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李彦宏对一千个周鸿祎

摘要: 在今年第一个季度之前,李彦宏和他的百度一直站在其各自历史上的顶峰,而且他们在那里已经逗留了近两年。也许一个周鸿祎并不能让李彦宏彻底离开山顶,但一千个周鸿祎却很有可能。

在今年第一个季度之前,李彦宏和他的百度一直站在其各自历史上的顶峰,而且他们在那里已经逗留了近两年。也许一个周鸿祎并不能让李彦宏彻底离开山顶,但一千个周鸿祎却很有可能。

李彦宏个人在今年3月,以102亿美元的财富蝉联了福布斯内地首富,但在那之后,好日子似乎到头了。

在这期间,互联网领域的变化风起云涌,百度凭借其在搜索上牢不可破的垄断地位,和搜索广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的稳定性,一举取代腾讯成为了中国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一度超过500亿美元。李彦宏个人也在今年3月,以102亿美元的财富蝉联了福布斯内地首富,这在福布斯内地富豪榜历史上是绝无仅有——在那之前,还没有一位首富能够做到蝉联。(相关分析见我之前的评论《首富李彦宏:最好的时光?》

但在那之后,好日子似乎到头了。在百度发布第二季度预期收入后,因为不及市场普遍预期,其股价在盘后交易中大跌10.2%。这似乎是个不好的预兆——资本市场对于百度能否继续在巅峰呆下去,已经上升到提心吊胆的地步。在两周前奇虎360推出综合搜索后,这种担忧演变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百度的股价下跌了16.4%,而奇虎360则上涨了15.7%,最多时上涨了 32.5%。

目前,无论是公司收入,还是个人财富,奇虎360和其创建者周鸿祎,都只是百度与李彦宏的一个零头,百度的收入和利润增长率在最近几年都保持在70%以上水平(虽然这相比2010年第四季度高峰时的94%和170%已经有不小下降,而且今年第二季度甚至低至70%以下)不要轻易指望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很快会重演。但这一系列的敏感反应,足以让人相信,歌利亚已经遇到了麻烦,而且这些麻烦很可能让其再也无法回到顶峰。

它的麻烦至少包括:

用户结构的变化。中国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5亿,按照技术进化的阶段论,已进入互联网应用的大众化和成熟化阶段,和早期阶段用户不同,大量用户属于懒惰和技术盲一类,他们甚至懒得或不会在网址栏上输入baidu.com,而更愿意通过360网址导航这样的网站点击“百度”。

技术的成熟与竞争。传统搜索技术已趋成熟,没了竞争对手的百度又缺乏必要的提升用户体验的动力,导致不同搜索引擎之间的体验差距并不如几年前那样明显,同时懒惰、技术盲的用户对于搜索体验缺乏明显的辨别力,这些都容易让用户被导航或其他流量引导网站所导引。

这两方面作用力的结果是,前几年360这样的导航网站开始吃香,百度和谷歌这样的搜索引擎,不得不每年支付大笔费用在导航网站上购买门票,虽然这可以通过其积累的营销体系继续创造滚滚财源,但却是在用本来属于自己的用户,帮助导航网站培养用户黏性,遇上像360这样有野心者,便可轻而易举来个移花接木。

社交媒体的崛起。社交媒体正在改变用户获取信息的方式,以新浪微博为例,其用户已经超过3亿,很多用户都通过微博来更迅速获得信息。不过,目前微博对门户网站等的影响更大,社交搜索尚未达到完全替代传统搜索的体验,但从长远看,这对百度的作用就像海水对海岸的塑造一样,只是时间问题。

大型网络购物平台的崛起。用户对互联网的需求不再仅仅停留于信息层面,而是希望将更多事情在上面完成,比如购物等更加具体的生活服务,这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将淘宝这样的购物网站设为首选网站,在那里完成搜索,然后下单。而百度基本上不能提供这些服务,只是流量的引导者,而选择购物网站作为获取信息的用户越多,百度流失的有价值的流量就越少。

移动互联网。受到屏幕的限制,即便百度能够获得不错的流量份额,但可能无法通过传统的搜索广告来套现。何况,在手机上用户应用高度碎片化,为了保持获得足够流量,百度不得不向类似浏览器、应用分发平台等支付高额的流量导入费。

总之,也许一个周鸿祎并不能让李彦宏彻底离开山顶,但一千个周鸿祎却很有可能。眼下,李彦宏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只不过你无法获悉那一千个周鸿祎会从何方出手,他们很可能已经从这个周鸿祎的行动中受到了启发。

(本文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

本文系作者 尹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尹生
尹生

《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曾任《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兼TMT负责人、《数字商业时代》执行主编、《21世纪商业评论》编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