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力争“网文第一股”,网文市场终究还是BAT的角斗场?

摘要: BAT的战争没那么容易结束,一方独大,那么其它两个就会抱团取暖。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互联网时代下,世事如棋局局新。几天前(6月30日),腾讯对外发布公告,称计划分拆旗下阅文集团,拟通过阅文股份于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的方法,建议全球范围内发售阅文股份,目前联交所已确认腾讯可进行建议拆分。

7月4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发售15%股份并于港股主板独立上市。据路透社报道,阅文此次IPO融资资金最多可达到8亿美元。

当年盛大文学50亿并入腾讯的商业帝国,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整合为阅文集团,成为独霸互联网数字阅读市场的一方强大势力,业界就有人预言阅文集团上市的日子不会太远。只是这一天到来之时,谁也料想速度这么快。

而值得深思的是,如果此次阅文集团成功IPO,那么接下来互联网格局会有怎样的变化?阅文集团网文市场龙头老大的地位确凿无疑,IPO提升的品牌知名度会进一步加大阅文集团在数字阅读市场上的占有率,同时其网文IP培育基地的属性将被进一步放大,对影视行业久久不退IP热潮将产生更大的影响。同时,腾讯作为互联网BAT三大巨头之一,在社交微信、游戏《王者荣耀》等领域均拥有了造神级别的成功项目之后,阅文集团的上市无疑将腾讯商业帝国的边野扩张得更为辽阔,网文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毋庸置疑。IP为王,接下来的王者就是腾讯。

“阅文到了这个阶段已经看不到危险来自于哪里,说白了只要是来自文化领域的玩家都可以成为你的敌人。”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曾说。这句话或许也可以这么理解: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盛大文学的IPO之梦,阅文集团正在实现 

对于业界而言,阅文集团IPO的消息并不让人意外,早在今年3月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就对外透露,阅文集团即将从腾讯内部分拆,赴香港上市。据传,这是彼时腾讯50亿收购盛大文学时双方就有过的约定,颇有点“我把梦想寄托在你身上”的羁绊意味。

实际上,阅文集团走到今天IPO这一步最感欣慰的无疑是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作为原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之一,吴文辉比谁都更了解当年盛大文学IPO的艰辛之路,盛大文学的IPO之梦最终梦断腾讯。

或许我们该回顾一下阅文集团的前世今生。

2013年,腾讯文学成立,BAT三巨头开始涉足网文市场,但市场格局早已形成,成立的诸多平台并没有太大声响。2015年1月26日,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宣布,将联合对方成立新公司“阅文集团”,盛大文学以50亿价格被腾讯公司全盘收购,阅文集团将对原属于二者的文学品牌进行统一的管理运营,其中包括了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中智博文、华文天下等。彼时,盛大文学作为网文市场开先河者,占据了整个原创文学市场72%的市场份额,其中起点中文网独占43%。这次整合被视为网络文学市场的大洗牌,盛大文学走向移动端阅读,寻求新的变现途径,而腾讯则掀起了最大规模的IP圈地运动,建立以网络文学IP为源头的游戏、动漫、影视等跨行业泛娱乐全产业链。

可在被腾讯收购之前,2011年-2013年盛大文学曾发起过4次IPO,8次修改申请文件,但因正逢资本寒冬、中概股造假风波、估值走低、高层人事变动等原因搁浅。IPO搁浅,盛大文学并没有因此走低,2012年盛大文学实现盈利超过1亿。

而变动发生在2013年,2013年盛大文学宣布通过私募基金融资获得1.1亿美元,然而此次融资却使得盛大文学市值从8亿美元缩水至6亿美元。此时盛大文学核心领导层出现变动,吴文辉携带灵魂团队出走腾讯,盛大文学失去了最核心的支撑,也冥冥之中似乎为盛大文学最终并入腾讯做了铺垫。

目前,根据阅文集团公开的招股书,阅文集团2016年实现营收25.68亿元,较2015年的16.06亿元同比增长59.1%。其中,在线阅读业务收入20亿元,同比增长103.3%;纸质图书业务收入2.24亿元,同比下降了2%。其他业务收入1.11亿元,同比下降54.4%,主要原因为网络游戏收入及网络广告收入下降。

而大数据显示,中国文学市场在2013年为297亿元,2016年为403亿元,其中中国网络文学规模增长最快,2016年网文市场规模达到46亿元,占中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11%。而这46亿元中,阅文集团占据了25.68亿。阅文集团对网文市场的垄断程度比想象中更为惊人。

阅文IPO背后的意义:腾讯独大,IP狂潮再起 

但超过50%的市场垄断程度,是不是就意味着盈利,也并不尽然。根据招股书数据,阅文集团营收达到25.68亿,但是有媒体指出,2016年阅文集团盈利金额为3040万元,此前都是亏损状态,纯利率只有1.2%。这样的比例无疑说明了阅文集团同样高居不下的成本金额,据招股书数据,2014年、2015年到2016年期间,阅文集团内容相关成本分别占到主营业务成本的78.8%、52.9%和64.4%。

毛利不高,原因大抵是垄断头部内容的花费与IP运营花费。2015年,阅文就以作家“猫腻”的《择天记》试水自制动画,投入成本达5000万。媒体“娱乐资本论”报道,吴文辉此前曾透露,网络作家富豪榜上的榜首唐家三少2016年版税收入1.1亿元,其中一半就是从阅文平台上获得,这导致阅文的毛利一直不高。

而这种情况却仍旧不能让人忽视阅文集团此次IPO的意义。据悉,阅文集团旗下签约作家主要分为四类,即公众作家、普通作家、大神作家、白金作家。影视市场上的多数热门IP都出自他们之手。2016年10大最高搜索率的网络作品有9部来自阅文集团,其中包括《大主宰》、《完美世界》、《雪鹰领主》、《龙王传说》、《武炼巅峰》、《择天记》、《一念永恒》、《玄界之门》、《超品相师》。其中目前最数为人知的是猫腻的《择天记》,刷屏了今年的五月档。

阅文集团宣称旗下拥有530万作家,840万部作品和1.75亿月活用户,这个数据下基本可以断定之后影视市场大多IP都将出自阅文集团,而这无疑是IP垄断的开始。现在影视市场上“无IP不热血”的趋势,各大影视巨头都在砸资金争抢头部内容与优质IP,中小公司无力抗衡,面临行业洗牌默默消失。阅文集团的上市或许会将IP热提升到一个新的档次,这个局面会不会比目前更好尚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腾讯拥有了最大的IP资源。

业界有人说腾讯是一个专业主义与精英主义到了极致化的公司,互联网时代下腾讯是“造神”之王,马化腾推出了QQ,张小龙创造了微信,社交行业无人可以比肩。日前频频上热搜的《王者荣耀》也出自腾讯之手,营收超过100亿。在互联网内容产品上,腾讯更是创造了很多神话。这让BAT其他两大巨头不安的同时,也让人意识到腾讯背后的商业帝国。

在内容方面,腾讯已经有了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影业、阅文集团等全产业链布局,阅文集团无疑是腾讯内容IP的最大宝库,这次IPO是一种尝试,腾讯在尝试将内容布局上升到新的格局,阅文集团得到独立集资平台,日后扩展所需资金可以减少对腾讯的依赖,而腾讯依旧继续受益由阅文集团于网络文学业务的任何潜在裨益。

但或许网文市场还存在很多变数,今年年2月,百度文学、阿里文学、中文在线、掌阅以及磨铁文学等联合成立了“原创联盟”,推出“精品内容全平台共享计划”,并拥有共同开发精品IP的权利。4月,阿里文学携手优酷、阿里影业共同投入10亿元资源,推出“HAO计划”。BAT的战争没那么容易结束,一方独大,那么其它两个就会抱团取暖。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 小韩狗子 小韩狗子 2017-07-10 14:53 via android

    不喜欢腾讯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