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博纳成立1.5亿美元基金,CAA绕开“六大”抱上中国资本的大腿

摘要: 博纳宣布,将与《中途岛》项目的“媒人”、全球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CAA成立了一只1.5亿美元基金,共同投资中外合拍片,以及面向本土的华语电影。

北京时间5月24日晚11点30分,娱乐资本论还在跟博纳影业总裁于冬打越洋电话。

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博纳宣布两个大消息。一是宣布投资8000万美金买下《中途岛》除了美国以外的所有全球权益。这部影片由好莱坞导演罗兰·艾默里奇执导,是中国公司在参与外片投资中,第一次取得项目主控权。

另一个大消息,可能更有行业价值——博纳宣布,将与《中途岛》项目的“媒人”、全球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CAA成立了一只1.5亿美元基金,共同投资中外合拍片,以及面向本土的华语电影。

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左)于冬(右)

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左)于冬(右)

在中国外汇监管政策不断趋严的大环境下,博纳影业通过与CAA成立海外基金,投资海外大片的方式着实技高一筹,省去了不少麻烦。

但站在CAA的角度来看,联合中国资本成立基金,投资独立制片电影,也许是一场无奈之举。

CAA原本的主营业务是为好莱坞六大,以及全球的电影公司提供导演、艺人、制片人等打包服务,并从中收取10%左右的佣金费用。

但随着六大在影片投资方面逐渐保守,更偏好投资像《变形金刚》《小黄人》《碟中谍》等类似票房有保障的续集或者是系列片,导致不少独立制片人和导演的项目很难找到投资方。

而这些人恰恰是CAA的签约客户。为了帮这些艺人找到投资,CAA决定绕开六大,开始自己做独立制片。

在娱乐资本论的专访中,于冬表示,未来,好莱坞的独立制片背后,站得可能都是中国资本。

博纳与CAA成立1.5亿美元基金,棋高一着?

在《中途岛》项目中,CAA虽然没有出钱投资,但是既为博纳推荐项目,又提供配套的导演和制片人,最后干脆,直接跟博纳影业成立了一个1.5亿美金的影视投资基金。

这只基金也会投资《中途岛》,只不过所占份额比较小。

于冬说:“接下来,很快就会把首批1.5亿美金募集到位。盘子看似不大,但这是个长期滚动基金,用完了再募资。只要有好项目,投资人对博纳品牌的认可,整个基金就会不断滚动起来。”

过去,也许用海外美元基金投资项目和公司直投区别不大,但在今年外汇管制趋严的大背景下,博纳通过海外募集资金的方式明显技高一筹。在海外募集资金比人民币通过内保外贷的方式出境,成本大幅度降低。

由于受到外汇管制的影响,金额在几百万美金以上的外汇都难以出境,此前一度盛传,上影就是因为受到外汇管制,才在收购派拉蒙股权时受阻,甚至连正在拆除VIE架构的影视公司也受到影响。

外汇管制主要是为了限制企业往海外抽逃资金,并不是单独针对娱乐产业,但政策趋严,中方企业无法拿到换汇监管许可,就无法完成交易。这让一直在国际市场横着走的中国财主变得不那么受欢迎了。

于冬表示,如果中国能够承担超过50%投资的话,在目前的外汇政策下,海外基金的融资成本会更低,很容易募集到同样多的资金。可以用更便宜的资金去投资海外影片。

“我希望做成一个美元基金,博纳跟CAA成立这个基金,作为劣后方,会先期投入这个基金,然后再从海外募资。”

事实上,从海外募资相对容易。包括中东的基金,很多金融产品的基金,以及大型国有银行在海外的投资基金。通过基金的方式投资海外项目,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博纳影业的投资风险。

“海外LP是风险共担,而对于博纳来讲,因为多了中国地区的发行收益。所以,投资回报相对更稳定。”有业内人士评价。

在于冬看来,这只1.5亿美金的基金募集并不难。“博纳曾经在纳斯达克上市,对于海外的金融机构以及资本机构都很熟悉,也有丰富的融资经验。”

8000万美金投资《中途岛》,中国公司开始主控好莱坞项目

“这次博纳为什么会投资《中途岛》这样一部看起来跟中国没什么关系的二战影片?”

“你觉得没关系么?我觉得这是跟中国最有关系的一部战争片,中途岛战役中,美国空军在轰炸完东京之后,曾经迫降中国浙江沿海一带。”

在《中途岛》这个项目中,博纳投资8000万美金,占比70%左右。这样算下来,影片整体投资在1.2亿美金左右。

“8000万美金是除了美国以外的投资金额,我希望把剩下的投资份额留给美国的合作方,让他们负责项目在北美地区的发行。”

于冬希望,《中途岛》不仅仅是好莱坞《珍珠港》大片的后续,而是一部纯粹的史诗巨制,一部好莱坞六大投资级别的超级大片。

给他自信的是影片的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和制片人马克·戈登。

罗兰·艾默里奇曾经执导过《2012》《后天》《独立日2》《哥斯拉》等好莱坞大片,并位列好莱坞电影史上最赚钱的前10位导演之一;而马克·戈登曾主导过《拯救大兵瑞恩》。

《中途岛》项目中两位关键人物都是CAA旗下的签约客户,甚至,《中途岛》这个项目也是CAA介绍给博纳影业的。

“CAA推荐了很多项目给我,我就只选中了《中途岛》这一部。”于冬说,导演20年前就有拍这部影片的打算,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拍成,就连导演现在的合作的电影公司索尼,也不同意投资《中途岛》。

找到中国资本,让罗兰·艾默里奇异常兴奋。

“他专门飞到戛纳来见我,告诉我他想怎么拍,戏份怎么安排。我很震惊,导演对这个题材把握非常成熟。他目前已经放下了其他片约,集中构思《中途岛》,计划2018年上半年开拍。”于冬说。

事实上,除了导演以外,面对《中途岛》于冬也很兴奋。因为这是中国电影公司在投资好莱坞大片中第一次占据主导地位。

在于冬看来,以前都是参投一点点份额,分一点投资中国市场的收益和提成。这次是主导全球市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绕开六大,CAA抱上中国资本大腿,开始独立制片

小娱很好奇,一位全球知名导演心心念念惦记了20年的影片,原本应该是投资方趋之若鹜争抢投资的景象,但偌大好莱坞,竟然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投资。

在于冬看来,战争类影片在美国市场所占比例不大,而且,六大电影公司为了避免风险,在投资风格上日趋保守。

结果就是,六大筹备的项目数量相比之前压缩了很多。这自然而然会影响到CAA的生意。现在六大投资的新片越来越少,CAA的客户也几近“失业”状态。

如今的CAA已经开始操作越来越多的独立制片。这有点类似如今制片人做的“码盘子工作”,意味着CAA从经纪角色变成影片联合制作的地位了。

在为项目找投资方的过程中,中国资本成为CAA乐意结交的对象。尤其是近两年以来,CAA在中国落地的进程急速拓展。

CAA参与了几乎所有主要的中美合作电影,为超过75部中文电影提供了整合、销售或融资服务。包括张艺谋、范冰冰、吴亦凡、周杰伦、等越来越多国内一线明星、导演、制作人都与CAA签有服务协议。

不久前,华人文化宣布入股CAA,双方还将成立CAA控股的合资公司——“CAA中国”,并在中国现有业务基础上,拓展在电影、电视、现场娱乐、体育、活动营销等领域布局。

此次,CAA又与博纳影业一起成立基金。“一开始,海外的公司还担心博纳没有钱,现在发现博纳私有化之后,近期的估值达到160亿,又拿了这么多融资,所以很多项目会主动找过来。”

在于冬看来,博纳此次跟CAA成立基金,而且还投资《中途岛》,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昭示,这与中国资本参与好莱坞探索出了一条新路。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作者/高庆秀,编辑/郑道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