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失败的TOM网,背后其实是一部门户式微的历史

摘要: 门户网站一度是早年创业者入局互联网的黄金门票,但随着互联网商业版图的飞速拓展,那些门户大佬的命运,还得看各自的漫漫求索了。

如果没有网信办的通报,大概已经很少有人会意识到:“那个TOM网”还活着。

6月1日,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实施的首日,TOM网遭遇了6个月以来的第3次点名通报。此前,北京市网信办既已认定,TOM网因“管理规章制度建设和人员情况等”不符条件,未能通过年检,整改数月后,至今未达要求。

这家有着17年历史、一度跻身中国四大门户之列的TOM网,在经历了一系列商业决策失败之后,最终却再次因政策问题惹上麻烦(注1)。

2000年7月正式上线的TOM网,虽稍晚于新浪、搜狐、网易等新闻门户,但因恰逢中概股海外普遍受挫、网络泡沫正浓的当口,先后收购鲨威体坛、美亚在线及当时中国最大的电子邮局163.et,成功进入门户网站第一梯队。4年之后,TOM在线在香港和纳斯达克两地上市,一时风光无二。

虽然内容和流量与另三家门户相比有较大差距,但SP业务让TOM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着可观收益。直至2005年第三季度,TOM在线的净利润达1288万美元,领先搜狐和新浪,但危机也在此刻埋下伏笔:TOM在线总收入的93.3%均来自无线增值业务。

而后,由于SP行业乱象横生,国家相关部门重拳整顿,TOM网的营收受到巨大冲击。2007年9月,TOM在线从两地退市,成为当时第一家在海外退市的中概股。有着“中国SP第一人”之称的TOM在线CEO王雷雷,因涉中移动反腐风暴,在2010年被卷入调查(当时已离开TOM网)。

2005年1月,TOM网收入刚刚超过搜狐时,王雷雷曾高调宣布,对TOM来说,最痛苦和难以割舍的就是门户网站业务。但退市以后,TOM果断放弃了大而全的新闻门户业务,大幅裁减门户员工,同时将重心转移到电子商务上,并力推TOM—Skype网络电话业务。王雷雷在离职TOM加入空中网后,也彻底放弃了熟悉的SP业务,将原本谋求向无线互联网门户转型的空中网彻底扭转了船头,把重心放在了游戏上。

接下来的几年里,被TOM集团寄予厚望的TOM在线,开始进入了漫长的战略盲从期:试图追赶一个个互联网风口,却都押宝失败,多个项目最终折戟。

就在TOM在线放弃门户的时候,社交起家的腾讯后发制人,重点打造腾讯网。由于自带海量的用户入口,腾讯网在流量上快速赶上另三家,以搜狐、新浪、网易、腾讯为“四大门户”的说法,从此基本固定下来。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新闻门户是互联网信息匮乏时代里的唯一解药,也是中国网民将互联网具象化的最惯有认知。但随着各类互联网工具逐成信息的入口与出口,去中心化成为互联网内容领域的主流,门户不再是人们获取信息的唯一来源了。

尤其是,当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临,资讯客户端纷纷引入机器算法,以大数据为基础,贴合个人兴趣推荐内容,彻底颠覆了信息分发的潮水走向。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四大门户之外,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兴趣推荐App走向舞台中央;各类垂直细分领域的媒体渐次加入客户端战场;社交领域的微信、微博俨然是巨大的信息分发平台;甚至各类工具型的App,也开始引入资讯内容打造信息流——万物皆媒的时代里,门户的不可替代性显得愈发低落。

原本代表着互联网先进生产力的门户,逐渐成为了一种传统媒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优秀人才的流失。

2014年10月,新浪网总编辑陈彤正式离职,挥别17年的门户生涯,这被广泛视为门户时代的彻底结束;2015年9月,网易总编辑陈峰离职,算上之前的赵莹、李甬,网易在3年多时间里换了3位总编辑;2016年年底,搜狐总编辑陈朝华离职……

不过,新型媒体形态的确立,复又吸引到一些总编辑回归内容。陈彤离开小米后,入职和今日头条、天天快报同一赛道的一点资讯,担任总编辑;陈朝华离开搜狐后,进入拥有360和北京电视台联合打造的北京时间,出任联席总裁。

从另一个维度来说,新闻门户在深受媒体变局影响的同时,自身也在因势而变。根据原新浪总编辑、现阿里文娱副总裁周晓鹏的理解,不少门户网站在移动端都做得有声有色,比如新浪新闻App在2016年的DAU实现了数倍增长;腾讯新闻App是市面上用户量最大的;网易新闻App则继续秉持网易系产品的高品质特点。“门户没有衰落或过时,过时的可能是我们对于门户的定义和理解。”

移动互联网狼奔豕突的几年光景,四大门户已经算是幸运儿,身居二三梯队的传统门户网站,大多遭遇着与TOM网相似的时代命运。

1999年成立的中华网曾耀眼于资本市场,但因为缺乏核心业务和盈利能力,终于2011年10月宣布破产保护,并从纳斯达克退市。2010年的一份数据报告显示,中国的网站数量在半年以内,减少了44万个。2013年9月,曾被中国门户网站视为效仿对象的中国雅虎,正式关闭了在华门户业务。

一定程度上,新闻门户是早年创业者入局互联网的黄金门票,但随着互联网商业版图的飞速拓展,那些曾引领风骚的门户大佬的命运,还得看各自的漫漫求索了。

2015年1月,“互联网教父”张朝阳高调宣布,要重新调整门户,“再造搜狐”。尴尬的是,搜狐SNS没做起来,他在新浪微博上宣布了这一消息。但无论是其予以众望的视频、游戏,还是资本层面的布局,搜狐至今都没有取得太大起色。19岁的搜狐,似乎已是积重难返。

被称为中国门户老大哥的新浪,在2009年时仅有870万美元的运营利润,和许多对手已不在同一量级。但微博救了新浪:新浪微博上线后,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经过短暂迷茫,新浪微博连续9个季度保持30%以上的增长率,甚至超过了微博鼻祖推特。不过,新浪的总体广告收入中,门户仅占很小的一部分了。

凭借游戏领域的IP优势,以及稳抓了智能手机红利和手游机会,市值400亿美金的网易现近乎是中国当代互联网的“第四极”。甚至有人横向比较过,2016年,网易的总营收相当于新浪加搜狐再乘以2还挂点零;单看市值,网易可以买8个新浪,25个搜狐。在网易营收中,门户的占比也已十分有限,甚至有一种说法:从2004年开始,网易对门户事业部的高管,就没有过任何期权奖励。2016年9月,网易单独分拆了门户新闻业务。

身居BAT的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转身最快,凭借超级App微信,它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高枕无忧”。除此以外,在内容、游戏、支付等方面的持续加码,以及资本层面的分散布局,使得这家超级公司的树根愈发粗壮。前不久,腾讯和它在许多战场的最大劲敌阿里,市值先后突破3000亿美元。

2014年,已经身处网游产业的王雷雷在一次采访时说,以前赚钱赚得太多太快了,现在想赚“慢钱”。但TOM网大概也没有选择快慢的可能了,如今的TOM网已是一派凋敝景象——画风基本停留在门户1.0时代,排版粗糙、秩序感欠缺、内容几无吸引力,部分新闻链接甚至指向数年前的信息。

知乎上有一则问题是:“TOM网的未来道理在哪”。

一名网友的回答是:

在互联网暗流涌动的年代,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式只会导致舍本逐末,连最初的阵地(门户网站)都被瓜分的一寸不剩。TOM网的未来?还是先找一块土地再考虑种什么吧。

当今的中国互联网已是以BAT+TMD为流量担当,各个分野由小巨头霸占(其中也有BAT等巨头的影子)的复杂景象。即便如此,想必这也只是阶段性的战绩,更大的破坏和变化还将持续发生。

过去20多年间,中国互联网史是一部始终坚持革新、你追我赶、不断突破极限的商业大戏,多少人与故事走进了历史。那些历经浮沉逐渐稳固地位的旧族、半路杀出重围的新贵们,既要感念于时代的际遇,更大程度还得归因于其自身对未知的好奇心、恒久的努力,以及时刻傍身的危机感。过去20年是这样,未来20年还是这个道理。

为TOM网祈祷吧。

注1:根据TOM网母公司(北京雷霆万钧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部门向钛媒体提供的信息称:“2017年以来,TOM网开展经营所需的各项许可(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网络出版许可、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测绘资质许可),均通过了政府部门的严格年审,公司有效存续,公司各项业务合法经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浅野道长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浅野道长
浅野道长

关于互联网,关于时代,关于一些命运。

评论(2

  • 谢春花陈一发 谢春花陈一发 2017-06-06 22:22 via iphone

    这个文章风格和很多相似内容都是模仿一个叫吴怼怼的号吧,似乎仿了他好几篇文章酱紫

    1
    0
    回复
  • 逆风竞舟_Retro 逆风竞舟_Retro 2017-06-06 22:16 via iphone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祈祷什么,烧纸吧。😌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