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TV董事长聂玫请辞,湖南广电成频为他人做嫁衣的“重灾区”?

摘要: 对于整个文娱产业来讲,这不过是最简单的人才流动,一样推动着文娱产业的发展。

近日,网络消息爆料,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芒果TV董事长聂玫已递交辞呈,即将离职。随后,经媒体确认,这一消息属实,瞬间引爆了舆论。毕竟5月17日,她还和芒果TV其他领导一起出席《2017快乐男声》300强集结发布会。要知道,虽然芒果早已有高层出走的先例,但是作为新媒体领域的高级人才,尤其是在芒果TV发展一片大好的时候,聂玫的突然请辞略显突然。

一时间,对于其辞职的原因再度引发舆论热潮:有人将其归咎于体制的原因,认为体制内终有天花板,难以让其施展拳脚,唱衰体制电视台的声音再次甚嚣尘上;当然也有人参照之前出走的高管,认为其即将自立门户或者牵手视频网站,自立品牌。但是无论如何,这些都是猜测,对于聂玫的请辞,其本人及湖南广电并未给出相关说明。

其实,翻阅近几年的电视人出走的新闻,聂玫的事件并不新鲜。人才流动本身就极其正常,适当的人才流动甚至会推进相关产业的发展。尽管如此,聂玫的离职仍旧在业内引起了一阵骚动,再次将体制内出走推向了舆论的风头,究竟电视人出走的背后是什么原因呢?

稳居视频网站前五估值135亿,芒果TV“掌门人”却突然转身?

纵观聂玫的职业生涯,不难发现,她是湖南广电的“老人”了。1969年生人的聂玫,在1991年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1995年开始在湖南经济电视台担任制片人、新闻部主任、副总监,之后更是一路畅通,先后担任了湖南广播电视剧办公室主任、改革办主任、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副总经理,一路上升到如今的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并于2014年8月开始兼任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芒果TV运营机构)董事长。聂玫在这个集体中生活了二十余年,更重要的是,她一手缔造了如今芒果TV的盛景。

作为芒果TV的领军人物,聂玫对于芒果TV的影响不容小觑。2014年4月芒果TV全新亮相,湖南广电决定所有版权内容一律在芒果TV独播,当然,在版权为王的时代,这意味着数亿元的收入付诸流水,所幸之后的《花儿与少年》、《爸爸去哪儿2》等都表现喜人。同年7月,芒果TV走上了内容创新的道路,并开始自制节目的研发,一口气拍摄了《花样江湖》、《金牌红娘》等多部自制剧,在自制内容上迈出坚持的一步。这也被聂玫视为芒果TV“最大的挑战”。

2015年,芒果TV全面启动独播战略,将湖南卫视所有最强IP囊括旗下,包括经典节目《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金牌综艺《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等,时下最火爆的节目都花落芒果TV,进一步搅动视频网站格局,进一步影响受众分化。在独播策略实施一年后,芒果TV宣布完成A轮融资,估值超70亿。

2016年,芒果TV开始由独播向独特转型。虽然在电视剧、电影方面的资源不比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但是芒果TV进一步将湖南卫视综艺基因发展壮大,在自制综艺和台转网综艺上发力,诞生了《爸爸去哪儿4》、《妈妈是超人》、《黄金单身汉》等系列热门综艺。值得一提的是,芒果TV在同年完成了B轮15亿人民币的融资,估值达135亿,进入百亿俱乐部。

2017年以来,芒果TV进一步发挥自己在内容上的优势,同时发力硬件、构建生态闭环。2月22日,芒果TV发布了“爱芒果”品牌互联网电视,进一步完善自身产业链。

经过了3年的发展,芒果TV也实现了从无到有,从独播到独特的战略转型,如今估值135亿,跻身视频网站前五名,算是走出了一条破局特色的视频网站发展之路,聂玫功不可没。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掌门人聂玫却突然选择离职,这无疑是对正在稳步发展的芒果TV画了一个问号,其未来的发展方向充满了不可知,而聂玫离职后的去向也成为热议话题。

电视人出走成常态,湖南广电成为“重灾区”频为他人做嫁衣?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个电视人出走事件。翻阅近几年的新闻不难发现,随着互联网的逐渐兴起,助推视频网站迎来最好的时代,不少体制内的电视人纷纷选择出走,联手视频网站、或是自立门户大展拳脚。自2013年开始,央视主持人马东出走加盟爱奇艺为序幕,体制内出走就一直不曾停息;2017年3月,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主任、“跑男”教母俞杭英即将卸任的消息更是投下了重磅炸弹。

只是,相比其他卫视的离职情况,湖南广电显然成为“重灾区”:2016年1月,湖南广电副台长、被誉为“超女之母”的王平离职;2017年2月,芒果传媒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龙丹妮出走;湖南广播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主任樊旭文等管理高层也纷纷出走。除了管理层的出走外,湖南广电还面临制作团队的出走:《爸爸去哪儿》金牌制作人谢涤葵、《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快乐大本营》制作团队成员之一易骅、《歌手》制片人都艳、总编剧孙莉等也相继出走。

然而,查阅这些人的履历,不难发现,他们多是已经在体制内工作了多年,并且已经颇有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管理层已经达到了董事长、总裁、主任等职位,制作团队也多有一两部代表作,其实在这个功成名就的时刻,他们放弃金饭碗纷纷出走,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对此,有媒体指出,这是一种套路,在体制内赚足资历和影响力进行镀金,然后跳脱出来进入资本市场大展拳脚将资历和经验进行变现,这正是电视人从“蜗居”实现“出走变现”的过程,所以才使得电视台逐渐沦为视频网站、影视公司的“黄埔军校”,为他人做嫁衣。其实,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国民党的“黄埔军校”却成为中国共产党高级军事人才的重要输出场所之一,和今天的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以及影视公司惊人的相似。

“内容为王”倒逼人才流动,体制内缺少创业的土壤成主因?

用马云的话来讲,员工离职,不外乎是两个原因,钱给的不够,心受委屈了,归根集结底就是干的不爽。其实,电视人离职也逃脱不了这两个原因。关于这一点,从之前离职的电视人身上便可窥见端倪:

谈及侯鸿亮,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他和他的处女座导演团队,以及正午阳光国剧门面的称号。其实最初的正午阳光和山影可谓同宗同族,至于后来的分道扬镳,侯鸿亮在接受腾讯娱乐访谈时就表示:“上市涉及到太多资本运作的事,让我疲于应对,甚至对我擅长的创作产生直接影响。想到此后这些会成为我生活的常态,我就觉得该走了。”

《奔跑吧兄弟》总导演岑俊义对于选择离开体制,也曾经表示,“以前台里被领导规划好方向,就像父母给孩子规划好路。”他表示现在走出体制,投入市场,只是希望可以肆无忌惮的把节目做到极致。其离开后创办乐禧文化,并推出网综首秀《单身战争》,长期占据网综单日播放量榜首。

作为艺术型和创作型的人才,他们在意的更多是如何让自己的才华得到展现。在互联网尚未兴起的“渠道为王”的时代,加入卫视平台,是电视人最好的展现自己的机会,而如今,互联网时代可以支撑任何一种形式的才华,“内容为王”的时代将体制内的约束感展现无遗,这时候,选择出走也就无可厚非了。或许,经常用在马东身上的那句话仍然适用,如果他仍在央视做主持人,我们不会看到估值20亿的米未传媒,更看不到超级网综《奇葩说》,因为体制内的土壤开不出这样的花朵。虽不能把所有电视人出走后的情况一言以概之,但也充分证明了离开体制带给他们创作和思想上的自由和金钱。

这一点在聂玫身上同样适用。早在聂玫离职事件爆发之初,就曾有媒体指出,聂玫是一个学习型人才,并且肯干事、能干事,愿意接受新鲜事物、能力极强的高端人才,虽然其在湖南广电主要负责新媒体业务,但是归根结底仍是体制内的新媒体,会受到体制的束缚,以至于再进一步太难。

当然,这仅仅是猜测,毕竟选择离职的原因很多。目前市场的声音主要归结为四种原因:一是正常的人事变动;二是业绩问题带来的岗位调整;三是个人因素和外界压力;四是个人发展考虑。事实究竟如何,不可知。

同时,离职后的聂玫将花落谁家,也是众人关心的重点。在之前的先例中,这些出走的电视人或是选择加盟视频网站,如原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去了爱奇艺担任高级副总裁,创办VC工作室,制作《偶滴歌神啊》等综艺;或是选择自主创业,如同是湖南卫视的谢涤葵创办皙悦传媒,在去年推出网综《约吧!大明星》,龙丹妮加盟新公司哇唧娱乐与腾讯视频推出新的选秀节目《明日之子》。至于聂玫的去处,静待时间告诉我们答案即可。

值得注意的是,每每有电视人的离职,便总会出现唱衰电视行业的声音,甚至带来一场场互联网的狂欢。对此,也有专业的媒体人指出,不要轻易诟病体制,或将所有原因都归结于体制,要知道真正带来了大量优质作品的电视人都是体制培育出来的。

的确,站在电视台的角度来讲,优秀电视人的出走是一种人才的流失;那么对于视频网站和影视公司来讲,这些人的加入何尝不是一种新鲜血液;或许,不用过度唱衰电视台,也不用为互联网欢呼,对于整个文娱产业来讲,这不过是最简单的人才流动,一样推动着文娱产业的发展。

对于电视人来讲,真正重要的都是如何为观众带来更多优质的作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