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突破1000美元,亚马逊赢在何处,天花板又在哪儿?

摘要: 在突破1000美元之后,亚马逊的下一个股价增长点在哪里?

去年11月以来,随着美股走势节节攀升,纳斯达克指数突破6000点,亚马逊与谷歌股价近一个月以来也双双逼近1000美元,人们纷纷猜测在这场冲刺赛中谁会拔得头筹。

北京时间5月30日,悬念揭晓,亚马逊股价短暂突破1000美元关口。

在过去一年中,得益于云计算服务平台 AWS 的强力支撑,亚马逊股价飙升了40%,今年以来股价上涨了32%。据彭博社数据显示,华尔街只有一家经纪公司对其评级为“持有”,没有任何评级为“出售”。最乐观的分析师预计,亚马逊股价在未来12个月内有望涨至1250美元。

随着亚马逊股价破千,美国科技界掀起了亚马逊是将继续“eating the world”,还是会“be eaten”的讨论。

科技媒体 TechCrunch 的作者 Zack Kantar 认为,亚马逊正在蚕食世界,而且优势正在持续扩大;而 Forbes 的作者 Denise Lee 则针锋相对,针对上述作者Zack Kantar宣称的“亚马逊的流血战略和物流、仓储体系无法复制”的观点,Denise Lee指出,沃尔玛的商超网络生态将有利于这家公司缩小与亚马逊的差距。

同时也有媒体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亚马逊效应”的威力仅限于美国?(亚马逊在美国在线零售市场的占有率为34%,2020年有望达到50%,相比之下,在第二大市场德国,亚马逊市场份额仅为13%)。尽管如此,由于目前美国在线零售消费约占零售市场的15%,亚马逊依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产品策略上的赢家

相比于 Google 在社交广告方面深受 Facebook 帝国的威胁,相比于微软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惨败,相比于苹果陷入 Android 阵营的围攻,亚马逊在电商和云计算领域的领先优势短时间内无人能撼动。

相比于微软和谷歌,亚马逊的零售基因、消费者大数据让它更具备消费者导向的创新能力。虽然 Goolge 在人工智能方面积蕴深厚,以黑科技不时抢占媒体头条,然而在 AI 落地方面却被 Amazon 抢得先机,只能亦步亦趋地跟随。对比 Amazon Echo 和 Google Home 就可以看出来,亚马逊从用户需求与使用场景出发,而谷歌更多地从整合自家服务出发。

Amazon Go 也是人工智能落地的典型案例,利用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Amazon Go 有望避免重蹈沃尔玛2012年 Scan&Go 方案的覆辙,沃尔玛将用户手机变身“扫描枪”的思路更像是售货员思维的延伸。

亚马逊的用户导向甚至催生了“Working  Backwards”的产品开发流程,AWS 博客负责人 Jeff Barr 就曾介绍,AWS 在设计每一个产品或服务之前,都会先写好一个新闻稿,想清楚最终发布产品的时候,将如何向媒体和用户来描述新产品或服务的配置、功能和用户受益等,再反过来设计产品或服务。

在2006年上线 S3-Simple Storage Service 之前,AWS 负责人 Andy Jass 在将新闻稿呈送贝索斯之前,修改了31个版本。

有媒体曾经报道过,在进入中国的过程中,亚马逊坚持应该采用全球通行的模式来运营,因为这已经被证明是最高效的运营方式。相比之下,微软中国云业务之所以和全球产品相比落后很多,原因在于特殊的合作方式让其技术、运维的统一性不够。这也可以视为亚马逊“客户为先”精神的一种体现。这也使得AWS业务虽然宣布在中国商用不到一年,就已经拿下了 Sengled 生迪等企业客户。

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亚马逊的每一个部门都是服务驱动型结构,通过这种结构,亚马逊可以把每一个部门发展成为独立的平台,再向外部开放。在 AWS 业务亮相后的十多年间,亚马逊一直在系统地将每一个内部工具培育成面向外部的消费级服务。最近的一个例子是 Amazon Connect ——一个基于云端的自助服务中心,采用的正是亚马逊自己的呼叫中心所用的技术。

有人这样总结:

亚马逊自己运营的数据中心、各种计算平台租给其他公司用,就成了 AWS;自己搭建多年的仓库、收款、送货的整套流程租给其他商家用,就成了 Fulfillment By Amazon(FBA)项目。

亚马逊在2013年财报单独分拆 AWS 后,股价涨了6倍,AWS 的经营性毛利更是高达30%以上,经营收入接近9亿美元,目前AWS的利润贡献已经占据公司总体利润的近90%。可以说,AWS 是亚马逊扭亏为盈与股价破千的最大功臣。

知名科技博主 Ben Thompson 把 AWS 的商业模式比作某种“科技税”。当越来越多的移动应用、物联网和 SaaS 公司将服务架设在 AWS 之上,就相当于亚马逊在向整个软件产业征税。税率尽管可能很低,但税基庞大,只要 AWS 继续维持类似基础设施的大幅领先优势。

“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最新发布的2017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亚马逊在公有云市场中依然遥遥领先,市场份额是“微软+谷歌+IBM”的总和。尽管如此,AWS 已经连续7个季度收入增速放缓,有媒体指出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了包年服务,亚马逊会提供最高达30%的折扣。

换言之,迫于微软和谷歌的穷追不舍,亚马逊正在放缓对这头“现金牛”的榨取,以稳固并扩大市场地位为首要目标。

在电商领域,沃尔玛的积极进攻也正在让亚马逊感到压力。今年1月,沃尔玛开启了满35美元享受两日达免费配送活动,亚马逊不得不作出反应,今年以来两度下调免运费门槛,在从49降低至35之后,又进一步降低到25美元,回归到十多年前的水平,也意味着它正在放弃2013年以来的提高免运门槛以诱使消费者成为付费会员的策略。

在突破1000美元之后,亚马逊的下一个股价增长点在哪里?这就要看它能否在稳固两个市场的领先地位的同时,在智能家居、数字媒体等领域攻城掠地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