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唐宁:科技公司做金融,DNA可能不是很匹配

摘要: 有一个简单的统计分析发现,每一个市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水平和这个城市跟杭州的距离成反比。也就是说,离杭州或离沿海地区越远,发展水平越低。

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已是美国的50倍,对待金融创新,监管层应该采取何种的监管手段?要使金融科技覆盖金融服务不发达的地区,又需要哪些产品和商业模式?对于这些行业热点问题,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发展金融科技,促进普惠金融》分论坛进行了广泛讨论。

这其中包括学术界、监管层、以及企业界的代表,钛媒体整理了包括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以及宜信创始人唐宁的讨论发言。

黄益平:离杭州或离沿海地区越远,互金的发展水平越低

作为论坛主持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分享了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的三项研究指数。

第一个指数为“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发展指数”,其中最主要的是三点:

1、从2014年1月开始,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每年都在翻一番,百分之百的增长速度。

2、如果看全国各个地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水平,可以看到地区之间的差别非常大。最发达的基本上就是沿海地区,都是红色的,剩下大部分地区都是绿色的。有一个简单的统计分析发现,每一个市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水平和这个城市跟杭州的距离成反比。也就是说,离杭州或离沿海地区越远,发展水平越低。

3、中国互联网金融在高速发展,但主要是由年轻人来推动的,90后是推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最主要的力量。

第二个指数为“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来刻画各个地区不同的发展水平。研究发现原来后进的这些市发展以更快的速度在赶超。用统计简单来说它的相似度和分布,我们会发现这四年来普惠金融发展水平接近程度迅速提高。

第三个指数为“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情绪指数”,这个情绪指数里是用大数据的方法,根据媒体2000多万篇文章,最后构造出来的一个指数,这个指数分成为关注度指数和情绪指数,情绪指数又可以分成正面的指数和负面的指数。

这个指数反映的简单的结论为,情感的波动非常大。从总体上反映了过去这个行业发展有的时候很正面,有的时候很负面,有的时候关注度很高,但是大家都是很积极地看待这件事情。但有的时候关注度很高,是因为出了很多风险。

总之,黄益平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确实是在高速发展,但同时出现了很多风险。

李东荣:传统金融机构和新兴金融机构应接受一致管理    

作为金融监管者,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强调,不管是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是新兴的金融机构,都应该接受一致的管理,应该遵循风险管理的原则。

李东荣表示,要通过行业自律,使每个从业者知道哪些能干,哪些不能干。在提供信贷时,在追求利益的同时,还要遵守自己的社会公德、社会责任。这是全球在解决普惠金融过程中所遇到的共性难题。

李东荣告诫借贷者,资金需求方自己也要对风险的认识更清晰,要知道自身能够承受怎样的边际成本。

对于监管和创新如何取得平衡的问题,李东荣介绍了监管层目前遵循了以下四项原则:

第一要采取穿透式的原则,就是从头到尾跟着它,从负债端到资产端,要穿透过去。

第二是一致性的原则,不管是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是新兴的金融机构,在监管的原则上应该是一视同仁的。

第三是协同式监管,在中国是分业监管。现在我们产品已经打破了行业界限,中国“一行三会”共同筑起这个篱笆,防止他们钻监管的空白,出现监管套利的行为。

第四是创新式监管,也就是现在英国比较提倡的监管沙箱,有些问题如果我们在一个既定范围内能够做到较好的控制、较好的监测,我们应该给它一些空间,让它再试。只要风险在可测、可控范围内,我们都应该给它空间。

唐宁:看好众筹和智能投顾

宜信创始人唐宁在论坛中表示,支付和网贷这两个领域在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中最为靠前,但还有一系列细分领域的发展滞后了很长时间。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些细分行业的机会很大。

众筹和智能投顾是唐宁最看好的两个细分领域。

唐宁说道,“这些创新创业企业,他们最早拿到资金的就是所谓的“3F”,家人、朋友和傻瓜给他们钱。一直到A轮才会有知名的机构投资人给他们钱。所以中间有18个月、24个月的空间,天使投资人应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美国有几十万天使投资人,在中国不到一万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众筹平台可以在未来有非常大的发展。

对于智能投顾,唐宁认为它可以解决中国大量中产阶层的长期投资需求,而过去的人工的理财规划师是不可能支持这批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服务。

此外,面对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甚至是商家涉足金融的现象,唐宁认为,金融业务是有非常强的风险属性,金融首先是一个很难的业务,而且金融的社会性是非常非常强的,和一些类似于购物、游戏还不完全一样,它的风险外溢性是非常非常强的。“如果看美国几十年前的尝试,商家做金融最终大多数不是很成功。

唐宁表示,“商家从非金融的角度上去做金融,DNA有可能不是很匹配。当然,唐宁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商家不可以去做金融,“如果做金融的话,就要有同样的金融底蕴,对于风险防控、金融监管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就可以去做金融。而且要把金融的业务按照相应监管框架的逻辑去做,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有跟既往业务冲突的问题。”(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