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情怀到回报,印度内容创业如何搅动资本浪潮?

摘要: 可资本与媒体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接受投资的媒体能否保持其中立性与客观性?为媒体提供资金的天使投资人,他们的回报又在哪里?

人人都喊着这是内容红利的时代,自媒体捞金已成常态。在印度,自媒体还未发展可以吸金的程度时,资本的目光转而投向新兴科技媒体,如yourstory,the ken,inc42.

可资本与媒体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接受投资的媒体能否保持其中立性与客观性?为媒体提供资金的天使投资人,他们的回报又在哪里?

就在上个月26日由竺道举办的“2017印度内容初创峰会”上,一位投资人表示,“很抱歉,不得不说媒体生产的内容对我们并无实际意义,但给出的意见却有。我们在投资媒体的初期一直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未来投资媒体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大。”

部分内容创业者则对媒体的发展持乐观态度,认为内容创业将是印度数字化时代下的独立业务。可在投资者的眼中却并非如此,风险投资家认为新媒体现在谈独立还为时尚早,媒体只有在品牌度、公信力、规模化发展都达到一定程度时才可以谈货币化,具体指标如页面日均浏览量达1000万。

现阶段来看,印度的新媒体事业的发展还远不到资本追捧的程度,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媒体人愿意投入到内容创业的浪潮中。就像中国纸媒的衰退一样,印度网民人数正在快速增加。

在最新的互联网女皇报告中指出,截止2016年6月印度网民数量为3.55亿,年轻人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变长,信息获取渠道逐步向移动端转移,这必然导致传统的纸媒与电视媒体衰落,新媒体将一步步成为网民获取信息的主要入口。

而投资人们尽管对媒体未来的发展仍有犹豫,但也不愿错过这波浪潮,试图通过小部分的投入买个安心。如现已对媒体进行投资的Raghav Bahl. Nandan Nilekani. KiranMazumdar-Shaw. Vijay Shekhar Sharma. Haresh Chawla. Ratan Tata等天使投资人们。(后文将介绍大佬对具体媒体项目的投资)。

资本对数字媒体的发展仍在观望,而发展初期的平台需要得到资本的支持。

中国资本的眼光则更多集中在新闻聚合领域,今日头条D轮2500万美元入局DailyHunt,UC News选择自建平台,猎豹收购News Republic进军内容市场。似乎中国的着眼点更多落在新闻聚合上。详情戳《中国“今日头条们”出海印度成绩不俗但新闻聚合不是万金油》。

图片为印度已获得投资的媒体平台统计,来自于Paper.vc、the ken。

资本不愿为发展初期的数字媒体买单。

有人观望,就有人下海游泳。在2014年被Reliance收购的印度最大的媒体集团Quintillion Media创始人之一Raghav Bahl则认为,对媒体的投资不是简单的风险投资,而是一项长期战略性投资。Quintillion旗下运营着新闻网站The Quint 和Bloomberg Quint,并投资了一个面向南印的英文网站The News Minute。

“我投资The News Minute并非要求他们在短期内扩大多少规模,我能获取多少现金回报,他们本身已经很好,未来的某个阶段他们会成为伟大的记者。”Bahl说道。

但对于习惯了要求回报收益率的投资来说,长期战略投资更像是一句空话。Bahl也承认这一点,他认识到除非已经极具规模,否则媒体很难获得投资。因此在2014年Bahl决定自己建立基金,并乐观预计在3到5年,甚至7年内,只要达到规模化发展就有可能成为印度的Buzzfeed 或 Vox。

新闻网站Scroll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mir Patil对Bahl的观点表示认同:“如果说印度数字媒体的发展需要从1走到100步,那么现在则是0步,因此风险投资公司对媒体不感兴趣并不奇怪。”

Patil表示,就现阶段的印度而言,把数字媒体发展成一项独立的商业并不容易,一方面印度消费者习惯了免费获取信息,同时消费水平并不高,因而内容付费目前较难推行;另一方面,广告商仍愿意通过传统渠道,如:电视、报纸做市场推广。

实际上,数字媒体的发展即便在美国市场也有一段漫长的时期,“纽约时报”和“经济学人”等老牌传统媒体从开始意识到数字化的潜力到投入更多资源之间长达8年。目前印度的传统媒体如“印度时报”、“NDTV”、“Bhaskar”等对媒体的数字化尙带有意思仇恨的情绪,Bahl说道。

这也说明,数字时代的内容创业者更应该寻求到天使投资并努力建立自身业务的独立性,同时也要警惕只看重风险回报率的投资人,对目前的印度数字媒体而言,向有创业经验的投资人要求资金支持或许是一项更好的选择。

媒体真实性更为投资人所看重。

图片为印度获得投资的媒体中投资人数量,来自于来自于Paper.vc、the ken。

印度移动支付平台Paytm的创始人Vijay Shekhar Sharma也许是对媒体创业投入最多的人这一,投资了The Ken,Factor Daily和The Print。

“我不知道我在媒体创业公司投资了多少,甚至我不知道我投资的具体项目。因为我的本意是不把他们视为投资类。“Sharma说。

尽管夏尔马对创业投资的态度看起来很任性,但他却一直在坚持自己对媒体项目的评断标准:一个具有“历史和血统”的创始团队;始终发布“真实、值得信赖”的新闻故事。关于后一条的坚持,Sharma说,因为数字时代消除了出版的所有障碍,允许任何人发表内容,从品质不良到信息不实的文章将会误导群众,因此媒体的真实性就更为重要。

作为 The Print的主要投资者之一,Bioco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iran Mazumdar-Shaw也提出同样的观点,“Sharma对于新闻真实性的重视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Nandan(Nilekani),Uday Kotak和Ratan Tata的观点,我们需要一个诚信的平台给出最真实的信息。”

真实性以外,首批向Swarajya投放资金的风险投资家Sanjay Anandaram则表示自己投资媒体的动机是希望可以支持一个独立的媒体来源,帮助印度人反抗根深蒂固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官僚主义结构。Anandaram认为印度需要摆脱过去70年的经济发展模式,为个人和企业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减少政府的影响。

每个人对媒体的投资都有其原始动机,或支持真实,或寻找独立,也有一部分投资人是为了获得更多地话语权。一些利他主义者认为,媒体与权力的关系密不可分,投资媒体则意味着获得更多更有利的论述与话语权。

Bahl也认为存在这一现象且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每当不是新闻业的富人拥有一家新闻公司的股份时,那肯定是他们’感觉良好’的开端。毫无疑问新闻行业被认为是一个高贵的职业,投资人现在可以通过资金的方式对新闻产生影响,这一感觉是十分微妙的。当然,更多地人不是为了寻求单纯地控制,而是为了缓慢渗透出自己的影响力与声音。”

目前,印度媒体初创获得的投资金额并不大,基本在100-120万卢比之间。对投资者来说,这甚至不涉及影响力的购买,而只是在派对上遇到了一个不错的记者,而我愿意给他支持。这看起来没有那么商业,也不那么正式。

未来几年,当数字媒体发展的更为成熟、获得的投资足够大时,投资回报率将再次成为资本的原始驱动力。届时,媒体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又将是另一番光景。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竺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竺道
竺道

专业评论和深度分析印度TMT行业动态和投资机会,帮助商业人士更准确和更及时的了解印度商业互联网。微信公众号:zhudao_review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