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又杀回来了,不过这次只针对企业用户

摘要: 对普通消费者市场失望转而专攻企业市场的谷歌眼镜企业版,会在企业市场里获得想要的成就?

被列入失败博物馆的Google Glass回来了,不过不再是面对普通消费者

瑞典43 岁的临床心理学家 Samuel West,在参观“失恋博物馆”的时候受到启发,于赫尔辛堡创立了一个“失败博物馆”,陈列了一系列创新失败的产品,曾经在2012年公布,被业界看好媒体鼓吹,喻为揭开新时代帷幕的谷歌眼镜赫然在列。

但正如Samuel West所言:创新有失败的风险,但不能因为害怕失败而停止创新。过去惨遭失败的谷歌眼镜又回来了,带着过去惨痛失败的教训和经验,它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了民众们的面前,昭示着谷歌对科技创新孜孜不倦的追求。

这款谷歌标志性头戴式显示器,如今作为特殊的商业模型重新出现在人们视野中,代号为Glass Enterprise Edition(谷歌眼镜企业版)。目前该产品尚未公布Glass Enterprise Edition的任何规格,仅仅只给出了一些快照和一些简单的参数。

相比第一代谷歌眼镜,Glass Enterprise Edition摄像头由原来的500万像素增加到800万像素,网络不仅更快,WiFi更稳定,处理速度更快,电池续航时间也更长(支持8小时工作),还严格遵守安全标准。同时还支持视频录制,外形上提供近视眼镜样式。

除上述模糊的描述外,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将采用何种系统,会不会与AR/VR对接,会不会有革新的功能的等核心数据尚未可知,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对外界目前仍然是相对保密状态。

据VR日报了解,与2012年相比,如今谷歌旗下有Youtube VR与Daydream平台,虚拟现实领域的视频游戏应用都有立足基础,研发一款AR/VR头显对于谷歌来说并不困难,为何偏要选择把谷歌眼镜复活,推出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谷歌与Hololens推动Glass Enterprise Edition重现江湖

谷歌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也是一家富有进取心的科技公司,对于谷歌而言2012年推出的谷歌眼镜可以说是成功与失败各占一半的产品。

VR日报认为,谷歌眼镜成功在它打开了未来虚拟现实科技的一扇窗户,让人们对未来的科技产品有了一个明确的实物概念。而它的失败在于仅仅是一个实验产物,软硬件缺点非常明显,市场反响很差。

换句话说便是赢在概念输在产品。

但微软Hololens的成功让谷歌找到了借鉴对象,与之相比2012年的谷歌眼镜更像是一款纯粹的极客玩具,它没有解决用户什么痛点,也没有见到解决了行业或某个产业链的痛点。

高昂的售价和与售价不对称的实用性,市场给谷歌眼镜来了一记残酷的直拳,把它打回实验室,打回极客们的世界。

精心制作的产品却被诟病的一无是处,Google X负责人阿斯托·泰勒(Astro Teller)于2015年在美国西南偏南(SXSW)音乐节的一个主旨演讲活动上忍不住吐槽:

“我们做错的事情正是,我们允许,甚至有时候还鼓励,外界对谷歌眼镜项目投以太多的关注。”

VR日报认为,从阿斯托的话语中,可见当时谷歌眼镜开发者们对于谷歌眼镜的失败耿耿于怀,他们认为外界对于谷歌眼镜太关注以至于吹毛求疵,害的他们完全没有应对的时间。

时间转到2017年,虚拟现实行业的技术与硬件水平与2012年不可同日而语,当年谷歌眼镜面临的软硬件困境如今都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加上微软Hololens与花旗银行、沃尔沃及VR教育平台Likeliqe等企业用户的合作越加频繁,由此谷歌看到了自家产品的希望与出路——与其纠结于如何推出便宜又好用而且内容丰富多彩的谷歌眼镜,还不如做一款专业定制化为企业用户服务的谷歌眼镜。

曾经失败的不甘心,软硬件技术的进步,Hololens的成功,三者共推之下, 谷歌X实验室重新赋予了这款设备生命,Glass Enterprise Edition目前定位为针对有着特殊需求的企业。

专注于的企业市场的谷歌眼镜能成吗?

为了不重蹈上一代谷歌眼镜缺乏内容的覆辙,谷歌针对Glass Enterprise Edition推出了Glass Partner项目,这个项目现在包含超过50家企业,如AGCO、DHL、 Dignity Health、NSF International、Sutter Health、波音和大众等等。

从谷歌公布的Glass Partner项目来看,新的谷歌眼镜将是一个定制化服务提供平台,针对不同企业的不同要求,谷歌会提供相对应的解决方案。

谷歌将Glass Enterprise Edition标榜为“免触控设备,面向操作工人”,改变了过去谷歌眼镜售卖硬件的方针,希望通过Glass Partner项目来为企业用户提供定制的端到端支持,以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等服务销售为主,改变谷歌眼镜原来失败的时尚科技配件形象。

谷歌眼镜项目负责人杰伊·科萨里(Jay Kothari)甚至在博文中把企业版本称为“谷歌眼镜的新篇章”。

那么谷歌Glass Enterprise Edition这个被称之为“新篇章”的产品,真的会如谷歌所预期的那样吗?

VR日报认为,如果谷歌仅仅是将其做为一个高精尖的小众工具平台的话,那么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很难成为谷歌在硬件领域的新篇章。

在智能机领域,谷歌Nexus表现不好,改名Pixel想翻篇再来,结果大半年时间销售数据遮遮掩掩,最终还是被发现销量堪堪摸到百万量级。

谷歌眼镜失败了后,改名Glass Enterprise Edition粉墨登场,挂一个企业版头衔玩定制内容就能够异军突起吗?要知道单价1500美元的失败产品,2012版谷歌眼镜在退市之前可还交出了80万台的销售数据。

Hololens如今虽然在企业市场风生水起,但Hololens可没有说专门针对企业市场,普通用户同样也可以购买Hololens,其内容生态中游戏教育内容并不算少,虽然销量不高但利润与口碑均是相当不错。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仅仅依靠企业市场又能够有多大的市场呢?波音与大众等公司确实在虚拟现实领域颇有兴趣,相继推出VR培训等新措施,但要想让这类新设备普及到一线工人,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的,成本与技术壁垒仍然矗立在Glass Enterprise Edition面前。

VR日报认为,谷歌Glass Enterprise Edition虽说计划的很好,Glass Partner项目也从者甚众,但大多数企业或许都是不想拂了谷歌的面子,礼貌性的订购一批Glass Enterprise Edition用以实验。

若真如谷歌标榜的那般“面向操作工人”,那么至少得1-2年的时间来检验可行性,同时至少还得将成本降低至1000美元以内。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想成为谷歌所期望的新篇章,里程碑?这个问题大概还得问问美国产业什么时候大跨步升级转型进入未来社会,工人们什么时候使用全息工具作业。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VR日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VR日报
VR日报

《VR日报》——是国内最早一批关注虚拟现实(VR)的专业媒体之一。

评论(3

  • 苍-m-cAng 苍-m-cAng 2017-07-19 17:53 via weibo

    谷歌搁置的很多项目,基本都是芯片的功耗,尺寸,个性能,如果随着芯片的发展,项目再起不成问题。

    0
    0
    回复
  • wangxu wangxu 2017-07-19 17:51 via pc

    我又回来了。。。

    0
    1
    回复
  • aliangd aliangd 2017-07-19 17:51 via android

    应该有市场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