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湖南籍考生,我在北京“重来”了一次高考

摘要: “大家居然都很认真地在试卷上答题,这样的状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监考老师说。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毕业已经参加工作的我来说,如果不是再一次参加“高考”,可能不会懂得“高考”这个词,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魔力。

在今年高考期间,我的朋友圈陆陆续续有人晒出了一张成绩单,上面显示出“xx年后,xxx重做了当年的考题,没想到……”,图片是考生当年参加高考的分数,以及这一次“重答”的成绩。

新世相活动发布当天,钛媒体记者朋友圈陆陆续续出现了晒分截图。

新世相活动发布当天,朋友圈陆陆续续出现了晒分截图。

这一切都来自于“情绪收割机”新世相的“如果高考可以重来”的活动策划。据钛媒体记者了解,新世相活动发起之后,60多万人答过了自己当年的高考题,报名参加线下体验的人数超过了1000人。

最终,在上周末,新世相选择了60名考生参加线下考试。其中参与者,年龄最大的是1999年考生,最年轻一位,在去年刚参加了高考。还有一位考生,临时专程从西安飞来北京参加考试。

“我监考的那间教室都坐满了,还在后排临时加了几个座位。”现场一名监考老师——也是现在体制内的一名高中教师——在考试结束之后对钛媒体说。她还表示,通过报名筛选的考生中,只有一名学生“缺考”,并且,没有想到的是,“大家居然都很认真地在试卷上答题,这样的状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这确实出人意料,在北京这样拥堵的交通状况下,在一线城市工作者难得可以休息的周末,几乎所有的报名者,都在一大早(上午8:15安检和进入考场),赶到了这所位于四环外北京市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参加一场早就经历过的考试。

不一样的是,“他们还是和现在的高中生考试很不一样的。高中生参加考试,脸上的状态是既紧张又兴奋的,而现场大家考完之后会说说笑笑,很轻松”,这位监考老师还说。

考完之后,考生们都集聚在走廊,当然,与曾经考完就在一起吐槽考题或者对答案不同的是,这一次,大家都以“我当年考试……”发起了话题,不同地域和年龄的“同学们”,分享起当年在学校参加考试的故事和状态。 

即便是大家都是以一种很放松的状态参考,而我却也发现,考试的过程中,大家都在奋笔疾书,几乎没有考生提前交卷,所有人答题都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考试结束铃声响起,才离开了教室。

这完全不符合我在考试前,与同事们讨论的预期:重新参加考试,圆你一个交白卷的梦想。

交白卷大概是每个被高考无情碾压过人都或多或少幻想过的情节,虽然“白卷英雄”已经成为民族回避的记忆。我也曾经多次在梦里重回考场,面对一道道数学试题,却毫无招架之力,然后被吓醒——“考试后遗症”影响至今。

与我参考前些微的紧张与焦虑不同,很多“考生”迫切渴望有这样一场考试来拯救沉寂而无聊的日常。

“我看到新世相发起的这个活动就报名了,因为每天的生活太无聊,是真的是太闲了。”在考场坐在我前座的,一名2010年届考生王同学对我说。本科毕业已经参加工作的他,再次选择进入校园,已经拿到了澳洲一所大学研究生录取Offer,今年下半年即将入学。

“刚接触社会,发现真的和学校很不一样,一切都按照不一样的规则运行。就比如说,以前是爸妈给零花钱,现在是自己赚零花钱……有点迷惘,很怀念以前的感觉,我想找回曾经的状态。”一位刚大学毕业一年的女生,主动跟我聊起自己感受。

正如这位女生所言,高考试题中,正确答案往往只有一个。但人生不一样,人生有很多答案,也没有人为你一遍遍“划重点考点”,“练模拟题”和“判卷给分”。而与考试相似的是,在高考中,如果做错很多题,被判卷不及格,会无法进入心仪的学校,对于人生亦是如此。

很多人都把自己高考之后人生经历,或成功或失败,都归结于这一场考试。一位2006年的考生“二花”,曾经是学霸,十一年后成了北京某中学的高中老师,生活波澜不惊,每年送学生参加高考。她来参加高考,想知道的是,“再重新来一次,自己能不能考上理想大学,过想要的生活”。

或许是因为想“追求唯一答案”的这个念想,我发现在考场中,理科生参加的人数占据了绝大部分。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重来”。在新世相微信的留言中,Mellan说,“不敢回去试一次,记得高考前的冲劲,高考时的紧张,高考后的放松,到现在的颓废,不懂得思考,放松过度,毁了下半生”。

而我在编辑部选题会上,向小伙伴们征集高考故事的时,大部分人都保持了沉默。打破冷场尴尬局面的同事,只是讲了讲高考当年的大事记,不愿意再过多谈论自己个人与考试本身有关的经历。

还有一批人不愿意再度参加高考的理由,是不再愿意遭受一次衡水中学或者毛坦中学式训练。那种的暗无天日的军事化教学和刷题海战术,已经成为了一部分人的记忆痛点。

“幸亏我保送了,所以我高三就不用上学了,我少刷了一年的题。如果是像我这样,发散性思维相对比较强的人,如果再刷一年的一万道题,早就把脑子就刷死了。”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曾在接受我采访时说。

实际上,值得注意的是,自从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尤其是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40年过去了,“高考”这样的测评体系确实面临着很多的问题。

“在落实教育方针和推进教育方式上,现行的教育评价,无论是手段和方法,都面临巨大的挑战。”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刘云教授在学霸君“人机高考大战”时指出,高考它属于固定的、统计的模型的阶段,而在高层次认知能力的认知过程复杂,包含多种元素,非常抽象,这些都对传统测量方法提出了新的要求。

作为当年的湖南籍考生,我终于也算是圆了一把在北京参加高考的梦想。不过遗憾的是,这一次我仍旧被安排回答的是湖南卷。这样“统一高考,分省命题”的方式,自2004年实施以来,曾经是中部地区高考大省的考生,体会过其中滋味,自知心酸。所幸的是,2016年,湖南省已经取消省内命题,全面使用全国卷考试。

当然了,对于高考后在国内接受本科教育,继而自主决定出国完成研究生教育的我来说,假如高考可以重来,我也一定不会选择重来。(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找我 👉 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9

  • 李程程 李程程 回复Sophomore 2017-06-21 21:03 via pc

    抱抱你,继续加油哦!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06-12 16:25 via iphone

    我们都觉得再来一次结局会更好 可真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怕也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0
    0
    回复
  • Sophomore Sophomore 回复李程程 2017-06-12 13:31 via iphone

    马上大三,一份实习都还没有,投的暑期实习简历不下30份,收到面试的寥寥无几。好歹要去面试了,猛然发觉自己的那些经历,那些过往都是在被我一天天欺骗着还有明天呢,明天开始好好钻研,今天看这么多够了这样的日子里度过的。要说再见了,和那些我不认识的不喜欢的不愿意成为的那些以前的我。谢谢你啊~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李程程 李程程 回复Sophomore 2017-06-12 12:49 via iphone

    才大三,还不晚。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李程程 李程程 回复付梦雯 2017-06-12 12:48 via iphone

    你这是要搞事情🌚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ophomore Sophomore 2017-06-12 12:42 via iphone

    当时无意中看了新世相的这个活动,没看全,还以为就是简单一个蹭热点的活动,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小人之心了。我感觉我去再考一次2015的湖南卷的话,估计二本线都够不上了。实在是太颓丧了。

    1
    0
    回复
  • 付梦雯 付梦雯 2017-06-12 12:21 via iphone

    啊哈哈 好奇作者的成绩单

    1
    0
    回复
  • 一道山风 一道山风 2017-06-12 09:19 via weibo

    新世相的活动我个人觉得只是抽空玩场游戏,重回高考也好,逃离北上广也好。我不相信有谁借此抒发了什么,得到了什么。爱玩的人参加一个游戏,然后就不剩什么了。对旁观者没有影响,作为一个活动,嗯,没有任何余韵。我觉得,最大的收获,也许是能完成某些产品,品牌曝光的需要把。

    0
    0
    回复
  • Sperturbed-- Sperturbed-- 2017-06-12 09:10 via weibo

    这事没啥意义,如果都可以从来,很多人肯定选择的是房、股票,甚至彩票,你策划个如何?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