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背后的郭敬明:青春时代已坍塌,商业帝国正来临

摘要: 他不再活在青春里,他无意再创造新的IP,他只是坐在他商业帝国的顶端,做一些生意人的事情。

当公众还以为郭敬明仍是贩卖青春产物的非主流作家时,他已经放弃以消费自己来充当年轻一代的旗帜人物,反而以商业与文学为利刃,开始构建自己的文娱帝国。他似乎无心解释任何传言与争议,包括性侵。

8月21日晚间20许,郭敬明最世文化旗下签约作者李枫发布微博实名控诉郭敬明对其性骚扰,并称郭敬明的性骚扰是惯性行为,“经常性骚扰、性侵犯签约到他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按李枫发布的内容,性骚扰时间在2010年最世文化书籍签售会期间。即便尚未出现实锤,“郭敬明性侵”等相关话题迅速置顶微博热搜榜,网络上讨论热潮不断。

当晚22时许,郭敬明微博做出回应,“1.完全捏造。2.已让律师处理。”此后再无回应。网络上沸反盈天,但当事人远比想象中冷静,似乎去年10月《爵迹》路演痛哭是他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情绪失控。性侵话题之前,他微博最新的一条动态是点赞了最世文化新版推出的选题书。或许这才让人意识到,青年作家、畅销书之王、娱乐偶像、电影导演、同性话题人物等多重模糊标签背后,郭敬明最清晰的模样,是一个冷静的商人。

郭敬明的乌托邦:掀起青春文学的盛世,开创作家偶像化运营机制

出名要趁早,郭敬明最好的时代或许是新概念作文大赛出道、成为畅销书作家、一手建立自己的文学帝国的时候。那时候他年轻,参加新概念时正逢青春文学萌芽,连续两届获得第一名,2001年发行了第一本书《爱与痛的边缘》。这时候他19岁。

2003年小说《幻城》正式出版,作品获得文艺社科类图书销售排行榜前三名,几个月内创下84万册的发行量纪录。2004年出版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这一年《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分别位列全国年度畅销销量第一名和第二名,郭敬明成为最具商业价值的畅销书作家,版权收入成为他开拓文娱版图的第一桶金。

同年,郭敬明21岁生日这天成立了“岛”工作室,开始主编《岛》系列杂志,这是他首次试水,以商人与创作者的双重身份观望整条文学商业链,从作者到出版人。“岛”工作室前后出版了《岛·柢步》、《岛·陆眼》、《岛·锦年》等10本系列杂志,这系列杂志并无刊号,更像是一系列书籍,“岛”系列杂志最高销量达到40万册,这期间郭敬明还出版了小说《夏至未至》。2005年就有媒体报道郭敬明身家超过400万。

2006年,“岛”系列书籍进入停摆状态,8月3日,郭敬明联合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岛”工作室的基础上成立了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并开始出版青春刊物《最小说》。这或许是具备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柯艾文化成为郭敬明商业帝国的第一块版图,成为了之后青春文学平台的雏形。

然而2007年原本“岛”工作室的骨干因与郭敬明理念不合、公司工作制度、工薪待遇等问题纷纷出离,“岛”系列停刊,但这件事今天看来,或许意味着郭敬明那时已经从抱有文学梦的青年变成了率先看清社会资本规则的人。

“他们还是大学生,无法接受我这种转变。包括赚钱,他可能觉得,为什么你赚的这么多?我们就只是拿薪水?但是问题是,有人是老板,有人是员工,乌托邦已经不存在了。”这时起,郭敬明已经不是一起看星星的小伙伴了,他是一个公司的领导者,“他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总把外面想得特别好。”

或许事实证明他某种意义上是对的,2007年柯艾文化版税收入超过了1100万元,那些骨干几年后还是选择回到郭敬明的团队。而这几年郭敬明一连推出了《悲伤逆流成河》《小时代》系列等小说,随着他作品销量的成功,他的作品抄袭争议也愈来愈大,但柯艾文化身处舆论的中心却迅速确立了彼时最大青春文学制造平台的江湖地位,《最小说》杂志出现在大大小小的书店、书摊上,几乎垄断了当时青春文学杂志销量,副刊内容也从文学衍生至漫画。

而这个平台上孵化出了笛安、落落、安东尼、七堇年等一批青年作家,或许不仅仅是文字创作者,他们更像是成熟机制下运营的偶像。郭敬明作为受益于国内青春文学的第一批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年轻市场上对“作家”的需求不再仅仅是写字、创作,需要更鲜明的个性,强烈的风格,品牌化精准化的运作。而书籍除了是内容的载体,也是一种商品,商品则需要包装、宣传、销售等整个产业链的辅助。在文学的艺术性与商业性之中,他率先把握的是商业性,并且想把握从上游产出到下游销售的所有产业链。

2013年郭敬明参加《锵锵三人行》访谈时,窦文涛询问他,商业带来的快乐是否会超过文学,郭敬明并不避讳,他脑子里都是有标准的。

“文学它是很感性层面,你以个体的内核在努力,心里有一个标准,比如说100分是写成什么样,你作为一个作家会很偏执的去冲击110分,120分,你会不断的跟自己较劲;但是商业它完全不一样,它有一套非常清晰的法则,它有一个规矩条条框框都帮你划好,你要戴上所有的这些镣铐,你要在这个所谓规定好的理性的逻辑的范围之内,去打败你的对手,去抢占你的市场份额,那是一种很血淋淋的理性的一种快感,它跟文学上这种感性的快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彼时许子东说郭敬明骨子里是一个文化经济人,他看书籍的价值更多是书上的标价,而不是内容的价值。而如今,郭敬明已经是个实实在在的生意人了。 

身价10亿,6家公司法人,21.7亿票房导演

这几年,郭敬明越发不在意有关于他作品艺术性与商业性之间的争论了,舆论的博弈于他而言分量正在变轻,“如果硬要选的话,我会选择商业的一端。”他在采访时给出公众预想中的答案,似乎不在乎评论界的口诛笔伐。今年4月发布的2017年作家富豪榜上,郭敬明以1500万元的版税收入位居第九名,有媒体估计这些年他身价到达了10亿。

2010年3月,郭敬明以500万注册成立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担任该文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柯艾文化合并为成为旗下附属公司,并更名为作家经纪部,兼有漫画部。从《最小说》中独立出副刊《最漫画》,正式发售。这一年郭敬明仍然在创作,出道十年,郭敬明推出第二本玄幻小说《临界·爵迹》系列。

而最世文化成为了郭敬明商业帝国真正的核心,它将柯艾文化尚在雏形的作者明星化经营的理念发挥到极致。《最小说》像一个完整的作家明星运营机制,举办“The Next 文学之新”大赛招揽新生力量,这时吸纳的除了文学新手,还有绘画领域的人才;接下来是品牌化、包装化的运营,彼时最世文化旗下的签约作者每年举办的签售会、各个城市的采访宣传、粉丝见面活动让老一代作家咂舌;最后完成粉丝经济、商品销售,最世文化出版的书籍或许是当时出版界包装最为精美的作品之一,这秉承了郭敬明对书籍商品化的认知,而各个粉丝簇拥自己喜爱的作家,其中郭敬明是手握资源的核心人物。

在这期间,郭敬明的商业版图在迅速扩张,他在文娱商业公司之间投资并购,对于商业规则显得游刃有余。除了最世文化之外,郭敬明还是5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包括上海遐迩文化传播创作室、上海双子惠兰文化创作室、上海最线代动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上海令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来源:天眼查)

同时郭敬明的商业触角也并没有止步于文学领域。2011年国内IP热潮开始冒头,经典文学作品纷纷进行影视化,虽屡屡翻拍屡屡扑街,但网文IP依然成为下一个蓝海,文学产业与影视产业的边界从未有过如此靠近。郭敬明手中的《小时代》系列与《爵迹》系列影视版权一样受到资本的垂青。

2011年,和力辰光花了200万买下《小时代》第一本小说的电影改编权;2012年,李力(和力辰光创始人)将其持有的5%的股权转让予郭敬明,并协议待《小时代》系列电影顺利上映后再实施转让。2013年《小时代》系列小说开始推出电影版,由郭敬明亲自担任导演,“与其让别人毁掉(我的作品),还不如我自己来毁掉。”

这系列电影第一部获得了4.84亿票房,出品方与制片方瞬间了解到了粉丝经济的力量与郭敬明IP市场的潜力。即便作品口碑存在争议,郭敬明导演身份遭到群嘲,但作品热度却在骂声里高歌猛进。有了第一部的成功,《小时代》系列引得了乐视影业入局。

之后三年,郭敬明与和力辰光、乐视影业一起推出了《小时代》系列中接下来的三部作品。这系列电影总共获得了17.87亿票房,也让郭敬明成为了和力辰光与乐视影业的股东之一。2015年郭敬明持有和力辰光999.9万股,占比4.05%;同年,郭敬明通过协议转让的形式,以每股1元的价格,获得了乐视影业500万股,占比0.6%。

《小时代》系列的成功,都让业界瞄准了郭敬明下一个大IP《爵迹》。电影尚未推出,腾讯便投资了《爵迹》电影的后期公司原力动画,同时腾讯影业和郭敬明也达成了战略合作,以《爵迹》IP进行全产业链开发与联动。

2016年《爵迹》电影推出,投资达到了1.5亿,背后牵扯了11家出品方,原力动画、乐视影业、和力辰光占据大头,腾讯影业与万达影业也参与其中,郭敬明的最世文化也参与了出品,打出“国内首部全真人CG电影”的噱头,一众流量明星参演,郭敬明IP热度护航,“《爵迹》系列电影预期票房收入将会达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是出品方的设想,然而这部电影遭遇滑铁卢,票房3.83亿远低于预期,成本回收都出现问题。

也是从《爵迹》电影开始,郭敬明在舆论风潮中陷入了一种窘境,在公众眼里他的商业成功与文学创作都是其次,他身上最大的标签是争议,抄袭风波不断,IP翻拍品质屡屡陷入口碑危机。

除了电影,他小说IP改编的电视剧《幻城》《夏至未至》先后登陆湖南台,收视却纷纷遇冷,平平淡淡播出了一个暑期,大家记住的只有五毛特效与灌水的剧情。IP版权出售可以保证收益但不能保证作品品质,但郭敬明似乎没有太过在意,他已经开始试图了解年轻一代的喜好:他担任了校园剧《我们的少年时代》的监制。

然而这样的郭敬明却让人看见了一个IP创造者面临的裂变,“过了30岁,精力没有年轻时旺盛,写作冲动也大不如前了。”郭敬明曾说。

他不再活在青春里,他无意再创造新的IP,他只是坐在他商业帝国的顶端,做一些生意人的事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5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8-25 09:02 via h5

    文人出头终归不易,我们活在自己的天空下,不了解咆哮的大海,是什么模样.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8-24 10:22 via h5

    商业帝国不可耻,可耻的是不愿意接受的人!

    0
    0
    回复
  • zlatanera zlatanera 2017-08-23 23:48 via android

    不了解他 但是最小说还是挺好看的 高一时逢出必买

    0
    0
    回复
  • 亚鱼 亚鱼 2017-08-23 09:42 via pc

    这个时代的可笑之处是我们一直在骂他,而他一直稳稳的赚钱。

    4
    0
    回复
  • 英格先生 英格先生 2017-08-23 09:20 via pc

    郭敬明活的很像小说里的人物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