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表情包产业:你发葛优瘫的时候已侵权,原创者正走向大蓝海

摘要: 更多的创业者,则把商业化作为创作时的第一目标,而且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将创意发挥到了极致,并颠覆了自己对图片设计的许多固有认知。

据统计,在使用次数TOP10的表情符号里,“哭笑不得”的表情使用次数最多,总计高达7518440701次;女性青年每人平均每天使用表情2.84次,而男性青年每人平均每天使用表情次数为0.74次,女性是男性的3.83倍。与男性相比,女性的表情使用普遍偏感性。

与此同时,笔者从分钟律师App平台了解到,今年以来,有关使用表情包是否侵权的咨询明显增多,用户和律师问询的内容集中在“将朋友的图片制作成表情包发布是否涉及名誉权”、“使用名人、明星形象的表情包,会不会被诉讼”等。同时,一部分表情包制作者也在咨询相关侵权处理和索赔金额上的问题……

当你在发葛优躺、傅洪荒时,也许已经侵权了

数据显示,QQ表情的历史要追溯到QQ2003简体中文版,此后QQ表情开始被用户广泛使用。2011年,微信发布的第一年,微信3.5版中推出第一套表情——兔斯基。

而在网友看来,表情的使用早已经不限定在官方提供的范围之内了。“尔康”周杰、“洪荒之力”傅园慧以及“葛优躺”等。有的网民甚至调侃道:许多明星在影视剧上已经不多见了,可在聊天中却“大宝天天见”。

作为表情包名人,周杰对于这样的高曝光并不领情,在一次媒体采访时,他就指出:“表情包是把文艺作品中的角色低俗化、恶搞化。这是对作品的尊重吗?”

还有一部分“被表情包”的名人则运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如在2013年曾对滥用自己肖像的行为提起诉讼的葛优,彼时起因是重庆某公司在其网站中制作发布了《非诚勿扰3》动画、动态表情及漫画图片以及表情包下载,侵犯了葛优的肖像权。

在“葛优躺”风行之时,亦在去年年末,因“艺龙旅行网”在微博中使用了葛优肖像图片做配图宣传自身业务,对其提出40万索赔;此外,如“多家自媒体平台因为使用《花千骨》的剧照而收到了演员霍建华的侵权索赔律师函”之类的新闻,也时有发生。

分钟律师App创始人周翼律师告诉笔者:

此类诉讼,大多是将表情包或图片用于商业用途所引发的;

同时,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盈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这也同时将表情包涵盖在内。

在我们平台上,还有多个普通人,因为自己的肖像被朋友在群聊时“玩坏”了,而委托我们律师进行维权的案例了。

同时,不少“被表情包”过的名人则持宽容态度。如黎明就觉得他“贡献”的表情包很可爱,同时“有些网友把影视剧里出现的剧情、表情二次创作出来变成新的东西,其实是一种学习,这也不叫抄袭,我们每天都要学习别人好的东西,只要不是用来卖钱,其实没多大问题。”

明星不够看,表情包创作进入组队模式

明星作为表情包中最容易引发注意的群体,也成为表情经济中最早的参与者。

2015年,拥有6亿用户的微信出现了新的表情——明星真人表情,Angelababy成为首位入驻微信真人表情的艺人,随后,鹿晗、邓超、李易峰、邓紫棋、张天爱等均推出了专属表情包。尽管,如Angelababy宣称,其做表情包并不是为了挣钱,也没多少钱,只是好玩。但是不可否认,明星确实是中国表情经济的开路者。

而且钱确实未必是问题。洪荒少女傅园慧的走红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表情包,业界认为,这也是为何在傅园慧之后,许多明星主动推出官方表情包的原因。

更多的内容创业者,也将目光锁定在了表情包这个快速传播载体之上。

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毕业生汪泠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其在2013年开始,推出第一套“汪蛋”表情包,到2017年第三、四套该系表情包推出,整个表情包创作生涯覆盖了她的大学时光。“之前两套在微信上还蛮受欢迎的,大约有8万人次打赏,一次打赏大约2元钱。”汪泠的话语中,已经呈现出了表情经济的市场一角。

更多的创业者,则把商业化作为创作时的第一目标,而且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将创意发挥到了极致,并颠覆了自己对图片设计的许多固有认知。

如媒体报道过的一位叫钟超能的表情包设计师,他就坦言:

“一开始总希望把动画形象做得更精美,更好看。”为此,在2016年花了了两个多月,一点点抠图、做动态,制作出一套名为“短颈鹿”的表情包,结果投放出去只获得了500多个赞。

要萌、要宠、可以简单。钟超能分析了大量热门表情包后得出了结论,并设计了肉嘟嘟、粉可爱的一个跪着的白色娃娃“乖巧宝宝”,结果该系列表情的总发送量为38亿次,最多的一套发送量为29亿次,平均每天发送量约800万次,总打赏人数超9万人,打赏金额从1元到50元不等……

一些前期就已经在表情包耕耘的创业者,此刻已经进入到了组队模式。如在3月,制作出多种爆款表情包的十二栋文化宣布完成了2500万元的A轮融资。而该团队,创造出了小僵尸、制冷少女、破耳兔、芮小凹凸等 40 多个形象版权,全平台粉丝超过 500 万,表情累计发送量超过 220 亿次。其中制冷少女 2014 年年末通过单个“谢谢老板”的磕头表情就累计了 60 亿的发送量。

但生存难度依然巨大,小崽子系列表情包的设计师脏小白就对媒体表示,尽管他的表情包下载量超过1亿次,但付费率大概只有0.01%,“目前的表情包市场还不能养活一个专业的表情包创作者”。

从表情包的小钱,走向衍生品的大蓝海

“我们不怕别人盗版,我们就怕没人盗版。”一位表情包创作工作室的负责人告诉笔者:我们发布的就是共享表情包,也不把目光锁定在打赏上,我们的目标是中国的Line。

这位创业者口中的Line,是去年7月14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一款日本聊天应用,而上市时它最有名的故事,就是依靠表情业务,在2015年赚了2.68亿美元,占了Line年收入的四分之一,月费购买贴图的用户保持在8百万。

由于成功,其运营思路也被广大国内创业者视为必由之路:

Line拥有着丰富的表情库,但最为著名的还是Line friends这一组合形象。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将一系列IP实体化,通过开发一系列的漫画、动画、周边及线下体验店来获得更多的收益。

而在全球,Line friends主题商店共有44家,产品横跨生活、文具、玩具、配饰、时尚、电子产品、医药还有图书等,拥有超过400 个品类7000 款商品,甚至于开设Line 主题乐园也已列入日程……

走衍生品之路,其实也是刚刚得到融资的十二栋文化的既定方向。甚至仅仅初尝表情包成功利好的钟超能,也“希望把动画形象养大,开发出更多衍生产品,实现更大的价值。”

但并非仅有衍生品一条路可走。去年10月底,十二栋文化联合老字号内联升推出了长草颜团子系列的老北京布鞋,将表情包做到了产品之中,进行IP授权和“搭售”。

而热门表情包“元气青蛙”的创作者80后女孩张捷则将自己设计的T恤、钥匙扣,全部画入到表情包中,形成将产品变成表情包的反衍生路数,以此来带动销量。

但一个全新的路数也在出现,即以Emoji(绘文字)表情包为主角制作的《表情奇幻冒险》(The Emoji Movie)大电影将在今年7月登陆美国院线。由于Emoji是最早也是全球使用频率最高的通用表情包(在论坛、QQ上提供的基本表情即是Emoji)。因此,其电影化的这一动态,让许多表情包创作者有了更多的联想空间。

“表情包是一个轻IP,缺少故事、缺少深度,想要形成庞大的衍生链条,就好像迪士尼、漫威或DC那样,很难。”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笔者:如果有同样的文化产品,比如影视剧来背书,就不一样了。甚至,我们可以让表情包参加到综艺节目之中,形成更多的话题和跨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1、2版),卖的还行;2017年出了本《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正在卖

评论(4

  • 进击的吾姐 进击的吾姐 2017-07-06 14:24 via weibo

    还好不以盈利为目的还可以继续发

    0
    1
    回复
  • 淡沫恋莓 淡沫恋莓 2017-07-06 13:10 via android

    那要你们这帮名人干啥?不能做表情包?难道打印照片出来贴墙上意淫?

    0
    1
    回复
  • 大古马拉松 大古马拉松 2017-07-06 12:16 via weibo

    APP广告软文

    0
    0
    回复
  • 广州招商哥 广州招商哥 2017-07-06 12:05 via weibo

    对设计师付费,这需要时间[抱抱]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