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佟大为助青雨传媒扭亏为盈,但失去商业信用风险才是致命软肋

摘要: 已经接近两年没有新开剧的青雨传媒要怎样才能迅速补上这两年的损失?已经透支了自己商业信用的青雨传媒要如何再去重新赢得市场信任?

《猎场》即将要播了,青雨传媒也终于活了!

随着青雨传媒电视剧《猎场》《如果可以这样爱》纠纷顺利解决,青雨传媒顺利拿到电视剧回款,导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分别达到1.91亿元、3163.8万元。

这一数据来之不易,上一年度不论是2016年半年报还是2016年全年报,青雨传媒都处于严重的亏损当中,也没有完成相应的对赌业绩,一度挣扎在死亡的边缘。

好在顺利活过来了,可是接下来呢?已经接近两年没有新开剧的青雨传媒要怎样才能迅速补上这两年的损失?已经透支了自己商业信用的青雨传媒要如何再去重新赢得市场信任?

《猎场》再不解决,湖南卫视、乐视和《猎场》都等不起

《猎场》纠纷的和平解决应该是青雨传媒上半年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其扭转生死的关键性事件。

文娱商业观察此前分析过为什么在这个时节点一定要解决《猎场》的纠纷,因为这部电视剧背后的青雨传媒和乐视和《猎场》三方都等不及了。

先来说一下乐视,关于它的情况,想必不用赘述大家都知道了,越是困难的时候越需要用好内容来给外界信心,因为有胡歌和《潜伏》导演姜伟双标签,流量自然有保证。

再来看青雨传媒,它其实背负着巨大的财务压力。该公司曾在2014年与沁扑投资签订了对赌协议,承诺如果公司在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低于5500万元、7150万元、8937.5万元,则需以补偿股份或现金的方式对沁朴投资进行业绩补偿。但不幸的是,2014年和2015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390万和3653万。

如今2016年恐怕更加难熬,《猎场》的悬而不决,屡遭官司,导致其2016年扣非净利润为-6973.46万元,与承诺的8937.5万元相去甚远,将会进一步触发对赌条款。

已经连续三年对赌失败,加上《猎场》诉讼失败的赔偿金,青雨传媒的日子有点不好过。如果《猎场》能早点播出的话,早点拿到回款,也许在公司危难的时候喘过气来。

可以说青雨传媒的生死全系在《猎场》这一部剧上。

最后对于《猎场》本身来说,这段时间胡歌已经外出求学,没有接拍其他电视剧的计划,因此这部剧也成为胡歌唯一的一部未播的电视剧,外界自然满怀期待;一旦胡歌回国接拍其他电视剧,自然会冲淡这部电视剧的关注度。

同时,这是一部职场题材的电视剧,具有很强的时效性,每年职场的主题词都在快速变化着,今年的口味明年可能就不流行了。

这部电视剧拍摄于2015年,谁能保证观众在2018年还能津津有味地讨论着2015年流行的话题?

《如果可以这样爱》佟大为夫妇投资18%

伴随着《猎场》的和平解决,青雨传媒与湖南卫视的《如果可以这样爱》也同样顺利解决,这为今年上半年扭亏为盈同样做了不小的贡献。

根据半年报,青雨传媒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1亿,同比增长4100.39%正是由于《如果可以这样爱》顺利解决,顺利拿到回款所致。其中与湖南电视台、搜狐网的合同均已达到收入确认条件,金额为1.91万元。

这意味着《猎场》还未完全回款,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如果可以这样爱》的投资回款。

这是一部由佟大为、刘诗诗主演的爱情都市剧,讲述了电台主持人白考儿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钢琴家耿墨池两个人因恨生爱的故事,将于今年在湖南卫视上映。

和正在上映的《人间至味是清欢》一样,已经进入创投领域的佟大为在出演每部电视剧的同时,都会以投资人的身份参与一部分投资。以《人间至味是清欢》为例,佟大为的妻子关悦正是该剧的出品人、夫妻二人的传媒公司佟悦名新亦参与该剧的投资,但是具体投资份额不详。

感谢青雨传媒的半年报,让我们有机会能够看到佟大为夫妇在电视剧《如果可以这样爱》的投资比例。根据半年报,在其他应款项中,有一栏北京佟悦名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应付投资分成款为3441.9万元。

这表示佟大为夫妇可以从这部电视剧中拿到的投资收益是2441.9万元,如果用这个数除以总金额1.91亿的话,得出的投资份额应该是18%。

不知道年报中体现的数据与现实投资合同中的数据是不是一致的?

危机虽然过去,但是后遗症频现

这两部电视剧虽然和平解决了,但是由此带来的“后遗症”恐怕更为糟心。

梳理历年来的年报和半年报发现,自从2015年开机《猎场》和《如果可以这样爱》后,青雨传媒再也没有开过新剧。2016年播出的电视剧《热血》《代号》都是2015年以前立项开拍的。

由于一场官司导致近2年内没有新戏开拍,对于一个影视公司来说意味着业务的大幅度放缓,接下来的时间青雨传媒该卖什么??

相比于没有新项目上马,信用的丧失可能更为致命。这两部电视剧中,尤其是《猎场》的纠纷,被认为是青雨传媒不遵守商业规则、撕毁商业合同的结果。

2015年7月,青雨传媒在《猎场》还未拍完之际就将一台一网的版权分别卖给湖南卫视和乐视网,总价不到400万一集。

但是随着《伪装者》和《琅琊榜》的播出,胡歌身价水涨船高,视频网站对剧集的争夺也日趋激烈,放在2016年这个时间点,价格肯定要翻倍。亦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很可能已经有大买家在背后“蠢蠢欲动”。

因此青雨传媒反悔,单方面申请撤销合同,导致乐视、湖南卫视和青雨传媒对簿公堂。合同的纠纷致使电视剧播出时间遥遥无期。

本质上这是没有遵守商业契约的行为,是在透支自己的商业信誉,就如同乐视虽然换了东家、换了管理团队,但是其历史上的种种破坏商业信誉的行为不可能就翻篇过去了,该讨债的讨债、该取消授信也会继续取消授信。

因此,丢失了信用的乐视网不好过,同样丢失了信用的青雨传媒日后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钛媒体作者:文娱商业观察,文/凌先静】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娱商业观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