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优视:移动互联早起鸟

摘要: “一句话,UC会做入口的平台,但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把用户圈在围墙里。在这儿很容易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而且不招人恨。”

“一句话,UC会做入口的平台,但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把用户圈在围墙里。在这儿很容易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而且不招人恨。”

在一段时间里,UC 优视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朋友或媒体前来询问的电话,问他是否真的已如传言那般决定将公司卖掉。这些人中,很多都认为像UC优视这样的手机浏览器公司无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独立生存下去,因为相对在浏览器中输入一长串字母,直接登录App Store或Google Play这样的应用商店,并直接下载应用客户端,显得更加方便。

最新的一个传言中的收购者,是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提供商百度,理由是后者正需要在移动端有所作为,以确保自己不被新的移动互联网潮流所淘汰,而UC优视旗下的UC浏览器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据俞永福称,UC浏览器已经拥有近3亿名用户。而且,两家公司目前已经存在业务上的合作,作为UC浏览器首选的搜索引擎,百度每年支付给UC的广告费高于支付给所有其他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但俞永福显然不这样看。“这只是暂时现象,随着更多的用户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应用越来越多,两三年后,手机浏览器将取代APP成为更加主流的方式,就像在PC时代曾经经历的那样。”

他认为自己真正要关心的,是如何确保UC浏览器的用户群体和黏性持续增加,以便让这只移动互联网的早起鸟避免很多科技创业企业常遭遇的“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悲剧。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当行业整体的盈利模式成熟的那一天你自己还在不在那个位置,你还能不能端着盆等天上掉金子”。按他的计划,未来五年内UC浏览器的用户要从目前的3亿提高到10亿。

2004年,UC的两位创始人梁捷与何小鹏决定抓住中国开启2.5G网络建设的机会,通过手机浏览器来抢占移动互联网的先机。尽管他们的一些想法不错,比如从一开始就注重技术研发,将UC浏览器设计为互联网模式,而非传统的单机版,但公司并没能从当时让大批早起的淘金者赚得盆满钵满的短信、彩信、彩铃等移动增值服务中获得足够动力,于是,在2006年未能如期赢得风险资金的支持后,UC濒临倒闭。

就在这时,时年31岁的俞永福的加入为公司带来了转机。在那之前,俞永福已经在联想控股旗下风险投资公司联想投资(现君联资本)工作6年,担任副总裁的职位。他是联想投资负责考察UC项目的负责人,并且极力主张这笔投资,但最终他未能说服联想投资决策委员会的成员们。于是,他决定拿自己的职业前途进行一次冒险—加盟当时只有15人的UC公司。

俞永福的背景很快派上了用场,他很快说服了著名创业者和投资人雷军和另外两位天使投资人,他们一同为高度贫血的UC注入了400万元的天使资金,使UC更大规模的融资,包括2007年以28%的股份从晨兴和联创策源那里获得1,000万元的投资,2009年从阿里巴巴等公司那里获得新一轮的战略投资,2010年再次从诺基亚成长基金和纪源资本那里获得价值不菲的战略投资。

这些具有创业和产业背景的资本,还为UC带来了业务上的互动。以阿里巴巴为例,该公司不但成为UC导航广告的客户,还正和UC一道研究安全移动支付等方面的问题,并且还正酝酿在移动电商层面进行合作;诺基亚的塞班手机则一直是UC浏览器的天下,在诺基亚衰退之前,为了在它的手机屏幕上占据一席之地,众多移动互联网公司竞相追逐。至于雷军,俞永福将他视为一座创业动力、经验和教训的宝藏。

和那些同时代的创业者不同,UC从创业之初起就决心走一条技术驱动的道路,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是研发人员,目前在 1,100 名员工中,研发人员超过80%。这种定位帮助公司找到了方法以适应过去数年间中国复杂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环境。

一方面,通过一个中转服务器减少手机端的流量和计算负担,这样既可以提高用户上网的速度,还可以减少流量费用,从而能帮助用户像在PC上一样使用所有互联网资源;另一方面,又努力使UC浏览器几乎能支持市场上所有能连通互联网的手机系统,从山寨手机,到塞班,到安卓和iOS。

“我们总是努力去满足已经存在的需求,而非创造一个新需求。”俞永福这样总结UC的生存哲学,并认为后者是导致很多创业公司死掉的主要原因。这就意味着,公司需要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和新存在的需求,以避免被用户抛弃。新规则之一,就是新的淘金者蜂拥而至,而浏览器这样的工具型产品又缺乏足够黏性,用户随时可以抛弃UC转向新的挑战者。

天使投资人、Frost & Sullivan 中国区首席顾问王煜全还认为,UC的另外一个挑战是HTML5,这种技术将使得Android和iOS等操作系统自带的浏览器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因此,即便浏览器在未来会比APP更为普遍,也不一定是UC的机会。

俞永福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称随着UC在去年推出面向Android等操作系统的新型浏览器,公司已经占据中国约1亿部Android手机的近70%和4,000万部iOS设备的近30%,公司在HTML5的投资也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公司还推出了一种方便用户在不同操作系统的手机之间切换的云存储服务。

与此同时,他认为未来决定胜负的关键,已经由功能和用户量转向商业化能力与产业链经营。“移动互联网不再是企业间的竞争,而是产业链间的竞争。在传统互联网领域,中国有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这三座大山,但是在移动互联网全球来看,中国那就是三座小山了,全球有三座大山,谷歌、苹果和微软。”他分析道。

实际上,他的确是这样做的。几年前,UC就开始尝试通过网址导航,内容汇集,社区建设,应用和游戏分发等平台化措施,来建立UC的商业化生态系统。早在2009年,UC就宣布实现盈利,据俞永福介绍,UC目前的营收中,其中一半为广告收入,其他还有包括游戏、电商的分成等等。

以游戏为例,它在2008年开始平台化,包括UC自己的游戏中心和通过收购组建的游戏平台九游,目前由原有两个游戏平台整合后的UC统一游戏平台九游的活跃用户就超过5,000万,单月收入超过100万元的游戏超过10个,俞永福希望今年分给开发者的收入超过1亿元。

“我们的收入一直处于翻倍增长的状态,虽然我不能告诉你到底是翻几番。”

他说没有理由不相信这种增长势头会延续下去,因为他知道UC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一句话,UC会做入口的平台,但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把用户圈在围墙里。在这儿很容易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而且不招人恨。”

按照这样的逻辑,UC不会像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那样,去推出自己的手机,但UC会努力成为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获得信息、游戏、应用软件、社区服务的入口。同样的情况甚至已经发生在与历来强势的移动运营商的关系上。

几年前,中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一直希望开发自己的手机浏览器,但不久前它决定放弃,宣布采用UC浏览器作为其定制手机的预装浏览器,甚至破天荒允许UC保持自己的品牌。UC与另一家运营商中国电信的合作则在两年前就开始了,不过那次合作中使用的是双方的联合品牌。尽管这些合作是免费的,但由于运营商定制手机的数量巨大,这将为UC带来可观的用户。

与此同时,俞永福还正积极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全球市场,以赢得更多的机会。

据他说,目前UC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25%,排名第二,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尼日利亚、巴西、墨西哥等地都增长很快。不过,他也承认这个过程中充满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但他可不希望UC优视重蹈那些已经死掉的第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覆辙,又或者像大多数创业企业那样,成为始终长不大的小老头。2010年初,他和两位初始创始人一道为公司设立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新目标:帮助一半的地球人实现用手机快捷上网。而眼下,他们正努力实现第一步,即在五年内使UC的用户达到10亿,其中一半来自海外。

他已经习惯于视自己为公司第三位联合创始人,现在,他们就等着公司正式IPO、多年投入被回报的时刻。不过,为了那一刻,他们必须知道如何避免让这只早起鸟在新的潮流面前起得太晚。

(本文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

本文系作者 尹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尹生
尹生

《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曾任《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兼TMT负责人、《数字商业时代》执行主编、《21世纪商业评论》编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