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坤:网络红人的背后推手

摘要: 这个时代人们只会记住行业里的冠军。

 

6月16日,“2017超级红人节盛典”上,在给新锐红人机构颁完奖后,韩坤有些兴奋。他在朋友圈里感慨道,“移动视频时代造就了这些积极正能量的年轻人,也造就了一下科技。”

超级红人节汇聚了一大批网络红人,包括Papi酱、国民老岳父公、办公室小野等,这些红人也是一下科技(秒拍、一直播、小咖秀母公司)的头部用户。韩坤,正是一下科技的创始人兼CEO。

韩坤不善言辞,却和超过3000名的国内外明星保持着良好的互动。他不但拿到了StarVC的投资,还找了贾乃亮做首席创意官,赵丽颖做市场副总裁。

“很多人认为(贾乃亮和赵丽颖)是不是就挂名头什么的,其实包括我们的一直播和小咖秀,在前期场景的设计过程中,他们就参加进来了。”韩坤说,一下科技塑造的视频平台,一开始就把艺人的需求考虑了进去,这不仅天然的吸引了明星用户,也使得平台能够持续不断的涌现出新的网络红人。

“我们希望,一下科技的产品矩阵和生态可以帮助更多人分享到移动视频爆发的红利。”韩坤说,从数据规模上看:秒拍加小咖秀的日播放量峰值已经达30亿次,日均上传量200万,日均覆盖用户7000万。

被明星喜爱

StarVC创始人任泉曾半开玩笑的说,投秒拍的时候,也没想到这家公司两年后就能变成百亿级别的公司。“我要知道的话,倾家荡产、卖房卖锅也要全部投进去。”

2014年7月,任泉、李冰冰、黄晓明宣布成立StarVC,两个月内便收到了3000多份商业计划书。这些项目有个共同的特点,比起资金,更看重StarVC的明星资源。

对第一批投资公司,StarVC挑选的很慎重。任泉定了两个标准,一是靠谱,公司要相对成熟,二是能够与自己的明星资源相关。最终,他们筛选出了两家,秒拍和韩都衣舍。

在得知StarVC成立的消息后,韩坤心里的想法其实特别的简单。每天都有几十位、上百位明星在使用秒拍,StarVC是中国第一支明星基金,如果他们投这个领域,投的不是自己的话,得多没面子。而且,他心里知道,作为StarVC投的第一批企业,一定能引来更多的关注。

韩坤约了任泉后,担心对方不了解市场,还亲自做了一个四五十页的PPT。韩坤之前以为,明星出来做投资,肯定不会去了解市场,只要刷脸就行了。但跟任泉聊了一会儿,他就发现,即使是非常专业的问题,任泉也都非常了解,而且思路清晰。

“我们投了!”任泉和李冰冰当场决定投资秒拍。

任泉觉得,韩坤性格憨厚谦虚,“其实他在那个领域是专家,对现在、未来他看得非常清楚,还非常的谦虚跟我去探讨。”韩坤是酷6的联合创始人,秒拍算是二次创业,但他没有沉寂在过往的成绩里,而是像年轻人一样,自己抱着个笔记本来见任泉。“这个人很让我感动,自己曾经做大老板的,现在还亲力亲为。”

当时,对渐冻人的慈善捐款活动“ALS冰桶挑战赛”正风靡中国的娱乐和互联网圈。任泉发现,微博上,ALS冰桶挑战赛的短视频,都是用秒拍拍摄的,更坚定了StarVC的信心。2014年9月,一下科技宣布完成了5000万美元C轮融资。KPCB(凯鹏华盈)中国领投,StarVC跟投。

实际上,任泉在2014年春节就用秒拍发过拜年视频。任泉觉得,秒拍和生活有很大的关系,可以改变人们的娱乐方式。而通过StarVC的明星资源,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平台。

“秒拍公司不止短视频。它的一直播现在也是最红的,所有明星直播都在一直播。还有小咖秀曾连续28天在APP免费排行榜上排第一,我们推广没花一分钱就收获了三千万真实用户,这就是爆款。”任泉说。
韩坤给新锐红人机构颁奖。

韩坤给新锐红人机构颁奖。

成功都是来自于失败的总结

在一下科技的定位上,韩坤也走过几次弯路。

2012年2月,韩坤正式离开了自己一手创立的酷6,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成立了一下科技。在推出秒拍前,一下科技先做了一个产品,拍客,支持用户上传自己的视频内容。因为有新浪的支持,上传量不错,而且国内的很多主流媒体都开通了拍客。但是,韩坤总觉得和自己的理想还是有差距。那时候,他特别想做一个中国版的Youtube。

正好谷歌眼镜在国内开始火了起来。韩坤觉得谷歌眼镜的上传特别快,拍完立刻就能传到google+上,就去让同事分析谷歌眼镜,结果发现它的视频只能拍10秒。

10秒的话,编码就很容易,相当于4张照片大小,用户上传没有压力。秒拍就这样诞生了。

秒拍推出之后,一夜爆发。 

但韩坤和同事们还没来得及高兴,腾讯就做了个微视,比秒拍还少2秒,更快。而当秒拍还在为微视的事情发愁的时候,又出现了美拍,美拍能把人拍得很美,而且自带动画效果,吸引了很多女性用户。

当时,一下科技正在寻求C轮融资,美拍的出现让韩坤感到压力很大。

当时的秒拍,只是在视频上加一个滤镜或者配文。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跟随美拍,增加美颜和动画功能。但等到跟随的产品上线了,美拍的功能又更新了,秒拍只好接着跟。跟了差不多一个季度,秒拍的用户没有增长,反而从140多万的DAU降到了30、40万。韩坤觉得路子不对了。

他们开了一次很长的会,最后决定不能再跟随美拍的功能往下走了。“我们的优势不是在工具上,而是在内容上,还是要做我们最擅长的,回到自己的战场来,做内容。”韩坤说。

2014年7月,秒拍4.0上线,正好赶上ALS冰桶挑战。韩坤他们就想,能不能趁机在国内策划一个活动,72小时内找122个明星使用秒拍在微博上发布冰桶浇身的视频。没想到这个活动得到了明星的积极响应,最终有2000名明星参加。而明星也带动了大批的用户,单日下载量达到了200万次。

 “其实,成功都是来自于失败的总结。”韩坤说,如果当时秒拍一直跟随美拍,可能就没有今天的一下科技了。

韩坤内心始终隐藏着不安全感,“我们认为自己做的挺好的,但是你不知道哪天就会有那么几个人在小会议室里密谋,然后做一个比我们更大的东西。”韩坤说,所以,他们希望的是,别人在小会议室密谋的东西,是自己投资或者自己做的。

每个季度,他们都会开一次会,讨论的主题是,如果自己出去再做一个产品,怎么能打败现在的产品。“可能就是找到弱的地方,差异化的地方去打败他。”

一下科技有个创新部门,由雷涛负责,每月出一款新产品,放到线上看是否有用户进来。数据不错的,就正式推广。2015年初,他们在网上看到了德国一款对口型录像的APP Dubsmash。工程师说两天就能做出来,雷涛立刻抽调了两名工程师,一名产品经理,去干这事。”5月13日,小咖秀在苹果商店上线。

有用户参加《快乐大本营》的录制,问一下科技的人,里面的明星是不是用了小咖秀。韩坤知道后,马上组织员工开会。韩坤提出来,我们能不能在两周内打一仗,节目没有提软件名字,能不能让大家知道他们用的就是小咖秀?

上午10点开会,下午2点出了详细方案,分为9步走,几个部门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两周后《快乐大本营》开播,他们甚至还买好了盒饭,增加了三四倍的服务器,准备奋战一晚。结果当期没播。韩坤也不气馁,让技术部准备更多的服务器,增加到10倍,再等一周看看。他们还找到了参加节目的明星,做实了使用小咖秀这件事。

两周后,带有小咖秀的《快乐大本营》节目播出,在微博上掀起一阵对口型模仿秀,其中,女演员蒋欣的多个模仿视频被转发了20多万次。

2015年7月26日,小咖秀登上免费排行榜第一,单日下载量超过100万次,会议室里放了五六个睡袋,都是工程师们在加班搞服务器。雷涛感到兴奋,“原计划半年达到的效果,一个月就做到了。

“懂得借助势能很重要。”韩坤说。 

2006年,还在搜狐做ChinaRen的总编辑的时候,韩坤发现很多人在ChinaRen的音乐板块上传视频,也是那时起,韩坤萌生了做一个UGC的视频平台的想法。

他在搜狐推出了一个产品,我型我秀,一夜爆红。韩坤觉得,我型我秀能做起来,就是借了《超级女声》的势头。“把《超级女声》的海选放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一下全国都知道了。” 

“如果没有势能,我们每个产品可能都不会取得像今天这样的成绩。”韩坤说,一下科技做事情,特别懂得借势。做秒拍的时候抓住了ALS冰桶挑战;做小咖秀主抓了《快乐大本营》;而做一直播的时候则利用了明星喜欢做公益的心理,连续推了“爱心一碗饭”、“画出生命线”等活动。 

从左至右,苏芒、韩坤、陈欧、王高飞,在红人节上。

从左至右,苏芒、韩坤、陈欧、王高飞,在红人节上。

完整的视频平台生态

C轮融资的时候,秒拍的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就和韩坤聊未来的短视频领域会是什么样。他们有个比较一致观点,不可能靠秒拍这一个产品打天下。

韩坤跟周炜说,现在先做秒拍,但同时还在开发好几个产品,每一个产品都是去抓住不同特点的人群。到最后,这些产品放在一起,就可能变成一个大一统的产品,能够覆盖95%的用户。

周炜挺认可韩坤的这种想法。周炜投的喜马拉雅也是这样做的,最多的时候,喜马拉雅同时在市场上有一百多个不同的APP,不同的名字,都在试,最后才升级变成一个。

“我们做移动视频,不只是做一个APP,从秒拍、小咖秀到一直播,一年一个爆款,这些爆款能够形成一个生态。”韩坤说。一下科技的产品已经形成了一个视频矩阵。秒拍代表媒体方向,小咖秀代表原创社区方向,一直播强调实时沟通和互动,分别满足了用户观看、创作和社交的需求。

而且,一下科技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和微博的关系。 

一下科技刚成立的时候,公司还没有产品,就把自己的视频编代码技术拿去给各大公司用,希望通过这些公司来检验自己的产品,甚至连技术费、服务费都没要。微博是当时的一个使用方。当时,很多公司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新浪投资的时候选了一下科技。

新浪CEO曹国伟说,投一下科技是基于之前合作时的信任,而现在看来,这笔投资很值的。2016年11月,微博再次领投了1.2亿美元,前后总共给韩坤投资了1.9亿美元。

韩坤特别感谢新浪,他说,想拿到新浪的投资很难,但一旦投资你,就会一帮到底,把你当作自家的孩子一样。就像一棵大树,你需要什么,他都会帮你解决。

周炜很认可一下科技和新浪的关系。他觉得,视频没有社交属性,只有和社交平台合作才是一个好的组合。而最有效的社交平台,应该是它的社交突破和你的是一致,人群也一致,传播路径也一致。一下科技和微博的合作,就符合这种组合。

“坦白讲,我做一直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新浪微博的支持。”韩坤说,直播服务很适合大的平台进行收割,而眼下适合收割直播的平台只有微信和微博。微信有着强社交关系,但朋友圈是封闭的,最多只有5000个好友。而微博是开放的,里面是成千上万的明星艺人和上亿级别的粉丝。

一直播比其他直播平台至少晚了一年上线,但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有大量的明星用户。

秒拍、一直播、小咖秀,再加上和微博的关系,这样一个矩阵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用户在直播的时候,很多用户能看到他;直播结束之后,内容可以变成碎片化短视频,放到秒拍上对外分享,分享到微博、朋友圈各个平台,使内容的价值更大化。

微博直播年度主播歌王,网络红人雨歌阿说,自己成名的经历特别简单,就是好内容加上好平台。做直播的过程当中会吸引大量的粉丝,但直播不是24小时在线的,在线的时长会有限,所以他会录一些当下非常热门的歌曲翻唱,通过秒拍传到微博上。而通过粉丝的转发,很容易达到一传十,十传百的效果。

让人红,让红人赚钱

“以前没有粉丝的人,他拍的视频,很可能永远没人看。但现在不是这样了。秒拍有一个推新的过程。我们会计算一个值,当触碰到这样一个点的时候,这个(视频)有可能会被推上去了。”韩坤说。

艾瑞发布的《2017网红生态白皮书》预计,2017年,粉丝规模在10万以上的网红较2016年增长57.3%;网红粉丝总量达到4.7亿。网红人数与粉丝数规模的双重增长,使得网红经济变现空间进一步扩大,而变现手段也更加多元,包括了电商、打赏、广告、服务费以及演艺代言培训等。

过去一年网红经济的基础继续扩大,涌现了大量优秀的新锐红人,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为红人们提供机遇与发展的平台也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目前,一下科技平台入驻网红、KOL超过10000名,建立深度合作的MCN机构、视频创业团队和网红经济公司共计超过2000家,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机构生长根据地。

其中,秒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与同公司产品小咖秀日播放量峰值已经突破30亿次,日上传量峰值达200万,中国人每天从各个渠道看到的短视频中95%以上都带有秒拍角标。

而在整个网红经济链条中,主播与平台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直播作为内容生产者和承载者,也是流量的一个重要入口。自2016年进入“网红时代”以来,一下科技与微博联手,成功打造了一个强大的网红生态平台,利用平台带来的超级流量,帮助主播提升自我价值,促进网红经济的商业变现。今年5月,一直播上线一周年庆典上还宣布推出“百万公会扶持计划”,以提高网络红人经纪公司的孵化效率。

除了产品布局,一下科技对红人经济的推动作用更体现在内容布局方面。

 

自2015年底至今,一下科技投入了20亿元,进行红人孵化与移动视频内容产业布局,包括上线秒拍创作者平台、启动“金栗子”短视频奖项、在上海、成都等地区成立短视频孵化基地、上线短视频6s前贴片灯。从红人生产、渠道推广、商业变现等几个网红经济关键节点入手,环环相扣,进行红人孵化和价值变现。

 

而为了更好的服务于这些红人,一下科技还成立了一个服务部门,每天都有一两百人专门为明星和红人提供服务,会根据和粉丝的互动情况为明星定制相应的功能,比如为他们准备充分的带宽,对视频进行分析,找出热度比较高的视频,预告接下来什么视频会更火,提供个性化的报告。

 

眼下,一下科技的矩阵优势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形成了一个红人生产、渠道推广、商业变现的生态闭环。

 

“我希望我们能够把整个移动视频领域真的带动起来,让好的内容越来越多,让很多从来不会创造内容的人也能看到、分享到好看的内容。我们一直在降低广告的投放成本,让广告商获得更好的效果。让内容创作者们通过专职创作就可以产生很高的收入,而不再把创作当作兼职对待。就像YouTube上,好的制作个体或团队,一年收入可以达到两三千万美元。”韩坤说。

 

公子重耳

“他(韩坤)有一个特质,跟谁都能相处的很好。”一下科技投资人,创世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说。

2013年,周炜还在主管KPBC中国基金。他觉得,基础设施铺好了,内容爆发的时间点到了,到处看内容创业平台。2014年5月,KPBC中国投资了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后,又开始看视频。

周炜看了三四家,看到一下科技后,觉得很惊喜。2007年,韩坤还在做酷6的时候,周炜就跟他们接触过。周炜发现,韩坤身边还是之前跟着的那一帮人。

雷涛在搜狐的时候就认识韩坤。他当时对韩坤的印象是特能别有执行力,负责ChinaRen的时候,咔咔咔的就做出一堆产品来。雷涛跟着韩坤去了酷6,又一起做了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早期,韩坤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大家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现在,他仍然是公司的总后勤,员工有什么困难都找他,比如孩子上幼儿园了,他都是能帮的就帮。任泉和韩坤合作,觉得韩坤很大度,有时候还愿意吃点儿亏。

韩坤说,从小身边的人都比较淳朴,所以自己待人的原则也是,不停的对你好,不停的对你好。他觉得,“都对你那么好了,你肯定也要对我好。”

现在,他开始学着加一个底线。“有这么多股东了,要对他们负责。不停的对人好还是要做的,但是要有底线,以前是他有无限次机会,现在可能只有三次机会。”

“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CEO,能坚持下去,能找到一个对的方向,扭来扭去总能走对路。”周炜当时正在看《春秋》。他觉得,韩坤这样的创业者,很像春秋战国里面的晋文公。晋文公还是公子重耳的时候,带了一大帮最牛的人,周游列国,到处逃难,逃了十九年。每一个国家的国君都想请他身边的人来当上卿,但没有人离开他,这帮人跟着他跑了十九年,也没有人做出多少伟大的事儿来。但十九年以后,回到晋国,当上晋文公。一年内,晋国就变成春秋第一霸了。

KPCB中国原本是跟投,但领投的基金忽然决定不投了。周炜压力很大,“大家都知道,视频创业很花钱,带宽流量高。虽然我们认为短视频要爆发了,但到底是六个月爆发,一年爆发,还是两年爆发?没有谁可以预测。”

周炜不想放弃这个项目,他们一起又算了一遍资金够不够用,最终决定投。“这也是我们真正大规模投资的最后一个项目。我们剩下的最后一笔钱全都给他了,也是相当大一个赌注,我非常感谢他们,最后做的非常好。”周炜说。

韩坤的第一次创业,至少不是无疾而终,大家都知道酷6这个品牌。酷6被收购后,韩坤有一两个月每天睡不着觉,心里有些悔恨,曾想过等自己有钱了,就把酷6买回来。

但现在,他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的时代正在眼前,而他一点儿也不敢放松。曹国伟曾跟他说过一句话,这个时代人们只会记住行业里的冠军。

(钛媒体作者:商业与生活,文/朱晓培,微信号:xiaopeizhu8)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2

  • 姚大牛 姚大牛 2017-06-23 15:15 via weibo

    李健通过《我是歌手》大红的那年,这个节目的冠军是谁?

    0
    0
    回复
  • 沙漠海s 沙漠海s 2017-06-23 15:10 via weibo

    呵呵,不是这个时代好吗?小编,你多读点书吧!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