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告别UC时代,互联网大佬们的镀金时代也结束了

摘要: 从流量市场上看,大佬们都已经镀金完毕,留给后来者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就这样结束了。

当一个时代结束了,下一个时代也就开始了。

1

何小鹏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建的UC,他在微博上写到: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归来还是少年。

1999年,华南理工学生何小鹏跟同学们一起上了一辆大巴车,车会停靠在三个地方:私企亚信和两家国企。老师说:想去哪个企业面试就在哪儿下车,你们想清楚。车到了亚信,何小鹏跳下了车。他后来跟别人感慨说,人生就是跳下车的那一瞬间。

马云有个差不多的说法:人生的路很长,但关键的就那么几步。

2000年,亚信在美上市,上市价格20美元。老大递给何小鹏一张纸,说:“你一来就有一套房了。”那张纸,是亚信的股权协议书,1500股,当时相当于30000美元。

何小鹏在亚信做过很多部门,开发、运维、测试、客户服务、售前、售后,但他觉得工资永远不会比自己的头儿高,就想跳槽,还给惠普投过简历,但对方没有回复他。

何小鹏心里不服气,2004年,他拉着自己的华南理工校友梁捷(UC联合创始人)一起去创业。“(头儿每个月工资5.2万元)当时我怎么赚钱都赚不到5万多,我只有几千块钱。还不如把能力提高,也许将来还有一搏。”

在创业动机上,他们和俞敏洪、马云、丁磊们的倒是一样的。就像杨浩涌说的:第一次创业,大多数人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个人财务价值的实现。

谁要是创业后讲,“第一次的目的就是想改变世界”。我是打心里怀疑的,觉得可能“只是你当时还不理解创业”。

如果还没做到马云、马化腾的地位,没必要动不动就讲“一开始就是要改变世界”,那个不能给自己的形象加分。还是美团点评的王兴比较诚恳,他只会说:我们做这个,就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要。

2

何小鹏在亚信时就做邮箱, UC创业后,他们就先做了两个产品:UCMail和UCWeb。

当时,网易丁磊也在做邮箱。据说,他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其中10小时是在网上,邮箱有数十个。

丁磊试用了UCMail后,感觉还不错,知道是原来亚信做邮箱的团队做的,就约他们出来喝酒。

网易总部在广州,丁磊来北京的次数不算多。知道何小鹏他们还没有办公室,丁磊就让他们用自己在北京的办公室。

李学凌当时在网易做总编辑,办公室挨着丁磊的。他看着几个不认识的人坐在老板的办公室里,就跑过来问:“你们是谁?怎么用这个办公室?”

丁磊算是UC真正意义上的天使,借了一块地方,但他没要股份。当时,天使投资在国内都没有流行起来,丁磊应该也没有想到投资那一层,而且他手里的闲钱也不多。

网易刚刚度过困难时期,在3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中最为“瘦削”,只有500多人。但困难的时候,丁磊也没有裁员或降薪,而是选择大幅削减广告宣传费用, 2000年还是560万美元,到了2003年前后,降到了350万美元。

丁磊对何小鹏的帮助,是一种纯粹的朋友间的帮忙,也许是出于对创业不易的感同身受。

丁磊其实是中国最大的个人站长。1996年,在广州一家ISP做总经理技术助理时,他搭了一个网站:火鸟BBS。他还做过一个个人主页,叫:网络大少爷的家。

1997年5月,丁磊创办网易,3个人、7平方米的办公室,推出了中国第一个双语电子邮件系统。

丁磊想做免费网上邮局,去广州电信谈合作,说不要电信出一分钱共同搭建一个邮局平台,只要电信出带宽资源(当时,流量带宽对互联网公司特别贵,但对于电信公司来说几乎不算成本),未来广告收入大家分。

当时的局长张静君一听,没听懂。但是她琢磨着,不要出钱还能分钱,这里肯定藏着大的利益,好事不能让丁磊占了。广州电信决定买丁磊的系统,于是就有了163.net。然而做了很久,163.net也没赚到钱,后来58万元卖给了Tom。

而丁磊,自己悄悄的做了163.com,还搞了一个126的免费邮箱。

2000年6月,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15.5美元。但5天后,就开始流血如柱。到了2001年初,跌破2美元,再后来,甚至跌到了0.53美元。据说,丁磊曾在一次酒后大声说:“纳斯达克是一条鸡肋。”

他想过把网易卖掉,新浪当时出价2000万美元。但因为股价还在下跌,后来新浪连2000万美元都不愿意出了。

如果当时卖掉了,也就没有后来的丁首富,和现在的网易黑猪肉了。

3

2003年10月,胡润发布“中国大陆百富榜”,32岁的丁磊身价75亿元,首次成为中国首富。当时的丁磊,对外宣称自己有三大爱好:看书、玩电脑、玩乐器(最喜欢古筝)。

2004年,也就是何小鹏遇见丁磊的这一年,丁磊成为中国IT十大风云人物候选人,一起入选的还有杨元庆、陈天桥、李东生、黄光裕、雷军、任正非、李彦宏、田溯宁、梁建章、张朝阳、马化腾、周鸿祎、马云等。

田溯宁正是何小鹏之前的老板,1993年,他与丁健等人在美国德州创办亚信股份公司。2004年,他带领中国网通成功IPO。

也是这一年,雷军把卓越卖给了亚马逊,价格7500万美元,之后把重心放在了金山游戏上。雷军事后说:卖掉卓越,是自断一臂,感情虽痛苦,但思路清晰,“是放弃了一个机会,要是继续闷头做,可能失去更多的机会。”

亚马逊收购卓越,也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它原本打算收购当当,并开出了1.5亿美元收购当当70%至90%股权,保留原管理团队的天价,但被拒绝。

当时的当当李国庆和京东刘强东打的正欢。到了2016年,当当以5.6亿美元的市值退市,而京东的市值已经涨到了600亿美元。

周鸿祎在2003年把3721卖给雅虎,坐在了雅虎中国总裁的位置上,猛打“搜索、电邮、即时通讯、中小企业网络营销”。还要等1年多以后,他才会离开雅虎创建奇虎360。

百度还没有上市,流行的智能手机也还没有出现,但百度在2004年11月酒推出了智能手机搜索业务,“技术也收到了业内领袖Google的投资肯定”。

这一年6月6日,腾讯赴港上市,但马化腾看起来还是一个瘦巴巴的青年,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是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达3.3亿。

至于马云,人们看到的是他在当年10月把阿里巴巴做到了220个国家和地区、550万注册商人会员,没人在乎他刚刚开始做的淘宝网。

10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当时人们热烈讨论的都那微不足道。变化,发生在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

4

2005年6月,李学凌离开网易,创办了狗狗和多玩。

中国互联网创业正在酝酿一场大爆发。王兴创办了校内网(后改为人人)、阿北创建了豆瓣网、还有一个红火一时的网站是猫扑,庄辰超做了去哪儿,高燃做了一个Myspace,杨浩涌做了赶集,冯鑫搞了两家公司(一个是做播放器的酷热影音,一个是做插件的公司)……这一票人,仍是今天的互联网的主要弄潮者。

而当时还在金山的王峰发现,雷军身边的人都快走光了。从2005年前后,原金山高管纷纷离职创业,被称为“旧金山(人)”。

李学凌没有忘记曾经坐在隔壁办公室的那个创业小团队。2006年,他把何小鹏介绍给了俞永福。

俞永福还在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前身)做副总裁,他觉得UC不错,想投资。但在当时的四个决策席位中,UC只获得两票,没有通过。再后来,朱立南为此还修改了投票机制,规定一些早期项目,只需获两票即可通过。

联想不能投,俞永福就找了雷军。人们都知道,雷军在卓越项目上拿到了钱,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雷军对俞永福说:你去UC,我就投。

何小鹏和粱捷都甘愿让出一把手的位置邀请俞永福加入。俞永福就辞去了联想投资副总裁的职位,加入了这个账上还没有一毛钱的公司。雷军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了400万元。

加入UC后,俞永福进行了一场持续15个月的团队扩充运动,陆续收购了十几家大大小小渠道类、工具类的公司,估值一路上涨。2013年,俞永福还曾放言:“今后,市场不会再谣传UC被谁收购,只会有UC收购了谁!”

然而,一年后,2014年6月,UC以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金额43.5亿美元,卖给了阿里巴巴。俞永福从此成为阿里巴巴的重要人物,而这一年,马云终于坐上了中国首富。

5

从创业到被收购,UC正好做了10年。10年里,天地变了好几个模样。

2005年8月,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开盘价138美元。到了2011年3月,福布斯发布全球亿万富豪榜,有116个中国人上榜,其中,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以94亿美元的身家成为中国内地首富。他身后,马化腾身家只有50亿美元,马云更少,只有 16亿美元。

那也是百度最辉煌的时刻。人们用“BAT”指代互联网三大巨头,把百度排在最前面。

2013年,百度宣布19亿美元全资收购91无线业务,被称为天价收购。差不多同时,UC也进行了一次收购,以约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PP助手。

从2010年成立,91无线做安卓市场、做移动开放平台,做桌面,到2012年下载量超过129亿次。

这也是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移动社交、o2o服务、移动电商、短视频、手游、修图……每天有成千上万个APP在应用市场上线。作为分发平台,应用市场的估值,自然如芝麻开花,节节升高。

成立于2009年10月的豌豆荚,2014年引入软银B轮融资时,估值10亿美元。据传,当时阿里给出15亿美元的价格想要收购,但被王俊煜拒绝了。

又过了2年,2016年7月,阿里巴巴仅出资2美元亿收购豌豆荚。

这两年发生了什么?王俊煜后来说,“豌豆荚处于危险之中,但浑然不知。” 当时,手机厂商纷纷自建应用分发市场,百度、腾讯、360应用商店上不断发力,原有的蛋糕被蚕食,豌豆荚却没有意识到这个危险。

王俊煜看到的还是过于表象。

更根本的,是应用市场本身的变化。新鲜应用大爆炸的时代很快就过去了,人们手机里的活跃应用正在变的越来越少,超级应用正在瓜分市场。

王兴卖掉人人网后,最终于2010年进入了团购市场,做了美团。但今天,打开美团的APP,你会发现它不止有团购,还有外卖、跑腿、酒店、旅游等20个频道。淘宝、京东也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购物网站,百度地图里也可以打车、骑车,而微信更是成为一个应用的庞然大物,把持着大多数流量。

从流量市场上看,大佬们都已经镀金完毕,留给后来者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就这样结束了。

6

何小鹏离职后,说是要去开拓汽车出行领域。十有八九就是去小鹏汽车了。

就在UC被收购两天后,2014年6月13日,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宣布该公司将采取“开源模式”,对外开放所有专利。

马斯克正好来访问阿里巴巴,何小鹏抓住机会就问他开源模式怎么用。马斯克说:“你可以拿去用,但是怎么用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2个月后,何小鹏的朋友夏珩拉来了一整个团队,觉得可能做出一辆不同的车。

当中国互联网创业者们,炫耀自己买到了一台特斯拉时,何小鹏和李学凌等人却成了小鹏汽车天使投资人。

至今,亚信的那张股权协议书还在何小鹏手里,UC设计股权的时候,他还找出来学习了一下。亚信上市第一天就涨到了120美元,相当于一股赚了100美元,他拿到1500股,折合10万美元。但过了半年,股价又从120美元跌到了30美元。等到何小鹏可以套现的时候,一股就只赚几块钱了,他也就一直没有卖。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

“我们以前融资400万,能活好几年,现在这个数字估计要乘以四,因为竞争的对手增加了,各项创业的成本也都增加了。”何小鹏也感慨,现在的创业环境确实,变得更加艰难了。

当他决定离开UC一脚踏进了电动汽车领域,也就宣告了那个有一个想法、搞一个网站就可以创业的年代,也已经过去了。

(原文刊载于:商业与生活 ;原文标题:《何小鹏的UC时代,也是互联网大佬们的镀金时代》;文:朱晓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2

  • 爱礼森 爱礼森 2017-08-26 16:30 via weibo

    回复@L锐198玖:中国浏览器不都这样么

    0
    0
    回复
  • L锐198玖 L锐198玖 2017-08-26 14:28 via weibo

    国内这些个公司,包个chrome皮肤就敢说自己是浏览器厂商,简直了[挖鼻]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