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股暴跌下的阴霾:乐视、欢瑞遭遇平仓危机

摘要: 近期,乐视的欠款问题,搅得许多影视公司不得安宁。而对于许多上市的影视公司来说,另一重风险也正在不断逼近。

近期,乐视的欠款问题,搅得许多影视公司不得安宁。而对于许多上市的影视公司来说,另一重风险也正在不断逼近。

最近引人注目的案例是,由于股价连续下跌,导致欢瑞世纪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面临平仓的危机,因而公司不得不停牌,防止控制权易主他人。

正所谓,殷鉴不远。今年年初,乐视网的股价也曾跌到实际控制人贾跃亭股权质押的平仓警戒线,因此贾跃亭引入融创中国150亿资金以解燃眉之急,结果被喧宾夺主。7月21日,孙宏斌取代贾跃亭当上乐视网董事长,试图掌控这家上市公司的未来。

实际上,从乐视网到欢瑞世纪,影视公司股价不断下跌所隐藏的巨大风险,逐渐揭开了冰山一角。

目前,许多影视公司的大股东被跌跌不休的股价搞得焦头烂额,为此,包括万达电影、慈文传媒、唐德影视、北京文化、美盛文化等公司的相关股东,都公布了大笔增持的计划。

而一些手头拮据,没钱去增持的大股东,就打起了公司员工(高管)的主意,鼓动他们出钱去买股票。比如新文化于年初发布金额达3亿元的员工持股计划,而长城影视、长城动漫、骅威文化等相继发布被称为“兜底增持”的计划,即员工买入上市公司股票后,盈利了归员工自己,亏损了则由大股东一力承担。

然而,在影视行业已逐渐被资本市场冷落,上市影视公司估值大幅下降的背景下,这些看上去让人眼花缭乱的增持动作,都不过是螳臂当车,无法挽救其股价滑入深渊。

比如,实际控制人保底10%收益的骅威文化,股价跌幅超过15%;绑定周星驰多部电影IP的新文化,目前股价相比员工持股计划的买入价跌幅达22%,包括董事长杨震华在内的多达200名高管和核心员工,全部套牢。

而正当影视行业遭遇资本市场冷眼之际,一些还没上市的影视公司依然对登陆A股兴致勃勃,纷纷宣布要冲击IPO。

其中包括大家比较熟悉、估值高达50亿的嘉行传媒、开心麻花,还有和力辰光、新丽传媒、华视娱乐等多家公司。这些公司对于上市后将面临怎样的困难和风险,似乎全然不知。

股价跌跌不休,欢瑞大股东股权质押面临平仓,慈文、唐德忙着增持

7月17日晚,欢瑞世纪发布重磅消息,公司从第二天开始停牌。原因是,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

公告显示,欢瑞世纪的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浙江欢瑞、陈援及钟君艳,目前共持有欢瑞世纪股份2.84亿股,占公司总股份的28.92%;目前已经质押的股票高达2.7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19%。其中,质押给中信证券的1.15亿股平仓线为9.42元,7月17日公司股价在盘中已触及平仓线。

欢瑞世纪表示,该事项将对公司股权结构产生重大影响,控股股东将采取积极措施,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保持公司股权结构的稳定。

河豚君注意到,自从去年11月上旬借壳上市的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以来,欢瑞世纪的股价就一直处于下行的状态,市值也从128亿下降至目前的93亿元,缩水幅度超过27%。

尤其是今年以来,欢瑞世纪的坏消息接连不断。一季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将近2900万元,与2016年全年盈利2.65亿相比可谓天壤之别。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亏损幅度扩大到3700万至3900万元。

在当前A股流行业绩为王的背景下,就算业绩负增长,股价也难逃下跌的命运,更何况欢瑞世纪业绩陷入亏损的泥潭,股价下挫也就在所难免。

面对股价低迷,欢瑞世纪的控股股东方面并非坐以待毙,也曾有过试图提振股价的措施,但是无济于事。

根据公告,自2017年5月2日起6个月内,欢瑞世纪实际控制人陈媛准备增持公司股份300万至900万股,总裁赵枳程准备增持100万至500万股,按照当时股价的均价计算,两人合计增持的金额为4200万元至1.46亿元。

截至5月15日,陈援已经增持97.02万股,占总股份的0.0989%;赵枳程增持10.80万股,占总股份的0.01101%。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欢瑞世纪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如果欢瑞世纪未来因此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且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等,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显然,如果欢瑞世纪不停牌,这个坏消息将使得其股价很快击穿前面提到的9.42元的平仓线,并一泻千里,甚至不排除易主的可能性。

当然,受股价低迷影响的不只有欢瑞世纪,今年以来,包括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在内,多家影视公司的股价都创下新低,因此不少公司的大股东(高管)纷纷宣布增持计划。

这些影视公司的大股东,很多都跟欢瑞世纪的陈援等人一样,面临着股权质押的高风险。比如北京文化控股股东华力控股已经质押了92%的股权,华谊兄弟王忠军、王忠磊质押比例分别达94%和86%,唐德影视吴宏亮的股权质押比例接近70%。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底的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也多次被问到是否增持的问题,不过一向精打细算的王长田,以“之前没有减持过”为由,不打算增持。

除了直接拿出真金白银增持以外,还有一些公司大股东在原有股权质押基础上进行了补充质押,相当于变相增持。7月20日,骅威文化公告,实际控制人郭祥彬补充质押1220万股,占比5.28%。

在河豚君看来,影视公司的股价跌跌不休,背后有许多必然的原因。

首先,影视行业的爆发式成长已成过眼云烟,影视股已不再像以前那么吃香了;随着A股IPO发行提速,大量公司上市之后,包括影视公司在内的所有公司(尤其是中小板和创业板),整体估值下降无可避免;影视公司的财务情况不透明,业绩波动性大,其虚高的估值也与A股当前业绩为王的趋势背道而驰。

而最近一周,包括欢瑞世纪、慈文传媒、唐德影视、骅威文化等公司股价大跌的一个重要背景是,7月14日至15日,最高层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被市场解读为未来会更多地提高股市的融资功能,也即IPO扩容将继续推进。

这对影视公司的估值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员工增持效果差:骅威文化保底10%收益股价反跌15%,新文化员工持股买入价与股价倒挂22%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这些公司大股东还有钱去增持,或者有股份去补充质押的话,那么,对于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的大股东来说,情况就更加困难了。

截至今年2月13日,长城影视的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持有公司股份1.83亿股,其中被质押的股份高达1.82亿股,换句话说,长城集团所持股份几乎全部被质押了。它的兄弟公司长城动漫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是控股股东的长城集团,持有公司5228.16万股,高达5000万股已被质押。

既没钱增持,也没股份补充质押,陷入尴尬境地的“长城系”实际控制人赵锐勇想出了一个办法:兜底员工增持,并向旗下长城影视、长城动漫2家上市公司的员工发出倡议。

所谓的兜底增持,简单来讲就是,员工出钱买进上市公司股票,如果产生盈利,则归员工所有;产生亏损,则由大股东给予全额补偿。

类似的做法,还有许多影视文娱类公司在推进,比如星辉娱乐、骅威文化等。以骅威文化为例,前面提到,实际控制人郭祥彬及多名高管已经公布了增持计划,但是股价依然低迷,为此郭祥彬推出更加激进的举措。

6月11日,骅威文化发布公告称,郭祥彬向全体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2017年6月12 日至6月15日期间,公司及下属公司的员工使用自有资金净买入骅威文化股票,且连续持有达到12个月并在职的,如买入公司股票产生的亏损,由郭祥彬予以补偿,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

值得一提的是,郭祥彬还承诺,持有达到12个月而收益不足10%的,由其给予补足。换言之,买入股票的员工,最低收益都能达到10%!

而目前各大银行1年期定存的利率,大多在1.75%到2%之间,也就是说,员工增持股票获得的收益,是银行定存的5倍以上。因此,郭祥彬一度被誉为“中国好老板”。

不过,这种看似对员工来说稳赚不赔的做法,并没有获得他们的积极响应。

比如,长城影视仅2名员工合计增持2800股,出资约2.94万元;长城动漫更是只有可怜的1名员工,增持1000股,金额约1万元,因此,“长城系”实际控制人赵锐勇也沦为资本人士口中的笑柄。

保底10%收益的骅威文化的情况则相对好些,共36位员工增持股票77.53万股,增持总金额778.14万元。

据河豚君了解,一方面是因为,这种所谓的盈利归自己、亏损归老板,其实是有很多的前提条件的,比如买入股票有时间限制、员工不能离职等;另一方面,也有员工不看好影视股前景等因素。

从最终结果来看,兜底增持对于股价没有丝毫刺激作用。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的股价,在兜底增持消息发布后,都不涨反跌;骅威文化更是让人大跌眼镜,股价跌幅竟然超过15%。

就算骅威文化披露好消息——下属梦幻星生园宣布2亿元入股张语芯的曼荼罗(承诺2017至2019年合计净利润超过5亿),也未能挽救股价的颓势。7月18日,骅威文化无奈以筹划购买资产为由停牌,防止股价进一步下跌。

要知道,目前郭祥彬手里能够质押出去的股票也不多了,如果股价继续下跌,郭祥彬也可能面临平仓的风险。截至7月21日,郭祥彬持有骅威文化2.31亿股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高达2.20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5.06%。

而对于更早推出员工持股计划的新文化来说,情况也是不妙。今年1月初,新文化推出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合计耗资3亿元(包括公司董事长杨震华在内的全部董监高及核心员工共200多人,合计出资1.5亿元;并由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1:1的比例融资借款1.5亿)买入公司1654.02万股,占总股本的3.08%。

与此同时,新文化还公布了一系列的利好消息:斥资13亿拿下周星驰旗下PDAL公司控股权,并获得包括《美人鱼》在内的周星驰多部电影IP的版权和延伸开发权,以及6月上旬与爱奇艺达成合计价格超过7亿元的两笔交易,包括卖出《美人鱼》电视剧的网络播放权、承制网剧《西游降魔篇》。

然而,再多的好消息,也无法阻挡公司股价继续下探。截至7月21日,新文化收盘价为13.71元,距离上述员工持股计划的买入价格(17.54元)跌幅高达22%。也就是说,包括董事长杨震华在内,所有董监高及核心员工都被套牢了,何时解套尚不得而知。

尽管遭遇资本市场冷眼,

但无碍影视公司纷纷冲击IPO

与二级市场的冰冷形成鲜明对比,一级市场影视公司对于上市的热情,依然高烧不退。

除了早就开始排队上市的新丽传媒、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和力辰光、千乘影视等公司以外,最近华视娱乐、开心麻花都首次发布IPO招股书。另外,中广影视、咏声动漫等新三板公司,今年都宣布进入券商辅导期,上市已迈出实质性步伐。

此外,还有许多公司明确提出了上市的目标,比如,因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爆红的嘉行传媒,其高管就宣布明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IPO;早在2015年签下上市对赌协议的长江文化,今年相继完成IPO前最后一轮融资的山影股份、磨铁公司,上市也早已提上议事日程。

让河豚君感到吃惊的是,最近获得梦幻星生园2亿投资、成立仅一年的曼荼罗也高调宣布上市目标。

公告显示,为了尽快实现上市目标,曼荼罗承诺:作为拟上市主体,公司未来3年扣非净利润合计不少于5亿元。另外,如果曼荼罗不能在2023年12月31日前实现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的目标,或与沪深交易所已上市公司完成资产重组,曼荼罗方面将按照梦幻星生园实际出资额及年利率8%计算的利息之和,回购相关股份。

在前述冲击上市的公司中,尤其以开心麻花、嘉行传媒2家公司最引人注目。两家公司都是因为爆款影视剧作品而崛起的黑马,估值都高达50亿(嘉行传媒最新估值据传已达70亿),引来不少质疑的声音。

以嘉行传媒为例。今年3月,并购专家程海晋发表题为“如果我是杨幂,我会卖掉市值50亿的嘉行传媒”的文章,理由包括5个:第一,《三生三世》已将嘉行传媒带到市值巅峰;第二,热播IP剧、明星效应放大了规模较小的影视制作公司的市值;第三,艺术创作的不可复制性;第四,团队不稳定会影响市值;第五,对赌协议会压迫公司畸形成长。

另外,根据完美世界(以50亿估值入股嘉行传媒)的公告,浙江证监局曾给公司发来监管关注函,要求说明投资嘉行传媒估值的原因及其合理性,是否建立有效机制保证此次投资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问题。

在当前IPO发行提速,二级市场影视公司估值不断下滑的大趋势下,影视公司以高估值冲击上市,前途实在难以预料。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文/杨柳青 编辑 / 吴立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2

  • 老宁 老宁 2017-07-25 15:22 via android

    我刚卖了欢瑞

    0
    0
    回复
  • 纳兰韦君 纳兰韦君 2017-07-24 15:52 via android

    这是圈钱的下场!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