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行终于成功上市,但和共享单车的关系不大

摘要: 永安行最赚钱的业务是对政府的,政府是永安行的下游,这不叫共享单车,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PPP项目。

永安行上市了。

在A股投资人眼里,蓝黄相间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在一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堆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在它的面前,似乎全世界的共享单车瞬时都失去了颜色变成了黑白色,而只有永安行的车子上闪耀着金子般的光芒,这个独特的颜色有一个编码:603776。

2017年8月7日,A股新股申购市场只有一只股票,那就是永安行,发行价格26.85元,发行市盈率22.99,发行后总股本9600万股。

永安行的崎岖上市路

其实,永安行的上市之路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启动:

从永安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的时间来看,永安行是从2015年6月26日就开启了上市之路。

那么为什么中途耽搁了两年呢?

其实早在2015年6月,ofo和摩拜单车都尚未成立的时候,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就曾经递交过一次IPO申请,但那次申请最终并未通过审核,可见,永安行早已计划上市独立发展。

而此次递交IPO申请是2017年3月23日,发布招股意向书的时间是2017年4月27日,但是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一项专利侵权的起诉。

2017年4月18日,永安行IPO获准后不久,永安行“共享单车系统”即遭到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美籍华人顾泰来的“发明专利侵权”起诉。“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申请号201010602045.8)专利持有人顾泰来,以侵害其发明专利权为由将永安行诉至公堂。

2010年,美籍华人顾泰来申请“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恰巧永安行也于这一年成立。顾泰来对专利的解释是,具备智能锁、手机客户端和运营平台这三个环节的方案,2011年5月该专利获批。顾泰来宣称在他申报专利的2010年,智能手机和高速移动网络并不普及,所以他并没有做成共享单车生意,专利就此搁置。

顾泰来认为,永安行的“共享单车系统”侵害了其专利权,“传统的刷市民卡的有桩除外,永安行的借助用户数字终端方式的自行车,包括无桩和智能有桩自行车,都在我的专利的保护范围内。”

受顾泰来专利起诉的影响,迫于舆论压力,永安行暂缓上市路演,IPO进程一度中断。

5月4日,永安行官网公告称,就自然人顾某诉本公司侵犯其专利号为201010602045.8的“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的专利纠纷,本公司已在《招股意向书》相关章节予以了充分披露,披露内容包括本公司对于是否存在侵权的分析、涉诉业务对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贡献和影响、相关中介机构的核查意见,以及彻底消除不利影响的措施。

永安行表示,涉诉专利与公司相关业务在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等方面不同,自己不存在侵犯涉诉专利的行为。同时,鉴于涉诉专利对应的业务对本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贡献极低,2016年占比不到1%,因此,该诉讼所涉业务对公司经营活动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在苏州中院一审判决永安行不涉侵权后,经永安行与保荐机构详细核查,永安行技术方面不存在侵权行为,对永安行业务发展和盈利能力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对首发上市不构成障碍,因而永安行的IPO之路再次启程。

在经过证监会一次的意见反馈之后,通过审核准许上市。

为什么是永安行?

满大街融资ABCDE轮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没上市,反而是这种找遍满大街都找不见的车竟然上市了,实在诡异,此事也引发了网民的热议,为什么是它?

按照证监会关于企业上市的相关法律法规,想在A股上市的要求并不低,尤其是对于盈利的要求一直都是各个预备上市企业头疼的问题。

按照永安行的资本数额,其盈利要求为:

  1. 近2年度股本利润率均达到10%以上;
  2. 近2年度税前利润均达到400万元以上,股本利润率均不低于5%;
  3. 税前利润近2年度之各年度符合前二项标准之一。

这些要求,不论是ofo还是摩拜,从他们不断融资以及披露的盈利模式上来推测,是无法达到的。

但是,永安行做到了。

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永安行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81亿元、6.2亿元和7.74亿元,同期净利润达到0.68亿、0.93亿元和1.17亿元,盈利情况良好,未来3年,永安行还将会努力将布局市县增长到350个左右。

永安行和共享单车关系不大

为什么说永安行和共享单车的关系不大呢,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永安行的招股说明书:

在各市县构建绿色交通体系,为广大民众提供绿色交通服务,推广和普及绿色出行理念。乍看起来这永安行好像是个植树造林的,三句话离不开绿色,看半天还是看不懂是吧,那咱们就看他的财务报表,看他到底是从哪个业务赚钱的,说的再热闹,最后不还是要落脚到盈利上:

永安行主要是有三块业务:

  1. 对系统销售,直接卖公共自行车系统不负责运营。
  2. 政府付费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
  3. 正常的共享单车业务。

笼统来说,永安行做两块业务,一个是政府公共自行车,一个是共享单车,从营收数据上看,2014年至2016年,永安行公自行车服务收入依次为2.36亿元、3.96亿元和5.34亿元,占比为62.08%、63.92%和68.92%,同期,销售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收入为1.44亿、2.23亿和2.39亿元,占比为37.92%、36.08%和30.9%,这两者加起来,2014年到2016年,永安行靠着政府公共自行车获得的营收比例占当年总营收比例为:100%、100%、99.88%,也就是说2014年和2015年永安行就没有通过共享单车有营收,而2016年开展共享单车业务以来的营收也才0.12%而已。

其中永安行的共享单车业务还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有桩的,另一个是无桩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是不能乱放的,一个是可以随便停放的。

在与顾泰来的诉讼中,永安行也阐明了这一点,因为共享单车在永安行的业务占比非常低,虽然近两年来永安行被部分媒体冠以“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号,可是永安行始终不认为自己是共享单车第一股,并且永安行招股书中也没有表示将要大力发展共享单车业务,而其上市以后的主要发展方向,则是在拓展、扩大有桩公共自行车市场的同时,探索公共自行车上下游增值业务:

通过其招股说明书中融资用途也可看出。

所以说,永安行从骨子里算,虽不能武断的说永安行和共享单车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严格意义上来算,也只有1毛2分钱的关系。

永安行最赚钱的业务是对政府的,政府是永安行的下游,这不叫共享单车,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PPP项目,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政府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过程中,让非公共部门所掌握的资源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

共享单车的尴尬困局

2016年11月18日,《东方早报》文章《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谈盈利还早》中胡玮炜说:“现在谈盈利的问题还太早了,我们的创业团队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胡玮炜还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表示:如果做失败了,就当是做公益了。

2016年12月24日,《第一财经日报》文章《摩拜单车CEO王晓峰:现在不去想怎样盈利》中王晓峰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者?为什么让他们来跟我们一起分钱?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所以说到创业项目,现在谈盈利还太早了。”

不管是ofo还是摩拜好像都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但是退出的红包、月卡,免费骑等等层出不穷的营销手段,虽然让企业有了声明和使用量,但是,钱呢?依然看不见钱!

后来ofo率先推出了“信用免押金”,要求是支付宝用户,并且用户的芝麻信用分必须在650分以上,才能在8个城市享受免押金骑行服务。没多久,摩拜“新用户免押金”与微信深度绑定:用户只有通过微信小程序注册摩拜单车账号,才能享受免押金试骑,通过APP注册则无法获得这一福利。

本来,押金那点钱就是一锤子买卖,就算每个城市所有人都注册充值,体量也是可以计算的,再怎么烧,也有个限度,尤其是一辆单车的成本、以及相应的维护费用、人工成本,系统成本,押金也不能完全覆盖。

现在没有了押金的共享单车,盈利空间到底在哪,况且现在即使有押金,也要主动去接受银行的监管,共享单车到底怎么盈利,怎么见回头钱?

更加尴尬的资本方

目前看只有靠融资了,两家公司融资都是嗷嗷叫的对飙:

上个月,摩拜正式对外公布已经完成E轮融资,此次融资仍然是由老股东腾讯领投,金额是6亿美金。截止目前,摩拜已经融资8轮,累计融资额11亿美金,估值位居行业第二,约为20亿-30亿美金之间。而据此前彭博社报道,ofo则正以高达30亿美元的估值寻找新一轮大约5亿美元的融资。

两家怎么算都是估值30亿美金上下的大公司,反观永安行,眼瞅明天就交易了,好不容易登上了ofo和摩拜梦寐以求的A股,永安行却才只要募资5.98亿元,还是人民币!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金沙江创投的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投资了ofo以后,就断言ofo以成本低的优势,可以很快在90天内结束战斗,还因此和马化腾互呛,但90天过去了,事实却并非他所愿。

永安行招股说明书对于未来的规划和展望显得非常保守,但是这是经过了证监会严格审批通过的版本,也就是说,虽然永安行讲的故事不圆满,但是可能这是规则范围内允许讲的最圆满的故事了,反观其他家共享单车,平时故事吹上天,但是如果掰开了揉碎了慢慢讲,它们的故事绝不会比永安行更好看。

动辄几亿美金的融资,老百姓看不懂,媒体帮着吹,但是从A轮变到E轮,又从E轮回到A轮,反反复复就这么几个人的投资方究竟往这些个单车里投了多少钱,谁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到底是真金白银的砸,还是左手倒右手的倒腾,谁也无从考证,但是市场上传言的金额确实越来越大,投资的故事也是越来越膨胀,但是看起来离事实越来越遥远。

共享单车最终的出路在哪里?不管是To BAT的ofo、摩拜还是直接To C的悟空、3V Bike,都没有取得太好的结局,反倒是永安行,正式了我年初的那个论断,要想活下去,最终的出路只能是TO G,政府才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景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景辰
景辰

科技大数据 微信:iamJingChen

评论(3

  • 东野至辰 东野至辰 2017-08-08 15:13 via pc

    永安难看又难骑,全靠吴沙冒输血

    0
    0
    回复
  • Gong1Ngai6 Gong1Ngai6 2017-08-08 10:15 via android

    没有半毛钱关系,却有一毛二分关系。半毛>一毛二?

    0
    0
    回复
  • kyl0531 kyl0531 2017-08-08 09:20 via android

    赚钱了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