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郭敬明或许要被乐视影业“抛弃”了

摘要: 与郭敬明的关系让人琢磨不透的,除了作家李枫以外,还有乐视影业CEO张昭。

与郭敬明的关系让人琢磨不透的,除了作家李枫以外,还有乐视影业CEO张昭。

但相对于曾与其同住同一酒店房间的前员工,郭敬明显然对这位用保温杯的中年CEO束手无策。

对于举报他性骚扰的李枫,郭敬明昨晚至少(看似)非常冷静地在微博上回应称“1.完全捏造。2.已让律师处理”。

对于自己参股500万的乐视影业及其CEO张昭,郭敬明一度在微博发了四个哭脸;而对近来张昭一再强调“讲故事不靠明星驱动”的内容标准,曾经搞出《小时代》、《爵迹》的郭敬明则真是尴尬无比——这无疑是隔空抽了自己脸。

梦碎监管、相爱相杀:郭敬明与乐视影业的这两年

郭敬明与乐视影业的结缘,是在2015年的6月。彼时,郭通过协议转让的形式,以每股1元的价格,从乐安影云手中获得了500万股,占股权的0.6%。先后投资的还有张艺谋、孙俪、邓超、李晨等20余位明星。

本以为可与一众明星等待贾跃亭的“生态化反”的郭敬明没想到,“生态”还没做成,“化反”自此在自己与乐视之间开始了。

在资金层面,郭敬明可谓“梦碎监管”。

2016年5月,乐视网推出重组方案,对乐视影业的估值为98亿元。按照对乐视影业的估值,在交易时,郭敬明会得到5856万元,一年增长11倍还要多。

然而,当时重组停牌前,乐视网的股价尚且为58.8元/股,等到复牌之后,不断阴跌——这直接影响了乐视影业的交易价格。2016年11月,乐视网称,将重新协调重组的交易价格,不排除下调乐视影业的交易价格。更糟糕的时,监管层对影视行业的并购收紧,乐视影业的重组一直没有实质性推进,郭敬明的资产,只能存在账面价值。

今年4月,乐视网停牌,并公告继续推动乐视影业的重组一事。6月底,乐视网董秘赵凯就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一事表示,乐视影业的注入工作正在进行,最近会有较具体的进度变化。

最近的消息是,前两天,民生信托解除对乐视控股、贾跃亭、乐视致新12亿元存款的冻结。此举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解扣”,让重组加快进程,因为乐视网离复牌仅剩下两个月了,乐视网重组未来两个月内将上演生死时速。

不过,对于这位频频登上作家富豪榜的人气作家而言,数千万的股份远没有数亿的票房那样拨动心弦。

在电影方面,郭敬明可谓与乐视影业相爱相杀。

相爱:《小时代》让乐视影业彻底爱上了郭敬明和他的IP。虽然郭敬明的导演功力备受诟病,但并不影响《小时代》系列累计票房超过18亿。乐视甚至推出过一款郭敬明小时代版电视,俨然把郭敬明三个字当做了自家的超级IP。 

相杀:与《小时代》系列截然相反的是,《爵迹》作为乐视影业押宝业绩的重要作品之一,却在票房和口碑上同时败北,一向被外界看好的郭敬明IP的粉丝电影《爵迹》豆瓣评分仅为5.6分,累积票房也仅有3.8亿,甚至没能回本。

而在《爵迹》宣发期,2016年的8月29日深夜,郭敬明忽然发难,在微博控诉乐视影业发行部门,称其擅自抹去《爵迹》电影海报上“郭敬明导演作品”字样,是对其署名权的侵害和对本人极大的不尊重,博文中就@了张昭。

重归于好:商业社会中没有永恒的敌人,郭与张同样如此。在6月的乐视影业IP垂直生态战略发布上,乐视影业发布了12个即将改编成电影的IP作品,郭敬明的《爵迹2》赫然在列,而该电影的总监制则成了张昭。

隔空抽脸:看似重归于好的二人,在关于电影的理念上真的亲密无间吗?今年6-8月,张昭反复对媒体强调乐视影业的调整方向(之一):未来的内容讲故事不靠明星驱动,靠好的剧情,好的人物。

“乐视有自己的平台,我不需要码一堆明星去卖,我没有销售环节,我自己做了就可以为我的用户服务。中国有大量的好演员,但是中国没有那么多明星,躲开明星这个事,成本就控制下来了。”张昭在一次受访时说,“一个亿请一个演员,我没有,我就几百万一个演员到头了,但我用的都是表演好的。”

张昭还以美剧举例,“你看美剧,质量都很高,《纸牌屋》也是因为演员好,但不都是好莱坞最热的明星。我把钱花在编剧、制作上,我请李仁港来监制,最后李仁港自己写剧本。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但是有电影的品质,所以这就是怎么用好影视作为IP的品牌文化。”

同样是顶级IP,《纸牌屋》只有主角二人是顶级戏骨,其余的也非流量明星,便足以称得上高品质;反观乐视影业之前的《小时代》和《爵迹》,即便凑足了全部娱乐圈最具流量的男女明星,口碑也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张昭这些话可谓隔空猛抽郭敬明的脸。

乐视影业调整战略,郭敬明或被抛弃

相对于“被打脸”,郭敬明最怕的,很可能是“被抛弃”。

进入2017年,乐视影业的成绩却并不显眼。《熊出没·奇幻空间》、《记忆大师》、《猪猪侠之英雄猪少年》、《“吃吃”的爱》等电影票房和口碑均反响平平。

随着孙宏斌全面接手乐视,乐视影业CEO也全面接手了内容版块(包括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乐视网),并开始了它为期一年的战略调整。而此次战略调整的目的,用张昭的话说是消费导向变为价值导向,挖掘分众人群的潜在需求。

氢媒工场(savemedia)认为,其核心是:乐视未来的内容就是要找准观众,找准“心理G点”,小步快跑,维持增长。

以乐视影业今年6月出品的《冈仁波齐》为例,这是一部小众的文艺片,讲述了11位藏民穿越2500多公里、横跨高原四季磕长头朝圣的故事。影片的意义在于那句鸡汤——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走一步都算数。

我们来根据乐视影业新战略看这部电影:

①找准观众和找准“心理G点”:这部影片先后向创投人士、金融人士做了营销推广,特别是创投圈,看重的是这类人群对于“精神灵修”的需求。

②小步快跑,维持增长:《冈仁波齐》投资仅1300万元,是绝对的“小步调”,而目前票房却已接近1亿,其投资回报率比《变形金刚》等大片都要高得多。

张昭曾对记者表示,调整之后,很多以前要拍的片子都不准备拍了,因此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上半年乐视影业的片子比较少。“今年是一个调整年,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去年的调整,今年上半年没太多东西,主要片子在下半年。在大家都往下掉的时候我们不掉就好了。预期调整完之后,每年增长30-50%。”

张昭对内容明确提出了四个标准:不做资金周转慢的数十集长剧;内容一定要充满社会话题性,话题一定要尖锐;会员一次性看剧;剧一定要电影制作水平,讲故事不靠明星驱动。

这边话音未落,那边《爵迹》的30集电视剧版本《爵迹 临界天下》于8月9日低调杀青,虽然编剧依旧是郭敬明,但其出品方已非乐视影业。

可见,张昭口中“资金周转慢的长剧”、“靠明星驱动”所指的,正是郭敬明。乐视影业的战略调整,早已没打算带上“无明星,不电影”的郭敬明玩了。

如今乐视的内容,早已不是“贾跃亭+郭敬明”式的蒙头猛冲,而是“孙宏斌+张昭”式的埋头做事了。一向与时尚小鲜肉“结伴”的郭敬明,一向与贾跃亭一样好大喜功的郭敬明,早已看不懂这两位已到“使用保温杯年龄”的中年人了。

真可谓:来了孙宏斌,走了贾跃亭;走了贾跃亭,甩了郭敬明。(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氢媒工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氢媒工场
氢媒工场

公众号氢媒工场(savemedia),媒体圈老司机,聚焦TMT行业新锐观察。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