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新政流出,已被巨头抢滩的线下再无创业机会

摘要: 《意见》落地之后互联网医疗的创业窗口会正式关闭,已有资金和资源支持的领先企业会继续前进,中小企业退出市场。

近日,国家卫计委关于《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意外流出,其中有规定“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才能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其他形式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不得开展”,为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蒙上重重阴影。

虽然消息至今未经有关部门确认,但就在5月13日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2017第十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接受医谷现场提问时表示:1、看好并将推动互联网医疗在诊疗行为以外的非核心业务,如挂号、支付、咨询等;2、对诊断尤其是初诊进行严格限制,未来互联网医疗行为将主要发生在医联体内部和基层医疗服务机构。

如此看来,政策制定层面对互联网医疗采取“收紧”态度已是板上钉钉了。

就目前情况来看,《意见》发布之后对互联网医疗果真有毁灭性打击吗?

医疗诊断“擦边球”再无机会

互联网医疗在最初便是以“问诊”切入市场,当年众多互联网医疗网站如好大夫、寻医问药等平台采取专业医生在线解答病人问题方式来获得早期种子用户。在操作方面也存在诸多问题,如已经被媒体曝光的医生助理代笔医生回答,涉及生命的医疗问答内容被时如儿戏。

此模式在缺乏有效的多媒体沟通前提下,仅靠文字和简单图片描述医生就要进行诊断,一方面暴露出对生命的不尊重,另外也是触犯了相关法律法规,按照现行《执业医师法》的规定,医师在注册地点执业才是合法的,如焦雅辉副局长所言:临床就是一定要面对面的给患者提供服务,线上问诊当然是违反此规定的。

在线诊断平台当然深知其中问题所在,纷纷开始以“健康咨询”来规避法律约束,这也满足此次《意见》中对互联网医疗平台可以对慢性病进行签约服务的规定。

但事实上,问诊与健康咨询虽然字面意思不同,但操作中却极容易打擦边球。如春雨医生、好大夫在其平台之上,均可以向医生提问专业的问题,医生也为用户提供处方药的建议,并无初诊和慢性病咨询之分。

在操作中,健康咨询和问诊的灰色地带很容易被平台所利用,此次《意见》也是针对此而来。如果《意见》确认,此灰色地带将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整治范围,互联网问诊的操作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互联网医疗巨头早已抢滩线下

“春江水暖鸭先知”,互联网医疗行业深知擦边球问诊模式无法长久,近年纷纷谋求线下医疗机构布局,满足《意见》的医疗机构的合法资质,以新的面貌重新展现在用户面前。

在5月13日的2017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大会上,春雨医生新任CEO张琨表示“要和医疗机构去合作,要把我们的互联网服务的基因给这些传统医院,帮助他们提高构建互联网的能力。”在2015年,春雨医生曾宣布在全国5个重点城市开设25家线下诊所,邀请来自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坐诊线下诊所。

张琨与前任张锐在线下业务的运营理念并不相同,相比后者自建诊所,前者更像是通过“赋能”与传统医疗机构进行合作。

2016年好大夫与银川市政府合作,双方共建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于当年12月上线,可实现医疗专家在线问诊、转诊、疑难重症会诊手术等服务,是国内首家真正意义的互联网医院,目前在线上接待患者的人次已达到20万/天。

微医旗下的33家实体医疗机构分布于上海、浙江、海南、四川、广东和江苏等六个省市,其中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由微医与四川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共建,全新的线下院区超过2万平方米,已成为四川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中心。

丁香园也在2015年开设第一家线下诊所。

以此我们不难发现,互联网医疗企业已经开始布局线下,以满足《意见》中关于医疗机构的资质问题,其中多数企业通过与传统医疗机构合作,以对方医疗资质来实现线下的快速推进,张琨上任之后春雨医生运营思维的转变的原因也在此。

在铁哥看来,当前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军线下的有利条件很是明显,一方面智慧城市的推进,各地政府开始将智慧医疗作为重要施政理念,如银川市以互联网医疗产业作为重要抓手来推进智慧产业集群式发展,17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扎堆银川共同推进当地的医疗体制改革;而另一方面,以公办医院为核心的医疗监管制度也开始出现松绑,如医生多点执业的放开给互联网医疗机构的线下推进提供了便利。

当然,在此变革之中企业当然也有优劣之分。铁哥更为看重线下渠道获得的方式,如自建医疗机构的效率的滞后,与地方医疗机构“赋能”合作的利益绑定,其中又存在两种方式的沟通问题。

行业成败的关键本不在模式,而是运营细节。

互联网医疗究竟何去何从?

此次《意见》中互联网医疗行业被定义为:1、医疗边缘业务的互联网化工作,如挂号等信息化工作,这更类似医疗机构的信息化建设,其门槛本不高,此前挂号网等平台的推动下也已经基本告一段落;2、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以及慢性病的管理,这才是互联网医疗的核心地带。

从政策制定逻辑看,其并未将互联网诊断的道路封死,而是让其与医疗机构结合,确保诊断结果的科学和严谨性。生命攸关,确实不敢马虎。

以此我们再评判整个行业不难发现,其核心的关键点重新回到线下医疗机构的获取能力上来。

在铁哥看来,这又涉及互联网医疗平台对医疗机构的融合能力,换言之,谁能最快速度取得医疗机构的信任谁也就赢得了先发优势。

微医、春雨医生、好大夫等机构五一不是在加快对线下的布局,其中微医优势相对明显,其挂号网平台被国家卫计委所认可,早在2014年便服务了1亿用户,与医院保持了密切的关系,可为其后整个线下布业务提供支持。根据官方披露,截至今年3月乌镇互联网医院日接待量已达6.3万人次,微医成立的18家互联网医院,均是以线下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并不涉及首诊。

整体来看,《意见》落地之后互联网医疗的创业窗口会正式关闭,已有资金和资源支持的领先企业会继续前进,中小企业退出市场,但行业依然会保持快速增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老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老铁
老铁

O2O解决方案提供者,专栏作者。微信平台:科技说 微信号:kejishuo

评论(1

  • 逍逸 逍逸 2017-06-14 11:24 via iphone

    说白了,还是只能提供健康服务,不能介入诊疗业务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