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歌曲》第四季回归,“原创”标签能否让灿星挣脱疲劳期?

摘要: 当节目门类正在逐渐走向精品与细分化,市场的包容性也在逐渐提升,愈来愈多的制作方从资本的浮躁中走出来,去沉淀一档好节目,原创音乐综艺的春天还会远吗。

“中国不缺好声音,但是缺少好歌曲。”近日,《中国好歌曲》第四季回归之声阵阵,作为备受网友期待的导师人选,李健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这档节目的欣赏。

这档最初被迫与“姊妹节目”《中国好声音》播放平台割席分坐、播出三季后收视下滑导致被迫延期、又频频陷入“被央视抛弃”风波的节目,却是这两年来音乐人们口中最神圣的原创综艺所在。

8月15日下午,《中国好歌曲》导演在朋友圈发布招募信息,正式落实了节目的回归,目前节目仍处在招商和海选报名阶段。却不禁让观众回想起前几季节目所掀起的原创风潮。

从苏运莹的《野子》、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戴荃的《悟空》到霍尊的《卷珠帘》,在《中国好歌曲》播出的三季时间里,这档以原创为核心的综艺节目一直源源不断的为市场输送着原创音乐与优秀创作人的力量。

这档已经播放三季的原创综艺曾经历的搁浅背后,是中国原创音乐综艺市场所面临的种种困境。而继《中国有嘻哈》之后,失联多时的《中国好歌曲》宣布回归,是否也意味着中国音乐综艺市场的春天正在到来?

原创节目遭遇“腰斩”,熙来攘往的中国电视容不下“原创音乐”? 

《中国好歌曲》身上最大的标签是“原创”。这档完全由灿星团队自主研发,从模式设计到内容制作打破以往“聚焦选手”模式的音乐综艺,在主打原创歌曲的同时,又凭借“歌曲背后的故事”这一独特的表现形式在众多日趋同质化的音乐类节目中探索了一条新路。

本以为着重于原创作品的综艺会比较慢热,但2014年第一季《中国好歌曲》首播之日,节目以1.91的收视率力挫同期播放的《我是歌手2》的1.66以及《最强大脑》的0.99。对于首战胜利,《中国好歌曲》导演陆伟直言并非是制作团队预料之中,因为“没想到这档新人唱新歌的节目能在首播时斩获收视冠军。”最终他将功劳归于“原创的价值”。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节目过于文化类,完全直指音乐的原始魅力,一切与肾上腺素相关的学员撕逼、导师之争等选秀综艺中必备的营销元素都不存在,缺少了传统节目的部分娱乐性,使得《中国好歌曲》的后续收视在一众音乐综艺中并不理想。有媒体评价,“虽然节目贡献了《卷珠帘》、《野子》、《悟空》、《当你老了》等精品原创歌曲,但似乎最终还是抵不过其他擅长话题营销的音乐综艺。”

在好歌曲陷入被砍传闻那段时间,导师刘欢在朋友圈中遗憾袒露心声。“央三不要了,原因不详。而其他节目又没有同类节目的‘牌照’,放眼熙来攘往的中国电视,终于容不下这唯一一档以原创为核心的音乐真人秀。”

面对扑面而来的叹惋之音,节目组则给观众打了一针“定心剂”,灿星负责宣传工作的相关人员在面向媒体的微信群中曾作出回应,表示这只是一次决定对《中国好歌曲》节目模式进行改革而延迟播出的问题。

《中国好歌曲》导演陆伟也坦言,其实在节目第一到第二阶段就出现了收视滑坡,于是3年来,节目组对节目进行了微调,并尝试了各种小环节。“例如24小时极限创作、影视歌曲命题作文等,但都没有很好地改变这一问题,所以需要一次大的模式和赛制的革新。我们正在努力研发。”

从制播分离到输送海外,好歌曲能挽回灿星好声音的疲劳期吗? 

许多人都记得《中国好歌曲》的“姊妹篇”《中国好声音》,却并不是所有人都看过《中国好歌曲》。 事实上,这档节目从立项到确定播放平台的过程也经历了些许颠簸,而在灿星所开创的制播分离模式中,这档被央视“抛弃”的节目并非一次失败案例。

2013年,刚刚在中国成功落地的《中国好声音》正处于热度持续攀升之际、造就万人空巷胜景之时,制作方灿星团队便提出了对好声音“姊妹篇”《中国好歌曲》的节目构想。在制作方的构思中,《中国好声音》在第三季度播出后,《中国好歌曲》将会在第四季度接踵而来,而二者皆将在浙江卫视平台播放,如此两档综艺在产生联动效应的同时也能够打通产业链。

谁想,由于2013年以来全国歌唱类选拔节目总量的明显增多,为避免电视节目形态单一雷同,7月末广电总局突然下达“限歌令”,导致多家卫视节目受到影响。包括原定8月播出的江苏卫视《全能星战》、央视《梦想星搭档》均遭延期。青海卫视更是直接取消了音乐选秀节目《花儿朵朵》。

突如其来的“限歌令”让这对“姊妹”不得不割席分坐。“限歌令”要求对音乐类综艺实施总量控制、分散播出的调控措施。这意味着,各大卫视平台几乎只能拥有一档大型音乐综艺节目。

在有能力承接《中国好歌曲》这档大体量原创综艺的平台中,湖南卫视有《我是歌手》、东方卫视有《中国梦之声》,其他平台也各自“心有所属”,《中国好歌曲》一度陷入找不到播放平台的“困境”中。机缘巧合下,作为专业的综艺频道,不受“限歌令”限制的央视三套成为了最终的节目栖息地。

灿星制作副总裁尹晓葳曾说过,“好歌曲是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 事实上,《中国好歌曲》的原创版权已经分销海外,据不完全统计已经销往全球25个国家。这意味着,《美国好歌曲》与《英国好歌曲》在未来都可能诞生。 

作为星空传媒旗下最为赚钱的业务,灿星在失去重磅《中国好声音》这一IP之后,很快推出了一档换汤不换药的升级版“中国新歌声”,而已经成功制作四季“中国好声音”与一季“中国新歌声”的灿星,也开创了与电视台广告分成的模式,并通过与浙江卫视的收视率对赌分得《中国好声音》大部分的广告收入。

改版后的“中国新歌声”在节目形式上被质疑“换汤不换药”,仍处于综n代的疲劳期,而此时回归的《中国好歌曲》于灿星而言,无异为一次新的机遇与挑战。

从“好歌曲”到“中国乐队”,原创音乐综艺的春天会远吗? 

种种原因,《中国好歌曲》的收视远远达不到观众预想的状态。到第三季的时候已经是相当之“惨淡”,微博讨论的话题也寥寥无几。最后《好歌曲》便在少数人对第四季的期盼中落下帷幕宣告停播。

已经播放三季的原创综艺被搁浅,不仅折射出制播分离的操作难度,更反映出原创音乐综艺所面临的种种困境。

在今年市场中的众多音乐综艺节目中,有如《快乐男声》、《明日之子》的偶像选秀,也有垂直门类的《中国有嘻哈》和即将诞生在江苏卫视的纪实类乐队综艺《中国乐队》。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原生态节目刮起一阵清新之风,市场对原创综艺的渴求已经在逐步转换成实际行动力,而从《中国有嘻哈》来看,传统选秀类综艺也在迎来转型,无论是电视综艺还是网络综艺,“青年文化”还是“原创文化”,节目深耕文化的制作方向正在踏上征途。

在音乐综艺成本越来越高的大背景下,如嘻哈、乐队这样曾经会被斥为“大胆”的尝试之举也正在逐渐被市场所包容,而随着市场包容性在扩大、节目精品化的背后,对选手和观众也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事实上,从《中国有嘻哈》开始,制作方与观众都已经看到了综艺市场对音乐的包容性。当节目门类正在逐渐走向精品与细分化,市场的包容性也在逐渐提升,愈来愈多的制作方从资本的浮躁中走出来,去沉淀一档好节目,原创音乐综艺的春天还会远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