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或被“休假”,丑闻缠身的Uber已命悬一线

摘要: 一连串的打击令卡兰尼克也曾难以承受,据悉其休息三个月的想法也正是其在这段料理家事时间产生的。

面对一系列丑闻爆发,局面急转直下的Uber再也忍不住了,公司董事们决定拿高管开刀。

性骚扰丑闻、灰球软件曝光、“地狱”计划引发诉讼、苹果商店下架警告……一连串的厄运如同兜头猛击的重拳,打得这家全球共享经济的翘楚“头破血流”,口碑、声誉和业务直线下滑,是该找找这一切恶事的根源了,或者说,找个替罪羊。

不久前,Uber董事会聘请前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进驻公司,调查企业内部职场和运营情况。本周一,在洛杉矶举行的董事会特别会议上,一票大佬们根据埃里克·霍尔德调查的结果,决定开除严重违反道德规范的公司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铁杆心腹)。此外,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也宣布考虑“休假”三个月。

这位高级副总裁或许就是一个替罪羊,因为Uber今天出现的种种恶果,种下种子的人或许正是CEO卡兰尼克。路透社日前援引内部人士的说法,卡兰尼克最终会从优步离开一段时间;虽然仅仅是暂时下课,但是当他回归时,职位很有可能发生变化,权利也将会削减,对他的监管也将更为严格。

层出不穷的丑闻

从今年初因特朗普移民禁令而引发的“deleteUber”开始,坏运气似乎就没有离开过Uber。如果你认可谷歌的“不作恶”是一种创新文化,那么回顾一下Uber的这些“事迹”,则堪称作恶的现实教材。

今年3月,Uber内部已经使用多年的反钓鱼执法工具“灰球”遭到曝光。由于Uber在很多国家的合法性存在争议,没有运营执照是其最大的问题,无奈之下只有选择灰色运营。Uber这种运营状况难免被当地执法机构调查,而“灰球”就是为了避免遭到调查而为执法人员量身打造的“虚拟围栏”,目的就是让执法者打不到车或者打到“幽灵车”。

此外,今年4月份Uber内部另一个为了防止平台司机给对手Lyft兼职的“地狱”计划也遭到曝光。曝光文件显示,Uber为了阻止平台司机为竞争对手服务,开发了一种软件,通过虚假用户账号进入竞争对手的系统,采集Lyft专车司机的行动路线、轨迹等信息。

获取相关信息后,Uber会将其与自己司机的路线信息进行对比,挖掘出平台内为Lyft兼职的司机,针对其采取增加任务订单,增加收入回报,从而阻止他们为竞争对手服务。这里需要注意的是,Uber是允许平台司机成为多家公司兼职司机的,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阻止司机为竞争对手服务。

事件曝光后,一名曾经遭受监控的司机对Uber发起诉讼,指控Uber侵犯了个人隐私。有外媒报道,该诉讼已经被列为集体诉讼,这项法律规定表明,只要有类似情况的平台司机都能够加入,对Uber提出索赔。事情闹到这一步,苹果CEO蒂姆·库克也看不下去了,他在四月底公开表示,Uber的举措违反了苹果公司相关隐私保护的规定,如果卡兰尼克不作出修改,就把Uber从苹果商店下架。

除了内部管理的混乱,Uber的市场收购动作也引发了巨大的危机。今年2月底Alphabet 旗下的 Waymo 公司将 Uber 告上法庭,宣称Uber窃取了与自动驾驶技术有关的商业机密。

事情起因是2016年8月Uber以6.8亿美元收购的一家无人驾驶卡车公司Otto,创始人安东尼·勒万多斯基为谷歌前员工,Waymo认为其涉嫌窃取商业技术机密,即Waymo公司14000份机密文件。

上月中旬,这场官司Uber败诉,法院规定Uber必须立即向Waymo返还被盗窃的机密文件,而安东尼·勒万多斯基也被Uber解雇。这一事件也让Uber的无人驾驶项目遭到重创,研发陷入了停滞。

“有毒”的企业文化

除了公司运营上的一系列丑闻被不断曝光,Uber内部的企业文化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7年2月,从Uber离职的女工程师苏珊·富勒在博客上曝光了自己在Uber任职期间所遭受到的性别歧视、性骚扰等问题。随着媒体的曝光增加,内幕被逐步挖开。据悉,Uber内部男权主义盛行,一些男性员工在女性面前“开黄腔”肆无忌惮,对此相关负责人则熟视无睹。如果有女员工投诉或者举报,相关负责人不仅不会提供帮助,还会威胁她们尽量“闭嘴”,否则会在工作总结上给其打差评。

苏珊·富勒控诉Uber有关部门没有对实施性骚扰的高管进行严肃处理,根源就是业绩为先的“流氓文化”盛行。事件曝光之后,Uber迅速成为舆论的“讨伐对象”。也正是因为此次事件,直接引发了董事会聘请前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来Uber进行实地调查。

调查报告出台后,外界都在静观Uber的处理方案。上周二,Uber突然宣布已经开除20多名员工,理由是违反操守原则。其中,Uber亚洲业务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也是CEO卡兰尼克的副手)也位列名单当中。对于亚历山大被开除的具体原因坊间传闻称,2014年一名女性乘客乘坐Uber时被司机强奸,在印度当地引起轩然大波,埃里克·亚历山大怀疑Uber的印度竞争对手Ola有可能是这一争议的策动者,因而质疑这名女子是否真的遭遇强暴。这种推脱责任的做法当时就引发了舆论的炮轰。

如今,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两个副手都被前后开除,新鲜血液也在董事会的安排下进入高管团队。近期,Uber董事会进行高层人员宣布雀巢公司执行副总裁龚万仁加入Uber董事会,她也是近一段时间加入Uber第三位女性高管。

作为第八位具有投票权的主管,龚万仁走马上任之后将主要负责Uber亚太非地区的运作。她的加入,也被外界解读为是Uber处理“性别歧视”问题的策略之一。

蛋糕正在被抢夺

作为全球共享经济的创新翘楚, Uber的估值一度高达700亿美元,是全世界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据统计,自 2009 年成立以来,Uber 已累计烧掉至少 80 亿美元。但是,这只全球最大独角兽至今仍未实现盈利。

根据今年4月Uber透露给彭博社的消息显示,2016 年,Uber 公司的营收约为 65 亿美元;虽然平台上的订单总额达到 200 亿美元,比之前翻了一番,但是经调整后的亏损额仍然多达 28 亿美元。

与此同时,Uber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正在奋起直追。近日Waymo宣布与打车服务商Lyft达成合作协议,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以及测试。此外,昨天(6月12日)捷豹路虎也宣布其旗下移动出行子公司InMotion Venture将对Lyft投资2,500万美元,以推动自动驾驶车辆的研发和测试,并且还将会为Lyft车队提供捷豹和路虎车辆。

与Uber相比,Lyft的口碑和市场美誉度明显领先,或许这也是其最近一直被资本市场和业界合作者看好的原因。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YouGov BrandIndex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截止今年4月,只有13.9%的美国人会在下次叫车时选择Uber,相比6个月前的18.4%下降了4.5%。而愿意使用Lyft的用户比例与8个月前相比几乎翻番,上升到9.6%。差距正在逐渐减少,对此Lyft发言人阿德里安·杜尔彬表示:“我认为从年初以来我们的增长轨迹突然上升,一些增长原因是Uber出现了问题。”

不断被曝光的丑闻,加上混乱的企业文化和持续被侵蚀的市场份额,从目前来看Uber的2017年并不舒心。其中最糟心的当属CEO卡兰尼克,公司内部问题不断、亲信被纷纷开出、亲人还遭遇事故(卡拉尼克的父母在游玩时遭遇游艇事故,母亲去世,父亲重伤)……

一连串的打击令卡兰尼克也曾难以承受,据悉其休息三个月的想法也正是其在这段料理家事时间产生的。

无论卡兰尼克是否真的“长期休假”,他或他的继任者接下来都将继续面临巨大的挑战。一个从骨子里就习惯“做恶事”的独角兽,会重新成为市场的宠儿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