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前CEO马克·菲尔兹,也许是平行宇宙里的另一位贾跃亭

摘要: 对于马克·菲尔兹和贾跃亭来说,由不可抗力凝结成的一切污名和赞美,到最后只有成王败寇而已。

有这么一家企业,原本有着稳定的营收,最近一两年却股价大跌。人们都把这种情况归结于该企业为了开拓新业务过分投入资金导致成本提高。在非议中,该企业的CEO终于在近日下课,这位CEO颇具明星气质,善于营销,在离职的几天前他还在对企业的近况发声,称”发现了新的机会”。

这位前CEO不是乐视的贾跃亭,而是刚刚离开福特的马克·菲尔兹。

马克·菲尔兹生于声名狼藉的布鲁克林,28岁时加入福特,一路成绩斐然,坐上了高管的位置。可2006年,福特最为传奇的CEO穆拉利突然空降,8年后穆拉利退任,当时是福特COO的马克·菲尔兹才接过了他的棒。

有人说穆拉利的出现,让马克·菲尔兹的CEO之路推迟了8年。可2006年发生了什么呢?作为全球金融危机端倪的“底特律地震”悄然出现,大量车汽申请破产,福特也巨亏127亿。

当不可抗力出现时,福特选择了向外部求变。

而马克·菲尔兹上任CEO时是2014年,距离以车企为代表的实业开始明显产能过剩还有…嗯,大概几个月吧。汽车市场的竞争从未如此激烈:以中国市场为例,福特不仅仅要对付日系品牌和中国自有品牌,曾经被穆拉利卖给印度的路虎也成了劲敌。国民汽车保有量越来越高,市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

产能过剩往往也意味着旧技术门槛的降低,进一步则是技术革新的前夕。谷歌、特斯拉等等企业的出现带领了一波科技企业造车风潮。对于传统车企,他们自然也明白此时是生死存亡之际。

汽车产业变革前夕,平行宇宙的第一次交叉

就在这个难以名状的2014年,来自布鲁克林的马克·菲尔兹和来自山西的贾跃亭在人生轨迹上有了一次奇妙的“擦肩而过”。

2014年马克·菲尔兹就任后第一次来华时提到“福特一直深耕于智能技术的发展和研发,我们将会把智能技术的推行和搭载作为未来我们驱动增长的一个要点。未来福特不仅仅是一家汽车公司,更是一家科技公司。”、“福特在全球范围内推出了25项智能移动技术方面的试验项目,福特在全球范围内推出了25项智能移动技术方面的试验项目。”

2014年贾跃亭在消失了几个月后,突然开始高谈造车梦,声称资自己已经挖来了大量电动系统的国际专家并疯狂的送出了大量股权、吸引了大量高管人才加入。

乐视汽车(或者说法拉第未来)的分时租赁、共享出行、新能源汽车、手机电视汽车三屏合一的生态体系开始逐渐成型。不论行业中出现哪些质疑,都能用生态大法圆满的回答。

巧的是,当马克·菲尔兹面对人们对福特销量质疑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福特公司将不再只关注公司每年卖出多少辆车。与之相反,福特将更关注公司可以向消费者提供哪些移动服务,如智能交通数据共享、免费班车服务、智能停车服务等。”

如果有一天牛津词典要收录ShengTai这个词,或许会把马克·菲尔兹说的这段话收录到释义中。

这时候的马克·菲尔兹和贾跃亭,真的很像平行宇宙中的彼此。

航道偏离,福特和乐视汽车没有任何相似

可双方的“交集”也就仅仅停留在2014那一年了。

人们都知道,福特为了向科技企业转型以及乐视为了造车都花了很多钱。比如福特投资了3D地图生产商Civil Maps、机器视觉公司Nirenberg Neuroscience以及机器学习企业SAIPS,又花了整整10亿美金收购Argo AI,要知道在一开始的计划中,福特对于无人驾驶的投入总共也就10亿美金。算上车联网、新能源等等领域的投入,福特为了转型投入了足够的本钱。那么乐视呢?美国的乐视大楼很贵、公关费用很贵、莫干山的那块地很贵……更多的细节,我们不得而知。

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人的航道开始偏离彼此。从2014年1月福特首款无人驾驶汽车亮相后,我们不断的看到福特在雨天、雪天、夜晚等等天气情况下测试系统,并宣布无人驾驶汽车将在2021年量产,提供租车和共享服务。在几个月前Navigant的发布的数据调研报告中,综合可靠性、未来策略、营销供应等等维度,福特在无人驾驶领域排名第一。

可乐视汽车,或者说法拉第未来,在互联网造车方面恐怕离竞品还有些距离,至于传统车企,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比较了。

现实的引力,让平行宇宙又一次相交

坚信科技和共享,渴望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马克·菲尔兹和贾跃亭很快就遇到了相似的问题。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高管离职,汽车项目被疑为庞氏骗局、更被暗示成乐视一切问题的罪魁祸首。福特的情况似乎好一点,无非是股票暴跌40%,今年Q1净利润下降35%以及计划裁员而已。

说什么多羊毛出在猪身上、不再关注销量,最后还是禁不住现实的引力。

可是就福特而言,引力背后自然有一套公式。比如川普上台后对海外生产返销的限制促使福特在密歇根投资建厂,又比如和中国合资的长安福特销量疲软,对于车联网、无人驾驶、新能源等等新技术过于泛而全的追求只能算是原因之一。明明是无数的蝴蝶扇动了翅膀,最后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可惜,一群人的错,一个人的锅。马克·菲尔兹在昨天辞了福特CEO,上任的是哈特克,福特智能移动公司董事长,或者说是无人驾驶负责人。

这时的马克·菲尔兹又和贾跃亭产生了一次擦肩而过。对于贾跃亭的离开,行业内有太多声音,有人说这就是产品跟不上商业模式的悲剧、有人说贾跃亭的思想太超前、有人说这是因为不够专精和小而美、还有的扯上神秘的政治力量。

如果抛开企业只谈个人,我们会感慨在商业的裹挟之中,个人命运的无常。在造车这件事中,马克·菲尔兹几乎拥有贾跃亭想要的一切,可最终两个人还是殊途同归。背负了那么多,最终还是身不由己、事不由己。

而对于局外人来说,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总想总结出一个简单的理由,如果这理由能归结到一个名字上那就更好不过了。对于那些名字来说,这何尝不是一场豪赌,由不可抗力凝结成的一切污名和赞美,到最后只有成王败寇两个选项。

如今马克·菲尔兹和贾跃亭又开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一个已经转身离开牌桌,另一个恐怕还想着要最后梭哈一把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2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7-05-24 10:33 via android

    我们离未来还很远!

    0
    0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5-24 09:45 via pc

    都是被硅谷模式帶壞、跟着Musk學壞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