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过劳死”致1.5亿索赔,起底A股业绩对赌背后的“罪与罚”

摘要: 为什么影视文娱行业的并购重组,会频频出现对赌协议?对赌协议主要涉及哪些风险点?

2015年9月19日凌晨,游戏公司慕和网络年仅36岁的CEO吴波,由于长期处于高强度工作状态,猝然离世。

当时,该事件曾震惊游戏圈,并引发游戏圈健康问题的讨论。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热酷CEO刘勇等人纷纷在微信朋友圈表达对吴波的怀念。

时至今日,吴波的离世,带来了一场索赔金额高达1.5亿的仲裁案。

慕和网络CEO 吴波

近日,A股上市公司凤凰传媒公告称,由于之前收购的手游公司慕和网络2015年业绩不达标,子公司凤凰数媒已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对慕和网络原股东等合计索赔1.5亿元!涉案方还包括经纬中国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

两三年前,A股市场曾掀起文化传媒类资产的兼并重组热潮,如今,“并购后遗症”陆续爆发,首当其冲的是——业绩对赌。尽管慕和网络只是众多对赌失败中的一个极端案例,但同样提示了业绩对赌背后无处不在的风险。

事实上,在上一波文化传媒类资产的并购潮背后,业绩对赌完不成,导致公司回购、赔偿的情况早已屡见不鲜。就连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影视龙头公司,在并购中也难免遇到类似状况。

那么,为什么影视文娱行业的并购重组,会频频出现对赌协议?对赌协议主要涉及哪些风险点?1.5亿索赔案背后,是太多值得思考的话题。

创始人“过劳死”,公司业绩一落千丈

6月2日,A股上市公司凤凰传媒公告称,子公司凤凰数媒涉及2起仲裁事件。而这两起仲裁的根源,要追溯到4年前凤凰数媒收购的一家名为慕和网络的手游公司,以及接踵而至的“过劳死”事件。

2013年8月,凤凰传媒曾宣布增资凤凰数媒3.2亿元,随后凤凰数媒宣布以3.1亿买下慕和网络64%股权,成为慕和网络的控股股东,剩余36%为公司创始人之一、CEO吴波所持有。凤凰传媒对此次收购可谓寄予厚望,认为是公司进军游戏领域、实现数字化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而当时的慕和网络,正如日中天。公开资料显示,慕和网络成立于2009年,创立时从事页游业务,后来转向手游研发,并推出《掌上三国》《魔卡幻想》等许多为玩家们所熟悉的游戏产品,同时公司也是Xbox live游戏平台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首家获得手机游戏发行权的企业。

跟其他许多并购重组一样,交易对方,同时也是慕和网络股东的张嵥、周颢承诺:慕和网络2013年至2015年经审计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合并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409万元、5291万元、6349万元。

收购完成后的前两年(2013年、2014年),慕和网络顺利完成业绩承诺,但是到了2015年,公司业绩却遭遇断崖式下跌:当年扣非净利润亏损7117.27万元,与承诺的数额相差高达1.35亿元。

而慕和网络的业绩暴跌,主要源自一起意外事件——创始人、CEO吴波的猝死。

吴波对慕和网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大学毕业后,他就投入创业大潮,后来由于看好游戏行业的前景,吴波于2010年与两位合伙人决定投入游戏产业。由于吴波总结了之前创业失败的经验,再加上过硬的技术,第一款项目上线不到一个礼拜,公司便得到了经纬创投一笔1000万元的融资。在吴波的操盘下,慕和网络也从初期仅有20人团队、一款游戏,短短几年飞速发展成为400人团队、40款游戏、年营收额过亿的大型游戏公司。

吴波的突然去世,凤凰数媒并未如约履行投资协议,后续2期的认购款共计6208万元至今仍未支付。

按照实际投入资金计算,凤凰数媒对慕和网络最终的持股比例只有51.2%,而不是之前宣称的64%。

凤凰数媒接连提起2起仲裁,讨要1.5亿补偿金

由于慕和网络2015年的业绩与承诺的相差太大,凤凰数媒将慕和网络原股东张嵥、周颢,以及经纬中国,分别告上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并获得受理。

具体来看,因为业绩没达标,凤凰数媒要求张嵥、周颢应以现金方式向公司作出补偿:[6349-(-7117.27)]×51.2%=6894.73万元,以及自2015年初至今的利息299.92万元。

不仅如此,由于凤凰数媒在2015年度的资产损失中仅“商誉减值”一项就达6206.97万元,根据《增资协议》及《合同法》,张嵥、周颢应向凤凰数媒赔偿《增资协议》履行期间的损失4965.58万元。另外,由于吴波去世导致境外账户中72.80万美元无法收回(已计入所收购的资产范围),而凤凰数媒在收购时已支付了对价,张嵥、周颢还应赔偿公司损失37.28万美元。

除了向2名原股东追偿以外,由于经纬中国对前述业绩补偿条款出具了承诺函,凤凰数媒还向经纬中国追偿2248.33万元。

两起仲裁涉及金额相加,合计高达1.5亿元。

一般而言,即便收购标的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双方都会低调处理,像凤凰数媒这样高调提起仲裁的,似乎并不多见。

6月5日,娱乐资本论联系到凤凰传媒一名人士,对于为什么会去提起仲裁,其表示是因为“大家经过多次协商,没法达成一致,那就只有仲裁了”。

对于纠纷的起源,即慕和网络2015年业绩巨亏,该人士表示主要有2个原因:一个是创始人吴波2015年突然去世,对公司有很大影响;另外手游行业有一定的波动性,慕和网络2013年、2014年流水很高的游戏,到了2015年周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虽然吴波去世了,但是公司整个团队还是比较稳定的。我们通过一年多的时间把团队稳住了,而且也给团队一些股权,做好激励,现在看经营状况也是在改善:2015年亏损7000多万,2016年亏损2000多万,今年看情况应该能够扭亏。”该人士表示。

“对投资者来说,因对赌协议履行所引发的纠纷,基本上集中在出现了触发股权/股份回购或业绩货币补偿的情况下,协议相对方拒绝履行或不完全履行而引发争议进行诉讼或仲裁程序。凤凰传媒子公司收购慕和网络案就是属于业绩补偿的情形。”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小强律师表示。

通常情况下,仲裁机构会关注该案件的3个方面:

第一, 对赌协议及其各条款是否合法有效。本案要根据凤凰传媒子公司收购慕和网络案对赌协议的具体约定而判定,基于此类复杂的协议基本都是在律师参与下签订的,应当不会无效;

第二, 对赌协议设定的行权条件是否已经实现。这要根据对赌协议的具体内容及申请方提供的相关证据进行论证;

第三, 根据约定和实际情况,应该承担责任的主体和具体内容等。该案件中还涉及到经纬中国是否要承担相应责任,需要结合《承诺函》的具体内容和案件事实进行判定。

连王中军、王长田也曾看走眼,影视文娱行业并购对赌风险如何防范?

娱乐资本论注意到,文化传媒行业内并购重组标的公司完不成业绩对赌的案例,其实还有很多,其中有一些已经触发了当初并购中的“回购”条款。

1. 华谊兄弟

华谊兄弟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之前收购的5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都没有完成业绩承诺。

其中,广州银汉2016年实现扣非净利润11789.33万元,远低于承诺的18565.11万元。根据公司的说法,业绩不达标有3个原因:广州银汉去年处于新旧游戏项目的更迭期导致收入下降,移动游戏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广州银汉为增强竞争优势储备项目,加大了研发投入。

另外2家是明星导演或演员持股的公司:张国立的浙江常升,去年实现税后净利润2500.13万元,远远低于承诺的业绩(3779.50 万元);冯绍峰、李晨、AB等明星持股的东阳浩瀚,去年实现净利润10141.52 万元,低于承诺的10350 万元。

根据华谊兄弟今年4月26日公告,由于广州银汉业绩不达标,公司将以1元总价回购并注销刘长菊、摩奇创意(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应补偿股份1118.05万股。

2. 光线传媒

2014年6月,光线传媒曾以2.08亿元获得广州蓝弧50.8%股权。不过,去年12月光线传媒突然宣布以总价2.44亿元,转让所持广州蓝弧全部股权。光线传媒对此的解释是,“提高公司资产流动性,优化公司的整体资源配置,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符合公司的投资策略及发展战略”。

这次转让背后的原因很多,当中的一个重要背景是,广州蓝弧的业绩未达承诺。交易对方曾承诺,蓝弧文化2014年至2016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600万元、3380万元、4160万元。但是,2015年广州蓝弧净利润只有2490.3万元,2016年前9个月更是只有33.3万元。

3. 华闻传媒

3年前,华闻传媒收购的掌视亿通、漫友文化,2016年,这两家公司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其中掌视亿通由于2014年至2016年3年累计的净利润达标,所以无需补偿;但漫友文化去年亏损40万,离承诺的4280.5万元相差甚远,应补偿股份数为 500.64万股。

4. 美盛文化

公司2014年收购的星梦工坊连续3年业绩未达标,承诺2014年至2016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00万元、300万元、400万元,结果却是年年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81.11万元,-189.44万元,-354.86万元。

之前,美盛文化已收到星梦工坊公司股东黄勤、周中耘关于2014、2015年度业绩承诺补偿款共计970.55万元,但2016年还需向公司补偿754.86万元。换言之,3年合计补偿金额1725.41万元。

5.万家文化

公司2015年以12亿的对价收购四川联尔、天厚地德、翔运通达所持的翔通动漫100%股权。2016年,翔通动漫2016年扣非净利润仅12781.43万元,相比承诺数相差近3000万元。业绩不达标的原因包括: 2016年5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新规,未经其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包括H5重度游戏在内的手机游戏研发费用均体现在2016年;最重要的客户中国移动在2016年继续推进战略调整等。

根据万家文化计算,四川联尔、天厚地德需分别向万家文化补偿357.09万股、343.08万股,合计补偿700.17万股股份。但是,这两家公司却表示,由于涉及仲裁事项,其所持万家文化股份已被法院冻结,暂时无法补偿。值得一提的是,该事件还引发上交所的关注。

对于影视行业并购对赌的失败案例不断涌现,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小强律师认为,原因主要有以下3个:一是,对赌协议行权标准的不切实际;二是,滥用对赌协议;三是,影视行业核心资产的无形、无价和主观性强的特点,导致对赌风险更为不可控。

面对层出不穷的对赌失败案例,影视文娱公司如何防范对赌相关风险?

郑小强表示,首先,双方要充分协商,制定可操作性强,符合双方实际情况的行权标准。

其次,理性地分析影视企业发展的潜力和管理者的能力。充分认识公司的发展潜力和管理者能力,制定事先目标的可能方案并认真遵守,不要好高骛远、盲目自信。

再次,出现不利情况时,双方可通过调整对赌协议,使之具有与时俱进的可执行性。对双方来说,对赌协议的成败直接影响各方切身利益,可谓“荣辱与共”,因此在合作中一旦发生不可预测的危机,双方就要抱团取暖,切不可雪上加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