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吧麦颂发布了“新版”KTV,支持miniK和狼人杀

摘要: 未来唱吧麦颂KTV的大堂会新增几个miniKTV,供等位的客人免费开嗓,包间内桌椅自由摆放,方便跳舞、点外卖、玩狼人杀。

“我的梦想,歌舞厅里,只唱歌,桑拿馆里就洗澡”这是来自电影《乘风破浪》的台词,唱吧为年轻人打造的KTV开了200家,它,不只能唱歌。

“我的梦想,歌舞厅里,只唱歌,桑拿馆里就洗澡。” 这是来自电影《乘风破浪》的台词,但唱吧为年轻人打造的KTV说,“它,不止能唱歌。”

如果你做个问卷去调查现在的年轻人聚会玩什么,设置的选项可以有:狼人杀等桌游、看场热门电影、密室逃脱及其他探险类运动,而像K歌这种虽然经典但又有些过时的选项,应该排在末位。

狼人杀和miniKTV的流行也从也个侧面反映了一件事,KTV作为一种满足唱歌+聚会需要的存在,它的形态实在是过于稳定了,因此你很难想象它会再度掀起热潮,名号各异的K歌房开开关关,分店多的在全国不过一百多家,虽然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但至今也没有出现巨头。

这也就是为什么唱吧CEO陈华在提到他的合作伙伴,唱吧麦颂董事长刘志伟时会说,“他有个疯狂的想法,他想开1500家分店。”

2014年5月,唱吧战略入股KTV连锁品牌麦颂,双方的诉求很明确——唱吧需要线下门店来提高估值,而麦颂需要“互联网”这张标签来和那些土豪风的KTV们形成差异化竞争,把门店开得“干净”“时尚”“便宜”,最终目的是“吸引年轻人”。

三年过去,唱吧麦颂门店从16家增加到200家,唱吧这场给KTV“换血”的实验现在也有了些眉目。

在北京回龙观的麦颂总部,他们在一楼装修出了两个KTV样板间,向钛媒体等到访者展示“唱吧麦颂KTV4.0和3.0”(别问我2.0和1.0长什么样,我真不知道),未来唱吧麦颂KTV的大堂会新增几个miniKTV,供等位的客人免费开嗓,包间的主体:大小在10平左右的包间可以说是经济又温馨了,手机关注公众号点歌,同时支持弹幕和送礼物,三面墙上安装液晶屏,四张课桌大小的桌子,让人们可以像开茶话会那样坐下来,面对面交谈。

据唱吧麦颂的设计师方昉介绍,他设计的KTV5.0格调是介于“富丽堂皇”和“低幼卡通”之间的,它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开放式舞台,唱歌的人可以随意走动,与听众交流,水果箱大小的桌椅都是可拼配的,这意味着人们既可以在此跳舞嗨歌,也能吃外卖玩桌游,甚至还可以围坐一圈喝酒讲故事。

“现在的年轻人来KTV已经不是进来就一顿唱了。”唱吧麦颂的分店店长对钛媒体记者说,除了在空间功能上的与时俱进,你还会发现唱吧App上的功能正在与线下打通,除了录音录MV,还可以在K歌房来一次“我想和你唱。”

“我想和你唱”系列之周笔畅

“我想和你唱”系列之周笔畅

“是让你说,不是让你唱。”电视里的周笔畅戴着耳麦,假装向跟他合唱的人投去一脸嫌弃。包间体验者点了一首与周笔畅的合唱《对嘴》,电视画面在粉丝和歌手之间来回切换,由于给歌手的剧本设计的太逼真,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对好像在互动的CP身上。

“你一定得体验下我们的音响。”刘志伟向到包间的到访者大力推荐,那是一套来自日本老牌音响设备商BMB的设备,卡拉OK的发明人井上大佑就是他们的员工,未来一线城市的唱吧麦颂的音响将由BMB提供,董事长中野裕次在发布会上表示“在日本,KTV已经是连锁品牌一统天下的局面,我们相信最大的市场在中国。”

出于对音效到底有多好的好奇,我拿起了消过毒的话筒,“你唱得不错啊,经常来KTV吗?”“很少,但唱吧会用用,毕竟我想唱的很多歌KTV都没有。”

被店长这样反问之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KTV在中国开了20几年变化微小,而像我这样有点音乐小爱好的90后的各种偏好却不断在被取悦,以MV画质打响的美拍,以电音和hip hop走红的抖音都在印证这件事。而去唱K,这件事已经和时髦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互联网能吸引年轻人的花样太多了,而唱吧麦颂要做或许只是告诉大家,我们这已经不是你印象中的KTV了,如果你和朋友吃完饭没地方去,不妨进来挥霍一个下午。(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宫赫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赫婧
赫婧

还在探索世界,还没发现什么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