否认的是,真正让美图赚钱的就是其智能手机业务。那么,这部分业务的盈利代表着什么?钛媒体作者柳胖胖通过分析美图的“经营杠杆”,对这家公司的盈利前景提出了预测。以下是作者的分析:

一、互联网服务收入实现正毛利,占比大幅提高

几天前,美图发布了它的2017半年报,总收入同比大涨272.3%、环比涨119.5%,这倒还是其次,真正亮眼的是其互联网服务及其他部分于IPO以来首次实现正毛利,达3891.8万元,毛利率为15.8%,而去年同期这个部分的业务还是亏损状态。

美图的核心业务主要有两部分,一是智能手机,二是互联网服务及其他。在之前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图的智能手机业务尽管规模不大,但一直是正毛利的赚钱业务,而互联网服务部分则持续地在烧钱做用户。

从财报中可以看到,这部分业务之所以能够扭亏为盈,是因为在其收入快速增长的情况下,成本并未随之大幅度增长,通过这种强劲的“经营杠杆”,美图实现了互联网服务的正毛利。

当这部分业务开始盈利后,美图离招股书中承诺的整体盈利,其实已经很接近了。2017上半年,美图经调整的净亏损只有3320万元,同比下降了87%。

二、何为经营杠杆?

这种现象在互联网公司身上尤其常见,在其累积一定的用户量之后开始的商业化过程中,收入的增加一般不会伴随成本的增加。随着商业化程度不断加深,营收大幅提高但成本不变或者小幅提高,公司的利润就会随之不断加速增长。

今年开始,美图提高了其互联网业务的商业化程度,大幅增加广告和付费道具的售卖,使得这部分的收入大增762%至人民币2.47亿元。这部分业务最重要的两个成本,分别是带宽及存储成本和视频内容监控费,并没有像收入那样迅猛增长。财报披露,这部分业务的总成本仅同比增长了230.7%,至人民币2.079亿。 

打个比方,美图每多卖一轮100万的广告,并不会大幅增加带宽之类的成本,因为可能只是把某个广告位多卖了一次而已。而付费道具的收入增加,主要是因为付费用户数以及ARPU值的增加,这同样也不会增加多少美图的成本。

总的来说,美图用仅增加了230.7%的成本,换来了增加762%的收入,这就产生了经营杠杆,使得该部分业务的收入渐渐超过成本,实现了正毛利。如果美图能够继续维持这样的经营杠杆,那么它将肯定会穿过盈亏平衡点,实现净盈利。

三、什么样的公司具备好的经营杠杆?

在Facebook、Twitter和Snap上市的时候,公司远未盈利,它们要么是正在全力做用户而未开始商业化,要么是商业化程度不深还仅仅只是个开始。但从下面的数据图表中,我们可以观察到,是否具备良好的经营杠杆,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尤其是商业化成效,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注释】

•Daily Active Users:每日活跃用户(百万)
•Revenue per User:单用户收入(以美元计,下同)
•Cost of Revenue per User:单用户营收成本(即运行服务的实际成本,如运行服务器,付费合作伙伴等)
•Total Costs per User:单用户总成本(即营收成本加上公司运营成本,包括工程,市场营销等)
•Profit per User:单用户利润

从图表上来看,Facebook的单用户收入成本保持稳定,这意味着每个新增的用户成本与先前获取的用户的成本大致相同。FB的影响力在当时并没有增大,但也没有减少。与此同时,总成本只是略有上升,这意味着Facebook单个用户的成本略高于以前(可能是因为2011年中期的大量收购导致),但情况基本可控。

这意味着只要单个用户的平均收入或者用户总数增加了,Facebook的利润就会增长。这就是一家拥有强劲经营杠杆但一开始亏损上市的公司案例,Facebook的这两项数据后来果然持续增长,逐渐成为社交行业巨头。

而IPO时候的Twitter,单用户收入成本基本持平,总成本高于Facebook。并且由于收购了MoPub,业绩在当时有一个短暂的提升。只要Twitter可以增加单用户的收入,或者是总用户数量,那么盈利就近在咫尺。如果两者都能做到,它也可以成为类似FB的社交巨头。

但是显然,后来的事情并没有这样发展。一方面,Twitter用户增长已经减慢,另一方面,Twitter的成本有些失控。自收购MoPub以来,公司每收入1美元需要花费1.24美元。如果公司简单地保持其IPO之前的成本结构,今天的形势会截然不同。

对于Snap来说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单个用户的营收成本一直在增加,但更糟糕的是,Snap的营收成本包括向内容发布者的分成。如果扣除这部分的影响,Snap从2015年单用户成本为0.47美元,到2016年增至0.66美元,增加了40%,依然远超IPO同期的Facebook或Twitter的的成本水平。

这意味着若要获得利润,Snap不仅要提升用户数量,用户量的增速或单用户收入的增速还必须高于成本增速才行。这就是一个糟糕的经营杠杆,企业必须接受双重挑战。从现在的情况看,用户增速收到Ins Stories的影响,成本却又始终在不断提高,Snap的股价在半年的时间内已经腰斩。

对于为什么收入成本会如此增加, Snap曾在招股书里解释道:“我们预期费用,包括与人力和托管相关的费用,在未来会不断增长。从公司发展史上看,随着用户增加,用户群扩大,开发和应用需要更多硬件设施的支持以及更多功能的实现,人工成本的增加不可避免。在过去这些都是使成本升高的因素,在未来我们依然预期成本会不断升高。”

 而不管是前面提到的带宽存储和视频内容监控成本,还是美图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改善23.6%)、行政开支(同比改善7.6%)和研发支出(同比改善6.4%),都被控制在一个相当不错的水平里,在毛利同比大增近5倍的情况下,这样的成本控制显得尤为难得。

四、结语

虽然我们知道,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能够做到赚钱且大量持续赚钱,才是对股东和员工的负责,而且盈利能够让一家公司走上一个更好的发展阶段。但是对于美图来说,我认为关键还是要打赢短视频之争和全球化扩张这两场战役,盈利确实不必操之过急。

根据之前招股书的陈述,美图的目标依然是2017年年底前实现当月盈亏平衡即可,2018年实现全面盈利。

实际上,根据2017的半年报显示,美图在过去的6个月中,已经有2个月(3月和5月)实现了盈利。同时,美图的毛利也达到4.4亿元,同比增长将近5倍,上半年公司整体毛利率达到20%,而去年同期为12.7%。

此外,由于不再有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造成的损失,美图的净亏损为1.32亿元,同比下降94%,因为这些优先股已于2016年12月全部转换为普通股。

之前由于在港股市场的财报规则(IFRS)的一些差异,导致市场误读了美图是家极端烧钱的公司。实际上,美图离全面盈利,确实非常近了。因为随着其商业化程度的不断加深(提升自有产品的广告库存、增加付费道具种类和进一步跟类似Google和Facebook的广告系统合作等等),互联网服务部分的盈利必然会继续增大,盈利是可期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柳胖胖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柳胖胖
柳胖胖

柳胖胖,个人微信号:leslie0724,微信公众号:一个胖子的世界。独立互联网观察者,带给你科技互联网的深度评论,涵盖产品、运营和商业模式的实战案例。36氪、虎嗅、钛媒体、雪球和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认证作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